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超维术士 > 第2364节 席兹

安格尔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雷诺兹,他的魂体相当的纯净,内部没有丝毫的杂质。相比起其他人的灵魂来说,雷诺兹的魂体还充斥着一股蓬勃的活力。

“你在看什么?”紫色巨兽刚离开,安格尔就一直盯着雷诺兹,这让尼斯有些好奇。

“我在想,雷诺兹身上是不是有某种增加幸运的东西。”安格尔将自己的怀疑说出来。

尼斯失笑着摇摇头:“这怎么可能?我一来就检查过雷诺兹的灵魂。”

尼斯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双眼:“只要藏匿在灵魂内,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逃脱我的眼睛。雷诺兹的灵魂里,肯定没有奇奇怪怪的东西,更不可能有你所说的增加幸运的物品。”

一旁的辛迪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她低声道:“尼斯大人,会不会雷诺兹天生就有幸运加成呢?”

“你也这么认为,觉得是因为他的幸运,那只魔物才离开的?”尼斯疑惑道。

辛迪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此前,那只海兽就来过一次,我们亲眼看到它是朝着我们这边游过来的。但是,它游到一半又走了。”

尼斯有些讶异道:“还有这回事?”

另一边的胖子学徒也沉吟片刻道:“我也想到了一点,我们自从带着雷诺兹以后,好像再也没有遇到过风暴了。在此之前,我们在这片海域总是遭遇各种可怕的天象。”

辛迪也点点头:“对了,我们遇到雷诺兹的时候,费罗大人还说他是个幸运的家伙,因为雷诺兹一直徘徊在迷雾带深处,却没有遭遇到任何攻击。”

随着一件件事的说出,众人之前没注意的细节,全都回忆起来了。

单独提出来,好像都没什么问题,可全部连在一起,那种种巧合就有些异常了。

雷诺兹仿佛真的是天眷之子一般,总是能躲过种种的危险。他所在的地方,就是安全区。

尼斯这时也忍不住回头重新看了眼雷诺兹,半晌后,他还是摇摇头:“还是没有任何发现,很正常的灵魂。假如真的有增加幸运的东西,或许在他的肉身附近,至少他的灵魂没有异常。”

辛迪有些疑惑的问道:“人死了以后,尸体还能影响灵魂的状态?”

“谁告诉你雷诺兹已经死了?”尼斯本来想嘲讽几句,但看到提问的是辛迪,还是忍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脏话。

“雷诺兹没死?”其他学徒纷纷侧目。

尼斯:“我劝你们回去以后去树灵庭报几节灵魂系统学的课程,仔细的去听听课程的内容,如此纯净的魂体,死魂可做不到。”

众学徒露出了悟之色,“正因为雷诺兹还没死,所以如果他的肉身上放有增加幸运的物品,还真的有可能影响到魂体。”

尼斯点点头:“是这样没错,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太想当然耳了,能持续影响个人运气的东西,真的存在吗?而且,他现在以灵魂状态出现在这里,就不是什么幸运的事。所以,就算真有幸运,也肯定有极限的。”

安格尔想到自己花了千辛万苦才找到的幸运皮卷,也暗暗点头。

或许,真的只是巧合吧?

尼斯摆摆头:“算了,什么幸运不幸运的事,现在也不是重点。我现在只想知道,刚才那只魔物到底是怎么回事?”

尼斯看向紫色巨兽消失的方向,眉头紧蹙不展。

说到那只魔物,安格尔也颇为好奇:“你刚才说它有靠山?那只魔物难道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我是这么推测的,但基本没跑了。”尼斯正准备和安格尔说说那只魔物的情况,突然想到了什么,看向周围的一众学徒,他们此时也竖着耳朵,想要倾听。

尼斯:“你们既然遇到了它,那和你们说说也没关系。但是,它的事,事关魔鬼海的一些隐秘。我今天说出去的话,你们绝对不能外传,听到了吗?”

