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七十章 第一少的礼物!

“是啊,到了现如今的这一步,你我两个族群,已经注定了要被牺牲的命运,无可逆转。”猫祖的笑容如同要哭一般:“那可是灭世策!灭世策啊!其他的几位兄弟,为什么会同意这个计划?”

狐皇惨笑一声:“这没什么可奇怪的;每个妖都有自己的立场,自己的底限,只要牺牲了我们,他们的族群就能够保得住。我想,早在这个计划开始之前,他们应该就已经暗中筹谋很久很久了,该搬家的,该迁徙的,都已经挪地了。”

他喃喃的说道:“不错,之前那么多的族群都开始移动……我还以为只给海族行动让路,却没有想到,后面还跟着这么一个为之丧心病狂的计划……”

“这个计划,最少已经布置了十年以上的时间……”狐皇嘿嘿冷笑:“我…自诩为妖族智者,算无遗策…却连一点点的风声都没有收到,可悲,可笑,可耻!”

猫祖与狐皇对望一眼,都是无声惨笑。

“狐兄,当年太子传言甫一出来,再加上狐族所处的地理位置,早已注定了被牺牲的结局!”

猫祖道:“而我,是当年的事情……无话可说。”

狐皇哼了一声:“百亿生灵,可不仅仅是海族的百亿生灵!至少还需要百亿生灵,一同灭亡在这灭世屠刀之下,才能凑够血煞之气……海族出了百亿生灵,另外百亿之数何来?”

猫祖冷笑,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

“陛下,城外大水又开始增长了!而且这次的增长幅度更快,外围的部分火山,开始冒烟喷发了!”

这时,有狐族侍卫前来禀报。

“开始了!”

两位皇者一声长叹。

噩耗始传,不过是个开始,方兴未艾,狐猫两族之沉沦不复,将由此起始吗?!

……

云扬拿出空间戒指,想了想,终于没有即时打开,反是将计灵犀与上官灵秀两女叫了进来。

两女还都是通红着一张俏脸,上官灵秀更是连看都不敢看云扬了,倒是计灵犀气呼呼的瞪着眼吼道:“干啥?!”

云扬摸着下巴,道:“灵犀啊……我看到你貌似被凤皇打伤了,要不要紧……”

计灵犀怒道:“怎地?现在才想起来我么?”

云扬有些遐想,道:“你知道么,我看到你受伤的那一刻,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两女一起傻眼了:“……”

打死她俩也想不到云扬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这句话简直是太没良心了。

计灵犀更是陡然升起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我,你的妻子,遭此世顶峰强者重重一击,差点没被打死了,你居然说你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你是不是想死,想死你可以直说吧,用不着这么气人,你直说啊!

却听云扬又自慢悠悠的说道:“这是事实在说明……只要我的修为再往上涨一些,就能攻破你的自动防御了,也就是说……”

说着说着,某人露出来一种非常猥琐非常下作非常招人烦非常欠揍的笑容,托着下巴,色眯眯的望着计灵犀,眼珠转动,显然遐想无限:“嘿嘿嘿嘿……”

计灵犀怒极恨极,七情上面的一张俏脸顿时变得通红,好像一块大红布,龇牙咧嘴道:“你?你还早着呢!就凭你的修为,再练一百几十年吧!哼!”

云扬嘿嘿一笑:“一百几十年?!呵呵,我其实也不是很着急……毕竟我还有灵秀姐呢,只可惜啊,有人要等不及啦……”

无辜躺枪的上官灵秀步了计灵犀的后尘,顿告面红耳赤,狼狈地站起身来,怒道:“你们俩说你们的,带上我做什么?欺负我现在打不过你呗?!”

同样被说着急的计灵犀表情转为暴怒,撅起了嘴:“我才不找你呢,我才不稀罕你呢,我才……”

说着说着,突然想起来自己本来可以独占云扬的,就是因为这该死的护体白光,白白的耽误了许多时光,浪费了许多次机会,最后还多了一个姐妹,非但没有一人独占的,连头筹都能拿到,甚至头筹根本就是自己送出去的,玉成的……

即便是现在,还不知道要再过多长时间,才能解此桎梏,只要想想每天看着云扬往上官灵秀房里钻,那心情……

不由得眼圈一红,泪光登时盈盈了,全无征兆的哽咽道:“我命好苦……哇……”

居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上官灵秀急忙上前安慰,一边怒瞪云扬,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云扬手忙脚乱,道:“哎呀,你这怎么还哭上了……这也不怨我啊,我也不想这样啊,可是我没办法啊……”

“要你管要你管要你管!”

