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妖龙古帝 > 第2649章 帝族真血

“我是谁,暂且另说。”

苏寒能猜到玄一此刻是什么样的想法,笑道:“还是那句话,妖龙古帝并不是什么大英雄,他没有为银河星系做出什么巨大的贡献,他只是幸运之下,将修为达到了巅峰而已。”

“而今,他已经陨落了。”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妖龙古帝这个人。”

“现在,该说说你自己了。”

微微沉吟,苏寒接着道:“帝族有三大印记,以我看来,你此刻的状态,怕是连第一印记都还没有传承吧?”

“嗯。”

玄一点头,神色终于是缓和了下来。

他不相信苏寒是妖龙古帝,亦或者说,暂时来说,他真的不相信。

不过,也仅此一点!

除了这一点之外,苏寒所说的任何话,他都相信。

因为那都是事实,在他漆黑色发丝,转变为深蓝色,觉醒了帝族传承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

而他,也终于知道了,苏寒到底为何,非要花费三千万的仙晶,将他买来。

是为了报恩。

报上一世,帝一曾救他性命,他却一直都未曾偿还的恩情。

耿直的人,死脑筋。

但死脑筋,有坏处,也有好处。

在相信了苏寒之后,玄一立刻认为,苏寒不是坏人。

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机叵测。

相信就是相信,如此简单!

“先服下丹药,我可不想一直看你这……狰狞的面容。”苏寒指了指那盛装丹药的玉瓶。

玄一二话不说,立刻打开玉瓶,将丹药服下。

而后,以修为之力,快速的将这些丹药炼化。

果然,他身上的大部分伤口,都是可以恢复的,尤其是脸上。

苏寒亲眼看着他伤口的愈合,看着那狰狞的面庞,在药效的作用之下,渐渐恢复。

最终,变成了一个,年龄看起来与苏寒差不多,且极为英俊的年轻男子。

那满头的深蓝色长发,与这面庞交相辉映,就算是苏寒,一时间都有些看呆了。

“你别这么看我……”玄一脸色涨红,居然低下头来。

望着他这‘娇羞’的样子,苏寒一脸尴尬,连忙道:“果然,帝族的人都是受到眷顾的,不但拥有那恐怖的天赋,连长相,都是如此的超乎常人。”

“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帅的,很多人都会像你这么看我,说实话,这样让我烦恼很多……”

苏寒:“……”

也不知他这话是真是假,总之苏寒是有些不爱听。

与玄一的长相比起来,苏寒的面容……

嗯,还是有些清秀的。

真的!

“现在,不对我横眉冷对了?”

苏寒调侃了一声,见玄一不言语,又道:“算了,你们帝族的人都是一根筋,尤其是一千万年,才会出现一个的帝族真血之人!”

玄一再次抬头,叹息道:“唉……你果然什么都知道,帝族真血,乃是我帝族最顶级的秘密之一,却依旧瞒不过你。”

“你又怎能知道,当初我与帝一,是怎样的一种交情?”苏寒摇头。

“帝一啊!”

玄一眼中尽是崇敬与拜服:“那是我帝族自出现以来,最风华绝代的人,没有之一!”

“你会像他一样的。”苏寒道。

“像他一样?”

玄一不禁自嘲的笑了笑:“这算是安慰么?多少人,都想要跟他一样,可又有几人,能达到他十分之一的程度?”

苏寒沉默。

不得不承认,的确只是安慰,只是鼓励罢了。

帝一太强了。

他没有被列入圣域强者榜,却是那个时代,最为刺目耀眼的人。

挥手间风云色变,抬脚下乾坤崩塌。

苏寒从来就没有觉得,自己比帝一强,哪怕是他达到了主宰境,也一样如此!

当初帝一经历了三次,第三道帝族印记的觉醒,哪怕只要有一次成功,银河主宰的位置,都不会是苏寒的。

作为至交好友,生死兄弟,可想起帝一的时候,苏寒还是忍不住,有些心颤。

“说说你自己吧。”

苏寒抿了抿嘴:“怎么会被奴隶市场给抓去的?以你三阶仙君境的修为,在这灵朝当中,怕是无人能够将你如何吧?”

“是因为仙云圣丹。”

玄一解释道:“我的修为,其实是三阶仙君境巅峰,只差一步,便可突破到四阶。”

“我努力了很长时间,却依旧卡在这个瓶颈当中,最后得知仙云圣丹,可以让我的修为得以突破。”

闻听此言,苏寒微微点头。

这倒是不假,以仙云圣丹的药力,足以让一个三阶仙君境巅峰的修士,突破到四阶了。

“因此,我便费尽心思的寻找仙云圣丹的药材,想要在凑齐之后,花费仙晶,找一位炼丹师帮我炼制。”

“所有的药材几乎都集齐了,只差最后一味,名为仙云草,是仙云圣丹的主药。”

“我打听了不少地方,最后有人告诉我,在云海王朝,有这种草药,我便前往了云海王朝。”

“也的确有人带我去了仙云草所存在的地方,谁曾想居然是阴谋,有一名五阶仙君境牵头,联合四名四阶仙君境,更是布下了一座大阵,只等我进来!”

“那大阵当中有毒雾存在,我愤怒之下,修为消耗过度,又因为购买了药材,没有多余的仙晶补充,防备不及之下,被那些毒雾侵入体内,封印了修为,至今未曾解开。”

“再然后,我就被击伤昏迷,醒来之后,就在那个奴隶市场了。”

玄一攥紧拳头,咬牙切齿的是:“应该是有人故意如此,抓一些毫无防备的散修,然后卖给奴隶市场。”

“你现在才知道?”

苏寒不禁哼笑了一声:“不然你以为,奴隶市场那么多的奴隶,都是从哪里来的?”

“我以为都是势力之间的战争之后,将俘虏卖给奴隶市场的……”玄一摸着脑袋。

“有一部分是,但也有一部分,是像你这样的。”苏寒叹息了声。

中等星域,真的是太险恶了。

他再一次庆幸,自己没有将唐忆带到中等星域。

如她那样,长相极美,修为又是极低的女子,怕是会受到很多人的觊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