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覆汉 > 第三十四章 白雪纷纷落庭中(下)

“既如此,何不举中原之众降服于邺城呢?”酒席之中,同席而坐的刘备忽然冷不丁的问了一句。“这样非但能与故人常聚,说不得还可以早见天下太平吧?”

曹操回头盯住了自己这位义弟玄德,见到对方目光澄澈,神色从容,也是缓缓摇头:“不甘心罢了!而且,我们曹氏世受汉恩,你让我从文琪……那将来置汉室于何处?杨文先今日上午不是说了吗?卫将军之心,路人皆知!而玄德,你自己说,兴复汉室,难道不也是大义所在吗?今日你我在此,咱们无不可言……你说,他公孙文琪或许能为一朝明君,但其子孙真就不会出桓帝、灵帝?我为汉臣,守汉节,不可以吗?难道还错了吗?”

“备颇以为然。”刘备忽然动容失笑。“其实我也不甘心,我也想兴复汉室!”

孰料,听得此言,曹操非但没有肃然之意,反而拍案大笑:“我兴复汉室是真正兴复汉室,你们这些汉室宗亲兴复汉室,怕是要将天子之位兴复到自己屁股下吧?刘焉也好,刘表也罢,今日又多一刘备……所谓‘子夏西河疑圣人之言也’!”

旁边张飞等人俱皆一滞,却又继续低头喝酒下面,只是侧耳倾听罢了。

“这倒未必。”刘备缓缓而答。“不过汉室宗亲之名多少有些说法……孟德兄晓得吗?这些年来我坐于淮南,割据州郡,心中其实常常不安,总觉的天下人皆可以汉室之名与我兄公孙文琪而争,独我不可与之对决,因为所谓汉室大义,于我其实算是私,而若以私论,我又有什么资格为私利而与我兄相争呢?我平生第一件锦衣,第一匹坐骑,都是他让韩义公给我送去的,按照道理来说,他要我的性命,我这个做弟弟的都该为之赴死才对。”

“但你还是不甘!”曹操依旧嗤笑拍案而对。“对否?”

“我少年时见家门前有桑树如伞盖,又以刘氏宗亲为人嘲讽,便早早生出为天下事的野心,当然不甘……可我自束发起,便又遇到了我兄公孙文琪,为其人恩德所缚,挣扎多年,却始终难以放下……”

“玄德到底想说什么,如女子一般在这里找闺中密友表心意吗?”

“我只是想问一问孟德兄,要怎么做才可以理直气壮的让我提十万步骑与我兄对决于沙场,了一了这份不甘呢?”

“没有法子。”曹操陡然摇头。“你这辈子都只能是卫将军之弟……”

“说的好。”刘备坦然答道。“我这辈子都是卫将军之弟,但孟德兄,也正是因此,我才渐渐恍然,若我能为我兄展其志,或许可以坦然一二……”

“什么志?他的志向不是……路人皆知吗?”

“若如此,你便小瞧他了。”

“你是说新政?”曹操举樽再饮。

“我自束发随我兄长,多有浸润,我信他是真想为了这天下寻一个出路的,我也是真觉得,他的那些话都有道理,汉室颓废,首在豪强兼并土地,世族垄断官位,然后才是权贵堕落无耻……这些我都亲眼所见……听说孟德兄在兖豫度田、科举,皆受挫于内?”

“然也。”

“能继续为之吗?”

“能!”曹操斩钉截铁。“若不能,则何谈匡扶汉室?!匡扶回昔日桓灵之汉室吗?!”

“我想也是……其实,若文琪兄、你、我并行新政,值此天下丧乱之时,又有谁可以反抗呢?”

“这便是你的意思了?”曹操盯着依旧喜怒不形于色的刘备恍然大悟。“你觉得若能使天下尽行新政,则便是与公孙文琪对决于沙场也无妨?因为无论你二人谁胜谁负,其人之政却能久存?”

“孟德兄说对了一半!”刘备终于大笑。“即便如此,我也无颜与之相对啊……但若如此,我或许可以在后方助孟德兄与我文琪兄对决于沙场,万一得胜,再与孟德兄决一死战!请孟德兄放心,你我之间虽然不如我与我兄公孙文琪之间那般紧密,但毕竟是相约托付过妻子的……你死后,你妻子备自养之!”

