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覆汉 > 第十一章 鱼困自见水

公孙珣与袁绍在梁期城外发生直接军事接触的那一天,曹操其实距离彼处并不远,具体来说他当时正在黄河畔和河内张杨一起围剿流窜中的黑山贼于毒。

二人配合出色,趁着于毒军渡河过半的时候突然一起出兵,成功将于毒部分割在大河南北。其中于毒的部属大部尚在北岸,在号称白兔的睦固带领下为张杨所逼降,而于毒本人和他的精锐本部则在死战之余仓惶逃入能遥见黄河的胙城,然后被尾随而来的张、曹二人亲自引兵团团围住。

到此为止,于毒被半渡而击,辎重全无,缺衣少食,大部投降之余本部也多有伤亡,而胙城虽然坚固却只是个要害小城,本身没有贮存,根本待不了许久……完全可以说此战已经尘埃落定。

但就在这时,一骑自北面而来,带来了公孙氏与袁氏二十万众战于梁期城下,然后公孙珣一战而破袁绍,随即邺城生乱的情报。

曹操和张杨都不是什么有所恃的主,恰恰相反,他们的生死存亡与局势的平衡息息相关,不然也不会选择接受袁绍的邀请来帮对方清理后路了。所以,此时骤然闻得袁绍大败,公孙珣速胜,虽然早就对这个结果有过考量,可依旧辗转反侧,一时难安。

而翌日,张稚叔率先忍耐不住,直接告辞,引全军渡河北归去了,随即曹孟德在试图招降于毒未果后也顾不得太多,干脆扔下对方,自顾自南下陈国……或者说,因为没了王也没了相,又被孙文台转手送给了曹操,说是陈郡也无误的大本营去了。

经此一事,于毒死里逃生,决定率残部向自己曾经待过许久的泰山进发,寻个出路且不提,另一边曹孟德引军南下,沿途却是思索不定,始终觉得前途迷雾环绕,难以自安。

一直到了陈郡陈县,见到束发出迎的长子曹昂,以及留守文武,其人方才收起那副迷茫姿态,恢复了往日的那副智珠在握的开怀模样。而得知义兄孙坚派使者前来,说是前方已经攻破宛城,所以准备带走之前安置在此半年有余的妻小往南阳安置后,他复又重开筵席,大宴宾客……一则迎客,二则送归,三则贺胜,四则慰军,五则庆祝冬至。

总之,以曹操的脾气,想要喝酒总能找出来十个八个不重样理由的,更别说这还是刚刚出兵回来,多日未曾沾酒了,故此众人也见怪不怪。

于是乎,宴席大开,虽然多有酒水,却菜肴乏乏,只是之前公孙珣相赠的火锅热汤,放些面食、肉类,吃多少下多少罢了……这倒是更符合曹操这人喜欢热闹却又简朴的性格了。

然而,宴席之间,欢声笑语之际,忽然又有驻扎在沛县的心腹大将乐进送来明文信报,说是泰山那边袁绍的屯田之所发生动乱,有黄巾贼降而复叛,所以专门发函询问曹操是否要暂停丰沛屯田之地的冬日集训,以作防备。

“文谦太过小气了。”曹操此时已经有了五分醉意,闻言先是将手中信函交与左右夏侯惇、曹仁、曹洪等人传看,却又不顾还有客人在前,直接捧樽而笑。“袁绍所部屯民之所以反复是有缘故的……一个是他的屯民本就是收降的黄巾贼居多,其内部自有联系;再一个是他并吞三州时进取过快,所任之人良莠不齐,管屯民的人多有污浊之辈;最后一个,便是他刚刚大败,华夏震动,连那些黄巾降民都知道他在走下坡路,心里不免去了畏惧之意,如此三事,又如何能不生乱呢?”

左右文武,还有孙静等客人,自然纷纷颔首称是。

“可咱们怕什么呢?”曹操一饮而尽,复又拍手而言。“咱们的屯民都是讨董时流离失所的百姓,在沛北主理此事的夏侯妙才又是个极为清苦稳重之人,更重要的是咱们又没有吃败仗,恰恰相反,文台兄这才一年不到便全取汝南,复又夺取宛城,堪称势如猛虎……局势如此,何谈不安?又能有什么不安呢?”