辛迪和其他几位学徒互觑一眼,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听尼斯巫师的意思,这可是秘幸啊!这种秘幸有时候花几百上千魔晶,都不一定能换到,他们能听到本身就赚了。

“便宜你们了,这个消息是我私人的消息,从虫群之心的一个研究所遗址里发现的,我从来没告诉过其他人。”尼斯哼唧几声,对着安格尔讲了起来:“这只魔物,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它可能与那只灾厄之兽有关。”

所谓灾厄之兽,指的是很早很早之前,或许要追溯到几千年前,魔鬼海的一只恐怖巨兽。

这只巨兽诞生于海洋,驰骋在天空,是魔鬼海真正的霸主。

“魔鬼海虽然很早之前就有各种恐怖的天象灾难,但真正让魔鬼海闻名的,还是因为这只巨兽。它的破坏力极强,只要它愿意,它甚至能掀翻一整片海域。它所游过的地方,一片死寂。正因此,被称为灾厄之兽。”

“它存在的年代,南域还有不少的传奇巫师。可就算是传奇巫师,平时也不会去招惹这位。”

这只巨兽位阶虽然也是传奇级,但它那庞大且无坚不摧的身躯,还有能震荡一整片大海的精神力,已然超过了人类传奇巫师的上限。

再加上它并不热衷于登上大陆,只爱在魔鬼海里待着,所以,人类巫师与它直接分庭而据。它占领了海洋,而人类巫师则盘踞于大陆之上。

“魔鬼海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巨兽?那它后来死了吗?”胖子学徒好奇道。应该死了吧?毕竟他们可从没听说过如今的魔鬼海有这样的巨兽。

“死?”尼斯轻蔑的觑了胖子学徒一眼,道:“真是无知。达到这种实力的存在,自己想寻死都难。”

“它后来为何消失了,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虫群之心’因瑟柯特的一本手稿记载里看到,它好像是自己离开了,反正肯定没死。”

自己离开了?众人暗暗猜测,或许是因为世界已经容不下它,将它“排”了出去?

辛迪:“那这只巨兽有名字吗?还是说,就叫灾厄之兽?”

尼斯:“因瑟柯特在它的手稿中,用古纳兹语的‘席兹’,来称呼它。但我也无法确定是否是它的名字。”

席兹,在古纳兹语中,意为背负神国的救世之羽。

但那只巨兽可没有一点救世的感觉,更像是一个灭世的存在。

“真名也难以考据,暂且称它为席兹吧。”尼斯顿了顿:“刚才那只全身像是覆盖了矿石的紫色巨兽,和我在手稿里看到的席兹速写,至少有八成相似。”

正因此,尼斯才猜测,刚才那只紫色巨兽与席兹有很密切的关系。说不定,就是席兹留在魔鬼海的后代。至于说为何后代隔了这么多年才孵化,这……不重要。

“原来如此,假如真的是席兹的后代……”众学徒打了个寒颤,按照尼斯的描述,席兹之能已经足以毁灭大半个南域巫师界,惹上席兹,简直就是在找死。

胖子学徒:“幸亏当时费罗大人没有打死它,否则后果就难料了。”

在他们感慨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安格尔,轻轻开口:“我好像看到过你说的这个席兹之事。”

尼斯惊疑的看过来:“不会吧?你也闯过因瑟柯特的研究所遗址?”

“我如果闯过虫群之心留下的遗址,我当初就不会找你要孵化变形软态虫的手稿。”安格尔没好气道:“我是在,一本记事里看到的。”

这本记事的名字,就是《库洛里记事之十四》。因为库洛里的事涉及到了隐秘,和尼斯说倒无所谓,但周围有实力低微的学徒,所以安格尔没有提及库洛里的名字。

“在这本记事里,记载了一个秘幸。说魔鬼海里有一只诞生于海洋,但能飞的神秘巨兽,它能通过影响魔鬼海的能量场,将魔鬼海纳入了自己的地盘,监控整个魔鬼海的动静。”

尼斯点点头:“没错,应该就是席兹。”

安格尔继续道:“这只巨兽非常强大,占据了魔鬼海一整个时代。不过,后来它被格鲁兹戴华德带到了幻灵之城……然后没有了下文。”

