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诡秘之主 > 第六十三章 馈赠总是要归还

听完老头的话语,伦纳德顿时又放松了不少。

他将注意力转回了下午发生的天使层级战斗,相当好奇地问道:

“那个巨蛇虚影属于哪条途径的天使?”

帕列斯.索罗亚斯德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道:

“‘命运之蛇’,生命学派的议长,序列1的天使。

“没想到祂也加入了他们……”

生命学派的议长?祂也成为了“愚者”先生的眷者?对应塔罗牌是,“命运之轮”?伦纳德眼睛略有睁大,愈发觉得“愚者”先生的势力已经堪比七大正神教会,深得无法测量。

“死亡执政官”……“命运之蛇”……“残缺的信使”……“愚者”先生座下,目前出现过的,已经有足足三位天使……难怪克莱恩能那么快就成为半神……这才过去多久,我都卷入天使层级的战斗了,将来还会发生什么,简直无法想象……伦纳德拿着信纸,坐到了沙发上,对于消化掉“安魂师”魔药,晋升“灵巫”,又平添了几分急迫之情。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碌着安抚贝克兰德区域的魂灵们,但由于任务数量太多,距离完成还有很长一截距离,找不到机会和借口去廷根市窃取那滴“永恒烈阳”鲜血的力量,而阿蒙分身的到来,比他预想得快不少。

…………

大桥南区,月季花街,丰收教堂内。

换上了褐色教士服的埃姆林.怀特站在摆放烛台的长桌旁,看着努力擦拭圣坛的欧内斯.博雅尔,抬起右手,随意指了指道:

“侧面,左边,没擦干净。”

也是一身“大地母神”神职人员服装的欧内斯.博雅尔愤恨地瞪了埃姆林一眼,但还是听从吩咐,重擦了刚才有点敷衍的区域。

“我知道你很生气,就像我知道了你卖古堡情报给我却故意隐瞒关键信息时一样。”伦纳德一点也不在意对方目光地笑着说道,“还有,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我也是子爵了,就上周的事情。”

血族子爵对应“月亮”途径的序列5“深红学者”,晋升仪式的条件之一是要在满月的照耀之下,除了这个,还必须凑够代表不同月亮状态的金属、宝石,以及超凡生物的血液,相当得复杂。

不过,埃姆林早已得到血族高层免费为他举行仪式的承诺,一等到满月来临,就顺利完成了晋升。

至于“魔药教授”的消化,他觉得自己还没怎么用心,就已经成功,因为他经常在丰收教堂给愿意学习的平民信徒讲授草药学,甚至一些特殊用途的魔药搭配,而平时除了搜集秘偶,研究历史,到教会做义工,他还爱好着琢磨各种魔药,以便不同的战斗场景使用。

“……你是子爵了?”欧内斯.博雅尔猛地站直身体,一脸错愕。

在血族内部,因为彼此都是长生种,积累的人口总数并不少,非凡特性的数量又有限,爵位的提升可以说非常困难,需要漫长的排队,才有可能等到,而埃姆林.怀特成为男爵才半年左右!

欧内斯记得自己从男爵到子爵,用了足足六十年,这还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受到人造吸血鬼的袭击,过早死亡,留下了遗产。

“当然。”埃姆林脸上的笑意明显了一些,但又保持着矜持,“我拿到了一份来自人造吸血鬼的序列5非凡特性。”

欧内斯.博雅尔看着埃姆林,一时竟不知该说点什么,仿佛受到了比成为丰收教堂义工更沉重的打击。

“你的表情很有趣。”埃姆林“啧”了一声,“也许有一天,你得称呼我伯爵阁下。”

“狂妄!自大!”欧内斯脱口而出。

我已经很谦虚了,没说要成为公爵,甚至亲王……不到天使层级,怎么成为血族的救世主?而且,我们塔罗会内部,“世界”先生已晋升半神,“隐者”女士也快了,这将来绝对是一个半神层次的聚会……埃姆林笑了笑,不像往常那样和欧内斯争执,摆出了一副对方话语不值得反驳的架势。

当然,他也明白,血族的种族优势在“深红学者”这个阶段后,将不复存在,成为伯爵的难度不比人造吸血鬼晋升“巫王”低。

“深红学者”魔药的消化还算简单,只要虔诚地喜欢月亮,崇拜月亮,研究月亮,就行了,这是大部分血族平时都在做的事情……不过,相应的仪式掌握在半神们手里,没有他们的许可,我哪怕能从“太阳”那里弄到“巫王”的非凡特性,也成不了伯爵……埃姆林高傲归高傲,对接下来的道路是什么样子还是非常清楚的。

