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布局天玄崖!

时移世易,一批一批的文臣武将,渐渐淡出朝堂,辞官的辞官,归隐的归隐,极少数的恋栈权位不愿离去的,也在无声无息之中权位不复,或者是被调离,安排一个闲职,或者蓦然罪名临身,一命呜呼,总之旧有朝臣,十之八九尽都不复……

“熟面孔竟然完全见不到了……”

秋剑寒最后一次上朝,乃是在三天前。

这半年以来,他一共就来了这么一次,却愕然发现整个朝堂,自己已经无人认识了。

“陛下都撒手不管,乐见其成。我等除了束手就缚,也就只有明哲保身,玉唐天下再非是吾等的玉唐天下了。”

这是冷刀吟临走的时候说的话。

“老秋,趁能脱身的时候赶紧脱身吧。这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天下!”

这是老方临走时候说的话。

“老师,保全有用之身,以身殉道,非智者所为。”

这是铁铮临走时派人送来的密函。

“以云王爷今时今日的修为实力,能够调动的人力物力财力,世间又有什么势力能够相抗,唯一能够遮蔽云王爷耳目者,唯有玉唐皇室的掩耳盗铃,所谓九尊教变故,不过是皇家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

这是上官老夫人临走时给自己留下的话。

“好手段啊!”秋剑寒满心萧索:“先是发动民众,毁掉九尊,法不责众,纵想追究,也无可追究,更顺势毁掉了所有神权出现的可能性,确保玉唐皇室才是当前最高权威,唯一权威,此后再无掣肘,更将自己的出身,也一道泯灭。”

“有这样的手段在前,无须逼迫,老臣们自己便寒了心,心灰意冷的黯然离去。走一个,就填补一个自己人;更将皇帝在皇帝自己默许的情况下完全架空,不留一丝余地。”

“然后从军方到政方,慢慢的一个个收拾。不识趣不自己辞官的,纷纷调离;就像是一张大网,从天而落,所过之处,无一遗漏。”

“好果决的手段,好狠毒的心肠!”

“而今朝堂之上,从内到外,从高到底,已经全都是皇太孙的人,一共才短短的四年时间啊……”

“现在的情况下,哪怕是皇帝陛下恢复健康想要有所作为,只怕也未必能够逆转局势了!”

“这还是那个才十六七岁的孩子么?”

“难怪皇帝陛下什么都不做,这样的皇位继承人,这样的帝王心术,的确是合格的,作为一代帝王来说,也不愧这个位置,只是……如此的狠毒绝情,如此寡情阴险,却又是从何而来?”

“第一手毁掉的,居然是对他自己恩重如山的云尊以及九尊的名声,是让自己没有退路吗?!”

“而今态势如是,皇帝无可奈何,只有一个继承人,唯一一个,云逍遥也无可奈何,再如何厌恶,仍旧是云尊临走的时候,郑重托付的对象……自己等人无法放开手脚针对,还不是因为……云尊托付,皇位继承。”

“但是……云尊,云扬,你可知道,你留下的乃是一个什么东西?”

“这不是一代明君,这根本就是一代暴君啊!而且还是史无前例的残暴啊!”

“这片天下,到底还能升平多久,安稳多久呢?!”

……

皇宫中。

宝儿……嗯,现在的皇太孙,储君殿下玉乾坤正自坐在椅子,高高在上。

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他,面目英俊,一双剑眉,浓得让人诧异,然而眉宇间再不见丝毫稚气。

此刻,他手中正拿着一份奏折,曼声吟哦:“……丧心病狂,杀戮之胜,远超列祖列宗……大好河山,被皇太孙毁于一旦,无数能臣良将,被驱逐放弃……如此君王,老夫无能伺候,特此上书,就此归去。”

“哈哈哈……这个吴烈,好一个铁面青天啊……他原与军政各方无涉,更从无党争之心,我本想要将他留用,想不到这家伙居然置信上书辞官,辞官倒也罢了,却还要这般洋洋千言的辱骂于我,最后一句话才说到辞官,与其说是辞官,莫如说是在最后时刻,发泄一下心头怨怼……”