而言罢,其人便不再理会这封书告,而是举杯再饮,席中众将纷纷失笑,也纷纷仿效痛饮。

不过,连饮三杯之后,曹孟德梗起脖子环顾左右,见到席中这些属下个个言笑晏晏,并无一人面露忧色,却又忽然心中黯然起来,干脆直接翻脸,假托醉言,中止了宴席。

曹操骤喜骤怒,众人完全摸不清头脑,也只能纷纷离去。

“将军忧虑局势,正该诚心询问左右才对,如何能先虚言哄骗,却又骤然失态呢?”就在曹孟德心情郁闷,驱除众人后准备自斟自饮之时,耳畔却又有人冷不丁的出言询问,而且一语道破其人心事,便赶紧抬起头来。

原来,宾客、属下纷纷告辞之余,这堂上宴饮之所,除了夏侯惇、曹仁、曹洪等心腹宗族兄弟以外,竟然还有一个佩着黒绶铜印的年轻文士留在角落之中,其人器宇轩昂,姿态文雅却不失英武之气,刚刚正是他在说话。

曹孟德怔了一下,然后失笑而答:“足下误会了,我只是适才饮酒之时忽然想起旧交桥公,心中黯然而已,以至于坏了大家兴致,何谈忧虑局势……倒是足下何人,何时到我麾下的,我怎么没有见过?”

下面那人也不在意,同样是微微拱手,然后一边从锅中捞面一边从容而答:“将军弄错了,在下并非是将军麾下人物,乃是颍川许县县令,姓杜名袭字子绪,此番乃是因为接送破虏将军(孙坚)家眷需要人手,而在下治所正在颍川、陈郡交界处,所以随孙幼台校尉到此,却不想正见将军犹疑局势……”

曹操这才反应过来,对方乃是坐在堂中西面,正是之前孙静的身后,却又不由摇头失笑:“不管如何,杜君为何非说我忧虑局势?也罢……杜君是颍川本地人?”

“然也。”

“不知跟颍川定陵杜伯坚(杜根)是何关系?”曹操脱口而问,看似随意。

杜袭闻言不由肃然,却是一声叹气放下手中热腾腾的火锅面:“祖父才德,袭不及万一,故不敢稍有宣告,以防玷污家名……而将军一语道破,倒让在下有些惭愧了。”

曹操哈哈大笑,倒是放下了手中酒樽,然后将穿上木屐,直接上前到此人身前行礼,口称足下,并连连赔礼:“操无知,本不想露怯,却不料让子绪见笑了!”

杜袭本就更觉得中原诸侯以曹操最为可观,如今当面见到对方这般姿态,不由心中愈生好感,便赶紧起身避开对方大礼,然后上前从侧方扶起了曹操,并躬还礼。

而曹操既然承认了自己心忧局势,便也不再装模作样,干脆伸手拽着对方回到席上,并不顾身份、年龄,亲自为此人斟酒……旁边夏侯惇等人瞧见,非但没有不满,反倒各归其位,并肃容摆出了一副侧耳倾听的希冀之态。

果然,随着曹孟德连奉三樽,其人礼仪备至之余终于顺势提及到了刚才的话题:“子绪方才一语道破在下的心思,却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能教我的呢?”

杜袭闻言一声轻笑:“将军多想了,小子年轻,见你喜怒无常,这才稍作讽谏罢了,而大局之上,却不敢轻易置喙的。”

曹操闻言带着酒气再度大笑,而笑罢之后方才扶着对方肩膀恳切相对:“子绪何必如此?我是真的存了请教之意……刚才满堂上下,所有人都以为我曹操如今治下蒸蒸日上,再加上同盟义兄处连连得胜,于是一片欢腾……唯独子绪,一眼看出我忧虑于局势,如此眼光,根本就是独立于三郡之上,又怎么没资格替我解惑呢?难道是因为你出仕了我义兄,所以不愿意对我剖腹相对?若如此,我发函往南阳,务必把你请调来,届时,我这梁陈沛三郡虽然狭小,但终究还是能为子绪每年发个两千石俸禄的。”

