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章 注意

    指甲的变化是细微的,是隐蔽的,但依旧被秦然察觉了。

    秦然sss+级别的感知,以及对于自己背包中物品的上心,让他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检查背包的秦然,很轻易的发现了【未知的指甲】的变化。

    黄褐色没变,霉点也在。

    而是形状发生了些许变化,原本看起来是大拇指上一部分指甲剥落,整体呈现平铺的模样。

    现在却变得微卷,好似一个立起来的c。

    不过,令秦然诧异的是,当他拿出装有指甲的水晶瓶时,来源于这片大地、潜入他体内的类诅咒之力竟然停止了反抗了。

    虽然继续下去也会被恶魔之力击溃,但是不代表对方没有反抗之力。

    相反,类诅咒之力面对恶魔之力的反抗是激烈的,是狰狞的,是带着一往无前的,仿佛宿敌一般的仇怨。

    可现在一切都停止了。

    类诅咒之力任由恶魔之力、原罪之力撕碎、吞噬,壮大自身。

    没错!

    壮大自身!

    秦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恶魔之力、原罪之力有了一丝丝极其细微的增强。

    和整体比较,就是千分之一的程度。

    显然,是骤然间增强的类诅咒之力,之前那种普通程度,即使被恶魔之力、原罪之力吞噬都是没有效果的。

    这样的变化自然让秦然重视。

    不同于有着完整体系的晨曦之力,瘟疫之力。

    恶魔之力、原罪之力更多的是依靠他对血脉的挖掘和机缘巧合的吞噬,才能够增加。

    而像眼前这样的、可持续的吞噬机会是不常见的。

    但水晶瓶内指甲的变化,秦然也不会熟视无睹。

    秦然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水晶瓶,心中不断沉吟的。

    很快的,秦然就做出了决定。

    他要试一试。

    秦然会权衡利弊,但却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

    更不是因为危险,就放弃尝试的人。

    数个【晨曦之印】被秦然画在了地上。

    温暖坚韧的光辉笼罩四周。

    尽管要尝试,可秦然不会鲁莽,他会做好应有的防护。

    天空中,火鸦四处巡弋。

    地面上,混血霜狼幼崽无法战斗,但也立起了耳朵,双眼警惕的巡视四周。

    呼!

    秦然右手放下水晶瓶,抬起的左手中一团恶魔之炎出现,开始剧烈燃烧,体积急速变大。

    类诅咒之力在恶魔之力燃烧的时候,就蜂拥而至,一如之前,在秦然体内炸裂开来。

    但也就是这样了。

    随着秦然的右手拿起放在脚边的水晶瓶,蜂拥而至的类诅咒之力就平息了,就放弃抵抗了。

    恶魔之力、原罪之力开始了又一次吞噬。

    感受着体内恶魔之力、原罪之力的再次增强,秦然脸上一喜。

    “可行!”

    不过,秦然并没有忘记查看水晶瓶内的指甲。

    指甲卷起来的幅度更大了一些,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变化。

    “再来!”

    细细查看后的秦然如同刚刚一般施为。

    引来类诅咒之力,吞噬。

    吞噬后,再引来类诅咒之力。

    如此循环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后,秦然仿佛彻底的沉浸到了恶魔之力、原罪之力的飞速增长中。

    而在他的身躯周围已经被混乱硫磺气息所充斥、稍稍一靠近,就能够听到邪异到让人惊惧、迷失的呢喃。

    恶魔的虚影若隐若现,烈焰在虚空中闪烁。

    色.欲、贪婪、暴食、懒惰、愤怒、妒忌六原罪肆意放纵。

    唯有傲慢不同。

    它就这么的出现在秦然的面前,双眼平视着秦然。

    秦然与傲慢面对面站立。

    一样的容貌,类似的神情,让他们就好似在照镜子一般。

    可终究有着细微的不同。

    默默观察了数秒后的傲慢眉头微皱,抬起手想要做什么,可就在它抬手的一刹那,周围肆意放纵的色.欲、贪婪、暴食、懒惰、愤怒、妒忌就这么的围了上了。

    “你认为你能做到吗?”

    懒惰问道。

    “滚开。”

    傲慢冷冷的说道。

    懒惰一耸肩,但却没有闪开。

    周围的原罪也是。

    它们以一种逼迫的姿态围拢在傲慢周围。

    “你的出现就是一个错误!”

    “现在我们有了纠正错误的机会!”

    “诸位!”

    “我们合力干一票怎么样?”

    妒忌凶狠的盯着傲慢,脸上的嫉妒让它的面容越发的扭曲。

    它羡慕傲慢。

    羡慕傲慢的实力、羡慕傲慢的能力,羡慕傲慢与秦然的相像,羡慕傲慢的一切。

    所以,它想撕碎傲慢。

    所以,一柄光剑把它的头颅斩下了。

    闪烁着白色光辉,带着温和、坚韧气息的‘晨曦之剑’就这么的被傲慢握在手中。

    无视着其中能量的排斥。

    犹如无视规则。

    亦如傲慢的眼神。

    我之下,介是蝼蚁。

    除了……

    傲慢再次看向了秦然。

    这一次原罪们没有再阻拦了。

    脑袋重新长出来,却萎靡了许多的妒忌,越发嫉恨的看着傲慢,但却躲得最远。

    色.欲、贪婪、暴食、懒惰、愤怒则是惊疑不定。

    原罪们被吓到了。

    “怎么可能?”

    “你怎么能……”

    色.欲、贪婪、暴食、愤怒结结巴巴的说着。

    懒惰却若有所思起来。

    根本没有理会原罪们的询问,傲慢再次的走向了秦然。

    这个时候,秦然又一次的完成了吞噬。

    恶魔之力、原罪之力再次获得了成长。

    而水晶瓶内,卷起来的指甲终于彻底的贴合在了一次,形成了一个外表黄褐色,一头尖锐一头略宽的爪尖。

    嗡。

    轻微的颤动从爪尖上传来,浑浊的液体泛起了一道道的涟漪,当涟漪层层叠叠交杂在一起后,一股极大的冲击力撞在了水晶瓶上。

    咔!

    一声脆响,破碎的细纹出现在了水晶瓶瓶壁上。

    浑浊的液体夹杂着爪尖喷散而出,落在了泥土上。

    然后,那爪尖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

    “我,艳月、鲜血之子,再一次的……呃!”

    一柄光剑掠过。

    脱困而出的月之子降临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剑枭首。

    傲慢先是厌恶的扫了一眼又一次开始萎缩的尸体后,目光就看向了远处。

    不知何时睁开双眼的秦然,也看向了那里。

    那里是……

    黎明之都的方向。

    在月之子出现的时候,那里也出现了类似,却强大不知道多少倍的气息。

    哪怕一闪即逝,却足以引起所有有心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