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主神调查员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叛逆期幼女

论起神力等级,雷泽主虽说因为属性相克被水魔兽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也是非战之罪,作为太古五魔神之一,他的神力其实也是可以傲视群神的。

神族五魔神分别是:水魔神沧溟、火魔神祝融、土魔神后土、风魔神禺疆、雷魔神雷泽主。

这五位神族强者率领神族大军,付出了极大的牺牲才征服了太古五魔神,获得了五魔神封号,原本的太古五魔神则堕为太古五魔兽。

太古五魔兽早在神族诞生之前就存于仙剑宇宙,它们的历史甚至比盘古死亡后新生的上古三皇还要古老,神族付出巨大代价,才勉强夺取了制服五魔兽,掌控了原本属于五魔兽的五灵本源之力。

雷泽主作为雷之魔神,除了可以无限度使用雷系法术之外,还可以召唤与水魔兽相对应的太古雷魔兽“穹武”,一头紫电苍龙助战,只不过太古魔兽桀骜不驯实在难以操控,危险性过高,召唤者也未必压制得住。

如今的神族大不如前,经过这么多年征战消耗又无法生育补充,实力早已衰落,再也组织不起当年征讨五魔兽的大军,雷泽主担心自己召唤出雷魔兽非但打不败水魔兽,还会造魔兽噬主,两头太古魔兽在人间界肆虐,引起不可预知的毁灭后果,这才一直怂着不敢借用雷魔兽的力量。

神族五魔神的神力层次,与太古五魔兽相当,都是来自盘古神躯本源,仅次于盘古“精气神”所化的三皇。

三皇之下,仙剑世界中神力层次比较高等的,除了太古五魔神,就只有神农正统后裔重楼、第一颗神树果实葵羽玄女、风云(?)之子飞蓬。

流落在人间界女娲后裔虽说血脉高贵,但经过历代传承,血脉纯度在混血中不断削弱,实际上天资只相当于普通神族,只不过因为血脉特殊,才对太古魔兽有克制作用。

纯正的女娲血脉拥有者,就如女娲大神一般,挥挥手便能轻松封印五大魔兽,而血脉纯度日渐薄弱的女娲族即便血脉克制,却也要付出牺牲生命的代价,才能勉强封印太古魔兽,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罗锋盘蛋可不是瞎盘,整个过程就是在借助人族气运汇聚散落在人间的女娲灵气,不断纯化封印在微缩宇宙核心的宝贝女儿的血脉纯度。

继承了他圣斗士小宇宙能力的罗小蛮,天生就拥有感知小宇宙的天赋,在蛋内沉睡期间,仿佛梵天一梦般精神力渗透小宇宙每个角落,参悟着天地创生法则,时时刻刻都在胎息状态进行了先天修炼。

两座不同能量级别的宇宙之间时间流速也有极大差异,外界一瞬,梦中百年,罗锋盘了三年蛇蛋,蛋里的小蛮不知修炼了多少年,本来驳杂稀释的女娲血脉,已然悄悄发生了质的转变,愈发接近女娲本体。

只可惜外界供应的能量有限,罗小蛮的女娲灵气虽说凝练至精纯无比,总量却少得可怜。

所幸纯粹的女娲血脉,对天地五灵的操控能力远在太古五魔兽之上,即便是五行本源之一的水魔兽,在女娲灵气的压制下竟然控制不了水系灵气,召唤来的洪水都快维持不住了。

沉睡中被无良老爹吵醒的罗小蛮,第一反应便是大肆抽取五行灵气,活像个醒来肚子饿找奶吃的小婴儿,长安周边近百里范围内出现了灵气空洞现象,一切五灵法术都无法使用。

靠着风系灵气飞翔的神族残兵们突然就感应不到无处不在的风系灵气,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地面坠落,噼里啪啦地摔落在地,好在他们皮糙肉厚,从千米高空坠落也只是摔晕过去,并非当场摔死。

雷泽主也摔在了地上,不过他的肉身更加坚固,即便砸出一座大坑,也毫发无伤。

这位自然神灵也惊讶地发现自己好像被掐断了电源,半个电火花都打不出来,心中对那和尚的法宝威力更是无比骇然。

这还只是祭出法宝,都未操控蛋蛋攻敌,就已经恐怖如斯,若一蛋砸去,又会强到何等地步?

这么一想,雷泽主头皮都有些发麻,之前他还以为即便天兵天将被人族军队的新式武器克制,但神族顶尖战力却远超人族,现在那妖僧拿出真本领,以一人之力平灭神族至高五魔神都不在话下!

难道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人族崛起之势不可阻挡,神族就要退出历史的舞台?

洪水退去,水魔兽鳞片干裂地坠落在荒芜大地上,就好像条离了水的咸鱼,拜月教主脸色聚变,哪里还敢继续御兽冲锋,连忙命令水魔兽调头逃窜。

雷泽主眼看水魔兽受制于罗锋的法宝,失去了水系灵气的补充,再生能力大大受限,正是剿灭的良机,又岂肯放任他逃出生天,连忙朝罗锋高喊:“罗长老还等什么,快催动法宝出手降魔啊!”

罗锋点点头,也知机会宝贵,绝不能纵虎归山,脸色无比凝重,仿佛憋着极大力道,尽全力操控漂浮在空中散发五彩光芒的蛋蛋。

一连发了几次力,罗锋真是把吃奶的劲都快用尽了,光头上汗珠密布,空中的蛋蛋却纹丝不动,他只能苦笑一声,吃力地回道:“催动宝物消耗的灵气太多了,贫僧无以为继,已经到了极限。”

雷泽主将信将疑,有点怀疑那贼和尚是不是打着“养寇自重”的如意算盘,想利用水魔兽牵制神族,一天不消灭拜月教主,那应劫魔头就能一直堵在蜀山魔神之井通道截断神族后援。

他还真是冤枉了罗锋,虽说罗锋撒了谎,控制不了蛋蛋并不是因为灵气不够,但他也的确是真的无法随心所欲操控这件绝世法宝。

炼女儿为宝什么都好,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这件宝贝和罗锋的关系不是主人和奴仆的关系,罗锋喊一句“宝贝请转身”,宝贝女儿愿不愿搭理那猥琐的爹就是另一回事了。

算来罗小蛮今年才两岁半,正是懵懂无知似乎听得懂话,又似乎听不懂的阶段,放她出来玩可以,指派她干活就有点强人所难。

罗锋憋大便似地憋着几次发力,并不是在向蛋蛋中输入灵气,而是精神力分身在蛋中宇宙玩命地哄女儿,求宝贝女儿给老爹一点薄面,只可惜顽劣的宝贵闺女根本不为所动,揪着罗锋的精神体当布娃娃玩耍起来,一顿没轻没重的揉搓之下,罗锋差点灵魂受损,享受了一把被女儿盘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