“将军误会了。”杜袭不慌不忙,继续微笑以对。“在下既不是故作姿态,也不是在索求利禄……实际上,将军如此姿态,已经堪称礼贤下士了,而在下受了你刚才一礼,若真有良策能协助将军一二,又怎么会推脱呢?只不过,将军的忧虑所在下是略懂得,可将军的出路在何处,我也没有法子。”

“子绪也想多了。”曹操闻言一时苦笑。“不瞒子绪,我虽然忧虑局势,但其实局势坏在什么地方,我自己竟然也不知道……还请你替我清理一下心思。”

“将军这就没意思了。”杜袭低头捧杯,忽然言道。“你最大的两处忧虑,不正是河北与南阳吗?这种事情,因为将军与公孙将军还有孙破虏的关系摆在那里,当众不好轻言,可私下又有什么好遮掩的呢?”

说完,杜子绪却是不慌不忙,斜眼瞥向自己的肩膀……原来,刚才河北、南阳这四个字一出口,彼处便立即被曹操失态捏住。

曹操见状,也是尴尬,一边松手,一边再度赔罪。

“将军如此礼数备至,那我也不好藏私,便干脆替将军直接说出心底不愿说、不愿想的事情好了……”杜袭见状,更加感慨。“河北一言说白了,就是卫将军之前于河北速胜车骑将军,而车骑将军一败之后,颓势尽显,诸侯们原本期待华北两强之争能够迁延时日的愿望就此落空,于是不免纷纷有大山压顶之意。而同是压顶,和那些朝不保夕或者只求死守门户的诸侯不同,如将军这般心存大志之人,却是格外迷茫,不知道坚持自己的大志还有没有意义!”

曹操一声叹气:“文琪确实太快了,我非是说文琪或者本初所行无道,而是……”

“而是他们所为终究不是自己所为……便是平世,都要争一个主事之人,而乱世当中,人心更散,世态更杂,便是陶谦垂垂渐老、刘表守户之犬,尚有一番自主之意,何况是将军这样有志向的壮年之人呢?真要是见强而降,你我都该还在夏朝称颂太阳呢!”杜袭赶紧安慰。“所以将军不必在意……董卓起势后,这天下便再无权威,卫将军兵马之强、车骑将军家门之盛,又算什么呢?比得上汉室煌煌四百年强盛吗?”

曹操缓缓颔首。

“至于南阳……”杜袭继续言道,却又一时苦笑。“我食孙破虏俸禄,本不该多言,但有些事情,即便我不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而且说了,也未必是对孙破虏有坏处……”

曹操也笑,却又给对方满上了一杯酒水。

“其实,两位将军还有刘豫州正是靠着緱氏结义、睢水联盟,这才在乱世当中站稳了脚跟。”杜袭端起酒杯感慨言道。“可是时事流转,如今却又截然不同……孙将军不知道是真不知还是佯做不知,他在前面不过是一年不到,春后便全取了汝南,秋后更是取了大半个南阳,这两个郡的富足与人口是开玩笑的吗?但曹将军你却困于三强之中,守着陈郡、梁国,还有北沛半郡之地手脚难伸。便是刘豫州,其人明明是公认的豫州之主,却只能以淮南为根基,外加沛南数县枯坐……盟约这个事情,是要考虑久远的,而曹将军第二忧便是明明时局已经时不我待了,却为盟约所束,根本施展不得!”

“这正是疑难所在了。”曹操等对方一饮而尽,方才追问。“子绪如此透彻,却竟然无言语教我吗?”

“确实无力。”杜袭瞥了对方一眼,从容而言。“在下不过是个一知半解却又年轻气盛之人,只见将军困局便忍耐不住想要显摆一二,但其实并无破局之法!”

两侧端坐的夏侯惇、曹仁、曹洪几人不免面面相觑,曹洪更是笑出了声来。

“能看透局势已经很不错了。”曹操端详了对方半日,也只能如此说,却又再三斟酒,以示答谢。

而杜袭却甘之如饴,不顾曹洪等人脸色渐变,坦然受之。

当日无言,第二日,恢复寻常的曹孟德亲自带着自己夫人丁氏与长子曹昂,送孙静、吴夫人,外加孙坚妾室丁氏,以及孙坚五子三女,远出西门十余里外的亭舍处,然后又为昨日宴席失礼赔罪……当然,孙静也好,吴夫人也罢,多少是知道曹操一点脾气的,而且作为孙坚的家人,他们见识过更无礼的做派,倒是不以为意。

