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主神调查员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安姆影贼

两名影贼在安姆卫兵的引荐下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走进宅邸,来到小队开会的客厅,罗锋坐在沙发上,见他们走进门也没起身相迎,用审视的目光盯着他们。

小队成员们也不再围坐在罗锋身边,他们站在罗锋背后,站成了一排,场面看起来到真有些像两个黑老大会面。

这两名影贼的其中一人罗锋认识,那人正是在剧院仲夏节前夕售票时组织影贼黄牛党的小头目,罗锋已经查清那人叫查蒙,他家住哪里,家里几口人,种了几亩地,养了几头牛罗锋都了若指掌。

罗锋也知道这厮之前派手下的影贼在剧院周围搞东搞西,弄出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技俩想要恐吓剧团,结果这些影贼都被拜拉娜市长派的暗哨给抓了,那些恐吓的小手段对剧团毫无影响。

“大画家、大表演家布雷德罗先生。”

另一位罗锋不认识的影贼率先开口,他恭恭敬敬地向罗锋行了躬身礼表示敬意:“久仰您的大名了,您伟大的剧作《泰坦尼克号》为安姆人民带来了非凡的艺术享受,我要代表底层民众对您表示感谢。”

罗锋看向了开口的影贼,那人相貌平庸,年纪在四五十岁,乍一看就像个农夫,他生得一副喜相,法令纹上翘,使脸上看起来就像总带着淡淡笑意。

“这位面生的先生,请问高姓大名?”

罗锋也露出笑脸说道。

“在下雷诺尔-血头,经营着一个小公会,您可以称我血头先生,我的朋友们都叫我雷诺尔。”

听了他的自我介绍,罗锋脸上的笑意更甚,这个其貌不扬之人竟是影贼公会的会长!

雷诺尔-血头是安姆影贼名义上的领袖,而艾朗-林维尔则是真正的影主,除此之外,影贼公会还有一位守护神,传奇刺客阿卡尼斯-迦斯。

这三人便是影贼公会的三巨头,实力上说,阿卡尼斯-迦斯最强,艾朗-林维尔次之,雷诺尔-血头最弱。

但这不代表雷诺尔-血头只是个徒具其名的傀儡,在他的经营之下,安姆影贼实力愈发膨胀,已经成为了名震费伦的一方势力,他绝不是个易与之辈,从某种意义上说,他要比藏在幕后的艾朗-林维尔和实力高超的阿卡尼斯-迦斯更难对付。

“血头先生,真没想到竟然是您大驾光临,还请坐。”

罗锋默默回忆着眼前之人的资料,不动声色地笑着起身让座:“我也对您久仰大名了。但我不明白,为何向您这样的人会来拜访我,您看起来并不像个对舞台剧有兴趣的富贵闲人。”

雷诺尔-血头并未落座,他摆摆手道:“在我们正式坐下谈事之前,我想还是先解决一个小问题,免得因为误会的存在,影响到商谈的结果。”

他身边那位影贼小头目闻言竟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罗锋面前。

“布雷德罗大人,请您原谅我,我之前是瞎了眼,竟对您出言不逊。”名叫查蒙的影贼小头目祈求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您放过我。”

罗锋也不言语,甚至看都没看跪地哀求的影贼小头目,向雷诺尔-血头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手下人冲撞了阁下,让阁下对影贼公会产生了不好的印象,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解开误会,消弭隔阂。”雷诺尔-血头笑着说道。

“噢?虽说这个不上台面的小贼并没对剧团造成什么影响,但听您这么说,我也挺好奇的。”罗锋皱眉道:“您打算怎么解开误会?”

“查蒙!”

雷诺尔-血头一声喝令,那影贼小头目浑身一颤,露出绝望之色,取出一柄匕首贴在了脖颈上,匕首割开了脖子上的皮肤,血顺着锋刃流出来。

他就那样做出自刎的姿势,眼巴巴地看向罗锋。

罗锋见了这场面,心中冷笑不已,这不还是老套的流氓套路?换成是合法商人或者艺术家,只怕立刻就开口阻拦了。

但罗锋又岂是什么良善之辈,他饶有兴致地跟那将死之人对视了一阵,僵持之下,影贼小头目知道今日绝无幸理,一咬牙手中匕首就朝脖颈上抹去。

罗锋却动了,一步迈出,出手抓住了查蒙的手腕,将他的匕首夺了下来。被夺走匕首的影贼小头目松口了气,全身发软,险死还生的体验令他心有余悸,任谁到鬼门关前转一圈都会浑身酥软。

“布雷德罗先生,您真是一位仁慈大度之人呐……”

雷诺尔-血头惯见了这种场面,正要借坡下驴,套话脱口而出。

“您误会了,雷诺尔先生。”

罗锋却冷笑着打断他,他一只手揪住查蒙的头发,向上一提,让他仰头把脖子露出来,然后拿着影贼匕首一刀戳进去,再用力一挑,将查蒙的脖子彻底挑开!

颈血喷溅而出,足足喷出了好几尺远,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查蒙带着困惑的表情张了张嘴,因为气管被割断,话说不出来,发出了一阵嘶嘶的气声之后双眼翻白,就这么死了!

“我认为这种事还是亲自动手比较解恨。”

这个叫查蒙的影贼早就被罗锋列在死亡笔记上了,不查不知道,这厮也算是恶贯满盈,他不敢做大恶,害怕被各路英雄当任务做了,专门喜欢欺压良善弱小,欺行霸市、逼良为娼、控制流浪儿盗窃一类的烂事干得数不胜数。

罗锋早就想找个好日子上门取他狗头,没成想他自己送上门来,也算省却一番麻烦。

宰杀影贼如同杀鸡的罗锋把匕首随手丢在地上,在查蒙尸体上擦了擦沾血的手。

雷诺尔-血头的笑容凝在脸上,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冷冽的肃容。

“不出所料,布雷德罗先生跟我果然是同一类人。”

他仿佛完全没在乎自己手下在自己面前被人当鸡宰了,跨过还在微微抽搐的尸体,大剌剌地坐在沙发上,翘起腿,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

罗锋也走回主位,坐在沙发上,就坐在雷诺尔-血头的对面。

“我们怎么会是同一种人?”罗锋摆摆手谦虚道:“我是个遵纪守法的艺术家,而您是一位黑道霸主。”

说得就好像刚才杀人如杀鸡的家伙不是他一样!

影贼会长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扭动脖颈东张西望,扫视起房间中奢华的装潢。

“您知道吗?港口区就像我家的后院,这个区所有的房子的每一个角落我都亲自进去观察过,就算我瞎了,也能如明眼人一样潜入任何一栋房子不会引起主人的警觉。”

雷诺尔-血头答非所问:“只有这栋房子,我从未进过,所以我早就知道这栋房子的主人很厉害,有着了不得的隐藏身份。能把这栋房子的主人逐出安姆的布雷德罗先生,说您跟我是同一类人都已经算是小觑您了,您比我还要厉害呀。”

罗锋闻言,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消散,心说秘密组织竖琴手同盟隐藏身份建立秘密基地建到影贼公会隔壁,还严防死守不让影贼们潜入进来,当影贼们是猪吗?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影贼公会应该早就知道盖洛斯宅邸中藏着竖琴手同盟了吧?

有传闻说影主艾朗-林维尔乃是安姆六人评议会的成员之一,这一下布雷德罗剧院爆炸案的真相怕是也兜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