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一品修仙 > 第四十章 紫气浩荡八百里

三位高手本来还以为很快就能解决笔筒秘宝的事情,谁想到,笔筒与秘境之间的联系出乎意料的紧密,还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极难炼化,这一拖,就拖了一个月时间……

秘境内,万永商号的人和无量道院的弟子,跌跌撞撞,损失惨重,却还没有抵达地图上标注的目的地。

而秦阳,更是窝在山洞里,足不出户,渴了喝露水,饿了随便拿储物袋里的干粮对付一下。

再配合剩下的丹药,一个月苦修,终于重新修炼到了养气九层,真元鼓荡经脉之中,颇有一种肿胀溢出的感觉,这是养气期的修炼已经圆满,随时可以更进一步,铸就道基。

“好的功法,差距可真不是一般的大。”秦阳一声感叹,心里颇为复杂。

早就听说过,好的功法,能使根基夯实,养气圆满之后,根本无需外力,待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铸就道基。

此前修习青云决,晋升到养气九层,没有半点可以筑基的感觉。

而现在,一周之前,就已经感觉到自己已经可以筑基,再次多修炼了一周,直到现在有种再也无法修炼下去为止。

而且,心里自然而然的生出一丝明悟,下一次修炼,必然会不可抑制,不可压制的铸就道基,完全无法阻拦,纵然现在不再修炼,一周之后,功法也会自行运转,强行筑基。

前后的差距,大的秦阳实在无法用言语来诉说,此刻才切身体会到,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削尖了脑袋要加入到大门派。

不提后台、福利、指导等等一系列东西,仅仅功法一项,就足够了。

片刻之后,秦阳凝神静气,开始搬运体内真元,力求能在此铸就道基。

重如铅汞,轻如虚幻的真元一经动起来,立刻化作震耳欲聋的大河奔腾之声,潺潺咆哮声,自秦阳体内传出,丝丝紫气自秦阳卤门之上飘飘荡荡的渗出。

一时之间,秘境之中的灵气,就似收到了召唤,呼啸而来,在秦阳所在的山洞上方,化作七彩灵光直冲而下。

轰隆隆……

一时之间,山崩地裂,无数山石在七彩灵光的冲刷之下,瞬息之间化为齑粉,山头似被一双无形大手,于瞬息之间劈成两半。

那七彩灵光裹挟无匹气势,贯穿而下,直直的冲向秦阳卤门。

可是,这无匹之力,没入秦阳卤门,却似泥牛入海,半点波澜都得没有产生,灵光越盛,灵气愈发浓郁,秦阳跌迦而坐,双目紧闭,犹如失神一般,半点反应也没有,任由这无穷灵气灵光灌注。

……

另一边,一方怪石嶙峋的石林之中,裘管事略显狼狈,跟着那位手捧罗盘的中年人,穿梭在石林之中,或左或右,或前或后,那中年人鬓角汗滴如注,眼神里神光闪烁,显然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

“这石林迷踪,品阶并不高,可是玄奥非常,看似不动,却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之中,不过我已经找到关键,顶多三天,我们就能走出去……”中年人默默松了口气,语气也变轻松了点……

“嗯?怎么回事?”中年人神色微惊,手中法器罗盘,指针竟然跟疯了一样疯狂转动,然后指向其中一个方向。

抬头一看,中年人立刻长大了嘴巴……

远处天空,七彩灵光横跨天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去,而后似是天漏,七彩灵光从天而降,贯穿天地之间,细细感应,竟然感觉到这里的灵气,都在疯狂的向着那边汇聚。

“这等鲸吞灵气,炼化灵光之能,有神海高手驾临了么?他要干什么,直接炼化这座秘境么?”中年人脸上满是惊骇,已经顾不得继续破解这石林迷踪。

“不对,神海大修进不来,这是谁?这里的妖物么?”裘管事面露惧色,脸色苍白:“这等威能,怕是大妖吧。”

两人正在惊骇之时,却见远处那贯穿天地的七彩灵光,似是被恐怖吞噬力量吞噬,天空中弥漫数十里的七彩灵光,不过一瞬,就似瞬间被强行撕扯下去一般。

转瞬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嗡……”

一声嗡鸣,仿若天地之音,蕴含无穷至理,响彻整个秘境,秘境本身,都似微微一抖,无形的气息横扫而来,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而后远处天边,一道紫色气柱冲天而起,瞬间横扫八百里天地,天空被映照成华贵典雅的紫色,紫气汇聚,化作漫天紫色祥云,充斥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古老、苍茫、更有一种永恒的变幻混杂其中。

“不对,这不是大妖!不对!这是异象,天地异象!”裘管事面带惊色,眼睛珠子都差点瞪出来:“八十年前,曾见过魔石圣宗的小圣子,天生血汗宝体,他进阶三元期之时,气血化作狼烟,冲霄三百丈,化作一头上古沥血莽象,后来就被魔石圣宗大长老,直接收为亲传弟子,悉心教导……”

再望着天空中的紫色祥云,八百里天地尽数化为一色,裘管事的语气近乎呻吟,嘴唇哆哆嗦嗦说话都说不清楚……

“紫气浩荡八百里,无量天尊,这是什么非凡体质出世了么?宝体,不可能,那是后天真体?不对,后天真体也没有这般气势,不会是十八先天道体之一出世了吧?”

哆哆嗦嗦的看了半晌,裘管事忽然一个激灵,一咬牙:“索兄,走,往回走,立刻找到那位。”

“嗯?裘兄?你这……”

“找什么宝物,只要带着这位回去,将其招入万永商号,说不得五百年之后,我们万永商号就会多一个活着的封号道君!这等大功,比之将紫霄道君的墓穴全部带回去,都要大的多!”

……

“终于铸就道基了……”

山洞里,秦阳缓缓的睁开眼睛,目光中一道紫光一闪而逝,真元一震,体表排出的杂质就随之消散无形。

抬头一看,秦阳顿时一愣,头顶上光亮一片,整座山头都被劈开了……

“呃,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