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一品修仙 > 第六六三章 有备无患,彻底疯了

秦阳的身形,骤然出现在罗琪面前,面带微笑,一只手拍了拍罗琪的脑袋,仿若一个慈祥的长辈。

“我捡了不少,能存在这里的,应该都是香师亲手制造的凝神香,别看凝神香品阶不高,但其功效,你应该也是知道的,我辈修士会经常用到。

你想不想要,我送你一点。”

罗琪浑身僵硬,从脖子到耳朵根,刷的一下就红了,眼中又是惊愕,又是有些畏惧,还有些羞意。

她艰难的挪动了一下身子,缓缓的向后退了一步,忽然对着秦阳躬身一礼,仿若用尽了所有的勇气,用那略低啊沙哑的声音,急促的低吼道。

“多谢前辈厚爱。”

低吼了一声之后,罗琪直起身,平缓了一些情绪,放缓了声音。

“无功不受禄,家主曾经交代过,前辈来这里所有的收获,都归前辈所有,只希望前辈得到一些烟罗氏相关的传承时,能率先考虑烟罗氏。

所以,哪怕只是普通的凝神香,晚辈……晚辈也不敢违抗家主之命。”

秦阳眯着眼睛,笑容慢慢收敛。

这一幕,让他觉得怪怪的,仿佛他就是个趁着大人不在,欺负小姑娘的反派变态……

“很好,烟罗氏后继有人了,行了,逗你玩呢,看把你吓的,我跟你们三少爷莫逆之交,跟你们家主也熟得很,这些,你拿着吧,回去了之后,冲关的时候用上,在外面你肯定找不到这么好的凝神香。”

秦阳从箱子里拿出三支凝神香,硬塞给了罗琪,而后收起箱子。

罗琪拿着凝神香,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犹犹豫豫了好半晌,才道了句谢,将那三支凝神香收了起来。

她对秦阳的感官愈发奇怪,也愈发畏惧,前辈高人,当真都是些怪脾气,要是不收,说不定让这位前辈不高兴了。

秦阳转身继续前进,对罗琪也没了兴趣。

他如今可以确定,他之前可能猜错了,罗琪不可能是荀穆。

不是他小看了荀穆,就荀穆那辣眼睛的演技,连张师弟都比不过,更别说跟他秦有德相比了。

秦阳是一点破绽都没看出来,但可以确定一点,这姑娘是真的有些怕他。

他看的非常清楚,感受的也非常明白,给了凝神香,这姑娘第一反应不是畏惧,也不是惊愕,反倒像是一个略有些内向的乖乖女,遇到变态时的反应。

甚至于最后,秦阳都给她了,她还是犹犹豫豫,一点欣喜的感觉都没有。

就荀穆那货,他不可能在遇到意料之外的突发情况时,能有这种自然而然的演技。

其实从罗琪先进来那一刻开始,秦阳就已经觉得,罗琪就是荀穆的可能不大。

以他对荀穆的了解,有把握的时候,他可以不惜命。

可没把握,甚至于遇到掉过一次的坑,他就会特别惜命,特别不果断。

真正的荀穆,在听到秦阳进来时的那句话时,最有可能的反应,是抗拒,特别的抗拒。

不过分析归分析,实际情况是实际情况,秦阳也不敢说自己的分析绝对是对的。

所以试探了一下,他现在觉得,荀穆的确是来了,但是罗琪的可能特别小。

若罗琪不是荀穆,那罗琪进来时说的话,就可以当做参考了。

罗过渡希望自己去赌命,而罗松不愿意,这个罗松的嫌疑,如今就成了最大的了,其次是罗过渡。

甚至于,秦阳觉得,之前毫无印象的罗琪,会跟着一起出现在这里,十有八九也是荀穆搞的鬼。

在秦阳觉得荀穆会出现的情况下,出现这么一个,遇到秦阳的第一反应是有些畏惧的人。

而且跟着罗过渡和罗松一起出现,这个没印象的人,理所当然的会成为在秦阳眼里最扎眼的人,想不注意到都不可能。

以目前的推断当成真的,再回头去看,那第一反应便是不愿意跟着秦阳一起进来,反应特别激烈的罗松。

在秦阳注意到罗琪之后,立刻悄悄给他解释了一下,罗琪为什么会有些畏惧的罗松。

瞬间就变得特别扎眼。

秦阳越想越是觉得,这是荀穆给自己下套呢。

万一自己真觉得罗琪是荀穆,宰了罗琪,若是错了,真正的荀穆再伪装成别人,跟着煽风点火一下,自己十有八九会跟烟罗氏反目成仇。

真正的荀穆,再想弄到凝神香,他只需要以烟罗氏的名义去做就行了,根本不用只有他自己去打拼。

若这是真的,秦阳觉得,他应该高看荀穆一眼了,这货真正做到了吃一堑长一智。

怂没什么,性格有缺陷也没什么,知道自己怂,也知道别人知道他怂,他还能利用这一点,一边怂着,一边去给敌人挖个坑,可以如此正视自己,当得起一声了不起了。

秦阳走着走着,站在原地呵呵怪笑了起来。

跟着一起走来的罗琪,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畏惧,她是真的有些怕这个怪脾气,名声很大,头衔很多,实力似乎也不差,很不好惹的前辈。

“前……前辈?”

