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永恒圣王 > 第九章 淬体经

苏家十五年前来到平阳镇,当时只有郑伯、刘瑜等人,苏鸿十五岁,苏子墨两岁,苏小凝才刚刚出生。

那一年,他们的父母就死了。

据苏家人说,他们路过苍狼山脉的时候遇到兽潮,死了很多人,其中就有他们的父母。

这些年来,苏子墨对于这个说法,一直都抱有怀疑。

苏子墨能感受得到,无论是大哥还是苏家人,都在有意瞒着他和妹妹很多事,不单单是父母的死因。

当初,大哥送给他那座府邸,名义上是让他有环境可以静心读书,但苏子墨当时便清楚,大哥不过是想将他支开。

苏子墨拼命的读书,考取功名,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帮上大哥,只可惜……

回到府邸之后,苏子墨渐渐想通了。

既然大哥不肯说,他也不必去强求,只要自己的力量足够强大,就算面临再大的危机,也能安然度过。

苏子墨踏入修行场,青石上,蝶月慵懒的坐在上面,目不斜视,似乎没看到苏子墨进来。

“牛舌卷刃这一式,我练成了。”苏子墨说道。

蝶月‘嗯’了一声,态度不冷不热。

苏子墨知晓,能得到蝶月这个答复,已经算是莫大的赞赏。

“进去修炼。”蝶月指着不远处的木桶。

这木桶摆放在修行场中已有些日子,里面一直都是空的,苏子墨也不知道用来做什么。

而如今,木桶里面装满了漆黑粘稠的液体,散发着浓烈的药香。

“原来是给我修炼用的。”

苏子墨不做他想,直接跳了进去。

“嘶!”

刚跳入木桶中,苏子墨便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大变。

冷!

太冷了!

不过数息之间,苏子墨竟然觉得手足都有冻僵之感,须发间蒙上一层寒霜,脸色铁青,嘴唇发紫,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这,这,这是什么?”苏子墨颤声问道。

蝶月淡淡的说道:“若是熬不住就出来。”

苏子墨是真的挺不住。

他甚至觉得,如果再继续泡在木桶里,他可能就要冻死了。

苏子墨刚刚起身要跳出去,却突然瞥见蝶月眼中的讥诮,心中一怒,咬咬牙又坐了回去。

仅仅过去数十息,寒意刺骨,苏子墨在这药液的刺激下,意识已经开始模糊。

苏子墨的脑海中闪过蝶月当初说过的话:“想要修炼此法,你将会经历难以想象的凶险,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不要指望着我救你。”

苏子墨意识到,就算他冻死在此地,蝶月都不会出手搭救。

苏子墨干脆闭上双眼,尽可能忽略身体的寒冷,运转淬皮的那套呼吸之法,吐纳起来。

突然!

苏子墨的脑海中多了几句玄奥冗长的经文,蝶月的声音响起:“淬体篇本只有一篇经文,我念你毫无根基,才将其拆开,分成淬皮和淬肉两个部分。方才是淬肉部分的经文,从今日起,你要将其融合,一起修炼。”

“淬肉的呼吸之法,取自于石熊妖王。熊,血肉厚实,其性迟钝,其形威严,有竖项之力,横膀之劲,出洞之威,搏虎之猛。你将两套呼吸之法融合,便是淬体经。”

蝶月一边说着,一边指点着苏子墨进行呼吸吐纳。

渐渐的,苏子墨找到感觉,呼吸越发悠长缓慢。

每一次呼吸吐纳,木桶中药液的精华,透过毛孔源源不断的涌入体内,冲刷皮肤,滋养血肉。

这种修炼方法,比吞噬血肉之后加以炼化更加直接、有效!

