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帝尊奶爸闯花都徐来徐依依阮棠 > 第662章 依依不害怕

但徐来也没抱太大希望。

上一次黄泉老者将无正剑是钥匙这件事说漏了嘴,后面肯定不会轻易说出情报,恐怕会选择等价交换。

“偏偏还无法留下他,不然镇压在黑暗山脉中,让饕餮严刑拷打……”

徐来说着,有些无奈摇头。

他的境界虽然碾压黄泉老者,但对方的逃生手段着实有点多,饶是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留下。

成功还好。

若是失败,双方便是彻底撕破脸皮,甚至可能为家人带去灾祸。

一位准帝九重天的修士,还疑似来自神秘的彼岸。若是可以,徐来并不想刀剑相向。

“罢了罢了,到时候再说吧。”

徐来不再多想,专心致志的研究着第三个云水锈字符。

……

东海市上空厚厚的云层坍塌,落下倾盆大雨。

天色亦暗了下来,整座城被黑暗笼罩。雷电轰隆作响,吓得不少胆小的男生跟女孩子纷纷捂耳。

尤其幼儿园中的小朋友。

今天星河幼儿园本该是户外运动的,因为天气原因,三十位小朋友在教室内玩了一天。

“轰隆隆”

又一道雷霆炸响。

可能是击毁了电线,幼儿园教室瞬间黑了下来,引起小朋友们一阵阵的尖叫。

“大家不要害怕,请安静坐下。”

苗沫沫作为大学刚毕业没一年的女老师,其实也怕,此刻强作镇定道:

“我们幼儿园有备用发电机,很快就会来电。”

苗老师的话起了一些作用,却还是能听到不少害怕的哭泣声。

“大姐大别怕。”

钱笑的声音传来:“我来保护你了!”

金丹修士已能在黑暗中看清,钱小子屁颠屁颠跑到徐依依身前,男子气概十足道。

“……”

撑着下巴看窗外雷电交加,表情十分淡然的徐依依,挪转目光看向钱笑,欲言又止。

钱笑咳嗽一声:“大姐大,你要是害怕可以牵着我的手。”

“钱笑你在想屁吃,给我坐回做回位子上!”讲台上的苗沫沫黑着脸道。

她看不到钱笑在哪里,却听到了钱笑的话。

“老女人!”

钱笑闷闷不乐,明明能籍此机会跟依依姐更进一步的,苗老师自己单身也不想让他脱单。

为的什么?

钱笑忽然倒吸一口凉气:“苗老师,你难道想老鹰吃小鸡?”

苗沫沫:“……”

“咔嗒”

黑漆漆的教室突然亮了起来,因为黑暗而哭闹的小朋友渐渐安静下来。

苗沫沫招了招手:“钱笑,你来。”

“我不去。”

钱笑连连摇头:“你馋我身子……”

忍着爆粗口的冲动,苗沫沫和善微笑:“我们俩谈谈。”

“我年纪还小,不想谈恋爱,苗老师你放过我吧。”

钱笑眼睛滴溜溜转着:“你这隔壁幼儿园昊昊,他喜欢老女人。”

“???”

苗沫沫一脑门问号,她正值青春年少,怎么就老女人了?

有种熊孩子啊,三言两语就能气的人头冒青烟,就比如钱笑。

徐依依抿嘴偷笑。

似有所感应,钱笑回头看到大姐大笑颜如花,也憨憨笑了起来。

嗯……

苗沫沫脸更黑了。

她心好累,现在的小孩子这么难带吗?就不应该为了高工资来私立幼儿园。

摊上钱笑这种混小子,能气的少活三年。

不过来了电。

钱笑也只能闷闷不乐的坐回椅子上,他看看时间,下午三点四十九分。

今天能与依依姐相处的时间只剩下七十一分钟零三十六秒。

唔。

现在又少了一秒。

再如何期盼时间走慢点,时间也是会过去的。

下午五点。

雨幕没有丝毫消减,反倒是夹杂着鹅卵石大小的冰雹,砸在车上是一个个小坑,惹得不少车主叫苦不迭。

即便是撑伞。

不过十几秒,伞也会被打坏,然后冰雹落在身上能疼得人嗷嗷叫。

“王姐,能不能打开大门,让家长们把车子开进来接孩子?”

苗沫沫在教室门口,与保安队沟通着。

挂断电话后,她长叹一口气:“老天爷的心情也太差了点吧。”

“苗老师,你可听说过言出法随?”

钱笑双手背负身后,小脸深沉无比的透过玻璃窗户看向窗外:

“我可以让天晴,让雨停。”

“咔嚓!”

惊雷砸下。

劈在窗外的地面,落下一个深坑。

吓得教室内一众小朋友全部惊叫出声。

老师苗沫沫更是紧张道:“钱笑,你快坐下,小心劈了你。”

显然。

苗老师认为装逼遭雷劈,而钱笑在雷雨天很危险。

“哗啦啦”

然而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天空中的雨幕与冰雹突然停止,一缕温暖的阳光穿透乌云,洒落而下。

有一束光。

落在幼儿园门口的一位年轻男子身上,将其衬托的宛若谪仙。

甚至天空中的乌云渐变成七彩云霞,整片天地瞬间变了。

“……”

教室内的小朋友,以及校园外的家长们纷纷目光注视而去。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同时升起一种十分奇异的错觉,仿佛这天气是因为被阳光照耀在身上的年轻男子而变化的。

徐来:“……”

他看了天空一眼。

天道那臭小子给他搞什么幺蛾子呢?

但也没有过多责怪,徐来踩着小水洼的积水,来到教室门口微笑道:

“依依,爸爸来接你了。”

“爸爸你好帅呀!”

徐依依扑到徐来怀里,大眼睛眨眨眼的:“刚才冰雹好大好可怕啊。”

“没关系的,爸爸在,别怕别怕。”

“不是的爸爸,依依不害怕。”

徐依依小声道:“我想问冰雹能吃吗?做冰沙会不会很好吃。”

可以。

不愧是我徐清风的女儿,敢想敢吃。

徐来笑道:“行,别说冰雹了,我用雷电给你做酱料。”

“嗯嗯嗯。”

徐依依光是想想,口水就要流了出来。

“……”

苗沫沫听的一头黑线:“依依家长,可不要对孩子撒谎,承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我徐叔叔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钱笑可是依依头号粉丝,对未来岳父大人十分拥护。当然,这个岳父大人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苗沫沫并不相信,只以为是小孩子对家长的盲目崇拜,毕竟徐来的确很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