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是仙凡 > 759 化神三层!

巍峨的祖龙山脉。

山脉中虽然没有修士人口可获得香火,好在灵气非常的充溢,灵山灵泉灵花遍地皆是,低阶灵兽奔走,倒也是一处修炼的好地方。

阿奴在金乌神宫的交易会上,买了一枚不错的五阶上品雷源灵珠,可以储存大量的雷灵气,甚至自己缓慢的诞生雷灵气。

这是苏尘精心给她挑选的道胎圣物。

苏尘曾经专门跟她研究过,她最适合走什么战斗方式。

近身战斗肯定不合适,太危险,而且她缺乏修炼近身战技的经验。

只能走法术路线,成为一名雷法圣尊。

而一名法修,最大的问题就是施展法术,法力消耗非常庞大。相比之下,一名近战的雷战圣尊,对法力需求并不高。

将一枚五阶雷源灵珠融入道胎,无疑能起到储存庞大法力的很好的作用。

她开始闭关,抓紧修炼,将雷源灵珠融入自己的道胎之中。

这样的一枚储存用的雷源灵珠,可以让她额外储存庞大的雷灵气,几乎超过正常雷修圣尊的三倍,多释放好十次大神通级的雷法。

之前和黄泉道君的一战,让她很清楚雷法的恐怖杀伤力。

雷法圣尊通常都是主力战斗人员。

不过,苏尘也好,他的鲲圣和玄武分身也好,战斗力都太过强悍,冲锋陷阵在最前面。以至于,她通常只能在战斗的时候起辅助作用。

辅助也一样很大,毕竟雷法还有强烈的电击麻痹效果,对敌人的克制也十分巨大。

她也将自己,定位在辅助上。

不论是单打独斗,还是群殴辅战,一名雷法圣尊的存在,对敌人都是巨大的威慑力.....拥有足够的法力来施展雷法,这份威慑力自然也是更持久。

桃夭玩心重,带着小火凤,漫山遍野嬉戏玩耍。

蟹霸、虾忍两个则像保镖一样,跟在她们屁.股后面拼命的追,以防她们外出闯祸。

蟹霸和虾忍,已经是元婴后期境界。

只是苏尘手里没有多余的化神膏,它们一直未有任何晋升的动静。

哪怕在十洲仙境,化神机缘也并不太容易找,每百年成圣的不超过一两个手掌,争夺的也颇为厉害。

大部分,都被化神圣尊的后裔,给抢走了。

其余圣尊,则是从其它小界,飞升上来的。

...

山脉深处,一座极深的洞穴石室内。

苏尘盘膝而坐,将一口灵玉宝箱放在身前。宝箱内,一副五阶重瞳圣目,散发着威严而冰冷的光芒。

他也不去看它,只是闭目调息,将自己的道胎元神调息到最佳状态。随后,又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枚五阶极为珍贵的混元丹,吞入腹内,化为庞大的元气流。

炼化一件道胎至宝,需要非常庞大的元气。圣尊通常需要耗费数十年之久才能炼化一件道胎至宝,用混元丹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苏尘的道胎元神脱体而出,将这副重瞳目放在眼窍的部位,开始用元气炼化这对重瞳目。

...

一晃三年,时光飞逝。

“嘎吱!”

封尘已久的沉重石门,终于缓缓开启。

苏尘从闭关室内出来。

神清气爽!

他淡然的脸庞上,带着几分满足的笑容。

他一口气将“重瞳目”道胎至宝九层,踏上化神境三层,释放威压的效果非常好。

炼制完成之后,释放瞳术之后,散发出来的大乘神尊的威压,几乎快追上金乌神尊,差点连他自己都震惊了,恍然有一种错觉,反复自己已经成了一尊大乘级神尊。

当然,只有主动施展重瞳术的时候,这大乘境界的威压才会出现。正常的时候,他还是只能释放圣尊级的威压。

“苏兄,出关了?!”

