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主神调查员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九尾暴走之夜

“团藏不过是在胡乱攀咬罢了。”鸣人皱眉疑道:“猿飞日斩怎么可能想要害死我父母?”

佐助沉着脸,冷声叙说道:“经过审讯调查,又调阅了暗部和根部的绝密档案,我才知道你我二人的悲剧,其实一脉相承,志村团藏是主谋,猿飞日斩就是帮凶!”

鸣人默然不语,静静地聆听佐助讲述。

“你想想看,你童年都经历了什么样的对待?”

佐助道:“你可知道,你母亲去世前,亲手将你送到猿飞日斩怀里,哭着拜托他照顾你。

于公于私,他都有理由对你视若己出,就算不把你当亲孙子来宠,也要时时过问吧,他亲孙子有精英家庭教师,你有什么?

他为什么坐视你一直当吊车尾?那老匹夫无耻地食言了!你何曾得到过半点来自于他的关爱?猿飞日斩在忌惮你,才不肯好好栽培你,甚至对村民隐瞒你的身世,你不要被他骗了!”

鸣人缓声问道:“我倒没觉得给不给我优待有什么必要,你说他害死我父母,有证据吗?”

佐助冷笑着问道:“九尾狐暴走,就一定要使用必须牺牲生命的‘尸鬼尽封’才能压制?”

“以当时的情况,我父亲波风水门也没别的办法吧?”

鸣人也看了暗部的秘密档案,对自己出生那一夜发生的事情有所了解。

“你父亲没有别的办法,但我父亲有!”

佐助恨声道:“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就能够压制九尾狐,我父亲宇智波富岳拥有万花筒写轮眼,如果集结族内三勾玉精英,一同施展瞳术,完全可以压制住暴走的九尾!

如此一来,至少能争取时间调来封印班重新封印,不至于逼得你母亲使用金刚封锁、你父亲使出尸鬼尽封。”

鸣人猛然睁大了眼镜,心绪不再平静,但他克制着情绪,摇头道:“暗部的档案记载中,说是宇智波一族当时已与木叶上层离心离德,所以才没出手帮助四代目火影……”

“鸣人啊,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竟然也会被这种鬼话欺骗!”

佐助嘲笑道:“是猿飞日斩亲自下令,逼宇智波一族按兵不动,不允许接近九尾!不仅仅是宇智波一族,木叶年轻一代的忍者,就如卡卡西、夕日红、迈特罗等人,也都不允许接近九尾战斗现场!说是为了保护年轻人,但在我看来,好像是要隐瞒些什么!”

鸣人悚然一惊,脸色大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四代目火影在前方艰苦作战的时候,猿飞日斩一个前任火影在后方切断援军,封锁年轻一代人获知消息的渠道,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佐助笑得阴森,颇有嘲讽意味地说道:“根据根部的记录,当时猿飞日斩提出派遣宇智波一族前往支援四代目,志村团藏却跳出来,说宇智波一族的瞳术能压制九尾,也能控制九尾,说是担心宇智波一族控制了九尾,反叛木叶。

猿飞日斩听信了他的话,才下达了禁止宇智波一族参战的命令,同时禁止年轻一代靠近事发现场!

这是什么鬼逻辑,要是宇智波一族真想反叛,还用遵守命令吗?潜入进去或强闯过去控制九尾不就行了?当时我父亲为表忠诚遵守了命令,结果……中了他们两个老贼的奸计!”

佐助咬牙切齿地说道:“四代目火影夫妻孤军奋战,不得已牺牲自己封印了九尾,宇智波一族也因为没参加讨伐九尾的战斗,被村民们和年轻一代忍者们认为是怀有二心,不肯为村子出力,这真是一箭双雕的好计谋!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宇智波一族才真正和木叶村产生了巨大的裂痕,相互之间的不信任愈发滋长,村民们开始对宇智波一族另眼相看!”

佐助所说的,正是原剧情中‘卡卡西暗部生涯篇’中记录的事实,这些内容分别有暗部和根部秘密记录下来,将双方的档案一一对照,就能拼凑出完整的真相。

“团藏的说宇智波一族控制九尾作乱根本就是臆测和陷害的借口,我父亲宇智波富岳那时候根本没有叛乱的意图!

猿飞日斩却因为怀疑和臆测草率地做出了决断,舍弃了你父亲和宇智波一族。”

佐助恨声道:“团藏只是不想让宇智波一族成为拯救木叶的英雄,得到村民的赞誉,声望增长而威胁到他的地位,影响到他将来当火影罢了!

就因为私欲和对宇智波一族的不信任,要把宇智波一族架在火上烤,再把你父亲四代目火影往死里坑!

坑死你父亲,他不就有机会当火影了吗?要不然以你父亲的年纪,他老死了你父亲还在壮年,为了满足私欲,他根本毫不担心木叶整体实力遭到削弱!”

“猿飞日斩听信了志村团藏的鬼话,下达了禁止宇智波一族参战的命令,他大概已经能猜到,如果没有宇智波一族出手,四代目火影凶多吉少!在发布这个命令的时候,猿飞日斩就已经把你父母放在了牺牲品的位置上!”

鸣人瞪大眼睛,踉跄着后退了两步,他本以为自己父母之死是个意外,也是不得已才牺牲性命,现在听了佐助的话,才明白过来,真相并非他想的那么简单!

“猿飞日斩如此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相信团藏鬼话?”

