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四十三章 终于可以放松

即日起,森罗立!

这似乎在昭告什么,又好似宣称什么。

随后……

这个黑色石碑缓缓下沉,终于消失不见,即便以三大主宰的修为层次也无从感应到那石碑到哪里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云扬的身影划破空间而来,一眼就看到了东方浩然等。

“发生了什么事?”

东方浩然脸色凝重,将事情说了一下,道:“此事诡异至极,不知道是福是祸。”

“即日起,森罗立?”云扬眉头略略一皱,随即舒展开来,展颜一笑道:“确实不是小事。不过对于人类来说,是一件好事,大好事。”

“好事?大好事”

东方浩然等茫然不解。

云扬哈哈大笑,却又并不解释,径自破空而去,转眼便走得无影无踪了。

“混账小子,解释清楚!”三大主宰气不过,纷纷追了上去!特么的,历来都是我们吊别人胃口,今天居然被人吊了!

不能忍!

那石碑诡异莫名,消失无踪也就消失无踪了,凭你云扬,就算晋升圣人级数,便可以在我们三人之前故弄玄虚,玩失踪吗?!

三大主宰始终是老牌子绝颠强者,云扬虽然臻至同一层次,但时日太浅,还真脱不出这三位的追踪,只可惜一直追到了九尊殿,却也没有问出来子午卯酉。

这一幕倒是将九尊殿所有人吓了一跳:这三位大佬衔尾追着我们老大过来了,这么杀气腾腾的,想要干啥?

不会是打算纠合三大天宫的实力,针对九尊殿吧?!

九尊殿目前虽然发展势头大好,实力之强横难有敌手,但说到对上三大天宫,莫说以一敌三,就算以一敌一也抵敌不过……

面对三位大佬的威逼利诱严刑拷打,云扬誓死不从,从头到尾,由始至终,啥也没说,三个人都气得七窍生烟。

“既然你不肯说,不说就不说吧,我们暂且就在九尊殿住下来好了。”

三个人同时转了转眼珠。

这三位是什么人,灵识武感何等敏锐,早已发现,现在的九尊殿灵气密度非但已经比三大天宫更佳,而且还是浓密了不下十倍的状态,更有甚者,这里的环境氛围异常稳定,并不会因为太多人周而复始,始终不懈的修炼而稍减。

单论修炼环境,在这里修炼可要比在天宫修炼强得太多了。

三大住宅虽然已臻此世巅峰,却仍有求进之心,在这般环境下修炼,却也是极大的好事!

云扬:“……你们不走了?”

“不着急不着急,我们打算在你这待个三五七年,十年八载的,要不就把九尊殿定为两界大战的指挥总部吧,我们长居于此,总揽全局,省下总也难以照面的麻烦。”

云扬一阵头痛:“要不我和你们说说到底咋回事儿吧,说完了你们就赶紧走人吧。”

真不是云扬想要认栽,实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这三位,来到九尊殿,当真住下不走了,一应供给用度全都得按照最上乘的供应,最少最少也得是计灵犀上官灵秀的水准,虽然不至于把九尊殿吃穷,但也是不小的开支啊,

更有甚者,就这三位,每日下来的吞吐化纳灵气总量,也是一个极端恐怖的数目,莫道三大天宫非是此世最上乘的福地洞天,有相当大程度都是因为这三个老家伙长年累月的鲸吞海吸,造成了灵蕴的相对低迷,若是这三位全都留在九尊殿,纵然九尊殿的灵氛更甚三大天宫许多,也难免有涸泽而渔的一日,而这一层认知,也是云扬自我晋升至圣人层次之后才发现的一点真相,是故就算是委曲求全,道出真相,也是希望赶紧将这三位送走!

这那里是三大客人,根本就是三大吸血鬼啊!

