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一章 危险的恶意

    “啊!”

    “你做了什么?!”

    随着狼头的萎靡,‘影子’骗子小姐发出了一声惨呼,笼罩在骗子小姐身上的束缚之力瞬间消失。

    骗子小姐一个加速就跑到了秦然身边。

    哪里危险,哪里安全,对于骗子小姐来说,可是十分好分辨的。

    就如同,她此刻猜到了自己身上被人做了手脚。

    “该死!”

    “那个小绵羊一样的家伙周围,怎么都是一些恐怖的家伙!”

    “除了这个像孤狼一样危险的家伙外,竟然还有操纵影子的家伙!”

    骗子小姐总觉得自己丰富的经验、阅历放在含羞草的身上是完全不起作用的。

    “那家伙根本就是一个特例中的怪胎!”

    骗子小姐在心底腹诽着含羞草。

    然后,看着眼前的局面,她的大脑迅速的转动着。

    “我是被利用的!”

    “伊微.丹和莎尔丽也是眼前这家伙故意安排的?”

    “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将2567引到这里!”

    “那颗狼头,就是最终的陷阱……呃?!”

    随着猜测骗子小姐看向了秦然手中的狼头,当看清楚后,骗子小姐不由一愣。

    之前只是有些萎靡,但还算鲜活的狼头,这个时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呼吸间就变成了一块腐朽的烂木头。

    在这块木头上,数只长着利齿,成年男子小指大小的蛆虫,正在不断的跌落在地。

    没跌落一只蛆虫,‘影子’骗子小姐就会惨呼一声。

    当最后一只蛆虫跌落的时候,‘影子’骗子小姐就彻底的瘫软在地,犹如实质的身躯变得若隐若现起来。

    “怎么可能!”

    “为什么瘟疫对你没有效果!”

    “这是我用瘟疫、饥荒之兽的鲜血,培育出来的,就算是跨过3阶的人,也会陷入绝对的衰弱!”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事?”

    ‘影子’骗子小姐不甘的大喊着。

    “瘟疫、饥荒之兽吗?”

    秦然从对方的话语中搜寻着有用的信息。

    而这样的态度,越发的激怒了‘影子’骗子小姐。

    “你以为你赢了?”

    “这只是一个开始!”

    “我会……”

    ‘影子’骗子小姐还在叫嚣着,但秦然却对对方彻底的失去了兴趣,对方根本不是他准备对付的那个人。

    “仅仅是一个开启陷阱的引子罢了。”

    “而且,思维、智力还因为‘影子’形态,大幅度的降低,除去激活那由瘟疫、饥荒之兽培育而出的蛆虫外,根本没有任何价值。”

    秦然摇了摇头,接着,一抬手。

    早已迫不及待的‘暴食’化作一道狂风扑向了对方,下一刻就将对方彻底的拖入了黑暗中。

    没有理会阴影中的惨叫和撕咬声,秦然的目光看向了【瘟疫骑士锻体术】,在刚刚的一瞬间,自主吸取了瘟疫、饥荒之兽鲜血的瘟疫之力,迅速的壮大着,让【瘟疫骑士锻体术】从大师级别达到了无双级别。

    【名称:瘟疫骑士锻体术(无双)】

    【属性相关:体质】

    【技能类别:辅助】

    【效果:历经危险的开始,你学会了这种令人恐惧的锻体术,体质+6(基础+1入门+1精通+1专家+1大师+1无双+1)】

    【特效:1,瘟疫吸取;2,瘟疫释放;3,坚韧之体】

    【消耗:体力】

    【学习条件:体质】

    【备注:这是瘟疫的本源,它对你的好处有限,但杀伤力强大。】

    (标注:你是依靠学习来掌握此项技能,因此,无法依靠积分、技能点提高技能等级!如想要提高,需要继续学习或者技能书!)

