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帝尊奶爸闯花都徐来徐依依阮棠 > 第193章 喝西北风

第193章喝西北风

“我只是依依的父亲,阮棠的老公,一介平民而已。”

徐来轻叹道,钱笑那小混蛋的嘴,也太不严实了吧?

“那你是何境界!”洛初目光更加严峻了。

哪怕是九品巅峰人类武者。

都有曾独身进入海城,却被不幸吃掉的事故发生。徐来能带两个小孩子平安进出,实力——

可见一斑。

绝对不会太低!

“大概于这人间已无敌吧。”

徐来声音平淡如水,却听在洛初耳中如雷霆轰鸣炸响。

她有些怀疑徐来的话语真实性。

于这人间已无敌……

纵然神门境,都不敢说下这般大话!

但洛初不论怎么想,都不敢相信徐来是神门境,毕竟不到三十岁的神门境强者足以震惊华国,震惊世界!

即便是域外的异人听闻,也会惊掉下巴。

所以洛初猜测道:“你是……九品巅峰?”

但她很快又皱眉摇头。

不到三十岁的九品巅峰同样惊人。

她与丈夫已是当之无愧的天骄,近些年来又一直有机缘,这才得以突破到九品初期。

“总之,你肯定不是七八品的寻常武宗,既如此……为何未在天榜上留下名字?”

洛初目光灼灼。

徐来无奈道:“我留了。”

他不仅留了名字,还留下了一座护佑华国万年的‘剑’。

此剑。

可斩仙尊!

洛初点点头,没再询问。

她也知道,华国民间有一些来历神秘的武者,有着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书房中不由陷入沉默。

在二人无话可说,洛初握住门把手,要开门离去时,徐来开了口。

他只说了一句话:“你今日,是来见钱笑最后一面的吗?”

洛初动作一僵:“你……你怎么知道。”

“势。”

徐来叹道:“你身上的带着视死如归的‘势’,你之前说到你老公,神色也很不自然,稍微一推衍就能知道。”

洛初沉默。

她与老公常年镇守于长安城外的某座小据点,那里是前哨。

危险系数十分的大!

三天前。

据点遇袭,钱笑父亲为了让她能活着将消息传回长安城,主动诱敌深入,却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洛初已向城内的打更人申请去搜查,这注定是一次十死无生的行动,所以……

洛初想来多看钱笑几眼。

将身后事安排妥当,不至于等她也出意外后儿子无人照看,这样也能走的了无牵挂。

“喏。”

徐来递出一枚黑色玉佩:“若是遇到生死危机,可以捏碎它。”

“这是什么?”洛初迟疑。

“我的身份玉佩。”

徐来瞥了她一眼:“很珍贵的,别弄丢了。”

“……”

洛初额上涌现黑线。

她曾见过不少九品武者,没有一位像徐来这种为自己雕刻个身份铭牌的……

但看来看去,既不是珍贵的传音玉简,也不是仅在传说中存在的传送玉简。

上面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徐’字。

字迹有些熟悉。

但洛初一时间也想不到在哪里见过。

此时将黑色玉佩随意放入口袋中,根本没当一回事,她转身离开书房。

若被仙域修士们看到这一幕,恐怕会用唾沫星子淹死洛初。

因为这玉牌太珍贵了!

珍贵到全寰宇仅有几十块。

这十万年来,大部分玉牌都被徐来赠予了手下。

比如第一神将饕餮,或者第二神将白泽,以及第七神将常念顾,以及其他对天庭有卓越贡献的神将。

但他们都不舍得用,都打算当作传家宝留给后代。

这玉牌没有什么别的功效,只有一个能力。

那就是——

传音!

乍听之下似乎只是传音玉简,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但只要捏碎玉牌,不论在宇宙的哪个角落,无上禁地也好,隔绝神识的死亡海也罢。

徐来都会感应到。

并且。

亲身降临!

寰宇中曾有无上道统的圣主出价一亿星系,只为置换一枚帝尊铭牌给最为喜爱的小女儿保命,至今都未换到。

在清风帝尊纪元。

这枚刻着‘徐’字的黑色玉佩,就是当之无愧的至宝,亦是免死金牌!

……

徐来并未在意洛初的态度。

他这样做,除了因为洛初是老婆阮棠的好闺蜜,更多是怕洛初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徐来怀疑那时钱笑的监护人不是许遥遥就是阮棠。

阮棠心地善良,加上依依也蛮喜欢跟钱笑一起玩。徐来琢磨着,妻女大概率会让钱笑住进海棠苑……

钱笑到时候肯定会与宝贝闺女天天腻在一起。

这多危险呐!

万一日久生情咋办?

徐来必须将一切苗头扼杀于摇篮中,为此别说区区一枚令牌了,哪怕豁出去半个天庭都值得。

……

虽是重阳节。

洛初带着钱笑,阮棠带着依依离开海棠苑,结伴去了游乐园玩,据说中午还要约许遥遥一起吃饭。

徐来正好偷个懒,躺在藤椅上晒着太阳。

中午时分。

阮岚终于醒了。

她睡眼惺忪,睡衣凌乱,顶着两个大黑眼圈,一点没有少女该有的朝气。

“姐夫,我姐跟依依呢。”阮岚懒洋洋道。

“出门了。”

“那我们中午吃什么。”

“不吃饭。”

“哦,不吃米饭那就是喝粥喽?挺好的。”

“也不喝粥。”

“那喝什么。”

“喝西北风。”

“……”

阮岚被呛住。

她清醒过来,委屈道:“不是吧姐夫,你对小姨子这么残忍?我姐跟依依不在家,居然都不做饭了!”

这楚楚可怜的模样,简直我见犹怜。

徐来头也不抬,闭着眼睛道:“厨房有方便面,自己煮一下吧。”

“世界上最最最好的姐夫,你在吗?你的小姨子想吃云彩豆腐脑,想吃烤羊排,想吃炖猪蹄。”

阮岚可怜兮兮道。

自从搬来蹭吃蹭喝,阮岚再也没吃过方便面,毕竟方便面哪有徐来做的饭菜美味。

徐来道:“你姐夫不在。”

阮岚好气呀。

但也只能无奈去厨房煮面吃。

很快。

阮岚端着两碗方便面到餐厅桌子上,喊道:“吃饭了姐夫。”

“我不吃面。”

“你不饿?”

阮岚疑惑中夹了一筷子面条。

“饿,不过我吃烤羊排炖猪蹄,以及豆腐脑。”

徐来打了个响指,餐桌上出现了这三道饭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