曹操怔了半晌,却是举樽与刘备一起哈哈大笑,笑的眼泪迸出,笑的手中酒水洒出酒樽,淋在火锅之上,冒出青烟,笑的旁边三人目瞪口呆,却又俱无言语。

“我也不知道,玄德贤弟这是看得起我呢,还是看不起我。”曹操笑了许久方才止住岔气的趋势,复又连连摇头。“你在此蹉跎许久,放任吕布、刘表、杨彪那些人在那里争吵,始终不愿定下最后事宜,难道就是在下这个决心吗?”

“然也,我花了许久功夫,仔细观察中原诸侯,可看来看去才发现,只有孟德兄可为此事!”刘备收起笑意,正色而对。“所以今日终于下定决心!”

“中原诸侯,俱为一时之选,如何独独高看我曹操一眼呢?”

“因为此事须真英雄方能为之……”刘备坦然答道。“变革新政,统揽中原,最后再与我兄公孙文琪决胜沙场……非真英雄怎么可能担此任呢?”

“陶徐州,你那表姑父不是英雄吗?”曹操也猛地收敛笑意,却又从酒樽中取出一个腌梅子来咀嚼不断。

“我家夫人的那位姑父若是年轻十岁,却也称得上是半英雄,唯独垂垂老朽,志气渐失,英雄气短,已经不算英雄了!”刘备面色平常,缓缓作答。

“孙策那小子呢?”曹操继续睥睨询问。“你不是说他在江上横槊做歌,颇有文台兄遗风吗?”

“孟德兄何必玩笑,莫说阿策小子,便是咱们文台兄复生,只是用武,不知为政,也只是半英雄而已。”刘备干脆答道。

曹操斟酒再问:“刘景升坐拥六郡,虽一时受挫,犹然实力最盛,虎踞荆州,且为天下名士,号称八俊,文武并用,在你这里也不算英雄吗?”

刘备接酒而答:“我近日当面仔细观察,其人虽称一时之选,却只是平世三公之才,于乱世只是一犬,何谈英雄?”

“说起乱世用武,有一人就在这城内,刚刚以五千新卒将我打得落花流水,岂不算英雄了?”曹操随手指向外面。

“吕布匹夫之雄也,登堂入室都不可称,我等留之,不过是安刘荆州心而已,何谈英雄?”刘备干脆面露鄙夷。“而且当此大局之下,不思其他,只是整日与杨文先一起索要其岳父一家,端是可笑!要我说,便与他好了,看他以三县之地能不能养得起他那岳父!”

“那如刘焉、士燮、朱儁、二袁、杨彪,就更不必说了?”

“自然如此。”

“如此说来……”曹操再度失笑,以手指向自己。“所谓天下英雄……”

“所谓当今天下英雄,首推一辽西匹夫,持霸王断刃坐于河北,建新履政,文武并用,自成体统!”刘备打断对方,以手举樽指北而言,却又顺势将酒水倒于案前雪地之上,以作遥敬,然后方才掷出酒樽,扭头以手点身前曹操与自己而言。“其人之下,又有中原一南一北两匹夫不自量力,欲以一己之私而争为天下事,可勉强称英雄!”

曹操怔怔无言半晌,却是再度仰头大笑,笑罢之后,方才昂然对道:“能与玄德并列于那辽西匹夫之下,操不虚此生也!明日便召集诸侯,请玄德推操为盟主,唯独操力弱,须借你这匹夫之力才敢去与北面辽西匹夫堂而皇之,争上一争!”