“深红学者”最核心的能力有两点,一是能营造有利于自身的环境——当敌人不擅长灵性、灵界相关时,就制造“满月”效果,反之则让那片区域的月亮隐去,二是能在月光照耀的一定范围内,获得瞬移闪现般的能力和月光化的状态,哪怕被人击碎,也可以在月光中重组。

而这些能力的强弱,又取决于“深红学者”对“月亮”领域的了解和研究。

至于黑暗类法术的变强、魔药效果的提升、梦魇类影响抵抗能力的获得,属于附带。

欧内斯被埃姆林的态度激怒,正要再次开口,却看见山峰一样的半巨人主教乌特拉夫斯基从教堂后方走了出来。

他赶紧弯下腰背,埋低脑袋,继续清理起圣坛。

埃姆林.怀特也是拿起了抹布和烛台,熟练地擦拭表面。

安静的氛围里,他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现在离开丰收教堂,血族高层会不会让他交出从欧内斯那里拿到的神奇物品或超凡道具。

这……他们要是提出,我真的没法拒绝,因为有些物品本身就不属于欧内斯……埃姆林认真思考了一下,决定等下就回房间,布置仪式,将获得的战利品献祭给“愚者”先生,到时候再和“星星”、“正义”等成员瓜分。

呃,“玫瑰之誓”戒指不用献祭,这只是其中一枚,谁拿到,谁就会被另一枚戒指的持有者发现和确认……就当它是我的战利品,我晚上直接交给尼拜斯侯爵,应该可以换到一笔奖励……剩下的,我不再参与分配……埃姆林很快有了更加具体的方案。

至于血族高层会不会因此恼怒记恨他的问题,他不是太担心,因为提交那枚“玫瑰之誓”戒指时,他还会顺便提一句玫瑰学派节制派重要成员寻求合作的事情。

这件事发生在上周,埃姆林当时就想转告血族高层,谁知接下来的几人小聚会里,“倒吊人”建议他等到惩戒行动结束再这么做,以此展现出自身的重要,化解暗藏的愤怒和怨念。

用大棒敲一下,再给一根胡萝卜?此时此刻,埃姆林对这个建议忽然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

伯克伦德街160号,道恩.唐泰斯的卧室内。

他们这次的战利品不错啊,一根提升精力,保持清醒,对抗心智影响的钻石领针,一个可以防备致命伤害和精神刺穿的替身纸人,一条降低“太阳”和“闪电”伤害的皮带,一个装了300多镑现金的皮夹……刚接收完献祭返回现实世界的克莱恩无声感叹了几句,坐至书桌前,拿出了一条透明的蠕虫。

一看到这虫子,他就感觉头疼,回忆起了精神体被撕裂的疼痛。

这是他从自己身上分裂出来的“灵之虫”,用来制作给“命运之蛇”威尔.昂赛汀的报酬。

对于怎么复刻那件短暂恢复对方实力的物品,他已有了思路,那就是以“灵之虫”为载体,用上次抄录下来的完整符号引动灰雾之上神秘空间的响应。

对此,他的占卜结果是,事情较为顺利。

“那件物品的本质其实就是‘占卜家’途径序列3‘古代学者’的其中一种能力,从历史之中,从过去的自己那里,短暂地借来部分力量……我以‘愚者’的身份响应,肯定没有问题……

“唯一的麻烦是,相应的符号立体,神秘,复杂,危险,没法直接铭刻于各种金属薄片上……按照威尔.昂赛汀的说法,得用冥想的方式,驱动灵性,直接在‘灵之虫’上勾勒……

“如果成功,我也给自己做一个,看着过去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看看会追溯到克莱恩.莫雷蒂小时候,还是悬挂于光门上的‘蚕茧’……若是后者,最好能确定已悬吊了多少年……”克莱恩若有所思地进入了冥想状态,然后不停地在脑海里勾勒符号,以此引导灵性于外面重现这个过程,渗透入“灵之虫”内。

这是一个复杂而艰难的工作,一不小心就会失败。

一个个无形的符号落下,加于“灵之虫”上,突然,克莱恩身体微微一抖,那条“灵之虫”自行燃烧,化成了灰烬。

看着空荡的掌心,克莱恩一阵头疼,长久沉默,好半天才自语了一句:

“生活真是艰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