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一章 拜访

马车内,秦然与警长约翰面对面而坐。

秦然闭目思考。

约翰则是用一种好奇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秦然。

“我值得你这么好奇吗?”

秦然深吸了口气,无奈的睁开了双眼。

以秦然的感知,哪怕是闭着眼,在这样的距离下被人来回的打量,那真的是和用烧红的铁块在他眼前晃悠没有什么区别。

既显眼,又灼热。

假如是其他人,秦然还可以用其它的手段告知对方什么是礼貌。

但约翰?

做为他原住民的好友之一。

秦然显然无法这样做。

对于朋友,秦然一向宽容。

“嗯。”

“我第一次看到‘神子’……抱歉。”

我们的警长先是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

哪怕已经接触到了常人不知道的神秘侧,但是目睹着秦然挥手间就驱除瘟疫的手段,还是让约翰无比的震惊。

刚刚被打破的世界观,再次的被打破。

如果不是约翰的职业,让他有着极为强大的内心,恐怕早就崩溃了。

不过,虽然没有崩溃,但是好奇却是难免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

约翰忍不住的问道。

“很复杂。”

秦然这样的说道。

他无法向约翰说出更多。

即使对方是好友也是一样。

显然,约翰尊重着秦然的决定,耸了耸肩,就转移了话题。

“那我们这次去维恩庄园?”

约翰双眼炯炯的看着秦然。

约翰愿意尊重秦然的决定,同样的,我们的警长也希望秦然尊重他的职业,不要做出什么让他感到为难的事情来。

要知道,秦然和维恩家族的仇怨,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放心吧!”

“我不喜欢乱杀无辜!”

“这次前往维恩庄园是因为之前爆发的‘瘟疫’和维恩家族中的某一位有关联!”

“而且,我真想要做什么的话,怎么会带着你一切?”

秦然看着约翰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并不是谎言,但却不够全面。

但约翰不知道。

而且,在听到和‘瘟疫’有关时,这位警长的注意力就彻底的被吸引了,然后下意识的问道:“是那个家伙制造了‘瘟疫’?”

“差不了多少,对方参与其中。”

“还有……”

“之前包括警局的那次,种种针对圣堡罗学校的布置,也都应该是出自对方的手笔――为了那些东西。”

话语中,秦然刻意淡化了利德。

这是老修女的请求。

对于这一点,秦然不置可否。

老修女的善良,他早有预料。

死去的利德早已变得无关紧要,他现在更想要知道的是有关昂西兰科的一切。

因此,维恩庄园就变得极为重要了。

当然了,不单单是维恩庄园,还有城中可疑的地方,都被秦然派出人手前去查探了。

不过,重点还是在维恩庄园这里。

什么地方最安全?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以凯特利喜欢利用他人性格弱点的特质,必然知道这些。

而自作聪明的对方,在秦然的猜测中有极大的可能,将真正的藏身之处放在占地极大的维恩庄园内。

其中自然也包括对方的盟友:‘复兴会’。

“是谁?”

“是哪个混蛋?”

被秦然话语吸引了的约翰,径直问道。

亲身经历了‘瘟疫’的约翰,可是清楚昨晚的千钧一发,要不是秦然的突然出手,恐怕这个时候的城中就是人间炼狱般的凄惨模样了。

对于可能制造这样凄惨模样的人,约翰真心恨不得一枪干掉对方。

“凯特利。”

秦然回答道。

“凯特利?”

“是我知道的那个继承人吗?”

约翰一怔后,问道。

“是的。”

秦然一点头。

“可他……”

“假死?!”

约翰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接着,我们的警长就越发的气恼。

在约翰看来,用假死脱身,然后制造‘瘟疫’的凯特利,已经是变得狡猾且十恶不赦了。

所以,在到达维恩庄园后,约翰十分的配合秦然。

“欢迎您的到来,约翰警长!”

在重建的庄园门口,一位中年男子带着几个年轻人迎接着约翰。

经历了数次变故后,维恩家族的声势早已不如从前。

在以前约翰拜访,肯定是仆人前来迎接,而不是家族的直系。

但应有的礼仪,还算是有。

起码,面对站在约翰身旁的秦然,他们还是恭敬有加的问候着。

“这位先生是?”

中年人询问道。

对方身后的几个年轻人更是难掩好奇。

毕竟,秦然的打扮,在阳光下,还是很惹眼的。

不说其他,单单是那件带着帽兜的斗篷,走在街道上就有着百分之百的回头率。

“2567阁下。”

“或者你可以称呼‘神子’殿下。”

约翰一侧身,故意保持着一份谦卑道。

“‘神、神子’殿下?”

中年人立刻结巴了,额头上更是有着汗水渗出。

那几个本来还用好奇目光打量着秦然的年轻人,在这个时候完全变成了惊骇。

维恩庄园紧靠城市,城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当然是一清二楚。

瘟疫的出现、驱除。

晨曦教会‘神子’的出现。

万人聚集。

一件件一桩桩,都让维恩家族心惊胆战。

维恩家族为什么崛起?

因为,打破了晨曦教会的‘束缚’。

现在维恩家族衰落,晨曦教会却又出现了‘神子’,那么,维恩家族会面对什么?

事实上,从黎明开始家族就已经召开了内部会议,商量着该怎么应对这位‘神子’。

只是缺少了真正的族长,所有人都是在扯皮,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结果,但秦然已经找上门来。

“殿下,日安。”

中年人收敛心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在他身后的一个年轻人更是向着庄园内跑去。

秦然看到了,却没有阻止。

因为……

不需要!

现在的他,可不在是那个第一次进入眼前副本,被维恩家族这种‘庞然大物’压得喘不上气的菜鸟了。

当时看起来的‘庞然大物’。

此时真的是渺小之极。

对方已经不值得秦然动用更多的心思。

有麻烦?

平推过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