苏子墨仿佛能感觉到,自己的血肉充盈起来,皮肤越发坚韧有力,身形似乎都壮大许多。

若是苏子墨此时睁眼,便会看到无比震撼的一幕。

木桶中,漆黑粘稠的药液已经形成一个巨大漩涡,苏子墨就盘旋坐在漩涡中间。

在苏子墨身旁,隐隐浮现出一头牛形妖兽和熊形妖兽,模糊朦胧,但两对妖目却亮得渗人,迸发出幽冷的光芒,凶气毕露,浑身散发着震慑天地的气息!

随着时间的流逝,体内的寒意渐渐消散,无穷无尽的精华不断的冲刷肌肉、皮肤,苏子墨的境界在飞速提升着。

转眼间,一夜过去。

苏子墨睁开双眼,惊讶的发现,木桶中的药液已经变得透明,清澈如水。

蝶月从青石上跃下,说道:“再传你三个招式,第一式,裂地掌。这一掌的角度,变化随心所欲,你只需要记住其中的发力技巧,理解‘裂地’的意境即可。”

一边说着,蝶月的手中微微扬起。

苏子墨心中一动,突然闭上双眼。

一种奇异的感觉浮上心头,苏子墨觉得自己面对的仿佛不是蝶月,而是一头狰狞骇人的熊妖,正扬起那巨大的熊掌,轰然落下!

明知道这只不过是假象、错觉,但在这气势的压迫下,苏子墨心仍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哗啦!

苏子墨忘记了自己仍在木桶中,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木桶里的水洒了一地。

“第二式,贴山靠。这一式,是要全身发力,只要贴上去,对手就死了,根本反应不及。”

蝶月脚下一搓,整个人向前贴靠,身形一震!

苏子墨的瞳孔一阵收缩。

蝶月身前的空气,在这一式贴山靠之后瞬间凝固,宛如实质,随后突然散开!

这一贴一靠的发劲之快之猛,就连空气都躲闪不及!

“第三式,血肉化石。”

停顿少许,蝶月才道:“这一式是大荒十二妖王秘典中的防御手段,算是一门心法。练成之后,血肉瞬息间可化为磐石,坚不可摧,将受到的冲击伤害降到最低。”

苏子墨开始修炼石熊三式,蝶月就在一旁冷着脸,稍有不对,便会‘指点’一番。

蝶月每一次‘指点’,都让苏子墨苦不堪言。

一天下来,石熊三式没有丝毫进展,苏子墨便已经伤痕累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大汗淋漓,无力的躺在草地上喘着粗气。

当然,苏子墨心中清楚,若是没有这样严酷的刺激,他想要练成石熊三式,或许花费的时间会几倍增长!

入夜,蝶月再次准备了一桶药液,让苏子墨进去修炼。

神奇的是,无论白天苏子墨受到多重的伤,在木桶里修炼一夜之后,白天又会变得生龙活虎,身上没有半点伤痕。

接下来的三个月,苏子墨白天宰牛吃肉,苦练石熊三式,夜里便钻进木桶里,在药液的浸泡刺激下呼吸吐纳。

没日没夜的苦修,苏子墨咬牙坚持。

在这种近乎残酷的修炼环境下,苏子墨在淬体经上的感悟越来越深,裂地掌和贴山靠也修炼到小成。

唯独血肉化石这一式,还是效果甚微。

苏子墨的皮肤,从最初修炼荒牛三式的粗糙,开始渐渐向光滑细腻过渡,这是一种返璞归真的过程。

看上去洁白如玉,但却比之前还要坚韧!

苏子墨的身形渐壮,血肉充实,个头长了一大截,年方十七,便已七尺有余,与蝶月相差不多。

三个月前,苏子墨在沈府小试身手,曾被刀剑砍中,虽没受外伤,但刀剑中蕴藏的力量还是让他肌肉受损,痛了许久。

而如今,苏子墨估摸着,若是再被后天圆满的高手刺中身体,也只会不痛不痒。

这具肉身在淬体经的锻造之下,经过半年时间的打熬,早已不弱于寻常刀剑。

当然,修炼淬体篇带来的改变,还不止于此。

力量上的暴涨,速度上的提升,目光中不经历流露出的凌厉,都让苏子墨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这一日清晨,苏子墨走出修炼场,换了件青衫,收拾得当才向苏府走去。