玉乾坤哼了一声,笑吟吟的道:“言词狗屁不通,文采更加欠奉,这样的官员,不要也罢。”

顺手一挥,“准奏”两个字陡然出现在奏折上。

“皇太孙殿下,奴婢有要事禀报。”

“进来。”

“天玄崖那边已经布置妥当……”

“嗯……”玉乾坤缓缓抬头,阴鸷如秃鹫的眼神看了看这个太监,淡淡道:“你这么大声干什么,是害怕本殿下听不到,还是怕其他人听不到?”

那太监闻言一愣,我声音并不大啊……

玉乾坤已经提高声音问道:“门口是谁?都进来。”

四个侍卫,两个宫女战战兢兢跪伏在地:“参见殿下。”

“嗯,你们几个,是谁做的内应?”玉乾坤目光如箭,寒冷如冰。

“啊?……”四人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似是半点也不明白眼前之人的意思。

“嗯,都不知道么?那就不用知道了!”

玉乾坤冷笑一声,道:“来人,将这七个人全都拉出去,尽数杖毙!”

一片哀求声中,七个人都被拉了出去。

人影乍然一闪,一个老太监鬼魅一般地出现玉乾坤身前:“殿下,这是……?”

“嗯,便如你现在说话的声音,只是与我说话,却一定传不到门口的侍卫耳朵里,这才是正常的说话声音……你明白?”

“刚才那奴才说话的声音,分明是故意提高了音量,这一节,你可看得出来,看得明白吗?”

老太监迟疑一下,仔细想想,的确是有些大了。

“既然他就在我身边,用不着那么大声我就能够听见,又因从何来呢?不外就是他要将这件事,同时让别人听见,第一时间传递出去。因为他知道,他禀报的信息随后就会立即进入密事局,至少半个月后才能出来。”

“所以他要将消息传出去,只能是在他被护送回来后,进入皇宫的这一条路,尽都布置了安排,无隙可乘,想要传递消息,就只有到本殿下这里了……”

“所以那奴才必然是奸细,而门口的宫女侍卫,至少有一人是他的同伙,自然也是奸细。”

玉乾坤淡淡道:“杀了,有何不对?”

老太监微微躬身,道:“纵有奸细隐伏,也该调查一番,或者可以找出幕后之人……就这么一次过的杖杀七人,无辜者更众啊……”

“本殿下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无谓审讯云云。”

玉乾坤淡然道:“这件事,必须要确保成功;此事乃是当前最关键的要务……在这等关键时刻,宁杀错,勿放过,其他事情不过末节。”

“相关天玄崖的情报,全部都给我拿过来;随行密报,也拿三份过来,对比一下。”

足足一个时辰之久,玉乾坤负手站在窗前,看着窗外,久久不语。

他的眼神中,闪烁过无数次的挣扎变化。

终于闭上眼睛,淡淡道:“按计划进行。”

……

一个消息不知从何而出,很是突兀的传了出来。

信息的内容是,在天玄崖故址遗地,发现了铁铮的踪迹;他于此地拜祭九尊。

无数大内高手因此而动,前往捉拿之。

更要顺势将天玄崖夷为平地,彻底断去九尊传说,云尊神话的起点!

这个消息迅速的传了出去。

老梅在听说这件事的第一时间,神情猛地一动。

天玄崖。

相关九尊的最后圣地,亵渎已然不该,更遑论消亡!

“大哥!”老梅这一次也没叫王爷,直接道出了当年兄弟之间称呼:“这件事,不寻常。”

云逍遥淡淡的笑了笑,悠悠道:“自然不寻常,这件事的终点……乃是旨在铲除我!”

他嘿嘿的笑了笑,笑容惨淡苦涩。

“这只毒手,终于要伸到我的身上来了。宝儿,真是我的好孩子,哈哈哈……”

云逍遥仰天长笑:“你要干什么,我都不理不管不屑一顾,但是今天,你终于触摸到了我的弱点,天玄崖!”

