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章 敌意

太阳照常升起。

艾坦丁堡再次的恢复了勃勃生机。

仿佛昨夜的混乱,只是一场梦魇,在阳光出现后,就如冰雪一般融化了。

商人们开始出入中三环。

士兵们开始例行出勤。

平民们开始再次工作。

除了被封锁的下七环棚户区外,没有任何的区别。

老沃顿站在封锁区域的门口,倾听着这里那位临时负责人的话语,虽然对方很年幼,但是这位老侯爵没有一点怠慢。

因为,他知道对方代表的是谁。

不单单是‘迷雾’。

还有蛇派猎魔人。

尤其是后者,此刻已经成为了艾坦丁六世计划中的一环。

他不允许有任何的差错。

“我们会听从主的安排,前往临时休息所。”

“但在此之前,我们需要一些食物和水,还有一些帐篷。”

艾琳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语句平稳,吐字清晰。

她强迫自己面对一位侯爵时保持镇定,在心底,她默念着‘迷雾’的尊号。

显然,这么做是有用的。

至少,隐藏在人群中的西瓦尔卡松了口气。

他看得出眼前的老侯爵没有什么恶意,只要艾琳不出差错,他们就能够获得现在最需要的食物、水和帐篷。

尤其是后者!

要知道北陆的冬季实在是太可怕了。

没有食物、水你还能够挨上几天。

可没有御寒的帐篷,一晚上就会要了你的小命。

“好的。”

“在中午时分,食物、水、帐篷就会送来。”

“我向你保证。”

“请带我向那位冕下问好。”

老侯爵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

艾琳轻轻点了点头。

“感谢您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小女孩说完走回了人群,将这一好消息告知了等待的人们。

顿时,人们发出了欢呼声。

“感谢‘迷雾’,感谢我主!”

“感谢‘迷雾’,感谢我主!”

……

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

老侯爵微笑的看着,但是在转过身的刹那。

这位老侯爵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了。

他预料过事情的发展,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早有准备。

只是当亲眼看到了,才发现那些存在对于普通人的影响远超他的想象。

“你们从不知道,一个国家里,国王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其他?”

“都是附属而生,是次要的。”

“包括……”

“神灵!”

看着这一幕,老侯爵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神权凌驾王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

也许是在一世被刺杀后?

也许是在二世改革后?

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一世的雄才伟略,二世的繁荣昌盛。

只有一位真正英明的君主,才是国王的一切,而不是什么神灵。

“又一个好似野狗般贪婪的家伙出现在了艾坦丁堡!”

“希望你不要被野心所遮蔽,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不然,你只会陷入悔恨!”

老侯爵心底默默的说完,大踏步的向着城门走去。

在那里,一队王室护卫已经等待许久了。

在老侯爵归队后,这支队伍开始穿过城门走廊,来到了艾坦丁堡外,骑在战马上,老侯爵眺望着远方,在看到地平线上出现的一支队伍,特别是那支队伍的旗帜亮出后,这位老侯爵脸上自然的多出了一分笑意。

不是刚刚那种伪装的。

而是发自心底的。

那是一面长剑旗帜。

在艾坦丁,众所周知,这属于西卡领的那位子爵家徽。

不过,不同的是,这面旗帜上没有了染血着火的长剑徽章。

仅有一柄锋锐的长剑。

染血着火的长剑一直属于战神殿的徽章,而且一直在西卡子爵家徽之上,这也是被人们所熟知的,毕竟那位子爵是一位虔诚的战神殿信徒。

但是现在?

老侯爵又笑了笑。

“我们去迎接西卡领的新领主!”

老侯爵这样说着,就拍马而行。

王室护卫队马上跟了上去。

远处的西卡领一行,早已经看到了前来的王室护卫队,不过,这支队伍并没有停下,他们按照自家大人的命令,继续前行着。

在那辆最大的马车中,艾琳.西卡有些紧张。

她上次来艾坦丁堡还是跟着自己的兄长前来参加那位陛下的舞会。

距离现在,早已经过去了十年。

而且,当初的一切都由她的老管家、兄长负责,她只需要静静的坐在那里就好,而现在那位老管家早已经过世,她的兄长也罹难不久。

值得庆幸的是,西蒙还在她的身边。

下意识的,男爵夫人抓住了‘西蒙’的手掌。

她需要安慰。

上位邪灵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这一点。

“放心吧,一切有我。”

上位邪灵十分自信的说道。

它可是按照Boss的吩咐完成了前期的布局。

不论是‘迷雾’,还是有关‘蛇派’都完成了。

现在等待着的就是‘西卡’领一行了。

或者准确的说是……

那位艾坦丁六世!