“你先自己去探索吧,我忽有所悟,需要停一停。”秦阳拿出一个万金油借口,再看着小姑娘的样子,难得当了次……前辈,便勉励了两句:“机缘难得,风险和收获成正比,能收获什么,全看你自己了,但要先活下去,才能有未来,去吧。”

“多谢前辈教诲。”罗琪不太明白,也不敢多问,只能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自己继续前进。

罗琪继续前进,秦阳站在原地继续等着。

他拿出掌中大殿,问了里面的香怪一句。

“你确定你给我的凝神香,不是香师亲手制作的?”

“大人啊,真的不是,当年香师制作的元香,数量本就不多,凝神香这等消耗极大的消耗品,能留下小的一个,也只是因为凝神殿里需要有一支,其他的,早就没了。

那些凝神香,是香师的一些弟子制作的,效果虽说不错,可他们却远没有香师那般艺已成道的境界,纵然他们的技艺再不错,他们制作的元香,也不可能与香师亲手制作之物相提并论。

那是天地之差,纯粹的境界差距,完全无法弥补的。”

香怪信誓旦旦,就差赌咒发誓了,他不明白秦阳为何逮着这个问题,一连问了好些遍了,可他是真不敢糊弄秦阳,化形之巢被端了,它想完全化形而出,只能死命的抱着秦阳大腿。

“恩,很好,要是让我发现你诓我,我就砸了你的老巢。”秦阳很满意,这只香怪的话,他是信的。

作为一个能正视自己的人,秦阳当然明白,在如今的情况下,他不可能算无遗策,也不可能什么都能确定。

在没拧下来脑袋确定的时候,这里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彻底摆脱嫌疑。

必要的防备还是要有的。

若罗琪真的只是罗琪,她只是被荀穆这个狗东西,丢出来迷惑视线,当做牺牲品的,那秦阳作为一个长辈,送她几只特别好的凝神香,也算是挽回一点形象,省的被人当变态了。

若他看走眼了,荀穆演技炸裂,他真的伪装成罗琪,那也没什么,那几支凝神香,估计会让他气的原地爆炸,万一再有什么不好的后果,那就更妙了。

同样的凝神香,是香师手笔,和不是香师手笔,差距有多大,秦阳还是能想来的,本质的差距,无法通过纯粹的技艺来弥补。

就像人偶师那狗东西,他都敢自吹纯粹的技艺,他比真正的人偶师还要强,但有个鸟用,真正的人偶师若是还在,打个喷嚏都能喷死他。

对于真正的人偶师,“师”是对艺已成道之人的敬称,天下独一无二,而对于人偶师来说,他只是叫人偶师而已,他还可以叫格格巫,也可以叫墨阳,甚至可以叫狗东西。

罗琪继续前进了,秦阳转身往回走,他的目的很明确,这次来香界,不是为了找什么传承,也不是为了找什么可以毁天灭地的拳套。

他就是想知道,荀穆要干什么,如今知道荀穆要香师制作的凝神,他把这个东西拿走,若是再能顺手彻底解决荀穆,这事就完美了。

秦阳向回折返,算算时间,外面的人,应该已经折返回来了。

秦阳往回走了一段,就在路上等着。

大半个时辰之后。

已经进来的罗松和罗过渡,正在在这片四方一色,毫无方向的云海中前行,正走着,他们察觉到似乎有微弱的灵力波动传来。

确认了一下方向,比他们前进的方向稍稍偏了一点。

等到他们一路飞驰,看到灵光闪耀的时候,也同时看到了一座大殿。

大殿被笼罩在一层光晕里,秦阳悬在半空中,手捏印诀,无数雷霆从云海之中飞驰而出,化作雷霆长河,冲击那层光罩。

而另一边,罗琪一脸肃穆,手握一把长剑,斩出道道剑光,跟着一起强行破开光罩。

光罩摇摇欲坠,随着最后一道黑雷落下,光罩轰然破碎。

秦阳和罗琪同时面带喜色,一起冲向了大殿,落在了大殿前面的广场上。

罗琪欣喜的冲过去,却没察觉到,秦阳出现在她身后,双手一拧,将她的脑袋拧下来,同时怀中黑雷绽放,瞬间将其神形俱灭。

这最后一幕,正好被罗松和罗过渡看了个真切。

罗过渡呆立当场,满脸的不敢置信,嘴唇哆哆嗦嗦的发出一声变了调的惊呼。

“这……这……琪儿?秦先生?”