算算日子,今天苏小凝该回来了。

对于这个妹妹,无论是苏子墨、苏鸿还是苏家的其他人,都对她极为爱护,生怕她受半点委屈。

不多时,苏子墨抵达苏府。

“二公子回来了。”苏府的人面露喜色,热情的打着招呼。

苏子墨含笑点头。

三个月的静养,郑伯的伤势已无大碍,只是看上去又苍老许多。

“大哥又不在?”苏子墨看似随意的问道。

郑伯笑了笑,道:“最近生意忙,大公子得在外面照看着,今天赶不回来了。”

苏子墨与郑伯在大厅中一边闲聊,一边等着苏小凝回来。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晌午已过。

苍狼城与平阳镇的距离不远,最多一个时辰的脚程,但如今,苏小凝仍没有回来。

苏子墨脸色渐沉,眼底深处隐隐闪烁着寒光。

郑伯眉头紧锁,思忖少许,扬声道:“刘瑜!”

“属下在!”

郑伯沉声道:“你速速带人前往苍狼城,看看小姐是否出发,有什么消息,立即回来禀报。”

“不必了。”

苏子墨摆了摆手。

他最了解自己的妹妹。

苏小凝从小便极为乖巧,这种让家人担心的事绝不会做。

如今,苏小凝没能返回平阳镇,便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出了意外!

苏子墨神色冰冷,缓缓起身。

只是这一个动作,郑伯和刘瑜瞬间感觉到一种窒息般的压力!

两人都经历过战场的洗礼,无数次生死的历练,就算面对仙人,面对铁血大军也能做到面不改色。

而如今,在苏子墨面前,两人竟有种胆战心惊之感!

“二公子真的变了!”郑伯和刘瑜互相对视一眼,脑海中同时闪过这个念头。

“报——沈家沈南在门外求见。”一个苏府护卫高声喊道。

郑伯深吸口气,道:“让他进来。”

“呵呵,诸位别来无恙。”不多时,身穿白衫的沈南踱步走来,笑眯眯的说道。

苏子墨一语不发,双眼微眯,盯着沈南。

沈南心中一颤。

不知为何,沈南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头猛虎,一头饿狼盯上了,转眼间就会被撕成碎片!

“我此行只是来捎个话,赵、李两家摆了桌酒席,想请苏家两位公子赴宴。”沈南心虚,连忙说道。

苏子墨来到沈南身旁,平静的说道:“大哥不在,我跟你去。”

“二公子,宴无好宴,千万别去!”刘瑜快步上前,在苏子墨耳边低声轻语。

苏子墨目光一横。

刘瑜低下头,旋即咬牙道:“二公子,我跟你同去!”

苏小凝失踪,赵家却突然邀请苏鸿、苏子墨前去赴宴,这明摆着是一桌鸿门宴,此去十死无生,但他绝不能看着二公子孤身赴险。

“刘瑜,赵公子有言在先,只邀请苏家两位公子,旁人不得跟随,否则……”沈南话未说完,但威胁之意明显。

“带路吧。”苏子墨淡淡的说道。

沈南挑衅似的瞪了郑伯和刘瑜一眼,冷笑连连,大摇大摆的离开了沈府。

“郑先生,怎么办?要不我带人杀过去,不能让二公子出事啊!”刘瑜神色焦急。

“不行!”

郑伯摇头,皱眉道:“对方明显是早有准备,如今的赵家无异于龙潭虎穴,以如今苏府内的力量,哪有实力能与之抗衡。”

停顿少许,郑伯沉声道:“你将离此地最近的玄甲铁骑调过来,越快越好!”

“那……还来得及么?”刘瑜问道。

“我不知道。”郑伯轻叹一声:“如今只能希望二公子和小姐多撑一段时间,这是唯一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