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散文诗词 > 茅山捉鬼人 > 第3399章 第3436 赌约1

“有什么好怕的。你要是杀我,就不会费力带我来这里了。”叶小木用力吐出一口气,道,“我是在想之前为什么会被你抓住。”

晚饭?!

叶小木傻傻地望着鲛人,“这……可以吃的?”

“你们人类当然不吃,我却无碍,在我眼里就是一条鱼。”

“可这是一条修成了人形的鱼啊。”

“所以吃着更补,鲛人,本来就是我们龙的食谱上比较不错的一个,我是龙子,只要是肉食,什么都吃得。”

叶小木这才想起之前她一言不合拍死两个法师的事,暗自思忖,自己还是道心不稳,一段时间的相处,看她显得挺单纯可爱的,如同一个普通的人类姑娘,最多就是武侠小说里那种蛮不讲理的邪教妖女之类的,却忘了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怎么,觉得我很邪恶凶残吗?”

叶小木用力吐出一口气,望着她,很诚恳地说道:“就冲你之前的表现,我觉得你还不是无药可救,就算你之前再坏,只要你愿意改,还来得及。”

椒图饶有兴致地望着他,说道:“怎么改?”

“从现在开始不再杀人,只做好事。”

“好事?哈哈!”

椒图捂嘴笑起来,“你小子挺逗的!”

随即收敛神色,对他道:“你所谓的好事、恶行,只是你人间的标准,就算是三界天道,我龙族乃是百兽之长,早就跳出了三界之外,为什么要遵守?”

叶小木一时无语,道:“你这是强者的逻辑。”

“没错啊,我是龙,从古到今,一切生灵都是龙的食物,一向如此,凭什么我要改变?”

“一向如此,就是对的吗?”

叶小木指着躺在地上缩成一团那个鲛人,说道:“你从她的角度想过没有,她活得好好的凭什么要被你吃掉,她难道不可怜吗?”

椒图面带微笑听他说完,冷冷说道:“我为什么要从她的角度想,你们人类在人间也是食物链的顶端,吃各种飞禽走兽,你们站在它们的角度想过吗?你们人间所谓的好人、善人,难道全是不吃肉不杀生的?”

叶小木被她问的语塞,说道:“那你无故杀人,又是为什么?”

“凡不如我的,想杀就杀,想吃就吃,所谓的规矩,在我这里行不通的。”

“那如果比你强的要吃你呢?”

“我会拼命反抗逃走,如果逃不过,那也绝无怨言,你们人类有个词,叫弱肉强食,就是这个道理。”他盯着叶小木,说道:“所谓的规则、道理,只是强者用来约束弱者的东西,强者自己是不必遵守的。”

叶小木倒吸冷气。

椒图的逻辑和道理,他当然是不认同的,不过……她有她的逻辑闭环,让人无法反驳,叶小木猛然想到,她的这一套理论,跟陈晓旭的行为恰好截然相反,一个是随便杀生,丝毫不以为恶;一个是宁死都不杀生,哪怕对方十恶不赦的凶徒……

这么一想,虽然两人的原则是两个极端,但似乎也有某种相似之处?

叶小木胡思乱想着,见椒图突然一把抓着鲛人头发,拉到自己面前,看上去就要动手,情急中说道:“咱们打个赌怎么样?”

椒图定睛看着他。

“之前是纸上谈兵,没什么意思,咱俩可以实战演练下,你攻我守,看到底谁更胜一筹,怎样?”

椒图轻蔑笑道:“杀你用一招就可以了,有什么好打的,你也只配纸上谈兵。”

叶小木道:“你可以自封经络,我俩只印证招式手段。”

椒图眉头皱起来,“凭什么跟你玩这游戏?”

“因为好玩。反正你也是闲着,你要是想吃她,也不着急这一会吧,你很饿吗?”

椒图一口答应,起身说道:“好,那就跟你玩玩。”

“我要是赢了,你就放了她,这是赌注,我要是输了……你可以吃了我。”

“我要吃你随时都可以好吧,”椒图有点无语,“你身上也没什么我想要的,不过这个挺好玩。我答应了。”

说到底还是意气之争,她不甘心之前被面前这个讨厌的家伙压了一筹,想要在实战中找回面子,证明在同等实力的情况下自己也是可以打赢他的,这便提着那鲛人头发,丢到角落里,朝叶小木走过来,见他正在作法,想要自封气海,说道:“你也不必那样,否则你我一点修为不能运用,很多法术也不能施展。你是什么境界?”

“地仙初阶。”

椒图于是作法,手中在空中画了一个圈,留下一道金光,两边弯起成一个圆圈,金箍一样套在自己脖子上,然后作法检验了下,满意说道:“差不多了,我封印了九成经脉,大概就是地仙初阶的样子。”

叶小木震惊,封印住了九成经脉……也就是她只需要使出一成实力,在硬实力上就跟自己平手了?如果她全力一战,只怕自己顷刻间就要被秒成渣了。

自己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战了。

叶小木做了两次深呼吸,摆好姿势,点了点头。

“突然想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名字。”

叶小木做好开打准备了,却突然听到这么一句,愣了下道:“别这么客气。”

椒图嫣然一笑,“谁跟你客气,你要是输了我就吃掉你,所以先记下你名字,将来你师门人要是找来我好对上号。”

叶小木一头郁闷,自曝了姓名。

“叶小木……这名字还真是。”骤然想到什么,上下打量他,道:“我想起来了,你好像也是玄清山弟子?”

“算是吧。”

“你姓叶……叶少阳跟你什么关系?”

叶小木摊了摊手,“就知道你要这么问,一点关系没有。”

“可你们长得很像。”之前没往这方面想,如今椒图以叶少阳为参照,越看越觉得他还挺像的,忍不住有点怀疑起来。

“那我不知道,反正我跟他没关系,我是半路出家,修行不过一年,连这个玄清山弟子的身份还是讨来的,玄清山掌教我就见过一两次……我要是叶少阳儿子,至于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