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帝尊奶爸闯花都徐来徐依依阮棠 > 第579章 云水锈

“我没逗你啊。”

徐来奇怪道:“阮岚,你是不是最近修炼走火入魔了。从刚才起,你的面色跟心跳有些不对。”

阮岚气的牙根痒。

亏她还纠结了半天不能做对不起姐姐的事情,结果徐来这王八蛋竟然想她这个当小姨的,带依依一起去月亮之上!

阮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抬脚踩向徐来,结果……

徐来慢悠悠退后一步,阮岚这用力一脚踩在地板上,顿时疼得呲牙咧嘴。

她抽泣道:“臭姐夫,我要告诉我姐你欺负我,呜呜呜。”

说完。

捂脸抽泣离去。

“……”

徐来目瞪口呆。

他怎么就欺负阮岚了?他就只退了一小步啊!

“原来小小的一步,伤害竟然这么大。”不由徐来陷入沉思。

时间很快来到傍晚。

徐来去幼儿园接到闺女,又去公司接老婆。

刚上车,阮棠就奇怪问道:“徐来,你欺负阮岚了?”

“没啊。”

“那她怎么说发微信说了你一堆坏话。”

“说了我什么?”徐来没当回事。

“说你花心,有三十万个前女友。”

“……”

徐来脸色发黑:“这是毫无疑问的诽谤,赤果果的污蔑,数字严重不实!”

“我不信你才三个前女友,肯定很多。”

“……嗯,也没多少。”

徐来脸不红心不跳道:“再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咱要向前看,往事只能追忆。”

“麻麻呢。”

徐依依从后座探出小脑袋,糯糯问道:“麻麻以前有多少男朋友呀。”

“就你爸爸一个。”

阮棠遗憾道:“六年前,我就不应该请他喝那杯酒。”

嘴上后悔。

只是阮棠望向徐来的目光中满是柔情。

“你那是请我喝酒?”

徐来纠正道:“你当时分明是贪恋我的美色,喝完就往我怀里倒,推都推不开……”

“住口,开车。”

阮棠脸色羞红娇嗔道:“再多嘴晚上回家就睡沙发,睡一星期!”

“遵命,老婆大人。”

“嘿嘿嘿。”

依依大眼睛滴溜溜在父母身上转来转去,心中十分开心。

她雀跃道:“爸爸妈妈,依依晚上能跟你们一起睡嘛。”

“不行!”

徐来与阮棠异口同声。

“……”

即将吃晚饭时。

回家的阮岚看到闷闷不乐的外甥闺女,纳闷问道:“姐,还有那谁谁!我外甥闺女怎么不开心了?”

徐来都逗乐了:“还那谁谁,你不吃晚饭了?”

“我才不会为了一口吃的低头。”

阮岚扭头娇哼:“我决定恨你一辈子了!”

“晚上吃火锅。”

“我最亲爱的姐夫,我这就去洗手。”

阮岚瞬间一百八十度大变脸:“依依,快……洗手开饭了,火锅生蚝贼好吃!”

“……”徐依依。

吃饭时。

第一神将饕餮到了。

只不过饕餮气息萎靡,明显有些精神不振,体内还有几道暗伤。

这都是因为与阴阳大帝之子商元交战时留下的。

“你输了?”

徐来看了一眼,便猜到了事情始末。

“胜负五五。”

饕餮不由直起腰,傲然开口。

商元毕竟是准帝九重天,即便无法掌控全部实力,也不是饕餮这位五重天能够对付的。

但拼着以伤换伤的代价,饕餮让商元十分狼狈,把这位帝境后人打成了猪头。

另一边。

阮岚发挥了她强大的脑补能力,嘀咕道:

“柳婉姐姐战斗力这么强吗?好好的一个汉子,咋能变成这样。”

“小姨,什么意思呀。”依依迷糊问道。

“小孩子不用懂。”

阮岚轻轻敲了依依脑袋一下。

阮棠则重重敲了阮岚脑袋一下:“你少教依依这些乱七八糟的。”

“见过主母,公主。”饕餮抱拳恭敬道。

“我呢?我呢!”

被无视的阮岚不满开口,饕餮点头致意:“阮岚,你好像胖了。”

“……”

阮岚噎住,她挥舞着粉拳:“我让柳婉姐打爆你这钢铁直男的狗头信不信!”

“坐下一起吃吧。”徐来道。

“末将不饿。”

饕餮沉声道:“这次来,是来给帝尊送东西的。”

“莫非是剑身?”

徐来眼睛一亮:“快快快,随我到后院!”

到了后院。

饕餮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一物,这是第二神将白泽托他带来的。

徐来目光看去,眯起眼睛。

怎么说呢。

徐来期盼已久的剑身,竟十分的普通,上面密布着像是文字的铁锈,宛若刚从废弃工地中捡出来的一样。

若是仍在马路上,绝对没有人会捡。

可就是这样一段剑身。

却让徐来看的如痴如醉:“饕餮,你瞧这完美的线条,鬼斧神工,简直是天雕地琢。那锈……难道是云水锈?”

“帝尊,什么是云水锈。”饕餮一愣。

“云水锈,据传是仙人写的仙经,若能通悟,将会羽化飞仙!”

徐来眼神灼热,小心翼翼伸出手,抚摸着剑身,不断啧啧称奇:

“隐约有大道之音在耳畔模糊响起,这的确是云水锈。若是长时间研究,说不真能悟出仙经!”

怪不得有人肯花半颗九转仙丹悬赏此断剑。

且不说这剑,是那尊一百纪元前来历未知的神秘巨人顾岩的剑,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指甲盖大小的云水锈,堪比半颗帝丹。

而这剑身之上,密密麻麻全是云水锈!

听着徐来在后院激动的声音。

阮岚哼哼唧唧道:“姐,你瞧瞧我姐夫,好像那剑是他老婆似的。”

“正常。”

阮棠倒是很淡然:“男人都是小孩子,总有那么一两样喜欢的东西。”

“姐,你不吃醋?”阮岚意外。

阮棠笑而不语,给正在不断夹肉吃的依依夹了几筷子素菜。

后院。

饕餮听到帝尊的讲述,不由额上冷汗淋漓,怪不得第二神将让他路上小心些。

敢情这把剑,比真正的帝器还要珍贵!

徐来又绕着剑身转了数圈,这才招了招手,古朴的剑柄出现。

剑身瞬间化作一道流光疾驰而来,二者合二为一。

“轰隆隆!”

海棠苑上空……不,整个星辰风云色变,霎那间被层层乌云笼罩住天空。

魔剑无正飞到空中,剑身上的云水锈散发出璀璨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