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是仙凡 > 537 寻找五阶地火

苏尘带着鲁山,巡视完这座李家转让给他的巨型矿山,并安排人手接管这片矿山的管辖权。

随后,他们便去了曾经属于薛家的地火洞窟。

这地火洞窟,在天阙城外的大片环谷山群中,离城仅仅数十里远。

这片环谷山脉曾经也是一片古老的矿区,天阙城依山而建。

但是这山里的灵矿很早就被挖完,矿洞也被废弃,不少的矿洞甚至被当做躲避冰沙尘暴的临时暂住洞窟。

但其中一条洞窟颇为特殊,它挖的极深,无意中挖通了地底深处的一条地火熔洞。

这条地下熔洞内有一条巨大的地下裂缝,绵延不知几万里远。地穴深处的岩浆喷出炽烈地火,不知燃烧了多少万年。

这地火可比灵木炭好太多了。

一来是地火几乎不用成本,无需耗费巨资去砍伐灵木烧成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二来是火源的威力非常的稳定,非常适合长达数月,甚至经年累月的炼丹、炼器。

所以这座地火熔洞,在上万年来,被前辈修士们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开辟出数以百计的炼丹密室和炼器密室。从一阶威力地火到四阶威力的地火,应有尽有,满足天阙城所需。

原本这些地火密室归属于属于开挖者手里。

但数千上万年过去,久而久之,这座地火熔洞最终被天阙城势力最根深蒂固的薛家给收买和占据了,堵住入口,外人无法随意进入。

天阙城的炼丹士和炼器士们想用的话,必须支付一笔灵石,高价租借薛家的地火。以至于天阙城的高阶炼丹炼器作坊,不得不看薛家的脸色。

不过,现在这块地方归苏家了。

...

苏尘和鲁山带着一些苏府修士来到此地,从那些沮丧的薛家修士手里接管了这座地火洞窟,随后他们一同进入这座地火洞窟。

鲁山也曾经在这座地火洞窟炼制过法器,对这地火洞窟,显然颇为熟悉。

“老祖,这座地火洞窟有一阶到三阶地火室大约九十余座,四阶元婴级地火室三座。最顶级的是四阶地火室,想要炼制四阶以上的灵丹和法器,只有这里才能做到。”

鲁山介绍道。

“嗯。”

苏尘微微点头。

这地火密室,是沿着一条地下裂痕的岩浆河,在岩浆河畔开挖出来的密室。疏导岩浆地火,建起的密室。

越往深处走,这地火威力越强,密室等阶也越高。

他们沿着石阶往前走,来到地火熔洞的深处。

地底洞窟岩石坚硬黝黑,非常难挖动,不时可见一些炼气、筑基修士汗流浃背,在忙碌着搬运矿石。

而金丹境的炼丹和炼器宗师则在炼制,带着他们的学徒忙活。

到了四阶密室附近,只剩下金丹修士能在这里活动。那些筑基修士的护罩承受不住火热之气的侵蚀,无法停留。

元婴老祖们是极少会来这里的亲自动手炼丹炼器的,他们所需的灵丹,都是由金丹宗师炼制出来。

四阶地火的火焰威力凶猛,足以让金丹修士使用了。

不过,哪怕四阶地火室也很少有人会去用。毕竟天阙城也才七八尊老祖而已,他们也不会经常需要炼制昂贵的丹药和法器。

苏尘淡淡问道:“此地可有五阶地火?”

鲁山愕然一愣,想了想,摇头道:“四阶地火密室,是元婴老祖开凿出来的,能操控四阶地火已经是极限了,小人也不知地下是否有五阶地火。但就算有,想来应该也用不上吧...。”

毕竟,五阶地火威力太猛太猛,只有化神修士才用得上。

不多久,他们沿着岩浆河,来到最深处的一间地火密室,已经走到了地火洞窟的尽头。

前面依然熔浆河,有路可走,但是不能再往里走了。

这里岩浆河的火焰不断往往喷发,热气逼人。金丹修士在四阶密室外也待不了几个时辰,就要离开。

只有元婴老祖,才能在此地长久的待着。可是,里面除了熔浆地火之外,空荡荡的别无它物,没必要进去。

“行吧。你先回去,我在这座四阶密室炼制一样东西,估计要一段时间才回去。”

苏尘道。

“是,老祖。”

鲁山连忙点头,转身便走,可是他犹豫了一下,回头哀道:“老祖,我怕我独自回去...万一遇上李薛两家子弟找我麻烦,这可如何是好?”

他一个金丹修士势孤力寡,有苏尘老祖在还没人敢动他分毫。就怕他独自一人,遭到两家子弟的报复。

苏尘淡淡道:“放心吧。遇上两家子弟找你麻烦,你就告诉他们。他们怎么对付你,本祖就怎么收拾他们。他们要是敢杀你,也无妨,本祖回头取李希、薛铁的两颗人头,给你祭奠。”

“谢老祖!”

鲁山磕头就拜,感激涕零,安心的回天阙城去了。

他一下明白过来,李、薛两家固然是家大业大,人多势众。但真要敢玩弄卑劣的手段来暗杀苏家的手下,他们反而会更害怕。

还是那句话,不管是施展出什么手段,最终都要靠老祖的实力来撑腰,否则就算作死。

杀了他鲁山,伤不了苏家分毫。

但是苏老祖肯定会以此为借口的报复,拿李希、薛铁的人头来换他鲁山的人头,李薛两家肯定会知道是划不来。

只要这句话说出去,李、薛两家根本没人敢动他分毫,反而生怕他出事。

...