“嗯,说完了我们也是不走了,你这里,很好,非常好,我们很满意。”

三人老神在在,各自去找了一个安静的小屋,当真就住进里面了,住下了。

云扬哪里敢放任这三位长年累月的待下去,一番唇枪舌剑之余,总算达成一点共识——

“我们不会待太长时间,等到至尊天阁遴选,我们就离开了,全都离开,绝不稍迟。”

“你们也不用费心招待我们,就当自家人就行;什么吃的喝的我们全都不需要……”

可就这点条款,九尊殿众人仍旧是眉梢直跳。

你们这些说词也好意思说出口,修为臻至你们那样的层次,几万年不吃都行,当然不需要供应,而且我们也根本没打算给你们供应……别以为我们没有看到你们那一副不要脸的样子,不外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们真正头疼的,是一下子多了三位高阶圣人全力吞吐修炼所造成的灵气大量消耗,势必要分走许多人份额。最最起码的,在这三人周边数十里的地方修炼,即便不是一点效果没有也是所剩无几的。

这其中又以董齐天倍觉无语。

概因三大住宅这三个混蛋……居然选了后山,那可是我住的地方,我的地盘。

那地界向来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占据好不好,你们三个一来,老子还修炼个屁?

论灵气吸收能力,老子拍马也赶不上你们三个啊……

原本老子还挺尊重这三位大佬的,现在看来,分明就是三大混蛋,三大流氓啊!

“从即日起,我搬到前殿。”

董齐天对平小意道:“你另找个地方,等到那三个老不修离开为止。”

平小意当场就蒙了。

您这是柿子专挑软的捏啊,合着整个九尊殿高层就我最弱了呗,说人家是老不修,您老能好到哪去?!

平小意悲愤的走了,。

他么的,我宁死不当最弱!

老子这就去拼命修炼去!

悲愤归悲愤,腹诽归腹诽,家还是得搬的,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形势比人强怎能不妥协?!

董齐天如是,平小意亦如是!

“其他人赶紧出去历练,暂时都别呆在家里宅了。”

云扬在指点了一下几个弟子的功法疑问之后,就立即下了逐人令,都给我滚出去江湖上打滚去。

“钱大总管那边怎么样了?”一看计灵犀还没回来,就知道钱多多那边还没完事儿。

“四大门派的固有商路整合,已经全面完成;任免动作也进行了两次,不合格不称职的已经全部都清理出去了。咱们九尊殿的商路堪称畅通无阻。”

几峰之主之中,此际正值孔落月和铁擎苍轮值门派主事,这话正是孔落月说的。

“嗯,钱家那边没有什么动静么?不是自诩为当世三大世家之首么,怎么就这么的认怂了?”云扬对此表示诧异。

“怎么可能没有动静……”孔落月翻翻白眼,道:“光是在这几个月里面,钱家请来的,然后被咱们灭掉的杀手组织,就已经超过了三百家!”

“被咱们顺势而为,出动几位峰主追剿全天下杀手组织的更是多达一千二百余……”

“迄今为止,整个玄黄界几乎看不到杀手组织了。其中很多在咱们杀到其老巢的时候,愕然发现对方已经先一步解散,杀手,这个玄黄界官方认可的正当职业,少有人干,几乎绝迹了……”

孔落月咳嗽一声,道:“现在,仅止于剿灭杀手组织所获得的缴获……成山成海……很多门派,包括几大殿……包括三大天宫的人在内,都说咱们破坏了大陆就业环境,此风不可长……”

云扬登时为之失笑,嘿然道:“这话怎么说的?”

“他们说江湖自有江湖的生存法则,龙蛇混居才是江湖,血腥杀戮才是江湖,咱们强势而作,将江湖清理了一遍,杀手绝迹,看似天下清平,然而日后门下弟子出门行道江湖,如何历练?有人的,才是江湖,水至清则无鱼,江湖至清只会再无江湖!”