对方的不怀好意,它的那位Boss已经确认了。

事实上,这要感谢格尔萨克。

对方的记忆和畅想帮了大忙。

至少,弥补了相当多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让他们接下来的行动更加的明确。

“我需要做些什么吗?”

听到上位邪灵的劝慰,这位男爵夫人微微松了口气,但依旧希望得到更多的指点,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她安心。

“做平常的你就好。”

“可以回答的就回答。”

“无法回答的,就交给我。”

上位邪灵说道。

“明白了。”

男爵夫人点了点头。

而这个时候,车队停下了,罗格特粗豪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人,男爵夫人,迎接我们的使者到了。”

“知道了。”

上位邪灵冲男爵夫人打了个眼色后,就推门走下了马车。

与此同时,那位老侯爵也伸手利落的跳下了战马。

双方相距十米,相互打量着。

面容普通,但眼神温和。

神灵的使者吗?

果然都是具有欺骗性的。

希望你一会儿也能够有这样的姿态。

老侯爵打量着上位邪灵此刻的面容,心底暗暗想道。

而上位邪灵则要直接多了。

邪灵的【直感】,让它获得了更多的信息。

平静中有着一份恶意和幸灾乐祸?

是想要看‘迷雾’与‘战神’的好戏吗?

恐怕你要失望了。

大约知道了‘战神’‘灾厄女士’是什么状态的上位邪灵心底冷笑了一声,但是脸上的温和笑容,却一点没有改变。

“您好,沃顿侯爵。”

上位邪灵行了一礼。

不是北陆贵族的礼仪,而是‘迷雾’教会的礼仪。

双手合拢面前,一手伸出五指,一手伸出双指,凑成了一个数字七后,微微鞠躬。

“您好,西蒙使者。”

一丝不苟的北陆贵族礼仪后,老沃顿侯爵直起了腰。

不管是上位邪灵,还是老侯爵,都没有询问对方为什么知道自己身份这样的幼稚问题。

就如同双方刻意忽视了艾坦丁六世曾经派出一支王室护卫队一样。

他们相视一笑后,就开始了宛如正常流程般的交谈。

“男爵夫人呢?”

老侯爵问道。

“西卡领新领主在车上。”

“连续的赶路让领主大人疲惫不堪。”

“而昨夜的寒风,更是让领主大人身体不适,所以,不方便见客。”

上位邪灵笑容不减的回答着。

“是吗?”

“王室有很多不错的医生,需要我安排吗?”

老侯爵再次问道。

“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上位邪灵回应着。

“那我们还等什么呢?”

老侯爵示意一下自己的战马,在上位邪灵点头后,马上重新上马,上位邪灵也返回了自己的马车。

当看不到对方的身影后,双方同时在心底——

呵,tui。

老侯爵对于西卡领发生的一切,已经知道的十分详细了。

他希望争取到西卡领做为艾坦丁六世的助力。

可惜,刚刚的试探,早已经说明了那位新领主并不倾向艾坦丁六世。

对方和那些守旧党没什么两样。

在乎的只是自己的爵位和地盘。

从未站到更高的高度来看待事物。

“真是可惜。”

老侯爵发出了这样的叹息。

同样发出叹息的还有上位邪灵。

“那位艾坦丁六世比想象中的还要野心勃勃。”

上位邪灵看着不解的男爵夫人,马上解释起来。

“‘新令’只是开始。”

“新的贵族不过是那位国王陛下的试探。”

“一旦成功了,就是对方开始真正将土地纳入自己控制范围的时候了。”

“这怎么可能?”

“二世的法令,即使是六世陛下也不可能更改!”