而罗松,又惊又怒,嘶吼一声,眼睛都开始泛红。

“琪儿!”

声音落下,罗松化作一道流光,直冲而来,冲来的瞬间,他周身逸散出的力量,已经化作烟气,气势节节攀升。

“秦阳!”

罗松的怒吼声将不敢置信,也不明白为什么的罗过渡惊醒。

罗过渡是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以秦阳的身份,秦阳的财力,除非遇到仙草,不然的话,他断然不应该做出这种杀人夺宝的事。

如今罗松先冲了上去,罗过渡立刻跟着冲了过去,他伸手一挥,身前便浮现出三支截然不同的灵香。

“松儿,回来!你不是他对手!”

罗过渡一声怒喝,手中印诀不停,身前的三支灵香一起引燃。

其中一支,化出烟雾盘旋,将附近笼罩在内,近乎于周围的云海融为一体,所有的感知,所有的神识探查,统统都被遮掩。

一支在烟雾之中幻化出一只黑白二色的异兽,在其中奔腾不休,伺机寻找机会。

还有一支灵香,化作一圈圈烟气,组成一条条烟气所化的锁链,与用来遮掩的烟气融为一体。

忽然,异兽从秦阳身后冲出,扑向秦阳的后背。

秦阳回首便是一拳轰出,劲力当场将异兽的身体打出一个大洞,可谁想,那伤口处的一切,都化作烟雾,在异兽身侧,再次幻化出四肢手臂偷袭。

秦阳挥动双臂与异兽硬碰硬的对轰,而周围缩小范围的遮掩烟雾里,也趁此机会,冲出来一条条烟雾,将秦阳笼罩。

眨眼间,烟雾凝聚,化作六条锁链,将秦阳的四肢、腰身、脖颈全部束缚着。

瞬间,秦阳身前有异兽,身体被束缚撕扯着,不等他挣脱,罗松便从身后的烟雾里冲出,一掌拍到了秦阳的后心。

他的掌中,一根幽蓝色的尖刺,从秦阳的后心刺入,再从左胸洞穿出来,只是眨眼,那尖刺便消失不见。

致命一击之后,罗松立刻退走。

秦阳的心口,鲜血直流,幽蓝色的光辉,顺着伤口,向着他全身扩散开。

可就在这时,束缚秦阳的烟雾锁链,瞬间崩碎,身前的异兽,被秦阳一巴掌轰爆。

秦阳转过身,回望着罗松,伸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一杯还冒着热气的茶。

“呲溜……”

秦阳不紧不慢的嘬了一口,长叹一声。

“你还真是个弟弟啊,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随着秦阳的话音落下,那座大殿骤然散发出一层灵光,瞬间便消失不见。

只剩下致命伤在身,还中了不知名剧毒的秦阳,面带微笑的端着茶杯站在那里。

罗松如遭雷噬,面色刷的一下就变得惨白如纸,他趔趄着后退,喃喃自语。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就在这时,大殿消失的地方,罗琪又出现了,她巧笑嫣然,微微一礼。

“三少爷,您怎么了?”

罗松不断的后退,神情愈发的癫狂,无数回忆在他脑海中闪现。

转一圈就找到入口了……

遭受致命伤,却跟没事人一样喝茶,还是热茶……

为了独霸宝物,杀了罗琪……

遭受致命伤,又跟没事人一样的喝茶,一模一样的茶杯,一模一样的热茶……

罗松一边后退,他的容貌身形,慢慢的变化,化作了荀穆的样子,他状若癫狂的嘶吼。

“假的,都是假的,又是假的!”

他发狂了似的,破坏周围的一切,可是这里却只看到烟雾被搅动,一切都变得如梦似幻。

荀穆抓着自己的脸,发狂的嘶吼了几声,而后身体上骤然浮现出一阵激烈的波动。

“轰!”

一声巨响,神光化作一圈涟漪,急速扩散开。

荀穆又自爆了,神形俱灭。

这时,秦阳才丢掉茶杯,身上长出无数幽蓝色的小花,不断的将体内剧毒驱逐。

同时,他轻轻一拍胸口,骨骼一阵咔嚓作响,被强行挤开位置的心脏,也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再运转龙血宝术,心口的伤势也飞速复原。

后面走来的罗琪,一脸忧郁的丢下一句。

“本尊,下次别这么玩了,死在你手里感觉特别不好……”

分身说完,嘭的一声,消失不见。

秦阳收集好身上散落的幽蓝色小花,恢复了伤势,这才看向已经傻掉的罗过渡。

罗过渡是真的懵了,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罗松会发狂,为什么罗松会变成别人了,为什么那个人又自爆了?为什么罗琪死了又活了?然后又死了?

他的脸上,已经快被问号占据了。

他觉得他也快疯了,或者是出现幻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