计灵犀只是哭。

云扬眼珠一转,道:“我叫你们进来,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我这次至尊天阁之行,意外多了个结拜兄弟,他送了我一些东西,说是给弟妹的礼物……我还没看过……”

计灵犀怒哼一声。

区区礼物就想要转移我的注意力?不知道本小姐现在正在伤心么?

痴心妄想!

上官灵秀也道:“我们才不稀罕什么礼物。”

这句话说得倒是不假,两女还真的是不稀罕。要知道现在以两女的身家,实力,环顾整个玄黄界,任何的东西都是手到擒来,哪里还有什么看得上眼的礼物。

云扬拿出黑色空间戒指,喃喃道:“真不要么,我可感觉我这位大哥的手笔很是不小呢。”

毕竟是星空强者,又是他主动提议结拜的,不好的东西不好意思往出拿吧,再说也丢份儿啊!

打开一看,果不其然——空间内中首先映入眼帘的乃是两口剑。

这两口剑乍看起来遍体尽墨,不见丝毫光泽,也就是造型较为纤秀,还能够看出来是送给女人的物事。

很明显,这就是为计灵犀与上官灵秀准备的。

“他果然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但是这两口剑怎么看怎么不显眼呢。”云扬心中念叨了两句,,信手将两口剑拿在手中,可是上手之瞬,异相陡生。

这两口剑看起来是好似通体墨色,毫不起眼,但是拿在手中,不过一转之间,却显七彩纷呈,落英缤纷,而且光彩对敌不对己,尽都指向彼端,若是正与敌人对战的话,对敌者难免会被这纷乱华彩所扰,被晃花了眼睛势所难免。

那黑剑乍现异彩之余,更加造型优雅映衬的淋漓尽致,端的是造物玄奇,完美无瑕,而双剑在手的云扬,犹有更多一层的体会,那就是这两口剑,掌之浑如无物,如同自己手臂的一部分无异。

云扬随手一挥,并未灌注以玄气,但剑锋过处,早有一道空间裂缝随剑而现。

两女见猎心喜,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刚才说过什么,一人一把,劈手就抢了过来,尽情地挥舞实验,轻轻的玄气一催,便有一道剑芒激射,气势磅礴。

“这其中,似乎尚有剑魂在等待唤醒……”计灵犀惊呼一声,道:“这……这是拥有完整灵魂的灵剑!这……这太……”

“这等绝世神兵,起码可以将我的战斗力提高三成,至少三成!”

上官灵秀也是识货的,这样子的神兵利器,在整个玄黄界根本就是绝无仅有的存在,即便是云扬出品的那些个逸品神兵,也不堪比拟!

云扬一看就明白了。

自己这位结拜大哥岂止是果然手笔不小,这两口剑,哪怕是放在星空世界,都该属于逸品以上的水准了,就两女举手投足随意摆弄所展现出来的杀伤力,都是强大至极的。

莫说绿绿精炼的那些个兵器比不上,就算自己的天意之刀……嗯,自己的天意之刀肯定还是更胜一筹的……毕竟自己的天意之刃乃是随着自己成长,自己成长到什么地步,天意之刃就会随之成长到什么相同地步,时时与之契合的梦幻逸品。

不过这两把剑肯定也已经属于绝世逸品级数。

计灵犀与上官灵秀拿着两把剑爱不释手,已经开始商量着对练熟手了。

云扬继续检查戒指。

那枚墨色戒指之中,除了两把剑之外,还有两件两件长裙,两个小背心。

关于这两套衣服附有神念说明: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点尘不染,可以免疫星空大能之下的一切伤害。

云扬阅罢不由眼睛一亮,快手快脚地将衣服拿出来,让两女换上;两女依言穿到身上之后,发现这两套衣服赫然拥有自我辨识之能,可以自行随着体型收束,确保呈现人前的形象是最佳的。

更有甚者,这衣服居然也有真灵依附,换言之,这件衣服是需要认主的。

这个可就有点变态了,绿绿收无数奇金异铁,淬炼精华,炼制许多神兵利器,其中隐蕴灵识的,不算如何出奇,但就只局限于兵器,并无任何一件兵器之外的物事,无论衣服鞋帽盔甲全都没有,即便云扬身上的惯常紫袍,也就是质地稍好的普通货色而已。

九幽第一的这两件套装一送,直接就把云扬给比下去了。

计灵犀皱皱眉,似乎想起了什么,惊呼一声道:“这衣服的质地分明是星光蚕抽丝……晕;星光蚕丝极为难得,据说一件衣服只需要编入几条纵横线,就可以刀枪不入,万法不侵;更拥有随着周围光线随意变换颜色的特性……这两套衣服居然从上到下全部都由星空蚕丝制成!没有一根外物掺杂,这已经不能用大手笔来形容,这分明就是奢侈,太奢侈了,奢侈到了败家的地步!!”