苏尘在岩浆河畔驻足了好一会儿,回头看了看。鲁山已经离开,这条地下熔浆河汩汩冒着气泡,附近空荡荡的,并无一个人。

他这才转身进了四阶地火密室,关上密室石门。

这地火密室,也就百丈空间大小,四周都是天然的坚硬石壁,抵御住了外界火热之气的入侵。

而地面中央,被挖开了一个口子,让金黄色地火从这口子里涌进来。

苏尘在密室,取出一副阵法旗,布下一座简单的屏蔽阵法,以防止五阶葫芦的气息外泄出去,惊动外人。

随后,他才在地火密室中间盘膝而坐,从识海灵山之中。

七宝葫芦灵藤长势极佳,七口葫芦里面,只有青色的木葫芦已经达到化神阶成熟了。其它六口,还要继续吸收灵气生长。

苏尘也曾犹豫过。

要不要继续养着这七宝葫芦?将它们养到突破五阶化神品阶,甚至达到更强的六阶大乘品阶。看看它们会有多厉害?!

可是苏尘考虑许久,觉得不太靠谱。

整个北溟大陆,通天皇朝的元婴修士难以计数,但三五百年下来,能够夺得化神机缘,最终踏上化神境也不过是寥寥一人而已。

其余无数修士,皆到元婴而止步。

可见,化神是何等的艰难,而对化神机缘的争夺又是何等的惨烈。

他自己能否化神,都是万分之一的几率。

苏尘虽有这个心去寻求化神大道,但也不会盲目的自信,觉得自己就有这个机会从无数强大元婴修士手里,争夺到化神机缘。

法器最多,也就能跨一阶使用。

也就是金丹修士最多只能用四阶元婴境的小神通级法器,而且威力也只能发挥出一二成左右而已。用五阶化神境的大神通级法器,连拿恐怕都拿不动。

自己这元婴老祖也是一样。要是自己连化神境都踏不上去,自己耗费无数心血,培养出六阶大乘境的葫芦干什么?根本用不了。

“我现在手里没有顶级神通法器,跟那些北溟大陆最顶尖一批元婴老祖相比,战斗力肯定不占优势。

把这一套七口化神级葫芦炼制出来,才能跟他们一争高下。日后一旦发现化神机缘,也才斗的赢他们。否则,哪里轮得到自己去争化神机缘!”

苏尘心念及此,一咬牙,将七宝葫芦灵藤上长着的那口青光璀璨,沉甸甸无比,何止百万斤的五阶木葫芦,从七宝葫芦灵藤上采摘下来,从灵山内取出。

刹那间,这口五阶化神级的青色葫芦灵气冲天,宝光四射,在密室内横冲直撞,试图飞离出去。

只是,它被四阶地火室厚厚的石壁给关在里面,气息也别阵法旗屏蔽,无法外泄。

苏尘大掌一抬,将横冲直撞的青色葫芦给死死的按住,让它无法动弹分毫。

它虽是化神级葫芦,但是并未诞生灵智,虽有些本能逃生反应,倒也还不懂得反击。

这口青色葫芦,外壳异常坚硬。

苏尘尝试着以四阶灵兵砍之不动,里面也不知什么,如此之沉重。

苏尘身为元婴老祖,举着这口青葫芦也是非常的吃力,将它放在四阶地火上炼制。

可是,四阶地火烧了五阶木葫芦足足三日三夜,根本烧不动它。

这四阶地火威力很猛,但在化神葫芦面前还是不够瞧。仿佛在温火烧一块冰冷的铁一样,三天三夜还是纹丝不动。估计,没有几十年的功夫,恐怕连它的外壳都烧不动。

苏尘不由皱眉,有些失望。

“看来,四阶地火对这口青葫芦,几乎没任何用处。还是得去找到五阶地火,才能炼制出这口化神级葫芦。”

苏尘站起身来来,摇身一晃,换上了一身四阶秘银甲胄,将自己紧紧包裹保护起来。将外界的火焰热气,排开。

然后,他收起了木葫芦和阵法旗,离开四阶地火密室,继续往地底溶洞的深处而去。

他要去看看,这条熔浆河,是否存在五阶地火。

他的七宝葫芦已经有一口青色木系葫芦突破了五阶化神境,但必须使用五阶地火才能炼制它。光靠四阶地火是炼不了的,威力远远不足,炼不动。

要是无法将它炼成大神通级的法器,空有此宝在手,也没什么用处。

苏尘沿着熔浆河走了足足一日之久,往熔浆河的尽头而去,地火越来越炙热。

火灵气极其浓郁,火焰无处不在。

这地底就像是一口焖锅,汩汩熔浆地火散发出的火焰热力,根本散发不出去。

苏尘身为元婴老祖,穿着一套辟法的秘银甲胄,但长久的行走在高温火焰之中,对自身的法力也依然消耗颇大。

他不时的服下补充法力的高阶灵丹,一口气沿着熔浆河,往深处走了数十万里之遥远。

熔浆河的方向是往南。

这意味着,他并未往北溟大陆方向走,而是往北溟之海的方向。

估摸着,已经到了离开大陆数十万里的北溟海底深处。

终于,他在一座数百里巨大的熔浆湖畔停下。

此地,寻常的元婴老祖根本无法抵达。

这里温度太高,地火太烈,太过闷热。若非苏尘身穿着秘银甲胄,恐怕早就扛不住火毒侵体,被迫退出去了。

苏尘惊讶的抬头发现,这座数百里的熔浆湖的上方,隆起一座大山。

汹汹的地火,沿着山顶上蹿。

莫非此地还是一个海底火山口?却不知此地,是否有五阶地火?!

苏尘放目扫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