男爵夫人惊讶的说道。

“不是更改!”

“而是……”

“无人继承后,自然而然的会成为他的。”

上位邪灵提醒着。

“你是说……南方列岛?”

并不愚笨的男爵夫人马上想到了什么。

艾坦丁对南方列岛的布局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

只要稍微了解国情的人就都知道,在南方已经平定的前提下,南方列岛就成为了王国下一步的战略目标。

战争几乎是随时爆发。

可艾坦丁并没有什么愁云惨雾。

相反的,整个艾坦丁都是兴奋的。

不论是即将出现的新贵族,还是守旧的贵族都一样。

因为,破土开疆,将是每个贵族最期望,也是最快的晋升方式。

至于失败?

恐怕没有一个人会去想。

毕竟,相较于整个北陆,南方列岛实在是太小了。

虽然岛屿数量众多,但上面有着的只是一群土著和海盗罢了,面对着艾坦丁的正规军,完全是不堪一击。

因此,所有的贵族都跃跃欲试。

可,如果这次战争失败了呢?

甚至,更惨点,在战争失败的同时,大量贵族的死亡呢?

想到这,男爵夫人不寒而栗。

因为,她完全可以想到,死去的、没有继承人的贵族会成为英雄,而活下来或有着继承人的贵族,将会是……罪人!

这次战争失败的罪人!

而且,罪名都是现成的。

例如:贻误战机、抢夺军功、陷害同僚等等。

呼、呼呼!

男爵夫人的呼吸急促起来。

她摇了摇头,想要将那副画面抛出脑海。

因为,她知道,如果一切如她想的那样,西卡领必然成为那位六世的眼中钉、肉中刺,接下来,自然会被处处针对。

甚至,如果那位六世陛下抱着是攘外必先安内的想法的话,西卡领马上就要遭到重击。

而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最简单的,就是干掉她。

然后,再杀掉她的儿子。

没有继承人的西卡领,自然就成为了艾坦丁六世的了。

脸色连连变换的男爵夫人,下意识抓紧了西蒙的手。

她在思考着该如何改变自身的处境。

既能够保证自身的安全,又能够保证西卡领的土地。

实在不行的话……

用后者来换取前者也不是不可以。

天生明白从心的男爵夫人并不是执着的人。

她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不然也不会在她的兄长罹难后,马上就准备前往艾坦丁堡了,当时的她,就是抱着用西卡领换取平安的想法。

感受着男爵夫人激烈的思绪,上位邪灵忍不住将手掌放在了男爵夫人的手掌上。

“我之前说过了。”

“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甚至……”

“从某些方面来说,对我们还是有利的。”

“不要忘记你的身份。”

“你既是一位贵族,还是一位‘迷雾’的信徒。”

上位邪灵提醒着男爵夫人。

“我主会帮助我们?”

男爵夫人问道。

“当然。”

“事实上,我主已经开始帮助我们了。”

上位邪灵说着,轻声将自己Boss获得了一块领地,且会有猎魔人驻扎的消息告知了这位男爵夫人。

男爵夫人当即双眼一亮。

猎魔人的强大,她在书里读到过。

如果真的有更多的猎魔人来帮助她的话,即使是那位六世陛下也无可奈何。

因为,对方的手段永远上不了台面。

只能是私下进行。

看着露出安心笑容的男爵夫人,上位邪灵不着痕迹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掌,然后,悄悄的放在身后擦了擦。

它,还是不习惯。

还是别扭。

哪怕按理说邪灵没有性别。

可它的记忆是来自‘玛丽’。

这份记忆,让它觉得如坐针毡,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Boss,它早就手掌化刀,给对方一个痛快了。

唉。

不由的,上位邪灵叹息了一声。

因为,它知道,眼前的难关只是第一个。

第二个、第三个,马上就会来。

而且,比第一个难多了。

可不是随意说说就能够蒙混过去的。

希望不要太疼。

上位邪灵心底祈祷着。

而此刻,在艾坦丁堡的城门处,一队人马出现了。

他们气势不凡,战意盎然。

身着……

战神殿服饰。

一个个看向缓缓而来的车队,眼中满是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