孔落月好似自嘲般的笑了笑:“这话说得自有道理,那些组织的存在,有如江湖食物链的一环,的确是不可或缺,食物链一旦出现断层,只会造成更多存续的崩溃瓦解,若非如此……只需要三大天宫出动几位圣人级数强者,从四面八方清缴,早就可以尽灭之……”

云扬翻白眼撇嘴,道:“所以说你们就是老实。他们说的那是道理么,根本就是歪理,你们竟然也信了?别的不说,当真让他们几位圣人去追杀这些杀手组织试试?能杀绝了才叫怪事呢,就以我而论,我就没自信可以将全天下的杀手杀光,杀手一行,亘古以降便已存在,岂是人力可以尽灭的!”

“再说了,你以为咱们动作频频,收获多多,就算肃清了江湖?告诉你,还差得远呢!”

“只要想深一层,根本就不难想到,江湖上最不缺的,就是铤而走险的武者;而来钱最快的方式,莫过于抢劫,莫过于杀人。这种高回报行业,怎么可能断绝得了……”

“你以为玄黄界为什么将杀手列为正当职业,不外就是见证到了这个行业的顽强生命力!”

“就算是现在,也不过就是被咱们杀得太过,暂时都不敢冒头活动而已,等这一阵风过去了,该怎样还是怎样。再说了,江湖上的顶级杀手组织,实力底蕴强横的,也有好几家;尤其是那些已经晋升为神话传说一般的杀手,可未必比你们稍弱,甚至可以肯定有几个比你们还强。那些,可都还没动呢!”

“任何行业,都有能够撑起这个行业的人,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句话本身还有另一种解释方式,状元,顶峰之人,顶级强者,尽皆如是!”

云扬道:“咱们风头正盛,不会有什么势力为人所用,跟咱们死磕,那就不必理会,该怎样怎样。”

“老大说的是。那些个传说级别的杀手,的确是无一出手,落魂钟与长生剑、断魂枪、还有无缺刀等,都没有声音。”

孔落月道:“不够最近这十来天,钱家已经没有动作消息了,而咱们的人已经将钱家的生意,蚕食了差不多三分之一……钱家已经渐渐显现出一种兵败如山倒的态势,但我却总觉得钱家不会这么的甘心就戮。”

云扬哼了一声,道:“你顾虑得没错,如钱家这样的老牌子世家,绝不会束手待毙,台面上的雇佣杀手不过表象,彼此都远远没有开始终极对决,所谓的兵败如山倒当然也是假象;越是如此,越应该加强防范,谨慎小心才是。”

“让在外的几个人都秘密去钱多多那边,注意形势。钱家万年底蕴,还是老资格金品天运旗派门,岂是易于之辈?”

“是,明白了。”

“大总管那边有灵犀亲身坐镇,明面上攻击,可以无所畏惧,但仍要提防暗箭。尤其是平静一段之间之后的暗箭偷袭,挂一漏万。”

“派门这边若是没什么大事,就让顾茶凉也赶过去吧。”

安排完毕这些事情,云扬开始观看弟子名册。

这弟子名册可说是九尊府中最最让人头痛的东西。

自从规定之后,各峰之主无不被这弟子名册搞得欲仙欲死,即便后来将权力下放给大弟子们,仍旧是叫苦连天。

这名册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威慑力,主因就是麻烦儿子,此名册上面,不仅仅列有宗门弟子的姓名,年龄,性别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还要有上一次呈弟子名册的时候是什么修为,这一次达到了什么修为;这可是万万不能有假,还必须聚集齐了所有人,一个个摸底,一个个的确认。

然而所有麻烦的根由也正是出在这里,往往某人你刚刚登记上,在你查看其他人的时候,这个家伙就突然突破了……

严格意义上来,这种状况任何派门都可以出现,但却绝没有任何一家派门能够如九尊殿这般,一天之中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上百人都告突破的,尤其是最近这段期间,修为突破几乎就是家常便饭,致令记录任务变成了一宗天大的苦差事。

以至于这项职责在九尊殿弟子们中轮转,举凡点到谁的名字,几乎所有弟子都是报以同情的目光……

这家伙真惨,又被拉去干这活儿了,真是太倒霉了……

“进境还算是不错。”云扬大略的翻过一遍,径自放在一边。

原本凤鸣门掌门的萍踪月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如斯进度竟然还只算是不错!?

