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第926章 有粑粑就可以吗?(2/2)

    不要高兴得那么快,因为爸爸的正题还在后面呢!

    “不过啊,你爬在这上面,还是挺危险的!你看……”杨言终于切入了正题,他用左手的食指跟中指比划做一个小人,在椅子上蹦蹦跳跳的,然后用稍微认真、但还是很温柔的语气跟落落说道,“假如落落在没有爸爸、妈妈保护的情况下,爬到这上面,想要拿桌子上的东西,可是你没站稳,不小心踩空了……”

    落落一开始还有一些紧张,但感觉到爸爸语气并没有变得严厉起来,她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视线也从爸爸的脸上转移到了爸爸的手指上。

    杨言做了一个食指在椅子边缘一滑,忽然,整只手就从椅子上栽下来的剧情,这个连说带比划的讲述似乎很有画面感,落落看着,都不由得小身体抖了一下,就跟做噩梦一样,以为是自己摔下去了!

    “是吧?就会摔下来,摔在地上,然后会摔得很疼的!”杨言捏着拳头,轻轻地锤了一下地板,跟落落说道。

    虽然他的语气依旧很温和,听不出一丝教训的感觉,但这一锤,还是让落落感到了力量,她大眼睛眨巴了一下,似乎已经听懂了爸爸的意思。

    而且落落有些怕疼,听着爸爸的话,她忍不住瘪了瘪小嘴巴,不知道是感到了后怕,还是被爸爸说得有些委屈了!

    “没关系,爸爸不怪你,来,抱抱!”杨言蹲了下来,笑着张开了双臂。

    这个怀抱太治愈了!

    落落心里头的难过感顿时减轻了许多,她往前走了两步,将小脑袋埋在了爸爸的怀里。

    “咱们以后不要做这样很危险的事情,好不好?”杨言轻轻地抚了抚女儿小小的后背,柔声说道。

    “嗯……”落落小脑袋上下动了动,不过她没有抬起头看爸爸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跟闷闷地应了一声。

    都说“好马不用鞭催,响鼓不用重锤”,杨言也没有继续唠叨,他相信刚才说的这些,落落都已经记住了,她可是一个聪明的小姑娘!

    “好啦,我们出去玩吧!爸爸要给你做好吃的了!”杨言拉着女儿的小手,站起身来,用轻快的语气,笑眯眯地说道。

    “唔,粑粑……”不过,落落还没有想要出去,她注视着爸爸,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似乎闪烁着一抹渴望的光芒,等爸爸应了一声之后,才糯糯地问出来,“落落阔以,阔以,上气吗?粑粑抱,抱护落落呢!”

    这话是不是有点难以理解?其实落落只是不会应用复杂的句式,才将一句话的内容分成了两段来说,她就是想问在爸爸的保护之下,自己能不能爬这个椅子?

    但这个想法就很奇妙了!

    因为刚才杨言说话的重点是爬椅子这个动作有危险,谁能注意到这一大段话里面还包含了一个“爸爸妈妈不在”的信息呢?

    可是,小孩子的关注点就是这么奇妙,她可以注意得到一些无关紧要的概念——这也是孩子们总会问出一些奇奇怪怪、让人笑喷了的问题的原因!当然,有时候,她也可以不经意间就抓住了会被很多成年人忽略的细节!

    落落就是这样,她忽然提出的问题,让杨言愣了一下,心里都不禁为她的大脑回路感到惊叹!

    “当然,如果爸爸在的话,就会告诉你,你可以勇敢地去尝试,勇敢地去挑战一些困难,因为爸爸在身边,就能保护好你,不让你摔到,不让你受伤!”杨言想了一下,还是给了落落一个肯定的回答和一个坚定的眼神。

    杨言从夏瑜那里也学到了很多,他知道落落有时候也需要面对一些挑战,这样才能更好的成长。

    比如,他可以带落落去玩一些稍微困难一点的儿童版极限运动,这对培养她有一个坚韧的意志还是很有帮助的!

    这个得跟夏瑜商量,她肯定知道什么样的运动适合落落。落落六一表演完,第二天还是周末,夏瑜还不用去上班,他们完全可以搞一个亲子活动啊!

    当然,杨言只是突发奇想,他现在约束了一下自己脱缰了的想象力,在脑海里苦笑了一下——还是得先过了老丈人的这一关!

    “活”下来再说……

    不过,得到了爸爸肯定的回应后,落落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

    就好像卸下了心里的负担,她刚才紧张得绷起来的小脸蛋总算是放松了下来,粉嘟嘟的小嘴巴也终于豁了开来,笑得露出了一排细碎的小白牙。

    ……

    “拿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去羊城又不是去哪里,你还要把家当都搬上去啊?”夏向阳不管家里的事,只是周五一早,杜叔开车来接他,孟均跟杜老三忙着走进走出地从家里搬行李箱、搬纸箱的时候,他才注意到,吴湘琴居然准备了这么多东西!

    也幸亏今天因为要跑长途,杜老三开来的是一辆没有公车牌子的SUV,不然,这么多东西,一辆小轿车根本装不下。

    “好不容易去看一下女儿,我就寻思着,摘点我种的瓜给小杨做给落落她们吃!”吴湘琴笑意融融地说道。

    “你那个小南瓜,哪里没有卖?还要送上去……”夏向阳摇了摇头,但他还是伸手帮了一下妻子,将她手上拎的小行李包接过来。

    “老板,让我来,让我来。”孟均瞅见了,紧跟几步,赶紧追上夏向阳。

    “不用,你们搬别的。”夏向阳沉声说道,他才没有那么娇气,好歹也是当过兵的人,像平时,他也没需要孟均给他拎包。

    “哎,放后备箱时候小心一点,我有一个相机在里头。”吴湘琴有些担心地跟过去。

    “相机放那里干什么?拿出来,拿出来!”夏向阳准备拉开行李包的拉链。

    “等等!”还好,吴湘琴赶紧制止了他,这行李包装的都是她一些衣服,其中最上面还有贴身的衣服,虽然有袋子包着,但现在有别人在旁边,看到了也是怪不好意思的!

    “在这里!”吴湘琴拉开侧袋的拉链,才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巧玲珑的卡片相机。

    跟宝贝一样抚摸了一下自己的相机,吴湘琴才转过头,跟孟均笑了笑,和蔼地说道:“这个可不能弄坏了,明天晚上还得拍落落的跳舞呢!”

    “哼,有什么好拍的?”夏向阳不屑地撇了撇嘴,随即指挥道,“这么小的相机,放包里,放那儿干什么?又不是装不下!”

    吴湘琴没有在意,她还笑着点了点头,将相机往包里一塞,接受了夏向阳的意见。

    “吴阿姨,您要不要用我的相机?我有一台单反,拍得可清晰了,待会顺路,我叫我老婆送出来。”孟均小声问道。

    “不用不用,太麻烦小孟你了!”吴湘琴笑道,“其实啊,你那个相机我也不会用,还是我这个相机好,都说是傻瓜相机,摁着快门就行了,我都能拿着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