安格尔算是补充了席兹的后来去向,它并没有死去,也不是主动离开,而是被某位更加强大的神秘存在带走了。

“帕特大人,格鲁兹戴华德是人名吗?还有幻灵之城……这又是哪?”胖子学徒满脸好奇的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这个你们就不用知道,反正都不是南域的。”

尼斯倒是隐隐听说过幻灵之城的事,嘴里暗暗嘀咕:“原来席兹是去了那里啊……”

尼斯:“我听说魔物进了幻灵之城,就很难再出来了。那我们刚才其实没必要怕那只紫色巨兽,下次遇到干脆捉回去研究研究。”

尼斯的眼睛倏地发亮。

安格尔:“我对格鲁兹戴华德的幻灵之城不了解,不过据我所知,这位对魔物是十分的热爱,还将幻灵之城的魔物分了级,席兹目前就是钻石级别的公民。”

安格尔潜意思也很明白,如果席兹感知到自己血脉幼体被杀,以它钻石级别的公民要求格鲁兹戴华德来处理这件事,尼斯肯定逃不掉。——当然,前提是那只紫色巨兽是席兹留下来的血脉。

听完安格尔的话,尼斯也有些悻悻:“我就只是随便说说,是的,随便说说。”

“最好也不要将它在迷雾带的事情泄露出去。”安格尔道。

安格尔担心的不是席兹,而是格鲁兹戴华德……当初弗罗斯特提醒过他,如果格鲁兹戴华德看到托比,以他对魔物的热衷,估计会强行抢走。所以,最好不要惹上对方,还有,绕着他走。

“这个我懂。”尼斯目光也看向其他学徒,学徒众纷纷立誓,保证不泄露席兹幼体的存在。

等这方完结后,尼斯看向之前那只紫色巨兽消失的方向:“不过,抛开其他的不谈。我倒是很好奇,它刚才为何会突然离开?那个方向,发生了什么?”

“谁知道呢,或许又是地盘之争。”安格尔随口道。

海兽之间的争执,基本都是地盘问题。刚才那只海兽之所以盯上他们,就是因为托比的蛇鸟形态释放的气息,在对方看来是种挑衅。

“不去管它了。”安格尔也不想在这只来历不明的魔物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他现在更想知道的,还是娜乌西卡的情况。

回归正题。

雷诺兹到如今还是一副呆愣的模样,连之前那只紫色巨兽袭来都不为所动,看上去像是傻子一般。

安格尔看向尼斯:“雷诺兹的情况,具体是怎么回事?”

尼斯:“我检查了一下,没什么问题,就是一种情绪应激。他的意识被压制住了,情绪占据了主控地位。”

一旁的胖子学徒低声嘀咕:“我看雷诺兹也没什么情绪起伏啊。”

尼斯冷瞥了他一眼:“情绪占据主控,不意味着就是愤怒、激动的情绪。”

顿了顿,尼斯又对安格尔:“我还发现了一点,雷诺兹最初表现出记忆丢失的情况,不是因为记忆被隐匿,而是他的意识有割裂,有一部分意识不在魂体上。”

安格尔:“意识割裂?你的意思是?”

尼斯:“我猜测他的肉身应该残留了很小一部分意识。”

也即是说,丧失的记忆,可能残留在肉身的意识内。

这种情况,其实类似双重人格。但雷诺兹并非是双重人格,残留在肉身的意识也撑不起一个独立人格。

他只是单纯的意识被分隔开了一部分,具体原因暂时未知,尼斯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案例。

但可以确定的是,记忆丢失,肯定与意识的分隔有关。

看着背对着他们,呆呆望向大海的雷诺兹,尼斯道:“我猜他现在的这种状况,估计也有一定的原因是受到意识分隔的影响。”

安格尔:“那有办法让他清醒吗?”

尼斯沉思了片刻:“我可以试试,通过一些灵魂系的能力,从内部对他的魂力流向进行干扰,让他的主意识出现波动,将他沉眠的思绪引出来。不过,直接干扰的效果并不理想,最好还需要有一个引子。”

“引子?什么引子?”

“一个外部的刺激源,最好能刺激到他的情绪出现波动。譬如说……娜乌西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