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霸皇纪 > 第三十三章 骄纵

疾风部,是东荒十部中最大部落之一。

铁林部名义上和疾风部并列,可实际上却处在疾风部的势力范围边缘。一向是仰疾风部的鼻息而活。

只是铁林部实在偏远,又没什么特产,疾风部也懒得在这里浪费力气,极少和铁林部联系。

要在平时,桑老不会如此失态。只是才杀了林远,又才说到高正阳的神兵问题,他真的有点心虚。

“等一下,我去见他们。”桑老说了一句,又对月轻雪和高正阳道:“你们把这里处理一下。”

林远好歹也是个祭师,被外人看到死在祭堂内,那就不好说了。

等桑老走后,高正阳看着尸体有点发呆,“这个怎么搞,有化尸粉么?”

“化尸粉?”月轻雪微微摇头,“没听说过。”

“这不是居家旅行行必备宝物么……”高正阳喃喃自语道。

月轻雪没理高正阳,她去旁边的厢房取了一个麻编的袋子,和高正阳把林远装进去,叮嘱他扔到正堂后面地洞去。

那是一个天然地洞,有七八丈深,哪怕是夏天,里面也冷如寒冬。一般用来存放食物。

情况紧急,就先把林远扔在那里。

月轻雪和高正阳把血迹处理一遍,还没等擦干净,就听到门外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高正阳不想和疾风部的人见面。就独自进了月轻雪住的厢房。

“祭堂建的真不错。”

当先迈步进来的风源夸赞着,一面的目光梭巡,打量着祭堂内的情况。

桑老陪在一旁,干瘪的老脸笑的很矜持,又带有几分恭敬客气。

跟在风源身后的风灵和风扬,都一脸的不以为然。

疾风部人口超过十万,祭堂主楼高七丈,极其宏伟壮观。

铁林部的这个祭堂,只配当他们的茅厕。

最后方的几名疾风部护卫,也都是一脸倨傲。以他们的眼光,也实在看不上铁林部。

月轻雪从大堂内走出来,迎着桑老微微点头,“老师。”

“这是我的真传弟子、月轻雪。”

桑老给风扬介绍道。

又对月轻雪道:“这位是疾风部风源总教习,斩石剑的大名,名震东荒。”

指着风扬和风灵道:“这是少族长风扬,这是族长爱女风灵。小月,你要多向这几位请教。”

月轻雪对风源、风扬等人微微颔首示意,并没说话。

一袭黑衣的月轻雪,气质清幽、神秘、飘渺,举止间自有一股超凡绝俗的仙气。让人为之心折。

哪怕她略显无礼,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风扬看的眼睛发直,他没想到,山沟里面还有这么出色的女孩。

月轻雪容貌秀丽,却算不上绝美。

疾风部中有比她漂亮的,就是风灵的美貌也胜她一筹,

可她的超凡气质,却胜过风扬见过的一切女子。

风扬性子豪勇,和月轻雪的眼神一对,心一下就抽紧了,想要说什么,却犹豫了下没敢冒失。

风扬的紧张失态,全让妹妹风灵看在眼里。

风灵有些不屑的哼了声,她年纪还小,并不觉得月轻雪有多出色,对哥哥的失态很是不满。

“超凡绝俗,真是不凡。”

风源真心赞叹道:“桑老这个弟子,了不得啊。”

月轻雪看气息只是个一阶法师,风源却能感应到她的特殊气息,绝对不同凡俗。

这个女孩,前途不可限量。

小小的铁林部,竟然有这样的人才。

风源目中精光闪动,已经有了想法。

“这个女孩,一定要带走。”

一个强者,足以决定部落的兴衰。

如果铁林部兴盛,对疾风部可不是好事。

带走月轻雪,却能让疾风部兴盛起来。

一加一减,可是差之千里。

风扬心思转动着,一眼看到风扬有些紧张局促的样子,立即来了主意。

但他脸上却不动声色,笑着道:“既然来了祭堂,一定要拜祭三位圣帝才行。”

“请。”

拜祭圣帝不是小事,桑老也多了几分肃然。

祭堂正厅内,供奉着人族的三位圣帝。

局中的是掌管天地的原始圣帝。

原始圣帝,号称天地之源,万物之本,是一切的源头。

左侧的无极圣帝,掌控万物之灵。是他传下了法术,人族才有了法师、术士。

右侧是真武圣帝,掌控生死。是他传下武道,人族才掌握了强大武道力量。

三位圣帝,是人族共同供奉的最高神祇。

不祭拜三位圣帝的人族,会被其他人族视作叛徒。人人得而诛之。

风源带领下,风扬、风灵三人恭敬上香,叩拜。

风源是三阶上品武者,五感敏锐。一进大堂,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气。

满屋子的缭绕香烟,也掩盖不住。

风源心中暗自惊奇,这是祭拜圣帝的大堂,部族最为神圣的地方,怎么会在这里杀人!