上官灵秀诧异道:“灵犀你还真是真人不露相,竟然知道这衣服的来历,我就不知道。”

上官灵秀曾经跟随梅姑姑学艺,眼界之高犹在云扬之上,可是她都不知道的东西,却让计灵犀给辨认出来的,端的怪事。

计灵犀面红耳赤,辩解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反正就是在看到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想起来了,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可是我又哪里见过这等神物。”

云扬的眼神隐秘的闪烁了一下。

除了两口剑,两套衣服之外,那戒指之中还有九枚果子;一种造型很是古怪的果子,乍然看过去,就好像是一个太阳一个月亮凑到了一起也似。

大抵就是半边通红滚圆的果子,似乎随时随刻都在散放热量一般,另外半边却是一个弯月的形状,散发着清冷的光辉。

依照神念留痕所言,这果子名叫日月同辉果,为星空灵根日月树所产,此树每轮就只蕴果一枚,万年开花,万年结果,再得万年方始成熟。

换言之,这果树经历三万年岁月就只结果一枚,而且必须果实成熟之后迅速采摘,就只有一刻钟的空隙,一旦错过,就要再等三万年时光!

这里共得九枚,那么最最保守估计,就算有九棵果树,怎么也得耗时三万年的岁月,才能凑齐这么多的果子!

此果如此难得,功效自然也大得惊人,食之长生不老,青春永驻不过末节,真正难得的是,这种星空异果,每一枚果子都可以令服用者跃进一个大境界的修为。

一个人的一生之中总共可以吃三枚,三枚之后,就只剩下口腹之欲而不会再有修为增长了。

而有大缘法此到三枚果子的人,除了修为大进之外,还拥有灵魂永固,不死不灭的特性,以及瞬间挪移的异能。

也就是说,当事人哪怕是被人将身体砍成碎渣,灵魂也能瞬间逃走,不死不灭。

只待假以时日,便能再塑本源,恢复巅峰修为!

这果子的使用方法并不为难:大抵就是在服用第一枚之后,利用三个月的时间消化半数的药力,在另一半还没有开始消化的时候,再服用第二枚,如是再半年之后,再服用第三枚。

如此三枚叠加,可以让人在三年时间里连续突破三个大阶位;而且还是没有任何副作用,不影响后续精进的突破,与自己勤学苦练水到渠成的修炼突破无异!

“没想到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神异果子,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云扬看着果子,眼睛发亮。

这里共得九枚,自己与两女正好一人三枚,刚刚好!

自己这位结拜大哥不但是大手笔,算计得亦是精确……

云扬拿出果子,跟计灵犀与上官灵秀如此这般的解释了一番,两女登时眼睛发亮,尤甚之前!

两女现在就已经是圣人高阶,若是再突破三个大阶位,该当臻至一个什么境界层次呢?

“此果之运用讲究一个按部就班循序渐进,有一个缓冲时间,非是如其他灵药那般的一步登天的,唯有一点点的将将药力化开,才能真正将药力融为己有,为己所用。”

云扬笑了笑:“若是吃下去之后接着就药力极端爆发,得是多么强横的药力,那可是一个大境界的突破,即便是我们也未必承受得住,纵然承受住了,也难免流失相当部分的药力。”

“咱们可以依法先吃一枚,三个月后,再吃第二枚。我想这三个月之内,实力会与日俱增,修炼效率远胜平日……”上官灵秀两眼亮晶晶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

云扬嘿嘿一笑:“我估计,等到服用了这三枚果子后,灵犀的护体神光肯定就挡不住我了……哈哈……”

计灵犀脸上一红,却装着没听见,甚至心中还有些期待:要不要……这果子我暂时不吃?