血鸦圣尊这段时间也留在祖龙山脉,似乎在等苏尘出关,听到石门开启的动静,立刻振翅飞奔过来。

苏尘眸中光芒一闪,泛现一对重瞳,一双眼神神光凛凛,恐怖的威压瞬间爆发,仿佛大乘初期神君降临一般。

嘶!

血鸦圣尊被这股威压,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瞪大了眼睛,盯着苏尘好一会儿。

明知道他不可能是大乘神尊,可是心头依然无法抑制的生出惊恐之意。

像!

这扑面而来的威压,果然很像一名人族的大乘神尊。

它非但不惊,反而更是大喜。

“还好我事先知道你就是化神境二层,短短三年,不可能突破太多境界,否则真要怀疑你的修为了!太好了!”

血鸦怪叫着,喜不自胜道。

苏尘只是拿神通练练手,收回了神通,笑道:“血鸦兄怎么有空,居然守在这门口?”

血鸦立刻想起它来找苏尘的目的,挤眉弄眼,道,“当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苏兄,记得次你跟我说,在幽界赌坊赢了几十亿香火。

如今幽界动乱,群鬼无首,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去幽界大赚一笔的好机会吗?况且,你新炼成的重瞳目,正好能派上大用场,乔装一个大乘神尊的身份出来,简直能在幽界横着走,谁敢不给你面子?!

要不,咱们组团去幽界大捞一笔如何?”

“你缺钱了?”

苏尘瞥了他一眼,笑道。

“嘻嘻,上次在金乌神宫花掉了不少钱买了件灵物,香火用光了。我那个修仙国度太小,也赚不到几个香火钱,如今缺钱缺的厉害。远不如去幽界捞一笔,来得快。”

上次苏尘跟它说了幽界赌坊的事情,它便暗记在心。

“哦?!”

苏尘微微颔首,寻思起来。

黄泉道君完蛋了,幽界定然大乱,三年五载恐怕平息不下来。打个上百年,也完全有可能。

界主这样的位置,涉及到重大的香火利益,盯上的圣尊太多,要经过苦战才能服众,很难短时间重新确定一位新的界主。

他若乔装成为大乘神尊,在酆都城里招摇撞骗,却有机会在这幽界大肆搜刮一笔香火。

赌技是不能再用了,酆都城的赌坊受过一次教训,肯定不会再跟他比赌技。

不过,幽界以鬼物居多,灵物实在是太少了,彼岸花之类的灵物是非常罕有,唯独香火颇多。

但他目前又不缺香火,只为了香火去幽界一趟装神弄鬼,还要冒不小的风险,他也不是太感兴趣。

“其实,你想要捞钱财...何必舍近求远!十洲仙境的其它九位洲主,都是上千年的老圣尊了,也是一个个富得流油,香火一大把。而且手里的灵物也不少,说不定还能赢来一些非常不错的好东西。”

苏尘想了想,道。

而且,等时机成熟之后,鲲圣迟早还要再开境主争夺之战,拿下整个十洲仙境的境主。

他现在想法子削弱其它九洲洲主们的财力,对日后开战,大为有利。

“理事这个理,只是这些千年老油条的赌性不重,警觉得很,要忽悠他们来下重赌注很难啊~!修仙国也有赌坊,但都是小打小闹,几乎没有上百万灵石以上的。”

血鸦挠头。

“不一定要赌!只要诱之以重利,没有不上钩的鱼。一位金乌神尊就能号召上千圣尊去赴宴....我为何不能?”

苏尘神秘的笑道。

血鸦顿时悚然,想到一名大乘神尊的强大号召力,终于兴奋的点头:“不错。此事,大有可为!”

“去,把其他圣尊也叫来,问问看看他们感不感兴趣。”

苏尘说道。

他话音刚落,却见,十洲修仙界的虚空之上。

“噗嗤——!”

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痕出现,隐隐可见雷光闪动。

“又有化神圣尊降临了!”

血鸦抬头,嘟囔了一句。

十洲仙境的圣尊竞争压力大,这日子是越来越难混了。赶紧去赚钱,多赚一些,才够修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