言罢,二人齐笑,却是再无隔阂,旋即议定……归江夏于刘表;许吕布三县之地以作缓冲;准袁术软禁于新野,不得出城;让杨彪西归长安,联络刘虞等人;警告孙策,不许夺朱皓豫章之地……区区数语,定下数月难决的中原大局,便复又饮酒至傍晚方才尽兴而回。

天色渐暗,邺城卫将军府后院,同样饮酒尽兴的公孙珣却正披一白色貂氅,一手一个,牵着自己长女公孙离、次女公孙臻踱步于雪地之上,而身侧却又有一位身披黑氅的卫将军府长史随从而行。

庞德引着贾逵、孟达、杨修等义从,只能远远跟在身后。

“子衡今日似乎颇有言语要说,只是我忽然提议喝酒,这才就此打住?”公孙珣带着三分醉意,随口而问。

“瞒不过主公……”

“何事啊?”公孙珣干脆询问。“能让你避而不谈南阳结盟一事,想来这件事或许非同小可。”

“说是非同小可或许未必,但也不能说是小事……是个隐患,且似乎避无可避。”事到如今,吕范倒也没有遮掩的意图了。

“说来。”公孙珣同样干脆至极。

而此时,二人已经来到后院门前,而见到父亲与吕范说话,公孙离抢先一步上前为二人打开后门。然而其人开门后,见到傍晚时分,门外积雪洁白一片,光洁照人,却居然不顾只是随父亲送人至此,直接回头拽住自己妹妹,一起跳出后门在雪地里踩踏起来……身后几名义从立即跟着涌出门去,和门外墙上小堡内值勤的义从一起远远兜住了这两位真正意义上的天下前二女公子。

吕范见到如此,心下一动,继续踱步向前,边行边言道:“不瞒主公,这件事其实是广阳枣太守首先察觉的,然后通过幽州那里上奏了过来……乃是说徭役一事。”

公孙珣面色如常,随其人缓步走出了后院,然后顺势往吕范家中方向而去,至于公孙离与公孙臻姐妹二人眼见如此,也是跟着折返过来。

当然,姐妹俩一个十二,一个十岁,不免童心大作,屡屡于雪地上左右徘徊,只能说到底算是随行一起。

“是这样的。”吕范继续解释道。“之前未解散军屯、民屯时,屯民自由都被限制,所谓徭役也自然根本不必多想,凡事招呼屯民去为便是了。但是如今幽州屯田解散,均田至户,咱们新政中又没有徭役上的变更,那依靠秦汉律例,徭役自然就又要回来了……这倒也无妨,只是既然有为了防止豪强兼并躲避口算的摊丁入亩,那这同样基于人口的徭役又该如何呢?”

公孙珣依旧面色如常。

“君侯已经知道此事了?”吕范一时苦笑。

“自然,枣祗是我极为看重的人才,偏偏勤勤恳恳,不懂钻营,所以我得护着他,便特许他如两品州牧、将军一般,奏折一式两份,一份走公至你与审正南、娄子伯等人处,一份直达我手中。”公孙珣坦然言道。“而此事我非但早已经知晓,还与家母细细讨论过了……子衡,其实这就革新的难处所在了……你以为你改革了,立了新政了,但其实往后走,新政却总会遇到新问题,这时候无外乎是向前继续改、彻底改,或者废弃新政退回去!不然呢,还能将就着吗?”

吕范也是捻须摇头:“换言之,主公这就是下定决心,要将徭役也同样摊丁入亩了?”

“不错!”

“但这样还是有隐忧,君侯应该也知道了。”

“自然。”公孙珣叹气道。“口算历来都是铜钱,一人一年十几个钱,算到田亩之中不过是钱粮两个基本常物之间的置换,所以丝毫不觉。而徭役却又复杂的多……舂米、筑城、放牧、耕织,想要摊丁入亩,其实还有一个杂事杂物归于钱的过程!而小民百姓只产粮食,本就缺钱,一旦所交之钱变多,那谁来负责粮食、杂物与钱币的这个置换,便是个天大问题……归于民间,最终恐怕又要成为豪强以高利控制百姓的手段,归于底层官吏,也有些过于权重,单独设吏员,也会增加百姓负担!枣祗能发现这个事情,我母亲称赞他是真正的实干良吏,我也颇以为然!”

“但总是要做的……这件事情躲不掉。”吕范接口言道。“主公与老夫人之间可曾讨论出结果?”

