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帝尊奶爸闯花都徐来徐依依阮棠 > 第393章 这门婚事我准了!

二女一走。

其他女员工也纷纷起身跟着出去。

白云之上的工作氛围特别好,虽然都是女性,但没有工作上的勾心斗角,一心为公司发展而努力。

大家像是一家人似的。

平日间互相打趣没关系,但要是被外人欺负了,那可不行!

走在最后的徐来叹了口气,看样子回头要传饕餮些恋爱经验了,让人头疼。

……

……

门外。

妖王牧成站在门前,盯着这栋别墅,渐渐眯起眼睛,这个位置视野很好,还靠海。

他很满意。

就留着日后当别院吧。

这时。

门被推开,然后没多久后面又走出了一大票人。

只有两个男人,其他的都是女人。

莺莺燕燕,不少人还穿着泳衣,看的牧成悄悄吞了一口口水,

瞧瞧。

那高挑的大长腿,那雪白的小腹,那纤瘦的手臂,这要是沾上椒盐,得多好吃?

“说吧,你想怎么死!”

饕餮寒声开口,随着他的话,场中温度瞬间降了数度,冻得不少女生打着哆嗦,纷纷跑回温泉中泡着。

“这声音太可怕了……”

“以后会不会家暴小柳?”

有几位结过婚的女员工神色担忧起来。

而妖王牧成神色微变。

它居然在对方的询问之下恐惧到差点跪下,直觉告诉它赶紧逃,逃的越远越好,否则会死无葬身之地。

“你……就是徐来?”

牧成压下心中恐惧,一字一句道:“果然很强!”

“你怎么惹了他?”阮棠疑惑看向徐来。

“我也不清楚。”

徐来微微皱眉,仇家太多了,他都不知道这只小水母背后站着的势力是哪一股。

是仙域的?

还是地球的?

其实也就是徐来懒得理会,否则随随便便推衍一下就能得到结果。

毕竟飞翔于九天之上的神龙根本不会理睬,想杀他的蝼蚁背后还有哪几只蝼蚁。

“你才是徐来?”

牧成听到了阮棠二人的对话,目光横扫而来,直勾勾盯着他。

实在不敢相信。

就是这般平平无奇的一个人,竟然杀死了八岐妖王与雷兽妖王?

牧成一指徐来,傲然道:“其实我也不想将事情闹大,是有人想要你死,你若自尽……我留你身边人一条性命。”

徐来身旁就是阮棠,阮棠身边是柳婉。

这一指。

让柳婉心头一颤,谁要杀老板娘?听这口气,似乎连她们这些女人也不放过。

她偷偷拿出手机,想要悄悄报警,却听饕餮道:“不用打电话,你站房间里面,一会可能要见血。”

柳婉一怔,这是在关心她吗?

饕餮不想待会的血腥影响到主母公司的聚餐,所以沉声开口道:“都回去。”

“打人是犯法的,这种事还是报警吧。”柳婉小心翼翼开口。

“我不打人。”

饕餮回道,他一般只杀人,战兵之下无活口。

得到承诺。

柳婉这才跟阮棠等女一起回屋,她犹豫道:“那电影……”

“回去!”

饕餮不耐烦的挥挥手。

可带点口音的饕餮说话,听到柳婉耳中,就是‘会去’。

她羞答答应了一声:“嗯呐。”

果然跟老板娘徐来说的那样,他之前并非是针对她,只是话赶话,赶巧了而已。

“烤全羊好了,你们先吃,我们马上回去。”

徐来握了握满脸担忧的阮棠小手,失笑道:“别担心。”

“快点解决。”

阮棠说完,带着员工们回到海棠苑内。

等到人都走了,徐来又拍拍饕餮的肩膀:“你小子行啊,明天打扮帅一点再去看电影。”

饕餮愣了愣。

他也没说要去啊……

但帝尊都这么说了,他不好拒绝,挠挠头闷声道:“嗯。”

“放心,去不了的。”

牧成裂开嘴角,露出十分奇怪的牙齿,他狰狞笑道:“你们今天都要死,成为我的盘中餐吧。”

话落。

牧成仰天长啸道:“出来吧孩儿们,给我杀上来!”

在牧成想来。

纵然徐来境界高,可面对近万只海妖,不说受伤但肯定也要耗费些灵气吧?

而那时。

就是他进攻的最佳机会!

若是可以,就尽量不用季无名给他的水晶球。里面的那位凶兽一旦出世,说不定连他也难逃一切。

只是啸声扩散,过了足足三分钟也没有任何动静。

得不到手下任何回应的牧成愤怒道:“这群废物,居然贪生怕死到不敢上来!”

“你说的是他们吗?”

饕餮不耐烦的招了招手,地面多了一大堆海鲜。

有活蹦乱跳的深海龙虾,也有脸盆大的生蚝跟海胆,还有三米长的深海鱼……

种类多到让人很有胃口。

“什么!?”

牧成瞳孔皱缩,他头皮炸裂开来。

对方是什么时候出手的?他连一丝一毫的灵力波动都没有感应到,手下居然被全部解决掉了!!

就是这一愣的功夫,饕餮闪烁到他身前,伸出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从地面拎了起来。

饕餮笑容和蔼道:“说,谁让你来的。”

“你……”

牧成心头狂跳,这壮汉实力强到让他连丝毫反抗之心都不敢升起。

难道这也是位足以碾压妖王境的存在?

不可能。

人类怎么会怎么这么强!

哪怕是神门境巅峰,也不可能给他这般大的压迫力!

牧成脸色涨红,在饕餮那如铁钳般的束缚下,大脑一片空白。

若是再持续个几秒,它可能成为历史上第一位窒息而亡的妖王境。

“给我说话!”

饕餮冰冷道:“毁坏主母喜欢的海棠,挑衅帝尊,你可知……这是谋逆大罪,要诛九域!”

“你稍微松下手,他要死了。”徐来道。

这就是只小水母。

饕餮虽然手下留情,可水母那脆弱的身体依旧承受不住这可怕一握,俨然有要死掉的迹象。

“砰!”

饕餮将牧成甩到地面。

月色之下,那身躯像是一座山般高不可攀,客厅中透过窗偷偷看来的白云之上女员工们。

在这一刻突然有些理解柳婉的口味了……

这么阳刚的男人。

一只手就把来挑衅的流氓小混混收拾的明明白白,也太有安全感了吧!

“可以,这门婚事我准了。”

众女叽叽喳喳,说的柳婉红着脸道:“还没影子的事,姐姐们别调笑我了。”

“没什么好看的了。”

落地窗前,阮棠见徐来跟饕餮不会有事后,才算是松口气,将手机随手放到桌子上,微笑道:

“走,去后院吃烤全羊,不用等他们。”

“依依,开饭啦,别玩游戏了。”

“……”

后院热热闹闹,而另一边,则是一副凄惨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