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四章 瓦伦

    “燃烧黎明的特使?”

    秦然一怔。

    有关燃烧黎明对‘沙盗’‘碎颅者’‘熊人’的悬赏,秦然是知道的,但不代表燃烧黎明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论是【黎明之剑】的背景介绍,还是他进入副本世界后获得的信息,都在告知着秦然燃烧黎明遇到的麻烦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而在这样的前提下,燃烧黎明还能兼顾封赏?

    更何况,‘他’干掉‘沙盗’‘碎颅者’‘熊人’的事情,就发生在昨晚,被广为得知,则是到了今天早晨,而现在也不过是午后时分,已经遭到了重创的燃烧黎明短短几个小时就得到了这样的情报,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如果其中没有什么猫腻的话,秦然说什么都不会相信。

    不过,这并不妨碍秦然去见见这位特使。

    “你是真的来自燃烧黎明呢?”

    “还是那个家伙的再次出手?”

    想到这,秦然没有继续停留,大踏步的向着峡谷外走去。

    ……

    一身便装的瓦伦带着自己的副官和六名同行士兵,站在碎石镇的小广场上,看着巡逻的民兵,面容上带着丝丝惊讶。

    “这些是民兵?”

    瓦伦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是的,少校阁下,他们……应该都是碎石镇的民兵。”

    打扮的如同一个商人的副官点了点头回答道。

    只是,语气同样的不太肯定。

    看看这些所谓民兵的装备吧!

    在瓦伦的印象中,民兵一般都是带一柄短剑,至多有一两把猎弓的模样,但眼前的民兵皮靴、皮甲、长剑、长弓,一样不缺。

    完全称得上是全副武装。

    而这样的装备可不应该出现在所谓的民兵身上!

    哪怕是正规军中,有很多都不一定能够配备这样的装备。

    而且,这些皮靴、皮甲、长剑、长弓没有一样是普通货色。

    看着那结实的、在阳光下散发着别样光泽的皮甲,瓦伦忍不住的揉了揉眼睛,假如他没有看错的话,就算燃烧黎明的士兵,也需要真正的精锐才够资格穿戴。

    而能与之配套的长剑、皮靴、长弓,自然不是什么普通货色。

    一队民兵从瓦伦身边走过,步履整齐,脚步声十分轻微,皮靴有效的消除了更多的声音。

    只剩下剑鞘内长剑有节奏的撞击声。

    锵、锵锵!

    清脆悦耳的撞击声,告知着瓦伦锻造长剑的必然是上好的钢锭。

    不过,还没等瓦伦做出进一步的确认,淡淡的、涌入鼻中的药味就让瓦伦将视线看向了民兵们背上的长弓。

    弓身是黄楠木,弓弦是牛筋做的。

    药味就是从弓弦上传来的。

    瓦伦很轻易的就从药味中分辨出了几种熟悉的药材。

    而这些药材无一不是让弓弦更坚韧、更富有弹力的。

    这让瓦伦越发不相信他看到的是普通民兵了。

    但更让瓦伦吃惊的还在后面!

    哒、哒哒。

    马蹄声中,一队骑兵从瓦伦面前疾驰而过。

    “骑兵?!”

    瓦伦忍不住的惊呼着。

    在瓦伦身后,同样身着便装的燃烧黎明士兵也是一阵骚动。

    战马,在至高之路附近很常见。

    因为,它们是强盗、土匪门的最爱,也是因为它们,那些令人头疼的强盗、土匪们才能够来去如风。

    不过,常见并不代表战马便宜。

    要是便宜的话,那些强盗、土匪们也就不会让人头疼了。

    事实上,在至高之路附近,一匹上等的战马需要足足百金,更不用说后续战马的喂养、打理。

    即使是在燃烧黎明中,也只有一支千人的骑兵队伍,是燃烧黎明的绝对主力、王牌。

    “少校阁下,大概有50匹左右,都是上等战马!”

    副官低声汇报着。

    “50匹上等战马……”

    瓦伦忍不住的低声自语起来。

    并没有什么恶意的想法,仅仅是因为吃惊。

    但这副模样却十分容易让人误会。

    自语中的瓦伦突然感觉后背一凉。

    常年征战的瓦伦知道这是什么。

    略带杀意的警告!

    瓦伦用眼神示意了自己的副官和手下后,这才缓缓抬起了手,慢慢的转过了身。

    然后,瓦伦看到了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短发,面容普通,灰色的双眼,普通的皮甲,但腰间的双剑却分外惹人注意。

    一个好手!

    瓦伦根据自己的经验迅速的做出了判断。

    但让瓦伦越发吃惊的是,眼前的年轻人并不是‘警告’他的人。

    那个人在……

    瓦伦下意识的就想要寻找给予他‘警告’的人。

    可双剑士却眼神不善的手握剑柄了。

    既然答应了秦然,且签订了契约,斯纳克就不打算反悔。

    与两个不太靠谱的伙伴尽职尽责的充当着秦然的手下。

    因此,碎石镇很自然的成为了三人巡视的地盘。

    就如同瓦伦一行看碎石镇的民兵是无比扎眼的一样,斯纳克三人在瓦伦一行进入碎石镇后,就盯上了对方。

    虽然瓦伦一行全部是便装,但是气质却与一般人不同,军旅生涯让他们显得干练、坚韧,还有丝丝的杀气。

    再加上左顾右盼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怀疑这一行人的身份。

    “你是谁?”

    双剑士问道。

    与两个不靠谱的同伴不同。

    斯纳克可是自认为智勇双全,且拥有极为冷静的形态,哪怕是面对着怀疑的人,也会例行询问。

    “对了,沃恩那个看起来很靠谱的家伙,也是不靠谱的。”

    “明明守着大门,竟然还能够将这样的家伙放心来!”

    “看起来,周围的人里就我是最值得信赖的那个!”

    斯纳克这样的想着。

    然后,以越发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瓦伦一行。

    越看,斯纳克就越觉得对方有问题。

    “我是……”

    瓦伦就要报出自己的身份。

    可没有等瓦伦说完,他身后的一名士兵就掏出了一柄匕首,直刺瓦伦的背心。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靠谱的双剑士一愣,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但布鲁却没有。

    嗖!

    一支箭矢穿透了士兵的手臂。

    与此同时,一柄匕首架在了士兵的脖颈上。

    “别动!”

    “否则割开你的喉咙!”

    怀利站在士兵身后说道。

    看着被制服的士兵,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可就在众人以为结束时,却异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