“无外乎是两条。”公孙珣蹙眉言道。“一个是改革币制,以安利号昔日在军中所行的那些粮券、布券为例,推广到民间……但这件事情,便是母亲也有些心虚,生怕整不好。而且,便是整好了,安利号那边也有两难之说,一来若是如少府般收为直属,不免将来直接插手干涉,一时恣意滥发券币,使币政大乱;二来若不收入直辖,却又担心它尾大不掉,持此事自立,将来投鼠忌器,反而失控!”

“那另外一个法子呢?”吕范想了半日,却不好插嘴事关公孙珣母子关系的安利号之事,只能避而不谈。

“另外一个法子便是一种说不上是缓兵之策还是真正根除之策了。”公孙珣摊手道。“以道理来说,只要天下金银铜都充足,五铢钱与金银之物流通广泛,那杂事杂货还有粮食去换钱便无须想太多了,随意换嘛……”

“可金银铜这种东西是可以一直充足的吗?”吕范茫然不解。“一旦太平,不是就会陪葬、铸器吗?”

“所以家母说了,就要找矿,自三韩往东渡海不过四百里便有四个大岛……据说岛上有方便开采的金银铜,其中一座银山号称‘石见’,石中目视可见银矿,还有一座岛,中间有个什么火山,边上运都运不完的硫磺……”

吕范欲言又止。

“我知道,我知道。”公孙珣连连点头。“这件事情摆出来以后,我也心虚,家母也心虚……偏偏另一边,经此战乱,人口大大减少之余,达官贵人坟茔被掘,豪强富户储藏被劫,所以此时并不会出现钱荒。而这件事情,是所谓注定会成大问题,但或许你我皆死了,也未必就能显出来的东西,所以又不免有些逃避之意。”

言至此处,公孙珣立定与雪地之上,一时感叹:“其实说到底,谁也不知道将来子孙如何,若非担忧身后事无人可继,担忧人亡而政息,你我又何必为这些多想呢?大冬天的,抱着孩子喝酒,顺便给亲旧写信说一说今日之瑞雪,岂不是一桩美事?”

吕范也是一时感叹不已,便要说话:“说起孩子……”

“说起孩子……阿离与阿臻呢?”公孙珣忽然酒醒。

“回禀君候!”贾逵赶紧上前。“两位女公子刚刚从大学后门处经过,看到里面满院大片白雪,忍不住跑进去玩了。”

公孙珣将大学定址于自己所居的赵忠旧宅后面,二者的后门隔着一条街斜对着,相距不过数百步……此时已经走过。

而闻得此言,公孙珣也是无奈,只能快步转回,唯独吕范宅邸正在大学正门的街对面,倒也可以穿过大学归去,所以也无人以为意。

二人进入大学宽阔后门,很快便寻得两位早已经玩疯了的女孩,匆匆招来身边,却又准备穿过大学,往前门而去。

虽然已经日落,但此时白雪映照生光,而大学中又是邺城内难得宽阔之地,两个女孩有正是调皮年纪,何曾见过如此景象?跟在父亲身侧之余也是兴奋至极,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闹个不停……不过,二人随父亲转过弯来,来到一处地方前,却不由噤声。

原来,此处乃是大学中的藏书阁,多年的规矩,藏书阁畔噤声低语、日夜防火,两个丫头早在昌平便熟知这个规矩了。

一群人踩在雪地上,窸窸窣窣,很快便要越过高大的藏书楼,但将要走过之时,吕范忽然惊疑出声。

公孙珣循声而望,也是怔住,原来藏书楼下底层大堂中竟然还有一人!再细细看去,只见此人居然是捧着一本书,侧身坐在门槛上,背身朝外,俨然是堂中禁止灯火,偏偏又舍不得离开,便干脆映照着堂外之雪,借光而读。

唯独天气太冷,却又不免畏缩,所以才会如此姿态倚在门内。

公孙珣与吕范面面相觑……二人情知自己此行是误闯入的,所以此人也绝非是装模作样,便忍不住一起缓步上前。

而走到跟前以后,二人却又不禁失笑,因为此人虽然远远看起来是个束发读书的少年,但近前观察才发现其人身形尚未长成,不过是个天生高挑罢了……观其年龄,应该只有十三四岁,头上所束之发显得非常勉强。

当然,终究是好学之人,而且绝对是美谈,既然见到,总要有所奖赏的。

“见过卫将军!”刚要开口,这少年便已经察觉到了来人,然后即刻起身,收起手中版印《管子》,躬身拱手行礼,满口青徐口音,以少年年龄来看,倒也算是从容了。

“小子见过我?”公孙珣一时愕然。

“之前未曾见过卫将军真容。”少年随即言道。“唯独卫将军怀中断刃太过显眼,再加上周边义从,那此时于此地,还能是谁?”

