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古堡的后夜(中)

但并没有更进一步,只是一直维持着这中如芒在背,仿佛身体只要稍加一动一下就很有可能被直接刺成马蜂窝似的状态。

唐天麟额上不禁流出了一丝冷汗……瓦利说只要顺利离开【棋盘】,就能够活得在【棋盘】当中对应的力量——可此时老唐并没有任何在【棋盘】当中哪种掌握了许许多多圣域之心,技能多到爆,都不知道用哪个好的那种富有的感觉。

穷!

若说是因为他原本自己的身体素质要高于在【棋盘】作为从者的时候,打死他也是不信的——难道,是因为左手的关系?

但他更倾向于是因为【棋盘】的核心最后被破坏了的关系,以至于原本会出现的奖励也因此被抹去。

总之情况十分的糟糕……公孙二娘还不是到底会怎样对付自己。

庆幸的是,自被公孙二娘以无形的剑光锁定了之后,她好像就不再关注自己……暂时?

此时,南小楠上下打量了公孙二娘一番之后,便很是好奇地说道:“你才是第一个发现【棋盘】的人?”

公孙二娘摇了摇头:“不能这样说,只能说老身是第一个作为从者进入之人……至于在此之前,【棋盘】倒地有没有落入谁人之手,并且又为什么没有触发游戏的开始,老身也不得而知……或许,是因为【棋盘】本身的残破核心,之前一直都处于混沌的状态,只是恰好在老身到来之时,重新启动罢了。”

南小楠点点头,这种说法是可以的,并且也能够说得过去。

“不知,前辈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这副【棋盘】。”洛老板此时开声。

公孙二娘想了想道:“当年,老身我因为……当初,我因为一些俗世中的纷争,所以避入【非人领域】之中,图个安静。发现这幅【棋盘】的位置,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就是在十三氏族的领地当中……你们知不知道,十三氏族的领地,都由一条巨大的裂缝贯穿而成。”

“【失落的裂缝】。”洛老板点了点头。

“你既然知道,也就省了老身说明了。”公孙二娘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啊!

南小楠此时就看看不说话。

公孙二娘淡然道:“【失落的裂缝】当中,似乎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老身也没有仔细察看,听说那是吸血鬼的祖宗死后所化,但到底只是传说,还是虚构,却无从考究,老身也没有过多的兴趣……这【棋盘】,当初就是在这个吸血鬼所代表的家族附近的一处裂缝洞穴之中发现的。”

“发现了【棋盘】的时候,老身隐约感觉到它有些不凡之处,便留下来略作研究……后来在一次参悟当中,老身的意识被【棋盘】所吸附,最开始,老身是以意念的方式,在【棋盘】世界当中游历,再后来,才是作为从者降临的。”

“前辈直接进去?”洛老板忽然好奇问道。

公孙二娘摇摇头:“当然不是,老身当时纵然有些自负一身的本领,但也并非目空一切。老身一开始以意念游历【棋盘】世界时候,就有感【棋盘】世界当中的凶险,因此在正式打算降临之前,还是略做了一些准备。”

说着,这位许多年前被驱逐离开轩辕宫的公孙二娘,忽然看向了地上坐着,忐忑不安的龚琳娜大小姐。

此时的龚琳娜大小姐,自从公孙二娘开始说话之后,神色便有些奇妙的变化——她盯着公孙二娘,目光渐渐地变得惊讶……不可思议。

“怎么,认不得老身的声音了吗,龚琳娜。”公孙二娘冷不丁道。

“你是……你,你?”茨密希家的大小姐此时张了张口,满脸不可置信之色:“是你……老师?!”

……

……

【棋盘】世界凶险万分,但【棋盘】无疑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秘宝——当年,公孙二娘因为一些过错而被驱逐出的轩辕宫,但她却一直想要从回那个生她养她……作为家的地方。

【棋盘】的发现,让公孙二娘产生了一些想法——她希望能够献上【棋盘】来抵偿她当初犯过的宫规。

直接将发现的【棋盘】献上,或许不够,但如果能够探寻【棋盘】世界的秘密的话,功劳自然更大。

但她毕竟孤身一人,如果在【棋盘】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的一切也将无人得知,她也将会失去一切对外的感知。