佐助继续说道:“他也担心宇智波一族拯救了村子,得到村民的崇敬,地位获得提升,在木叶高层获得一席之地,这和他打压大忍族搞平衡的一贯执政理念相悖。

对村子忠诚不忠诚都是次要,千手一族够忠诚,死得就剩下一个人,宇智波一族就算和千手一族一样忠诚,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宇智波一族谋反的下场都比千手一族强,我们至少活了一对兄弟!”

鸣人眉头紧锁,思索着佐助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就是从九尾暴走之夜开始,村民们对宇智波一族产生了怨愤,将九尾暴走害死四代目的责任归咎于宇智波一族,这里面还有木叶高层的消息封锁和推波助澜,明明就是猿飞日斩亲自下的命令,他却不出面澄清,让宇智波一族承担舆论压力!”

佐助愤怒地说道:“宇智波一族又必须担任执法部门的职责,免不了在执法中开罪村民,结果承受的舆论压力越来越大。

六年之后,压力渐渐积攒了到了某个阈值,族人和我父亲都忍不下去了,这才有了谋反的想法,我们宇智波一族是被逼反的啊!就算谋反,父亲的决断也是无血革命,不愿多伤人命。

可木叶高层呢?却让我哥哥屠杀宇智波一族,我父亲明明也拥有万花筒写轮眼,却不愿父子相残,不低抗地死在了哥哥刀下!

他如果反抗,那一夜死的绝不仅仅是宇智波一族,不知道要有多少木叶忍者为此陪葬……他反对的是木叶高层一众腐朽元老,对木叶村却没有恶念啊!”

“宇智波鼬屠杀宇智波一族,在根部记录中写的是出自团藏的逼迫,猿飞日斩还因此解除了团藏的火影顾问职务,勒令解散根部,当众狠狠敲打了他一番。

然而敲打之后没多久,团藏躲过了风头,就重新回到高层,根部也没有解散,猿飞说话跟放屁一样,最后都不了了之,宇智波一族就白死了,团藏也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胳膊的写轮眼!这又是为什么?要说猿飞和团藏没勾结,我绝对不相信!”

佐助的万花筒写轮眼都要喷出火来:“事实是,我哥哥遵从的只是猿飞日斩的命令,对待团藏不过是虚与委蛇,从头至尾就没信任过团藏,怎么可能听从团藏的命令屠杀宇智波一族?猿飞日斩就算没亲口下令,肯定做出过暗示,逼我哥哥自动自觉地出手了!

猿飞日斩可不是什么老好人,他的心狠着呢,牺牲你父亲,逼反宇智波全族的决断,都是出自于他!”

佐助说到这里,语气十分凝重:“至于说他们为何要联手逼你父亲为村子牺牲,是因为你父亲波风水门的政治理念和老一辈木叶高层完全相悖,暗部的档案中记录过他说过的话,你父亲私下里曾说过:只要这个世界存在忍者系统,可能就不会有和平秩序!

你父亲和你一样,都想要消灭忍者系统!他成为火影之后打算以此为目标努力,这就和老一辈顽固的旧秩序守护者们站在了对立面上!”

原剧情中,鸣人和天道佩恩战斗陷入困境时进入了封印九尾的意识空间,遇到了波风水门的灵魂,他问水门:“为何木叶村总要遭受如此多的苦难?”,波风水门说出了对自己和平的理解:“只要这个世界存在忍者系统,可能就不会有和平秩序!”,言外之意便是改变了忍者系统,和平秩序才会降临。

火影世界的忍者系统,便是一村一国的体系,大名供养忍者,忍者负责杀戮,以守护和爱的名义增加憎恨,不断给世界制造‘佩恩’。

“如果波风水门没有英年早逝,他将会带领木叶走向另外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以他的雄才大略、服众的威望和看穿本质的政治敏感性,绝对有可能在火影任上看穿封建制度腐朽落后、人吃人的本质,大名领主制和忍者阶级会终结在他手中也未可知!”

佐助眼睛里都快滴出血泪了,发狂似地怒吼道:

“波风水门就是因为成为四代目火影后却秉持着这样的理念,打算以改变忍者系统为努力方向,才被故步自封,唯火之国大名马首是瞻的木叶老人顾问团视作威胁,九尾暴走事件的真相,很可能是一场借助巧合而利用九尾来实施的政治谋杀!

在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把持下的木叶村,抱有促使忍界和平理念的忍者何曾有好结果,自来也不就离开村子不愿回来了吗?他真的只是喜欢写H书看女人吗?我看他是怕留在村里迟早也会被牺牲!”

“乡愿,德之贼也……为了守护旧秩序,将变革视作洪水猛兽,扼杀革新的苗头,无所不用其极。”

鸣人叹了口气,喃喃道:“封建制度下的政治斗争,真是丑陋和血腥到了极点!上位者的平衡之道,拉拢一方分化迫害一方的手段,简直没有任何人性可言。

我建立议会制度就是让异见者们有发表自己意见的平台,而不是打着爱村的名号,比谁手段更黑心更狠,宇智波一族的心不够黑,底线不够低,不能谋划违背人伦离间父子亲情的阴谋,所以才输了。”

“怎么样,鸣人,杀了猿飞日斩吧!”

佐助的手按在了草雉剑的剑柄上,眼神中充满了复仇的狂热:“你说过,功是功,过是过,不能相提并论,不管猿飞日斩对木叶有什么功劳、苦劳,他都是我们两人共同的仇人!如果你顾忌形象,我可以当那个黑手,在暗中为你扫清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