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章 替罪羊

    E区,火炉巷。

    亦如E区其它的街区一样,复杂、毫无秩序的建筑,甚至,还多出了一分憋仄。

    因此,很少有人会愿意到这里来。

    不论是新生,还是老生,都是如此。

    不过,在特奥瑞特的某些高层眼中,这里却是不一样的。

    因为……

    这里是E区院长罗恩姆思的居住地。

    这位曾经数次在E区最危急的时候,力勉狂澜的老院长并不像其他人想象的一样,居住在条件更好的A区。

    而是就在E区!

    而且,还是一栋略显破旧的小楼内。

    这里没有警卫,也没有更多的监控探头,但靠近这里的那道黑影却是小心翼翼的,仿佛在靠近什么最为可怕的地方一般。

    几乎是每走一步,对方都要计算数秒,以至于从巷子口来到这栋破旧小楼前,短短的不到300米的距离,就让对方花费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当站在小楼前的时候,对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微微松了口气。

    他已经经过了最危险的地方。

    剩下的?

    自然是收获的时刻!

    一别之前的小心翼翼,对方犹如是这栋小楼的主人一般,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小楼中,而且,对方很熟悉这里,进入了小楼内后,就直接向着二楼走去。

    吱呀。

    陈旧的书房门被推开了,对方走进了书房,直接向着书架走去,开始在书架上寻找着什么。

    很快的,对方就有所发现。

    带着惊喜的神情,对方将找到的东西放入到了背包中,然后,就准备离开。

    不过,在离开前,对方的目光却是下意识的扫过书桌。

    当看清楚书桌上放在正中央位置的书籍时,对方的身形立刻僵直在原地。

    那是一本相当破旧的书,封皮都有些烂了,但是书籍的名字却还是非常的清晰——

    《关食录》!

    用毛笔写出的三个字,仿佛是带着无穷的吸引力,让闯入这里的身影犹豫起来。

    这样的犹豫持续了近一分钟后,对方终于做出了决定。

    没有去触碰放在书桌上的《关食录》,而是抓紧了自己的背包,离开了小楼,然后,如同之前一般,开始一步步小心翼翼的离开了火炉巷。

    呼!

    在真正意义上的离开火炉巷后,对方长长的出了口气,但,下一刻,一抹声音随之响起。

    “我很好奇是什么东西,让你放弃了《关食录》?”

    “咳、咳咳……你怎么会在这里?!”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对方的这口气卡在了喉咙中,连连咳嗽后,对方惊疑不定的看着阴影中逐渐走出的秦然。

    “当然是你告诉了我啊!”

    “德尔顿教授!”

    秦然微笑的说道。

    “我告诉了你?”

    “开什么玩笑!”

    “还有德尔顿教授已经死了!”

    对方低喝道。

    “是吗?”

    “那你敢把面罩摘下来吗?”

    秦然微笑不变的问道。

    “知道太多,可是会死人的!”

    对方没有摘下面罩,声音也变得阴沉起来。

    “我也不想要知道的太多,但是谁让你的破绽总是出现在我的面前呢?”

    秦然故作叹息。

    “破绽?”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哪里来的破绽!”

    对方声音变得越发的冷冽了。

    “从最初我的死亡开始,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不仅洗脱了我的嫌疑,还能够暗算泰尔思,至少他会伤重躺在医院半年以上,再加上早就被我绑架的艾德伯格,E区昨晚就会陷入混乱,院长罗恩姆思不得不出面。”

    “但是你的出现,却打乱了我的计划,让我不得不弥补计划。”

    说到这,对方忍不住的冷哼了一声。

    “可越是完美的计划,弥补起来越是麻烦。”

    “昨晚你为了绑架泰尔思教授,恐怕已经拼尽全力了吧?”

    “所以,你没有办法对我这个将《关食录》从暗处暴露到明处的新生动手,只能是选择让他人动手的方式。”

    秦然说道。

    “可他们的实力却让你心生疑窦!”

    “与能够一击必杀我,让艾德伯格的失联比较起来,那样的实力太差劲了。”

    “尤其是在接二连三的前提下,失败了一两次后,第三次怎么也该重视起来的时候,还是派出了不够看的手下。”

    对方仿佛是补充一般的说明着。

     “这是其中的一点。”

    “真正让我产生怀疑的还是一切都太巧合了!”

    “鲁德刚刚潜逃,你就联系我,然后被刺杀,实在是是太过巧合了!”

    “有什么巧合的?”

    “你知道鲁德知道《关食录》下落的秘密,他潜逃了,我当然要去找你!”

    “更何况他还带走了我的研究素材!”

    “没错!”

    “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除了鲁德是从你嘴中得知《关食录》这一存在的事实外!”

    “如果以这一点做为假设的话,那么,我能不能猜测,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呢?包括鲁德暗中所做的勾当!甚至,暗中盯着鲁德的人,也都是你的人!”

    两人一问一答以德尔顿的沉默结束了。

    “你怎么知道鲁德是从我这里得知《关食录》的?”

    “我很确认,我透露出这个消息的时候,周围没有其他人!”

    “而在他的交际范畴中,也没有你这个人!”

    德尔顿再次问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鲁德还有着你没有预料到的实力呢?”

    “按照你的计划,你应该是过一段时间,等待一个更加成熟的时机,才会让‘鲁德’动手的吧?”

    “然后,一切都会死无对证。”

    秦然没有回答,而是连连反问着。

    接着,他话锋一转。

    “但是,鲁德突然的潜逃,打乱了你的最初的计划,让你不得不铤而走险。”

    “你嘴中所谓的完美计划,也不过就是你临时想出来的。”

    “就如同你在见到我后,临时打定主意要让我当替罪羔羊一样。”

    说完,秦然微微后撤了一步。

    嗤!

    在秦然离开原地的刹那,地面就融化了,一股浓郁的油脂味,从那里传来,一个完全由半凝固油脂组成的足有5米高的类人生物,从中爬了出来,冲着秦然发出了咆哮。

    “当然,还有什么是比你这个异类新生更适合的吗?”

    “没有!”

    “你就是最恰当的!”

    “要不然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和你废话!”

    “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炫耀吗?”

    德尔顿冷笑连连。

    “炫耀?”

    “我可不需要那种东西!”

    “我需要的也是……替罪羔羊啊!”

    秦然摇了摇头,目光看向了火炉巷内的小楼。

    德尔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但还没等他想清楚究竟是什么的时候——

    轰!

    爆炸中,火炉巷内的那栋小楼就陷入了火光中。

    巨大的冲击波,几乎让德尔顿立足不稳,但更令德尔顿感到惊慌的灼热却正在从眼前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