因此公孙二娘觉得自己至少需要一个能够为自己服务的家伙。

因为【棋盘】就是在茨密希家族的裂缝之中发现的,因此就地取材,当世的公孙二娘就看上了还不是先在这幅模样的龚琳娜大小姐。

彼时,龚琳娜虽然也是家族的继承人之人,但是处境不是很好,甚至连更为年幼的家族三子,瓦利也有所不如。

处于弱势的龚琳娜,很快就让需要人为其服务的公孙二娘选中——至于当初那位家族的大小姐,在势弱的状况之下,也急需要一个强力的外援,来帮助自己改善在氏族当中的地位。

于是二人一拍即合。

公孙二娘用了些时间,蒙着脸,以龚琳娜老师的身份,出现在氏族当中,不仅仅对她进行一些交道,甚至暗中出手,为龚琳娜获得了一些氏族当中的实际权力。

当布置好了一切之后,公孙二娘便直接作为从者降临到了【棋盘】当中。

……

……

“……当然,龚琳娜在老身进入【棋盘】之中,是否还会真心帮主,老身从一开始就没有抱有什么期望。”公孙二娘淡然道:“毕竟吸血鬼是一个充满了谎言与欺诈的民族。我对她没有任何的期待,不过只要进入【棋盘】能够获得利益的话,想来她也会持续地进行【棋盘】游戏,自己进入,或者派遣他人进入……这对于老身来说,都没有关系,我只要能够从后来的从者当中,大概知道一些外界的事情即可。”

此时的龚琳娜小姐,脸色顿时煞白。

若说对于女仆小姐的恐惧是来自于那种直接让她屈服的可怕武力的话,那么此时她所表露出来的对于公孙二娘的害怕,更多的是积年累月而来的敬畏。

“我…我有一直派遣人进入【棋盘】,为…为了寻、寻找老师……”茨密希家的大小姐此时哆嗦着道:“但…但是自,自从老师你进入【棋盘】之后,【棋盘】的规则就一直都在发生改变……就像是为了完善它的规则一样,到了后来已经无法随便进入了,最后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成了游戏双方共同进入,输了的一方甚至还要接受惩罚……”

公孙二娘轻哼了一声,说不上怒,只不过是师长的威严在作祟。

但这让龚琳娜大小姐瞬间哆嗦了一下,她低着头,不敢去看公孙二娘的脸色……当年氏族内部争夺权力,不少纯血的高级贵族都死得诡异,凶手至今还没有查明的——对于这位神秘老师的手段,这位茨密希家的大小姐一直都畏之如虎。

“可…可【棋盘】后来,为什么会到了瓦利的手上?”南小楠此时举了举手,与不合适的气氛当中硬生生地提问——她觉得这个时候需要有个人发问,便自发地领了这个差使。

人家洛先生是高人嘛,是【不可名状的存在】嘛?

“因为…因为……”龚琳娜小姐此时欲言又止。

公孙二娘直接冷哼了一声,她眼中似又一抹剑光射出,刺入了龚琳娜的双眼之中,顿时这位吸血鬼的大小姐便瞬间头痛欲裂似的,抱着头在地上疯狂地打滚哀嚎。

是了,这确实就是公孙二娘的风格,一言不合就动手——就像是她打人家希尔达女皇那样,一点儿也不给情面。

“我说了!老师!我说了!求求你,不要再惩罚我了!我说了!!”哀嚎之中的龚琳娜大小姐不断地求饶。

公孙二娘一摆手,淡然道:“说罢,老身也很想知道,为何【棋盘】会落入了你弟弟的手中。”

龚琳娜小姐只感头痛消退了许多,便惊恐万分道:“当年…当年老师离开之后,我,我在氏族中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尤其是瓦利,他渐渐长大了,并且大公十分的钟爱他。氏族的一些家伙,甚至以为瓦利更有可能最后继承大公的位置。”

“我…我不能眼看着自己多年的付出,就这样白费……”说着,龚琳娜敬畏地看了公孙二娘一眼,“老师说过,想要毁掉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这个人膨胀起来,或者让他玩物丧志……”

“所以你就将【棋盘】给了他……你的弟弟?”公孙二娘皱了皱眉头。

龚琳娜哆嗦了一下,点头道:“以【棋盘】的神奇,瓦利只要尝过一次甜头之后,就一定会乐此不疲……他是一个控制欲很强,并且天生就有焦虑感的家伙,他从小做任何事情都必须要按照自己的意志来……【棋盘】的游戏规则,很符合他的性子。”

“你成功了?”公孙二娘淡然道。

龚琳娜点了点头:“获得了【棋盘】之后,瓦利不仅仅沉迷这个游戏,甚至也变得膨胀了起来……他甚至以【棋盘】挑战大公,最后激怒了大公,被赶出了氏族。我的目的也就算是成功了。”

“你傻啊?”南小楠此时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道:“这【棋盘】的能力,你自己好好把握的话,能比不上将瓦利驱赶出氏族?这不就是明明自己是个D,而且还有成长的空间,却急于求成去做硅胶手术,结果出了问题,最后不得不切了,变成对A了嘛!”

