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 第七百二十二章 荨麻

多塞特郡哈里斯庄园,在花园里,鲜花朵朵争奇斗艳、芬芳迷人,满园的姹紫嫣红在魔法的作用下开得茂盛而热烈。欧文?哈里斯牵着艾米丽的手,海莲娜飘在他的身边,欧文带着海莲娜抚摸着牵牛花吹起的紫色小喇叭;嗅一嗅欣然怒放的蓝色矢车菊;采摘下大捧大捧的艳丽的英国国花红白玫瑰……

“你祖母会喜欢的,她向来喜欢玫瑰。要小心一些,不要被刺扎到。”欧文说着,小心翼翼地摘下了一朵已经完全绽放的玫瑰。

这些花对于海莲娜而言,她可以碰触到它们,但是绝大部分都没有感觉,只有在接触带刺的玫瑰时能稍稍让她有一点点触觉,但是非常轻微,几近于无。

艾米丽和欧文一样,谨慎地避开了那些有刺的地方,而海莲娜则对此毫无感觉,她专注地采摘着玫瑰,那些刺刺入她的掌心,却看上去对她不能造成什么影响。

“嗬,看我发现了什么——荨麻!”欧文发现了一片生长在阴凉一些的树下的有着密生刺毛和被微柔毛,近圆形轮廓的绿色植物,“艾米丽你不要碰触荨麻,上面的刺会让你产生灼痛感的。”

海莲娜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摸向一片荨麻叶子,欧文和艾米丽关切地看着海莲娜。

“有感觉吗?”艾米丽偏偏头问道。

“没有。”海莲娜面不改色地说道。

艾米丽看着海莲娜的样子,对着自己面前的一片荨麻的叶子伸出手指,犹豫着轻轻地碰触了一下荨麻的叶子,随即手指便迅速缩回,感受了一下说道:“好像是没什么效果。”

“可能是因为叶子刺少,海莲娜你摸下它的茎干试试,注意别太用力。”欧文指向荨麻的茎秆,和叶子不同,茎秆上密布着尖锐的刺,他看了眼艾米丽细嫩的手掌,对小女儿发出了警告,“艾米丽你不要再模仿海莲娜,别碰它。”

海莲娜的手指抚上了荨麻的茎秆,手指停顿,又轻轻捋动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把手缩了回来又变成了半透明状态:“祖父,我感觉到了刺痛感。”

“你能感觉到?那还不错,我们再去闻闻其他的花,或许百合花能让你闻到一些香气。”欧文率先转身,海莲娜飘在他的身后。

两人没走多远,身后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嚎哭声。

祖父和孙女两人诧异转身,发现艾米丽蜷缩着手,仰面朝天地倒在了地上,眼泪从她的眼角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她手指张开,空握住东西般,但这样动一下手,便越发疼痛难忍,她嚎哭得更加厉害了,声音如同泡茶时烧热水烧开时的警报声一般划破花园的静谧。

艾米丽痛哭流涕,往日里的洁癖都被她抛到了脑后,鼻涕都快流到了她张大的嘴巴里,但她完全顾不得擦,脚在地上踢踹了几下,开始在地上翻滚着,完全没有了往常的如同小公主般的形象。

“我告诉过你了呀。”欧文看到艾米丽的样子,就猜到艾米丽一定是不顾自己的警告,以为海莲娜没事就好奇地也触碰了荨麻的茎干。欧文看着这样的小女儿,难以抑制自己的笑声。

海莲娜让自己回到了幽灵状态,让自己的手不断穿过姑姑艾米丽受伤的那只右手,试图让幽灵穿过活人时能给对方带来寒冷感的特性让对方好受一些。

而艾米丽听到父亲的笑声,哭得更伤心了,她的脚不停地踢踹着,仿佛这样就能减轻自己的疼痛、发泄自己的愤怒。

“告诉过你了,小傻瓜,快起来吧。”欧文简直控制不住自己了,笑着对女儿伸出了手,想要拉她起来,但备受宠爱、从未体验过如此痛楚的艾米丽完全沉浸在了荨麻毒素造成的灼痛感中,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这幸灾乐祸的父亲的动作。

“怎么你们在花园烧热水了?”摩根费勒伊的声音蓦地从欧文的身后响起,“艾米丽怎么了?”

欧文像是被人一下子扼住了喉咙,笑声戛然而止。

当天晚上,当艾伦从保护伞魔像研究所回来吃晚饭的时候,毫不意外地发现摩根费勒伊准备了一桌丰盛的美食,只是,所有人都可以尽享美食,只有自家父亲欧文的碟子里全部都是甘蓝鹰嘴豆之类的纯素菜。

欧文用叉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自己盘子里的鹰嘴豆把它们弄成了豆泥,眼睛可怜巴巴地瞅着自家正享用着不莱梅最有名的地方特色菜之一甘蓝配熏制香肠的妻子,摩根费勒伊视若无睹,反而看起来吃得更香了。

而海莲娜的味觉显然也能感受到这道北德的重口甜味菜带来的刺激,她的动作比之前看上去要熟练多了。

艾米丽那只平日里惯用的右手因为摸过荨麻茎干,之前荨麻的刺痛让她不敢乱动放在桌布下扎着,只能用另一只手稍显别扭地叉起了一块母亲为了安慰她制作的黄油蛋糕,放入了口中。

几只漂亮的褐色猫头鹰穿过窗子飞到了餐桌上,猫头鹰的来到缓解了尴尬的气氛,欧文喊道:“孩子们,你们的书单来了。”

艾米丽刚刚抬起她那只完好无损的手,她身旁的艾伯特就已经用餐巾擦了擦嘴,而后伸出手帮助受伤的小妹妹拆解着绑在猫头鹰腿上的信件——虽然实际上这点疼痛在就被母亲摩根费勒伊给治好了。

叮当一声脆响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一枚闪闪发光的徽章掉到了餐桌上,“男学生会主席徽章?恭喜你。”黛西一眼就认出了这枚徽章,她当初在霍格沃茨读书时可是也很想得到这枚徽章的。

“这和霍格沃兹历来的惯例不符,七年级学生才能担任学生会主席,艾伦才六年级,邓布利多这样提前安排可有什么特殊目的?”伦恩的目光随着那枚徽章而转动着,他当年在霍格沃茨也担任过这个职位。

艾伦耸耸肩:“要么是示好,要么是妄图利用校长身份可以对学生会主席布置任务这点对我指手画脚?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使用这种注定失败的无用手段的。”

“无论如何,艾伦已经是霍格沃兹的教授了,但是能在学生时代,将级长、学生会主席都收入囊中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欧文满意地点点头,将叉子上的鹰嘴豆塞到了口中,随即又皱起了眉头,“艾伦可是在六年级就拿到学生会主席徽章,摩根费勒伊,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比如给学生会主席他父亲也来点肉?”

“我会选好合适的衣服来配艾伦的这枚徽章的。”摩根费勒伊捻起了艾伦的徽章,用手指擦了擦,无视了丈夫的要求。

餐后,韦斯莱家的猫头鹰埃罗尔飞进了哈里斯庄园,找到了艾伦。这是亚瑟?韦斯莱先生写的信,想要知道艾伦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和他们一起去艾伦投资的“韦斯莱魔法把戏坊”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