你可知道这样的成绩若是放在原本的凤鸣门,不要说全派都这样飞跃,哪怕是只有一个半个这样子飞跃……起码需要全派上下大肆庆祝了!

嗯,就算是做梦,也是梦不到这样的美事儿滴!

“底层弟子……肯定是赶不上这一次的两族大战了。”云扬有些遗憾的对萍踪月说道:“进步慢点也还是有好处的。”

萍踪月瞠目结舌。

随即就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

首尊哪,你的关注点不对啊!

这还慢!

这还慢!

你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你口中的底层弟子,有一个算一个,只要放出去,都拥有在别的下品门派当掌门做长老的实力了好不好!

我和你就没有共同语言!

……

等所有人都走了,云扬这才终于伸了伸懒腰。

“终于没事儿了。”

一时间,居然生出一种全身轻松,很是写意的感觉。

之前一直步步为营,小心谨慎,更要时刻扛着一个大门派,压力很大的说。

更别说还有那什么妖族封印,神通被禁……

现在封印没了,门派壮大了,实力一日千里的飞涨,臻至此世巅峰……再过个半年,估计九尊殿的实力就能真正意义上的不弱于三大天宫了。

想到这里,云扬摸着下巴突然想起来:“嗯,实力到了这地步,就需要派人前往去血魂山驻守一个据点了吧……到时候得跟东方三人商量商量……”

嗯,都不是什么大事,确实是可以松下一口气了。

连陪在他身边的上官灵秀,都能清晰感觉到云扬是真的松下了一口气。

一时间忍不住感慨出声道:“你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她可是眼睁睁看着云扬扛着山岳一般的压力,从天玄大陆,再一路走到玄黄界的,看到今天云扬终于轻松了一些,不禁忆及诸多往事,心底竟莫名地泛起了一阵阵的心疼。

自己的男人,真是太不容易了!

云扬哈哈一笑,道:“骤然一下子放松了起来,即便是以我现如今的修为,却还是有一种好似恍惚的感觉……真是奇怪……”

上官灵秀怜惜的握住他的手,柔声道:“你只是太累了,整副心神一直紧绷着,这会乍然放松的虚脱反噬,不足为怪,好好休息一下子,自然也就恢复了。”

云扬点点头,轻轻挽住她的细腰,鼻孔中嗅着秀发清香,闭上眼睛,道:“是该好好休息几天啦……”

接下来一段日子,云扬再也没有外出,甚至没有可以的练功修行。

他隐隐感受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以一种很特异的方式寻找着自己。即便自己全无动作,甚至身心放松,处于一种若有若无的状态,但那股力量仍旧朝着着九尊府这边赶过来。

以一种故友重逢欢呼雀跃的姿态赶来。

云扬眉头一皱。

云扬很知道那股力量的跟脚,所以他立即释出神念阻止其动作了。

“先去做你们该为之事……以你们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瞒过天下……你们先巩固自身状态,将该做的事情做一做。”

“等我将这边忙完了,立即过去找你们。”

云扬没有恶意,但是,三大主宰现在在这里,云扬可不敢保证什么。所以赶紧劝走了。

那股诡异的力量随即便消失了,很是听劝的款。虽然走得有些恋恋不舍……

…………

风凌天下说

从书到中后期,就不愿意分章节了,太麻烦。前期的时候,线路清晰,几章一事,条理分明,越是中后,各种事情纷沓而来;就零碎,章节名也难取……大家将就一下。啊,开篇容易收尾难;万千读者,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诉求和观点,我尽量写好这个尾巴……让大家不留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