非只如此,到了此处,吴夫人更是亲自下车,领着已经束发的孙策和其余子女向曹操行礼答谢,便是尚在襁褓中的幼女孙仁也被奶娘抱出,代为行礼。

话说,这半年间曹操对待这几个孙氏子女倒是视如己出,每有教导曹昂,无论是读书习武,也都将这几人一并唤来,一视同仁……故此,孙策、孙权、孙翊、孙匡等人皆呼曹操亚父,而曹操此时见状也是一时黯然,并亲自上前扶着已经比自己还高的大侄子好生叮嘱,让对方沿途照顾好母亲与幼弟、幼妹。

稍作交代,随即,丁夫人复又上前与吴夫人闲谈告别,曹昂也与孙策握手相别,却是还相赠了马匹与刀剑,互约将来。

而当此时,曹操四顾左右,看到落在角落中的杜袭,却居然不顾昨日言谈未能有所得,亲自上前笑言相对,口称足下,并当着孙静的面称赞有加,半是玩笑半是认真,说孙文台疏远人才,不如将杜袭转让过来。

对此,孙静自然尴尬万分……是真尴尬,因为孙幼台心里很清楚,自家兄长虽然是中原诸侯中武力最盛的一个,但却也是最不得士人人心的那个,陈国焚粮一事后,虽然孙坚改容换貌,有兼顾文事之意,可又如何轻易扭转呢?

如杜袭这种年轻士人,愿意出仕其实都已经有些孙坚兵威的作用了。

不过,好在杜袭却只是微微拱手,并无多言,多少给孙静留了些面子,而曹操也依旧不以为意。

说话间,那边女人之间也叙话完毕,吴夫人含泪告辞丁夫人,然后带着幼子、幼女分别上车,孙策也随孙静一起打马而行,往南阳宛城而去……然而行了足足半里路,上马随行的杜袭却忽然回身,兀自在孙静的愕然之下打马向东,飞驰来到尚未动身的曹操身前。

曹操同样愕然,但依旧快步上前,尚隔十余步便恳切相询:“子绪是要留在此处吗?若如此,我发函与宛城便是。”

“并非此意。”杜袭在马上苦笑而答。“在下家族俱在定陵,便是有心也要照顾族人为先,只是将军屡次大礼相对,优容有加,袭不能不报……我这里有一个聊聊应对局势之策,不知道将军愿不愿听?”

曹操大喜过望,却只是拱手相对。

“此事易尔!”杜袭也不下马,直接言道。“卫将军大势将成,此诚不可与之争锋,何妨加深中原三家盟约,化为一体?以抗北面之势,以待将来天下有变?”

曹操闻言不由苦笑:“子绪的这个说法其实跟我这些日子所思所想多有相同……没办法,想要顶住北面的压力,只有如此,但具体怎么做呢?”

杜袭闻言终于下马,却是上前来到曹操身边,干脆言道:“曹将军,我有四策,可助你脱得此困……”

“稍待!”曹孟德先是后退数步,朝着杜袭躬身大礼相对,然后复又上前握住对方双手。“请密言之!”

与此同时,随行而来的曹洪直接打马上前,去阻拦准备回头看顾的孙静,夏侯惇则请丁夫人等人稍作后退……一时间,曹操与杜袭周围并无他人可闻。

“其一……约为婚姻。”杜袭压低声音言道。“将军儿女俱全,孙破虏也是如此,既如此,何妨互为婚姻,请曹公子指一孙夫人,请孙公子指一曹夫人?”

曹操想起孙策几兄弟,倒是缓缓颔首。

“其二……请将军即刻亲自往长安谒见天子。”杜袭接下来这句话,却是让曹孟德猛地一震。“曹将军,卫将军大势将成,不是可以直接对抗的……而真要对抗他,那无论是沙场相对,还是朝堂相论,若无天子,则皆不可为!也只有天子,能对覆灭袁氏之后的卫将军稍作威胁。此番让曹将军去见天子,却是要趁着卫将军在河北,一时不能脱身之际,替孙破虏、刘豫州、陶徐州等诸侯一起,阐明汉室臣子的姿态,让卫将军没有借口多为中原之势,也是让将军你有一个进一步联合中原诸侯的资本……天下汹汹,各路诸侯皆有割据之实,汉室政令也难出未央宫,可越是如此,而若将军能够孤身入长安,再加上将军你之前讨董时殊无负汉室之举,则汉室栋梁之名,舍你其谁?便是卫将军都不可能在这时候对你下手的,他……”

“妙策!”不待对方说完,曹操便已经恍然醒悟。“此时文琪绝不敢害我,我去长安,看似险要,其实极为妥当……而且正如子绪所言,想要顶住卫将军,汉室名望是唯一可选!这一趟,必须去,而且只要去了,不成也能成!其三呢?”