拿起果子仔细打量,一瞬不瞬。

“这果子真是精致,端的造物玄奇。”计灵犀越看越是喜欢,都真的有些舍不得吃了。

一个太阳,一个月亮,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真的难以想象竟是一枚果子。

计灵犀定睛观视,竟从果子的表皮看到,一缕红色的力量与一缕白色的力量在果子之中来回流转,往复不息。

“这才是真正意义的天材地宝,不,应该说是超越天地定律的星空灵果!”云扬轻轻地叹了口气,很有几分喟然的意味。

正如他所说,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材地宝,超越天地定律的星空灵果。

这果子即便是普通人也能服用,完全不需担心什么被药力撑爆的问题。

服用了果子只会是脱胎换骨,延年益寿;只要走上修炼之路便是天才,底蕴自足,随着修炼果子力量的点滴吸收,渐次发挥。

这样的天材地宝,云扬估计,即便是纵观整个星空范畴,都不会太多。

“咱们这就把第一枚吃了吧。”云扬建议。

两女眼睛放光,没口子的表示赞成。

果子放进口中,轻轻的咬破表皮,一股香甜到了极点的味道就此渗透了出来,轻轻一吸,果子里面的果肉随着吸力化作了果浆,以一种最为柔和的方式涌入口中。

……

一直到整个果子都已经吃下去;计灵犀与上官灵秀还是舍不得将果皮扔掉,美眸迷醉的回味。

“太好吃了!”

“我平生第一次吃到这等美味,要是以后吃不到了怎么办!”

“要是能吃个够就好了,每天吃我也不会吃腻的……”

云扬大笑。

他也发现,这果子吃下去之后,并没有如往昔服用天材地宝灵药那般的陡然产生强大药力,充斥身体,而是可以具体而微的体会到,浩瀚无边的威能悄然流入经脉之中,随着经脉游走一圈后,就不见了。

然后,自己的修为随着自己的运功,一点点的壮大起来。

哪一种非同平日里练功精进的特异感觉,每运功一周,都会多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与自己修炼出来的力量并行汇流,完完全全的同根同源,但在此之前若是说自己运功一周能增加一点点玄气的话,那么现在运功一周就可以增加十点甚至更多的玄气!

而且这样的力量是在一直不断持续的!

“啊呀呀!”神识空间里,绿绿骚动了起来,不断地叫唤,不停的交换。

好东西!绝对的好东西!我要!

我要啊!

云扬径自将三个果皮扔了进去:“就这个。”

片刻之后。

“啊呀呀……”绿绿沮丧而委屈异常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日月同辉果,竟是超乎它能力范畴的,完全无法提取活性进行培养,令到素来以开天辟地灵根自诩的绿绿,号称万植俯首的绿绿,首度无能为力,徒叹奈何!

如何不委屈得不得了。

“下次给你弄完整的,这次真的没有富余的。”云扬安慰再三。

绿绿兀自还是有些不甘心,将那三个果皮翻来覆去的拨弄。

“云扬,狐皇他们已经等了你一夜了。”上官灵秀提醒道:“你是不是……”

云扬皱皱眉头,道:“大哥和二哥对妖族感情深厚,他们不知道会有什么决定……咱们催的太紧,反而不美。让他们俩多煎熬一段时间吧。”

计灵犀撇撇嘴,道:“灵秀姐,你就说这人有多坏了,明明知道人家在等他,偏偏要拿乔拿架子,真不是玩意。”

上官灵秀叹了口气,道:“这不是拿乔拿架子,而是真的给两皇留时间考虑清楚。纵然现在狐皇与猫祖有所明悟,但他们始终是妖族的一份子,这个跟脚是永远不会变的,而云扬的身份,立场,始终以代表人族说话为第一优先……若是我们主动,他们两个,总是难免会有被利用的感觉。”

“所以,熬一下他们,并不是耍心机,而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相处。或者说,相处起来不会产生什么心结。”

云扬赞许道:“灵秀姐说得对。确实是这个样子,现在熬一熬他们,并非是耍心机,而是因为在乎彼此的友谊,才会想得更多一些,做的更多一些。若是彼此都不在乎的话,反而不用担心那么许多了……”

计灵犀若有所思,道:“男人之间相交,也需要考虑这么多么?”

云扬淡淡笑了笑:“若是想要做长久地兄弟,就必须为兄弟想得多些,若是每个人都由着性子来,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兄弟,甚至连朋友都不会有。”

这句话,让计灵犀与上官灵秀都沉默起来,细细回味,越来越感觉这句话实在是有道理的很。

风凌天下说

大章。另外,明天九月初二,我过生日啦,给点月票推荐票当生日礼物如何?这是我在起点过的……第十一个生日!打出这句话的时候……你们知道么,有一种恍惚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