    ……

    【瘟疫吸取:以相当的速度吸取被称之为‘瘟疫’的力量】

    【瘟疫释放:以相当的速度释放体内的‘瘟疫’】

    【坚韧之体:面对任何有关体质判定,获得+4特效】

    ……

    【瘟疫骑士锻体术】等级的提高,不仅让瘟疫之力壮大,各项特效也再次变强,其中体质的变化更是直观。

    从zz变为zz+的体质,让秦然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身躯越发的强壮了。

    “嗯?”

    突然的,秦然目光略带惊讶的看向了脚下。

    【瘟疫骑士锻体术】所带来的变化不足以让秦然惊讶。

    这都是预料之中的。

    真正让秦然惊讶的是,令他心悸的诅咒之力又一次出现了。

    比上要猛烈的多!

    也要隐晦的多!

    如果不是强大的精神属性,秦然根本不会发现这样的变化。

    当然了,一旦被发现,这次的诅咒之力和上一次没有任何的区别。

    桀骜的恶魔之力勇往直前的撕碎了它。

    肆意的原罪之力再一次的开始了吞噬。

    晨曦之力冲刷着身体内的残留。

    诅咒之力消散了,没有留下一丝一毫。

    但秦然的心底却没有任何欣喜。

    因为,秦然能够清晰的辨别出,这一次的清除,要比上一次费力的多。

    其中的难度完全是呈几何倍数的增长。

    同时,秦然还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恶意,正从脚下的土地散发出来,令他如芒在背,感到阵阵不适。

    “果然,这里有着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如果说第一次碰到这种诅咒之力时,秦然还在猜测这诅咒之力是‘掮客’棋子的手笔,还是来自至高之路本身的话,那么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去猜测了。秦然有十成的把握这样的诅咒之力,就是源自至高之路。

    而随着这一点的确认,一些困扰秦然的疑惑也随之解开了。

    “难怪他们都是利用手下、分身、影子这种极为克制的方式在战斗!”

    “除去相互之间的试探外,就是因为至高之路附近的古怪吗?”

    “在这里用出超过了某种限制的力量就会被盯上!”

    一阵阵的恶意如同浪潮一般涌来,让精神敏锐的秦然十分不舒服的一皱眉。

    值得庆幸的是,很快的,恶意平息了。

    脚下的大地再次恢复了正常。

    但在秦然的眼中,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而秦然可不是什么习惯被动的人,他直接喊道。

    “奥德弗。”

    “大、大人,我在这里。”

    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奥德弗小跑的来到了秦然身边。

    “将你能够收集到的、有关至高之路的信息,都给我找来!”

    秦然吩咐道。

    “好的,大人。”

    奥德弗一点头,就向着书房跑去。

    贵族或许不是每一个都能成为博学之人,但每一个贵族,必然都会有着足够多的藏书。

    奥德弗也不例外。

    他将一摞摞能够找到有关描绘至高之路的书籍都搬到了秦然的面前。

    一连十几趟。

    在做完这些后,奥德弗整个人已经气喘吁吁地瘫软在地了。

    房间内的秦然、艾思芬妮没有理会废柴般的奥德弗。

    秦然开始翻阅书籍。

    骗子小姐则不解的看着秦然。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骗子小姐不解的问道。

    秦然没有回答,而且,不悦的扫了对方一眼。

    眼神中的意思再明确不过。

    这让骗子小姐极为恼怒。

    这是她遇到的第二个对她容貌免疫的男人。

    对了,第一个也和这家伙有关,那个小绵羊一般的家伙,也免疫着她的魅力。

    “这两个家伙怎么回事?”

    “是瞎子吗?”

    气恼的骗子小姐一跺脚,向着指挥所外走去。

    但还没有等她去开门,那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她的那位失踪了许久的仆人、助手就这么的走了进来。

    “劳尔利,你去哪了?”

    “你知不知道……嗯,你是谁?”

    骗子小姐如同往常般准备训斥自己这个愚笨的仆人,可才刚张嘴,她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