“其三……”杜袭继续压低声音言道。“去了长安后就速速回来,一来孙破虏这里可能有大变,袁术败亡在即,刘表说不定会反过来助袁术抗衡孙破虏,这个时候是最容易让武力最强的孙破虏加入这个联盟的。更重要一点是,卫将军得势极快,说不得一冬一春,袁绍便要身死而势消,届时河北不敢提,泰山以东的青州不敢说,可兖州岂不是宛如白送?将军必须要厉兵秣马,枕戈以待!”

曹操目瞪口呆,半晌方才开口询问:“刘表反助袁术我能懂,而且越想越觉得对头,可本初三州一十九郡,即便兵败,如何一一冬一春便要身死了?请子绪教我。”

“我也不知道。”杜袭终于笑着说了实话。“因为这些东西,我都只是复述,是偷来的计策……”

曹操再度愕然当场。

“这便是其四了。”杜袭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孙氏车队和被拦住的孙静,便兀自急促而言。“曹将军,你待人诚恳,礼贤下士,文武兼备,而且乱世当中宽严相济,军政齐开,我本就额外敬你三分,而这次受你数次礼节,不能不还……我不过一县之任,其实是无才的,但有一人,堪比萧何、张良,你若得之,必成大业,此番计策不过是我与他闲谈时他随口而论,而且还都是论于事前!”

曹操心中一动,刚要开口询问,对方却已经兀自全盘托出。

“此人姓荀名彧字文若,乃是颍川荀氏出身,少年便称王佐之才,将军听过吗?此时正在颍阴闲居。”杜袭终于不再压低声音,而是抽身上马,扬声在马上言道。“还请将军不要问他的才能如何了……因为以我这个人的见识来说其人之才,正如以斗称海水之量,以尺度山峦之高!将军真要有万一匡扶此世的想法,就不能放过他!因为荒地之木,不可成林,无士之君,不可成事!至于卫将军是要一冬一春便可覆灭袁绍,还是要迁延日久,他其实也有说法……若是卫将军大胜之后,其人不理太多军务,那必然能速灭袁绍;而若其人趁此大胜,攻城略地不断,那反而会迁延日久。将军不妨一边准备婚姻一事,一边派人去打探一二!”

言至此处,杜子绪不等曹操反应过来,便兀自打马而走,去追孙氏车队了。

冬日时节,曹操目送对方西行,却是宛如拨云见日一般心中渐生希冀。

转到河北邯郸城下,公孙珣并不知道河南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长安如何……实际上,距离梁期大胜已经多日了,其人却只是在邯郸城下举办军市、组织蹴鞠,甚至还入城往公学中讲了几次课,好像连身前的魏郡都给忘了!

—————我是忘了一切的分割线—————

“彧自河北归颍川,常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以作淡泊心。相交者,不过定陵杜袭、阳翟赵俨、繁钦数人也。建安元年冬,袭受孙破虏往陈国见奋武将军曹操,操礼节备至,袭感其德,将归,复走马而回,荐彧于操。以操西入长安,往谒天子,过而见之,邀而不应。二年春,操自长安归,复请之,彧辞以春耕。及夏,凡三顾,彧感其德,乃出。时太祖在河北讨袁,闻之,惊而弃笔于地,顾左右曰:‘孟德得文若,如鱼得水,如鸟得风也!袁绍后,当吾道者,果孟德也!’”——《典略》.燕.裴松之注

PS:抱歉,真不是玩游戏,前天晚上三点多睡七点钟被胃酸呛醒……当时就发了个想法,感觉这周末要糟,后来吃了药12点睡的,晚上八点醒……昏昏沉沉一夜才码出来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