唐天麟此时也不禁翻了翻白眼……这个南小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模样的,难道一场失忆的影响真得这么大?

——南师妹啊,你从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啊……那个只要和男性多说两句话也会脸红的南小楠到底去了哪里?

公孙二娘却皱了皱眉头,“她可不傻,反而聪明着……【棋盘】落入瓦利手中,有人替她不断地探索【棋盘】世界,持续获得里面的资源,她只需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进行收割就可以了,岂不更加的便利,而且还能够去除一个继承人对手。再来就是,也不用担心老身什么时候突然出现……或者,甚至以为老身早就已经死在了【棋盘】的世界当中,才如此肆无忌惮吧。”

龚琳娜大小姐顿时害怕得不敢说话。

公孙二娘所说的,基本如此……她怎能想到,按照【棋盘】只要从者还存在,就无法开启下一盘游戏的情况之下,公孙二娘竟然能够一直活到现在?

“老师!我不敢了!老师……”

一股气浪瞬间将龚琳娜直接掀飞,撞了墙壁之上——但很快,才刚刚撞墙的龚琳娜被在此被公孙二娘隔空抓入了手中。

公孙二娘也是暴力,此时直接一拳轰在了龚琳娜的腹部……这位茨密希家的大小姐瞬间翻起了白眼,整个失去了意识,如烂泥似的到在了地上。

“不管怎么说,这个家伙也算是我门下记名的。”公孙二娘看着众人,淡然道:“她有什么问题,老身自然会好好管教,也轮不到外人说三道四……或者动手。”

女仆小姐淡然道:“然后?”

公孙二娘皱眉道:“她与人争斗,不死便是好,输了也只是学艺不精,怪不得谁。但既是我名下,要杀要放,老身自会处置,轮不到外人管……当作是给老身一个面子,它日定有所报。”

这个金发的丽人,既然是与姓洛的一道,公孙二娘自然不会太过轻视——因为在她看来,这个姓洛的既然能够与轩辕宫有所关系,甚至还能够与苏子君攀上关系,定然有些过人之处。

不过轩辕宫乾部公孙氏一直都是这种强硬的作风,公孙二娘自小就是公孙氏內出色的一辈,眼高于顶,此刻自问已经收敛得很好。

至于【棋盘】内发生的一切——公孙二娘只是知道,袁洪在最后的争斗之中落败,而他当时的对手则是杨戬……这个神话当中的大能。

并且,杨戬的神魂硬是暂时依附在唐天麟的身上……至于如何依附,公孙二娘暂时不得而知,但却能够让她很好地关联【棋盘】世界内发生的一切。

当时【莫桑】袁洪一直鬼叫那么大声,地上的人能听不见就有鬼了——但能够听得懂的,大概也没有几个。

她公孙二娘,显然能够听得懂,并且还能借此脑补出许多的恩怨。

定然是杨戬这位神话大能出手,挫败了袁洪这么多年来的谋划……这才对的嘛,神话的大能自然只有神话中的大能应该对付。

再来就是,这个姓洛的毕竟也是公主殿下认识的人,公孙二娘虽然是轩辕宫放逐之人,却也不好太过的为难。

如今【棋盘】算是毁去了,她重回轩辕宫的机会已经变得渺茫,犯不着让情况更糟糕一些。

女仆小姐只是轻笑了一声。

一道黑炎烧了龚玲娜,她自然不会在意再来一道黑炎烧了龚琳娜的老师……都是一道黑炎而已,心情好的时候,她甚至懒得出手。

什么时候心情会好?

主人在的时候,心情就会好的呀。

主人在的时候,怎么能够越过主人出手呢。

这是失职。

“我们与这位龚琳娜小姐,其实没有什么矛盾。”洛老板此时笑了笑道:“她是前辈的学生,自然是前辈来管。”

“我有些话想与你说。”公孙二娘沉吟道:“关于轩辕宫的事情……借一步说话。”

就在此时。

宴会厅的大门忽然大开。

只见古堡的管家莱萨先生,此时推着一辆餐车缓缓地走了进来,“各位,我已经将食物带来了。请原谅,厨房似乎发生了一些问题,所以这份夜宵迟来了。”

——这个时候?

南小楠诧异地看着古堡的管家先生……这位莱萨先生,难不成失忆症真得严重到了完全搞不清楚这时候古堡的状况?

只见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之下,管家先生缓缓地将餐车上的食物盖子掀开。

盘子上的,赫然是一颗……脑袋!

像是某种植物一样的脑袋,并且这脑袋竟然与龚琳娜小姐的模样有着八九分的相似……而就在它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瞬间,这颗餐盘子上的植物脑袋,却猛然睁开了眼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