“这里面一定有故事……”

风源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事,他更有兴趣了。

桑老道:“几位贵客,远路而来,一定是累了。先去我房间喝茶安坐,等吃过饭后再去休息……”

“桑老不要太客气。”

风源摆手道:“不过是走个山路,哪里会累。”

说着,风源饶有兴趣在院子里转起来。

桑老无奈,只能陪在一旁,不时介绍几句。

风源转了半圈,来到一间房门前,好奇的停下脚步,“这是?”

“这是小月的房间。”

“是么……”

桑老才张嘴介绍,那么风源已经推门走进去了。桑老无奈,只能跟进去。

月轻雪住的西侧厢房,房间不大,只有一间小厅和卧室。

高正阳就坐在小厅的椅子上,看到进来人了,才不紧不慢的站起来。

高正阳知道,对方就是奔着他来的。

避而不见,并不是他怕什么。只是不喜欢麻烦。

对方真找上门了,高正阳也不会躲避。他也没什么可怕的。

风源身材高大,四肢修长,一头灰发披散着,浓眉如刀。

身上的黑色鱼鳞铁甲,完全贴合身体。显然是量身定制而成。

既能保护身体要害,又能最大限度的保持身体的灵活。

包括他的衣物、长靴,都有着铁林部所没有的精致。

只是看风源的打扮,高正阳就知道,疾风部财力强大,远胜铁林部。

从风源的气息波动上看,对方应该是三阶武者。

而且,气息沉凝,远比狼族的狼长风要强大。是高正阳见过的最强者。

“他是?”

风源一脸玩味的打量着高正阳。

这个少年身材瘦弱,其貌不扬。

只是神色从容,眼神淡定,身上还有元气波动,居然是打通灵窍的武者,看起来到有点意思。

“这是高正阳。高翔的儿子。”

桑老不想说高正阳的光辉事迹,那太容易引发不好的联想。

“哦,是高翔的儿子啊、”

高翔当初很是威风,风源还见过高翔。

要是高翔的儿子,这个年纪成为武者到不奇怪。

风源本来很怀疑,房间里的人有问题。

可高正阳神色坦然,举止从容大方,又是高翔的儿子,他也就放下了怀疑。

风源本想离开,却意外的感应到高正阳身上有股特殊的气息。

“你父亲是名真正的武者,你不要给他丢脸。”

风源说着,伸手拍了拍高正阳肩膀,一副亲热的样子。

高正阳有种直觉,风源没怀好意。

国术中有种境界,叫金风未动蝉先觉。

意思是说,秋风还没来呢,蝉已经先一步察觉到了。

心灵修养达到这种境界的武者,对于危险有着敏锐直觉。

危险还没发生,就能生出预感,提前规避。

高正阳前世虽然纵横无敌,心灵境界却差的很远。

所以,才会中了埋伏,被核弹炸死。

打开脑海中神宫穴窍,他也许没达到金风未动蝉先觉的层次,直觉却已经异常敏锐。

风源一动,他就觉得不对。

没等风源手掌落下,高正阳已经无声的向后滑开一步,避开了风源的手掌。

风源有些意外,而后哑然失笑。

桑老很尴尬,急忙解释道:“这个孩子从小孤僻,不习惯和人亲近。还请风总教习不要见怪。”

“怎么了?”后面的风灵,好奇的挤进来。

风灵瞪着大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高正阳。

这个黑瘦少年,比他们部族的奴隶还不如。也不知道风叔看上他什么了。

月轻雪的房间狭小,进来这么多人,空间一下局促起来。

桑老道:“这里地方小,还是去我房间坐吧。”

“好啊。”风源笑着应道。又对风灵道:“他父亲高翔当年名震东荒,是条好汉。你们都是少年人,多亲近亲近……”

等风源、桑老离开,风灵才皱着小巧鼻子,仰着尖尖的小下巴,对高正阳道:“小子,你叫什么啊?”

风灵五官精致,尤其是漂亮的杏眼,特别水灵有神。

青色劲装极其精美,外面还套着青色皮甲,腰间别着短剑,衬托的她非常英气。

高正阳笑了,和月轻雪那样奇异的女孩相比,眼前这位才是真正的十三四岁少女。

虽然没胸没屁股,却胜在青春可爱。尤其是她身上的骄纵,更是让他觉得有趣。

现代的少女,几乎都有这种骄纵之气。

但在落后的铁林部,所有人都活的很沉重。这里的孩子,都没有骄纵的条件。

就是铁鹰的儿子铁勇,虽然狂躁,却没有这股骄奢之气。

风灵的骄纵,让高正阳找到了熟悉的味道,也让他觉得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