公孙珣哑然失笑,双手将两个从身后好奇探出头的丫头给推了回去,然后继续询问:“如何在此处看书?我记得考中的大学生皆有禄米,城外还有宿舍,而且也能借书带离藏书阁的吧?”

“回禀卫将军,小子随兄长来得晚,错过了秋后招生。”少年抬起头来不慌不忙坦诚答道。“只是本地藏书阁的老师素来优待我等蹭书少年,故意每日晚饭后才来此处收拾局面,这才忍不住在此多待了一阵。”

“原来如此……怪不得看你衣衫并不简陋,却在此映雪读书。”吕范也是大感兴趣。“原来是怕耽搁管理图书的魏公,不敢离去……你兄长呢?”

“回禀这位贵人。”少年依旧不慌不忙。“我家中是琅琊人,四年前家父以郡丞身份病逝于泰山,结果正逢青徐黄巾动乱,隔断交通,便只能在泰山郡中安葬、守孝,后来也一直在泰山……直到卫将军取青州,镇东将军秋后清理泰山贼寇,这才得以至此。不过,临到此地,错过招生之余居然见到几位淮南人士,听到了族叔讯息,说是小子族叔就任豫章太守不成,便向刘荆州告假归琅琊,俨然是河北、中原安定后,听到了先父消息,专门来寻我们兄弟姐妹五人的……兄长不敢怠慢,便匆匆将我们安顿在城中一处友人宅中,独自南下去迎我族叔了。”

“亏你如此有条理,”吕范愈发称赞道,却又扭头看向了公孙珣。“主公,看来将来的事情,说不定也是可以不必太过担忧的……”

公孙珣闻言失笑,便干脆揭开身上白色貂氅,直接给这个身形偏长的少年披上:“如此,便先下一礼,以作‘将来’预订好了……未曾闻映雪读书少年郎的姓名!”

“琅琊诸葛亮,家兄诸葛瑾!”少年一手拿书,一手赶紧按住正要滑落的大氅,却又赶紧俯身报名,狼狈之象引得公孙珣身后两个女孩齐齐偷笑。

“原来如此。”公孙珣不由拊掌再笑。“好名字!且努力读书,正如子衡所言,有你这样的少年郎,将来的事情将来之人未必不可为啊!”

————我是未必不可的分割线————

“汉末,术既为刘备所擒,欲杀之匣其首至长安,唯以中原合盟,其婿吕布、姊夫杨彪二人求情甚笃,乃束于吕布处幽囚。布,袁术婿也,待之尽善,然布地狭,只新野、朝阳、邓三县,兼为曹操、刘表所制,不能为民事,城中无多余。术既归至新野,问厨下欲得鹿肉,只豚脏。时隆冬,闻曹刘饮青梅酒,又欲得青梅酒,又无。术坐榻上,叹息良久,乃大箢曰:“袁术至于此乎!”几欲死,为女所止。后数日,终食豚脏如常。”——《世说新语》.忿狷篇

诗曰:

平生曾对汉诸侯,胜败强弱不自由。

裂地鼓鼙军号急,连天烽火阵云秋。

砍毛淬剑虽无数,歃血为盟不能终。

谁为今朝奉明主,使君司户在幽州。

落日青山旧恩在,大河东注不还流。

若为长得盛夏存,时上高层望旧楼。

战罢玉龙三百万,相逢一问泯恩仇。

已老始知书作崇,古木新藤正一丘。

大江东去千堆雪,坐断淮南战未休。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

一生道尽将来事,生子何须问风流?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