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帝尊奶爸闯花都徐来徐依依阮棠 > 第487章 果然如我所料

第487章果然如我所料

徐来一怔,有些意外:“你能破解???”

他是一百个不相信。

阮岚从踏入福山山脉时连阵法都看不透,还是他点出的,现在竟说能破解。

恐怕猪都不会相信!

“又不难。”阮岚骄傲站直身子。

徐来瞥了一眼。

嗯……

怪不得之前山下那几位武者怀疑阮岚是个男孩子。

这个年过的,怎么越来越平了?

“臭姐夫,你看哪里!”

阮岚俏脸发烫,咬着小虎牙。

要不是大庭广众,她绝对要咬徐来一口,让这个可恶的男人知道什么是残忍!

“徐前辈,救龙脉要紧啊。”

高合急的头发都快要掉光了,声音焦急道。

“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袖手旁观,放心。”

徐来这话一出口,高合等武宗纷纷安心下来。

有一位不知道徐来身份与实力的武宗,冷笑中还想质疑,却被高合训斥道:

“你去山下守着,务必不能让其他任何人上山!”

“我?八品武宗?去守路?”那武宗懵了。

“赶紧滚,惊扰了徐前辈护龙脉,我们这些人一百条命都不够抵罪!”

高合没好气道。

话说的有些过分,但的确如此。

几位武宗的价值,没有一条龙脉的万分之一重要。

想要质疑徐来的那位武宗,带着一肚子气被赶下山。

“呜!”

被捆缚于湖泊之中的血红色神龙一声哀鸣,无力的垂下脑袋,眼眸之中彻底失去光彩,黯淡无比。

“噗——”

天空之中。

唐百山面色惨白,吐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山巅之上。

除了高合得知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在夺取龙脉气运,其他武宗并不知晓,他们心中一惊,连忙迎过去。

“唐老,您没事吧?”

“唐老,这里有丹药,您快吃下。”

“……”

“噗。”

在众人关心的目光下,唐百山又吐了一大口鲜血。

他用力捶打着胸口,自责无比的悲恸道:“唐某有罪,唐某有罪啊!”

“未能保护好福山龙脉,唐某……罪该万死!”

唐百山脸上老泪纵横,他一边咳血一边道:“我愧对国家的信任,我愧对人民的信任,扶……扶我起来,我还能再战斗。”

嘶哑且疲倦的老人声音。

配合上湖泊中神龙的悲鸣,让场间气氛格外悲壮。

别说先前只是怀疑的高合了,就连阮岚都眼眶红红的,有些动摇之前是不是错怪这糟老头子了。

这真是移花接木阵的幕后黑手?

这分明是一位为华国奉献了一生的英雄!

“啪啪啪”

徐来拍掌,点头道:“好。”

唐百山一怔,好什么好?

这小伙子是谁?怎么没见过……

但这他并不影响演技的迸发,他颤颤巍巍站起身,咳血道:

“今日我唐百山哪怕是死,也要死在这福山,护住我华国的第四条龙脉!”

“高老,不可!”

高合等人都急了。

这等国之重器若是死在这里,那可是无比巨大的损失啊!

“好演技。”

徐来继续拍掌,声音不大,却宛若惊雷掷地有声。

“唰!”

唐百山扭头看来,痛苦道:“小友,你这话是何意?你难道认为唐某在演戏吗!”

“我唐百山耗费二十一年,建蜀山护龙大阵,耗费三十年建长白山护龙大阵,又耗费二十年建青湖灵脉阵法,我为国为民奉献了七十载岁月,你——”

“在怀疑我吗!”

唐百山格外激动,面容上涌现不正常的潮红。

他左右四扫:“高合,李天,邹风从,你们是不是都怀疑我?”

目光所看之处。

无一人敢直视唐百山目光。

高合硬着头皮道:“唐老,唐前辈,您消消气,您现在有伤在身,不能……”

“伤?”

唐百山哈哈大笑,笑容中满是苦涩:“我不怕受躯体之伤,我只怕受心伤!”

高合羞愧不已。

他刚才居然还怀疑过唐老前辈……

阮岚也瞪了徐来一眼:“姐夫,咱不能冤枉好人。”

“……”

徐来很是无奈。

就小姨子这智商,若是丢到弱肉强食的仙域,被骗财骗色一万次都是往少了说。

万一遇到的是徐来,可能连命都没了……

“罢罢罢,既然你们怀疑老朽,我便走吧。”

唐百山佝偻着腰,一步一摇晃,颤颤巍巍的打算下山离去。

“唐老!”

“唐前辈,您不能走啊!”

“……”

有几位武宗焦急喊道,龙脉若是消亡,那可是天大的事。

“你们不信我,我没拼命的信念了。”唐百山身影落寞,头也不回道。

“你别瞪眼了,好好向老前辈学习。”

徐来拍了阮岚脑袋一下:“想要在仙域活下去,就要这般脸皮厚心够黑,把红的说成白的。毕竟只要站在道德大义的角度,那么你就将是无敌的,谁都指摘不得你半句。”

唐百山身体一僵,却没停下脚步,似真是被伤透了心。

阮岚若有所思。

她这时候渐渐冷静下来,眼中有金光闪烁,似是穿透了唐百山身体。

她看到。

在那道看似寿元无多,半只脚踏入棺材中的老者体内,却有一条血红色小龙在流转。

那便是福山的龙脉气运!

“果然如我所料,这糟老头不是个好东西!”阮岚惊呼。

“……”

徐来扶额。

看来小姨子已经充分掌握了‘见风使舵’与‘墙头草’这两个重要的反派技能。

在仙域。

或许能活的稍微久一点。

“呔!那老头,把小龙给我留下来。”

阮岚气恼道:“竟然连姑奶奶都敢骗,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你在说什么?”唐百山还在装傻。

“你布下移花接木阵,夺取龙脉气运为已用,你真是罪大恶极!”

阮岚一指高合等武宗,哼哼道:“你虽能骗过他们这群笨蛋,却骗不过我这双火眼金睛。”

“高合,这便是你们东海武者的待客之道吗?居然诬陷一个将死的老人。”

唐百山气的身体发抖:“我已经寿元无多,想要坐化于故乡,难道这都不行吗?!”

高合目光在徐来与唐百山身上不断打量,犹豫再三,并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谁在说谎,所以选择沉默。

但龙脉的的确确是在唐百山到来之后没多久,便出了异样,所以他默默走向前,拦住了唐百山的下山路。

“高合,你大胆!”

唐百山爆喝一声,大地颤抖,群山震动。

“老梆子别叫啦,吵死人了。”阮岚捂着耳朵不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