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最强医圣 > 第两千四百三十二章 死不足惜

方天时在听到这番话之后,他知道沈风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了。

哪怕他手里握着下品圣宝圣土锤,他也不想和沈风去拼命,毕竟沈风同样拥有了一件下品圣宝。

感觉到饮血剑之上的诡异之后,方天时的身影朝着另一个方向逃去。

见此,沈风直接挥出了一剑,体内无生杀戮剑道运转:“剑光乍现!”

这一招之中融合了剑之神的剑道皮毛呢!

如今还是在饮血剑最强形态下施展,威能自然是恐怖无比的。

不过,沈风面前的空间毫无波澜。

正在朝着远处逃窜而去的方天时,忽然感觉到后背上一阵发寒,犹如是自己临近了地狱一般。

他猛地转过身。

只见八道血红色的骇人剑芒,在他眼前的空气中陡然浮现,他的眼眸里被惊恐给布满了。

原本用普通形态的饮血剑,施展这一招剑光乍现,只能够形成一道骇人剑芒。

如今用最强形态的饮血剑施展这一招,不仅仅一次形成了八道剑芒,而且每一道剑芒都呈现一种诡异的血红色。

面对着八道血红色的恐怖剑芒,方天时根本无法躲避,他想要拼命的挥出圣土锤。

可这八道剑芒实在是太过快速了,瞬间没入了他的身体之内。

在剑芒没入之后,恐怖的杀戮之力,在方天时的身体里爆发了出来,瞬间镇压住了他全身的经脉,促使他无法再调动身体内任何一丝玄气。

同时,这一招内的无生之力,也犹如炸弹一把爆炸了开来。

方天时体内的各种器官,在被无生之力吞噬之后,一种衰败在他各个器官上呈现,他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极致的痛苦之中。

“杂种,你会后悔的,我们中域方家不会放过你。”方天时声嘶力竭的吼道。

此时。

在方天时的身上,忽然泛起了一层白色的光芒,当此等光芒泛起之后,他体内多出了一种修复之力,在快速的恢复着他那不停衰竭的器官。

他的周身也多出了一层恐怖的防御之力。

这应该是方家的长辈,在方天时身上留下的保命手段。

只是无生之力衰败方天时器官的速度极快,这让那种恢复之力根本是无法跟上。

随后,方天时四周的防御之力在不停的减弱,这防御之力内的能量,在不断进入他的身体里,以此来加快恢复的速度。

数分钟之后。

方天时四周的防御之力变得很薄弱了,而其体内的恢复之力,终于是跟上了无生之力的破坏。

沈风看到这一幕后,他的身影瞬间掠出,在逼近方天时的刹那,他直接刺出了一剑。

“嘭”的一声。

薄弱的防御层顿时爆裂,整把饮血剑之上,剑鸣不止!

妖异的血红色光芒,充斥着沈风握着饮血剑的手臂,“噗嗤”一声,最终剑身直接没入了方天时的心脏之内。

被杀戮之力所镇压的方天时,根本没有任何一丝反抗之力,他眼睛瞪得巨大无比。

沈风另一只手猛地抓住了方天时的脑门,趁着他还没有死亡,直接对其进行了彻底的搜魂。

对待自己的敌人,沈风向来不会心慈手软。

况且,他想要知道一下圣土锤的使用方式,毕竟之前方天时施展了圣土锤自带的攻击招式。

沈风想要快速的施展出圣土锤自带的招式,只能够对方天时进行搜魂。

片刻之后。

他松开了抓着方天时脑门的手掌,同时饮血剑也开始疯狂的吸血。

沈风脚下的步子退开了一段距离。

可以用肉眼看到,方天时的身体不停在干瘪下去,饮血剑穿透他的心脏之后,一直没有拔出来。

所以,方天时身体内维持着一口气,他喉咙里发出了渗人的叫喊声。

某一瞬间。

他彻底变成了一具干尸,而且无生杀戮剑道的威能也彻底爆发,“嘭”的一声,他的尸体直接化为了漫天碎渣。

“咻”的一声。

饮血剑重新回到了沈风手里。

秦落秋和莫雨桐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沈风的手段可以说是残忍无比,但她们却觉得异常的痛快。

毕竟,如若没有沈风如此力挽狂澜,那么她们两个的下场也会极为凄惨的。

而不敢动弹的赵炎涛和冯哲鹏,他们在看到方天时以这种方式死亡之后,他们瞬间瘫坐在了地面上。

在觉察到沈风看过来的目光之后,赵炎涛声音发颤的说道:“我是流月宗的弟子,我们之间纯粹是有些误会,流月宗和天绝宗向来交好,你不能杀我,这样会导致两个宗门之间的关系恶化。”

“我愿意向你道歉,你可以对我提出任何要求,我今后绝对不会再和你作对了。”

旁边的冯哲鹏则是看向了莫雨桐,道:“求你帮我说说话,我不想死啊!看在我是青幻宗弟子的份上,求你让我活下去。”

他和沈风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在他看来,只要莫雨桐愿意开口,那么他就有活下去的机会。

赵炎涛在看到冯哲鹏的举动之后,他连忙对着秦落秋,道:“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吗?”

沈风没有去理睬赵炎涛和冯哲鹏,而是将目光看向了秦落秋和莫雨桐,道:“你们说说自己的看法!”

见沈风问自己的意见,莫雨桐和秦落秋心中十分感动,毕竟沈风如若要杀死赵炎涛和冯哲鹏,根本就不必听从她们两个的意见。

在缓了缓神之后,莫雨桐和秦落秋互相对视了一眼,她们都从对方眼眸之中,看出了一些意思。

在她们两个看来,赵炎涛和冯哲鹏之前那般行为,已经足够被判死刑了。

“沈大哥,冯哲鹏死不足惜。”

“赵炎涛也死不足惜。”

莫雨桐和秦落秋相继开口。

冯哲鹏和赵炎涛听得此话之后,他们两个变得暴怒无比,只是不等他们开口说话。

沈风手中的饮血剑,迅猛的挥出了两剑。

第一剑将冯哲鹏的身体穿透,而第二剑则是将赵炎涛的身体给穿透。

随后,沈风将饮血剑给甩出,让其去吸收赵炎涛和冯哲鹏身体内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