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永恒圣王 > 第十七章 寒潭之下

在赤焰果的炙热精华冲击之下,苏子墨的血液已经沸腾,每一次呼吸,都能喷出一道赤红色的气流。

金丹真人的寿元也不过五百年。

千年一开花,千年一结果的灵物是什么概念?

这股能量之庞大浓郁,苏子墨根本无法承受,他能凭借大荒十二妖王秘典撑过一炷香,已经算是侥幸。

“啊!”

苏子墨仰天长啸,体内这股能量无处发泄,将他折磨得痛不欲生。

“轰!”

苏子墨运转全身力气,爆发出贴山靠,重重的撞在山洞中的石壁上,石块纷纷碎裂,坠落在地上。

轰!轰!轰!

苏子墨双眼赤红,不断的冲撞面前的石壁,似乎想要将体内的力量宣泄出去。

每一次撞击,山洞都在剧烈摇晃,沙石簌簌而落,随时都可能塌陷。

一旦山洞坍塌,等同于一座山峰砸下来,重达万钧,再强的肉身也会被压成肉泥,一人一猴都要埋葬于此!

苏子墨已经失去理智,但灵猴却没有。

苏子墨明显活不成了,与它也是非亲非故,萍水相逢,灵猴迅速逃离此地,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但此时,灵猴的眼中却闪过一丝犹豫。

稍作踟蹰,灵猴并没有选择离去。

它站在一旁,神色焦急,不断眨着双眼,隐隐在期待着什么奇迹发生。

“轰隆隆!”

就在此时,石壁上传来一声巨响,整座山体都颤抖了一下!

“噢?”

灵猴眼前一亮,发现苏子墨这一次撞击,竟然将山洞的石壁撞碎,跌入到另一处山洞之中。

洞中有洞!

灵猴快步跟上去,第二个山洞极为狭小,正中间的位置有一个水潭,寒气弥漫,冰冷刺骨。

还没等走近,灵猴就被冻得浑身一颤,连忙止步。

水潭散发出的寒气极强,甚至有些恐怖,灵猴稍微接近,身上的毛发便蔓延上一层寒霜,寒意渗入体内,犹如无数钢针在穿刺血肉!

而苏子墨此时浑身滚烫,感受到这股彻骨寒意,非但没有抵触,反而一步一步的向寒潭走去。

这寒气之盛,旁人无法承受。

但误食赤焰果的苏子墨,体内仿佛有无数烈焰在焚烧,却正好与寒气相抵消。

苏子墨直接跳入寒潭,犹如烧得赤红的铁块放入冷水中,发出一阵‘呲呲’的声响。

寒与热,冰与火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在苏子墨的体内碰撞。

苏子墨在寒潭中起起伏伏,身影若隐若现,雾气升腾,氤氲缭绕,宛如仙境。

灵猴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隐约猜到,阴差阳错之下,苏子墨已经渡过此劫。

古语有云,剧毒之物,七步之内,必有解药。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是恒古不变的自然规律。

山洞中孕育出赤焰果这种极端灵果,在不远之处,便有极寒之物相生相伴。

苏子墨误食赤焰果,本无法承受这股庞大力量,但无意中发现寒潭,借助寒气却将这股炙热精华压制住,封存在每一寸血肉之中!

这些炙热精华,以苏子墨如今的身体,还消化不掉。

但封存在体内,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每一次修炼,都会炼化其中精华,直到将赤焰果的能量全部吸收!

这对苏子墨未来提升境界,有极大的好处。

从跃入寒潭的一刻,苏子墨已经恢复清醒。

没过一会儿,察觉到赤焰果的力量封存在体内,不具威胁,苏子墨正要跳出寒潭,却心中一动。

既然此地孕育着赤焰果,这寒潭附近,是否也孕育着什么灵物果实?

寒潭所处的山洞狭小,一览无遗,苏子墨没有任何发现,如果真如他所料,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寒潭之下!

苏子墨深吸口气,一个猛子扎入寒潭中。

潭水极度寒冷,诡异的是却没有结冰迹象,苏子墨越潜越深,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潭水也越发冰冷!