“别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践踏,可以摧毁,可以破坏,但唯独天玄崖不行!”

“可以让宝儿那小子撤回成命,大哥你何必亲自前去天玄崖。”

“宝儿早就不在了,一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就已经尽塞悠悠众口,相信人肯定早已经出发了不止一天。想要指望撤回成命肯定是鞭长莫及,唯一的遏制手段就是我星夜兼程赶过去,亲身保护天玄崖,同时这边再让他撤回成命,才会保得住。”

“换句话说,我是必须要去的,否则天玄崖必毁。”

“而这一招,乃是将我引出去的不二法门!”

云逍遥淡淡的笑着:“不愧是九尊的后人啊,果然够决绝,够极端,将这个地方作为最后的终结之地,我无话可说,无言以对……”

“大哥,你不能去,明知陷阱在前,何必自投罗网!”

“不,那小子已经算定,我就算是明知必死,仍然要去的!”云逍遥道:“这本是针对我的陷阱,他知道,哪里已经是我于此世唯一在乎的地方!只要有人动,我就一定会去!”

“那边早已经布置好了陷阱,您要是真去了,何异于自陷死地,如何全身而退。”老梅焦急的说道。

“不明白么?每个人都有不能割舍的东西,天玄崖,就是我于此世不能割舍的东西,那是吾儿留在此世的最后一点痕迹,要么与我同在,要么与我同灭,如此而已!!”

云逍遥冷冷道:“那小子就是算准了我无论如何都会去,才会布下这个杀局。”

“我和您一起去!”

“不成。”

云逍遥一指点在老梅胸口,将老梅直接定住,然后又放到了床上,淡淡道:“兄弟,我自己去,脱身机会还稍微大些。你去了,只会拖累我的。你还是好好看家吧,或者,我很快就会回来。”

老梅怒目圆睁,拼命地想要说话,想要挣扎,却说不出,动不了。

太凶险了!

他们明知道云逍遥乃是此世的第一高手,最强之人,却还是布下了陷阱;那么这个陷阱,他们必然有极高的把握可以将云逍遥留在那里。

云逍遥一个人前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老梅对这一点心知肚明。

但是他被云逍遥制住,非但动不了,连话也说不出。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逍遥慢悠悠地披上长衫,摘下宝剑,穿窗而出,门口马蹄声轰轰然响起,一路风雷远去。

云逍遥出城而去,一骑绝尘,这件事全然算不得秘密,有太多人都看到了。

秋剑寒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然后他不顾身体病痛,二话不说强撑起来,去皇宫找皇帝。

“云逍遥出城了,陛下您知道不?”

皇帝的脸上遍布一种奇怪的表情,似乎是欣慰,又似乎是心寒,又或者是……他定定的看了看秋剑寒:“老秋,有话直说。”

“之前,天玄崖那边一直被保护得很好。即便是普天之下哪哪都在销毁九尊雕像,灭除云尊留迹,但天玄崖那边却始终没人动。”

秋剑寒目光森寒:“初初,我们还以为那是皇室为九尊所保留的最后一方净土,毕竟,那里是九尊传说,云尊神话的起点,时至今日,我才惊觉,原来,天玄崖之所以没人动,被严密保护,只是因为还没到可以动的时候……天玄崖,竟是早早就预设好的巨大陷阱,一个明知是陷阱,仍旧非入不可的陷阱!”

皇帝脸色不动:“哦?”

“而这个陷阱,想要埋葬的便是……云逍遥!”秋剑寒一字字的说道:“这几年下来,面对皇长孙的种种,咱们没有丝毫作为,任由分化,任由打压,多少老兄弟都已经离开了。将整个朝堂,都让了出去,将整个天下,都让了出去,陛下,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皇帝沉默不语,半晌无声。

“我们都知道,你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了;但是,有必要让云逍遥也死掉么?还要用这么卑鄙的手段?!”秋剑寒一字字的逼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