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主神调查员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求死不能

??酒剑仙身子一晃,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面如死灰,喃喃道:“完了……完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搀扶着他的李逍遥也一脸呆滞,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还不是这妖僧害的……”

独孤宇云正待发飙,却隐隐察觉不对,若是因没及时制止恶人而自责,酒剑仙和李逍遥的反应未免有些过度,而那罪魁祸首罗禅师却一脸坦然,剑锋临身心中仍无所畏惧,底气很足的样子。

话说到一半,独孤宇云立刻改口,沉声问道:“师弟,到底怎么回事?还不快快有话直说,你看看你吞吞吐吐的这副样子,哪里有一点点我们蜀山弟子磊落洒脱的风采!”

酒剑仙艰难地抬起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掌门师兄,师弟我犯了大错啊,追逐罗禅师入塔本就是场误会,他根本没把林月如带入塔中,我们……我们就不该进塔,如今悔不当初……”

“无妨,老夫放你们入塔追踪罗锋,本就不仅仅是为了救一个女子而已。”独孤宇云摆手道:“快捡有用的说,别再说些旁枝末节了!”

酒剑仙低声道:“我们在塔中遇到了一只女鬼……那女鬼的父亲被我们误杀,她却不计前嫌给我们领路,我们误将她当成了善鬼,却被她深深地欺骗了。”

独孤宇云心一沉,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架在罗锋脖子上的真武宝剑不自觉地放了下来。

“为了保护那女鬼,我们与镇狱明王殊明发生了争执,一番激斗之后杀死了他。”

酒剑仙和李逍遥都是属于偶尔会撒些小谎的油滑顽皮之人,但遇上大是大非,涉及做人的道德底线,却不会含糊其辞,一五一十地说了实话。

“你……你们杀了天庭册封的正神?”

独孤宇云当场怔住,那殊明什么人品,他心里也有数,说白了那就是个蜀山之耻,不折不扣的冷血小人,很为蜀山派其他正直之人不齿。

可是,在天庭等级森严的官僚体系下,小人往往容易得志,就这么个小人反倒升迁很快,靠偷别人修为成功飞升天仙。

后来天命之子南宫煌的团队狠狠坑了他一把,也算为受害者们讨回公道,天庭发配般将他册封为锁妖塔守护神,名为加官进爵,实为发配戍边。

这般下场,也算老天有眼,但同样凸显出天庭卸磨杀驴,官场倾轧的冷血无情。

殊明对人族和妖魔族都很残忍,人品的确很差,但对天庭却是有着忠犬般的忠心,他杀妻害友还不是为了早日投奔天庭?坑杀妖魔还不是为了向天庭表功?

所作所为都符合天条规定,符合神族冷漠的脾性,却落得个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不知是自作孽呢,还是投错了主子。

独孤宇云懊恼无比,急躁地斥责道:“师弟啊,你疯了吗?若是天庭追究,蜀山派又该如何交代?”

其实也不需要交代,原剧情中镇狱明王死在李逍遥手上,死了也是白死,天庭根本没人管这条狗的死活,连派人下来查问都懒得问,犯下诛杀正神之罪的李逍遥还当了蜀山掌门,得到了提拔。

酒剑仙叹口气,心知这一次过错太大,虱子多了不怕咬,也放开了,道:“那女鬼趁我们和镇狱明王激战时偷偷去破坏了塔基剑柱,稳固锁妖塔的七星剑阵被她破解,这才承受不住重压而垮塌。”

罗锋在一旁幽幽道:“贫僧也很纳闷,不理解你们怎么就能轻易信任一个与你们有杀父之仇的女鬼,为了她能冒着杀害正神的风险。嗯……小女鬼长得倒是挺水灵……我见犹怜呢。”

独孤宇云身形摇晃,被这极有冲击力的消息刺激的差一点跌倒,指着酒剑仙,声音发颤道:“师弟啊师弟,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早就告诫过你,不要贪恋红尘俗世,以往你贪杯恋酒也就罢了,如今怎么越活越下道,一把年纪了还好起色来?”

酒剑仙眼珠子都要气红了,跳起身就想和罗锋拼命,却被李逍遥拉住,挣扎着骂道:“臭和尚,少在那里含血喷人,老道才不是看她漂亮起色心呢,只是觉得她人品不错,通情达理,想效仿常师叔收南宫煌一样收她当义女。”

“呵呵,按我们佛门的理论,广义上的好色可不仅仅指的是你想和美女困觉,只是你们这些庸俗之辈思想偏狭罢了,看到‘色’字就只能想到困觉。”

好色禅师冷笑一声,道:“在塔里贫僧就问过,若那小女鬼与镇狱明王美丑异位,长着血盆大口和七八条胳膊腿,活像个母夜叉,你还肯收她当女儿?”

这话怼得酒剑仙无言以对,之前在塔里他就答不出来,如今当着掌门师兄的面,更是没法编造谎话替自己开脱。

一指酒剑仙,罗锋道:“别解释啦,依贫僧看,你们就是吃了好色的亏,虚像蒙蔽了真知,色相迷惑了本心,为了救女人入塔,为了救女人毁塔,这还不是好色惹的祸?”

转过头,罗锋一脸严肃地瞪着独孤宇云,瞪得他心虚。

“贫僧经此一劫,发现你们蜀山派问题很大啊!”

罗锋不依不饶地斥道:“是不是门派传统就是门下弟子老犯生活作风错误,每一代都出一个好色惹祸的劣徒啊?”

独孤宇云板着脸,拱手道:“罗禅师,刚才老夫对你有所误会,你责怪老夫性急多疑也就罢了,老夫认了便是,像你道歉便是,但不要污蔑我们蜀山派的门风!”

罗锋一招手,从废墟中走出一位冷艳秀丽的女孩子,身上还散发出淡淡妖气,一看到那女孩的面孔,独孤宇云就是一愣,觉得有几分眼熟。

“出家人不打妄语,贫僧可不是信口开河。”

罗锋指着少女道:“这女孩名叫姜婉儿,她父亲叫姜清,姜清犯的错和酒剑仙也差不太多,说你们蜀山派有好色误事的传统,也不算污蔑吧?”

“呃……”

独孤宇云老脸一红,人家把证据拍到脸上,还真是无言以对,莫口难辨。

此事本是蜀山派的密辛,弟子们都缄口不言,生怕传出去对蜀山派名声不利,却没想到被蜀山派的对手佛门高僧知晓,这一下可算瞒不住了。

若是罗锋继续借题发挥,再将酒剑仙好色毁塔害死三千武者的事情传播开去,蜀山派只怕百年内都抬不起头来,被江湖人贴上好色门派的标签,每次弟子行走江湖都要被人戳脊梁骨。

“臭和尚,千错万错都是老道的错,你可别借这由头贬斥我们道门!”

酒剑仙看到独孤宇云被那和尚怼得窘迫不已,更是无地自容,愤然起身道:“掌门师兄,师弟自知铸成大错,悔恨无比,只有一死赎罪了!”

说着,他便抽出长剑,横在脖颈上,就要颈血飞溅,以死抵罪,替道门保留最后一丝颜面。

罗锋脸一沉,指着他鼻子怒骂道:“臭道士,想死没那么容易,若是死能解决问题,还要六道轮回做什么?你这厮犯下无边罪孽,若就这么一死了之,将来转世必堕魔道,凭你的剑法天资,怕不是要成为第二个邪剑仙!咋地呀,害世人一次不够,打算再来一次?”

酒剑仙愣了,架在脖子上的宝剑缓缓放下,万般委屈道:“和尚啊,不带这么玩的,死都不让人死,你到底还想怎样?”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