修炼大荒十二妖王秘典,苏子墨的闭气能力极强,甚至可以保持一刻钟不用呼吸。

但苏子墨潜的越深,体内的寒意便越盛,手足渐冷,血液运转变得缓慢。

这寒潭深不见底,苏子墨意识到,继续再游下去,恐怕没等看到潭底,他就要冻僵了。

就在此时,在寒潭深处的角落里,突然闪过一道红光。

苏子墨凝神望去,潭水遮挡着视线,看不真切,只能隐约看到,水底深处横着一块巨石,上面似乎写着四个字,极为模糊。

苏子墨滑动双臂,又向下游了一段距离,已经达到身体极限。

苏子墨睁大双眼,向那块巨石看去。

火!

四个字之中,苏子墨看清了一个字,就是火。

其他三个字依然模糊。

寒气入体,苏子墨冻得浑身颤抖。

“如果再待下去,恐怕真有性命之忧!”

苏子墨不敢继续逗留,四肢齐动,向水面游去。

不一会儿,苏子墨从寒潭中爬出来,头发、眉毛上都蒙上一层寒霜,嘴唇紫青,脸色苍白。

呼!

苏子墨大口大口喘息着,头顶冒着白气。

“喔喔喔!”

不远处,灵猴发出一阵叫声,瞪着猴眼,神色焦急,冲苏子墨打着手势,似乎是在询问苏子墨怎么样。

“我没事。”

苏子墨笑了笑,缓了一会儿才站起身来,离开寒潭附近。

这一番折腾,苏子墨因祸得福,不但易筋篇修炼至小成,而且体内还封存一股庞大的能量源泉。

这意味着,即便今后苏子墨不吃不喝,也可以随时修炼,将血肉中封存的精元炼化吸收。

苏子墨心情大好,拍了拍灵猴的肩头,笑道:“死猴子,多谢了。”

“嗤!”

灵猴双眼望天,鼻孔出气,哼了一声,对苏子墨的谢意毫不领情。

苏子墨哑然失笑。

这猴子很是骄傲,苏子墨对它的脾性也有一些了解。

苏子墨来到一旁,双腿分开站立,与肩齐宽,准备修炼易筋篇中的血猿三式。

血猿挂印,血猿献果和血猿变。

前两式都是杀招,第三式是核心,蝶月曾告诫苏子墨,不到命悬一线,不可轻易使用血猿变。

在峡谷中被苍狼群围堵,当时苏子墨没有释放血猿变,就是因为易筋篇还没小成,一旦释放出来,大筋断裂,血肉爆裂,当场就要身死。

蟒之筋柔韧,而猿之筋,柔中带刚,先练猿的后果,就是大筋承受不住刚猛力道,拉扯抖动之下容易崩断,彻底沦为废人。

这也就是为何要先练蟒,后练猿。

苏子墨稍作调息,身形一窜,左拳护胸,右拳抡开,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圆弧,迎面砸下来。

血猿挂印!

紧接着,苏子墨收拳,屈膝缩身,犹如一只灵巧的猴子,单膝似跪非跪,双掌合拢,像是托着一枚果实,向上托举。

血猿献果!

这两式,无论是名字还是姿势,都不像是杀招。

苏子墨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自己演练的似乎少点什么。

“嘎嘎嘎嘎!”

就在此时,旁边传来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

苏子墨回头看去,只见那灵猴跌坐在地上,指着苏子墨咧嘴大笑,眼中满是嘲弄轻蔑之色,就差脸上写着‘蠢笨’之类的字眼了。

“又被这死猴子鄙视了。”

苏子墨横了它一眼,道:“你又发什么神经?”

灵猴停止嘲笑,一跃而起,突然一个箭步冲向苏子墨,左手护胸,右手握拳,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圆弧,劈头而至。

“嗯?”

苏子墨神色大变。

灵猴打出这一拳,完全就是血猿挂印的架子,一模一样,甚至比他打出来还要狠,还要猛,凶气毕露,气势凌人!

苏子墨之前还不理解,血猿挂印中的‘印’作何解释。

如今看到灵猴这一拳砸下来,才恍然大悟。

灵猴的拳头紧握,青黑色的大筋暴露凸起,撑开血肉,拳头整整膨胀一圈,宛如一座大印,轰然坠落!

空气在这一拳之下,都发出一声爆响!

原来如此。

易筋之后,利用大筋的力量,让皮肉绷紧,筋与肉虬结在一起,以拳为印,这才是血猿挂印的精髓所在!

人的拳头砸下来,能有多大的力量,多大的气势?

换成一座大印劈头盖脸的砸下来,又是什么效果?

苏子墨和灵猴用出同样一式,却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境界,爆发出云壤之别的力量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