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恶魔就在身边 > 00891 陈曌为霍姆斯顿制定的人生规划(第七更,求月票)

    众人都站在门外,彼此对视一眼。

    盖亚做了个手势:“裘拉格,你踢门,我第一个进去。”

    盖亚还是不放心他们先冲进去。

    毕竟不确定会遇到什么,所以还是让她这个皮糙肉厚先扛前面。

    三、二、一,盖亚做着倒计时的手势。

    裘拉格一脚将门踹开。

    盖亚猛的冲进房间里。

    原本正坐在沙发上的人,猛的弹起来。

    “你们是谁?”

    众人都看着眼前这人,这人的双眼放着绿光。

    “抓你的人!”盖亚的手臂上冒出红光。

    这人看到盖亚的手臂,转身就跑。

    盖亚立刻追上去,可是这人居然直接朝着外壁的落地玻璃撞过去。

    哗啦一声,这人直接撞碎落地玻璃,直接朝着外面落下去。

    众人都愣了一下,跑到窗边向下看去。

    那个人已经摔在下面的马路上,已经摔的粉身碎骨了。

    “死了?”

    “不对。”吉赛尔突然叫道:“他不是傀儡师,他是傀儡。”

    “那傀儡师呢?”

    “糟了,我们上当了。”盖亚叫道:“傀儡师其实就和其他的傀儡住在一个房间,他是故意这样分开,让我们以为这里住的就是傀儡师,快去十六楼。”

    可是盖亚等人冲到十六楼的时候,发现套房里已经没有人影了。

    “该死,被傀儡师跑掉了。”

    “也许还没跑远,我们追。”

    ……

    一辆的士停在路边。

    ”司机看着上车的五个人,这五个人之中,四个戴着墨镜,:“先生,我的车小,坐不下五个人。”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查侬拿出一叠钱,递给司机:“这是给你的,香特丽医院,谢谢。”

    司机看到这几个人出手这么阔绰,也就不再说话。

    查侬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这个电话还是多米尼克打来的,查侬接起电话道:“我很快就到。”

    从后车镜可以看到,盖亚等人冲出酒店。

    查侬的嘴角微微勾勒起来。

    这种猫捉老鼠,反被调戏的过程,对他来说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可是从来没有人能够抓住他。

    就是因为他的谨慎与小心。

    ……

    盖亚等人在酒店前的马路,分开来左右两边寻找。

    找了许久都没找到可以的对象,只能又回到酒店前。

    “怎么样?”

    “没有。”

    “完全没有。”

    众人都很失望,这是他们最接近真凶的一次。

    可是这次之后,再想找到那个傀儡师,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对了,酒店的大堂里有监控,可以看监控。”

    众人又回到酒店里,找到大堂经理,调取了监控画面。

    “住在十六楼501号房间的,就是这五个人。”大堂经理指着监控画面里的人说道。

    “谢谢。”盖亚把大堂经理打发走了后,说道:“这五个人里面,只有这个黑皮肤的没有戴墨镜,其他四个人都戴着墨镜,这个人就是傀儡师。”

    “把这个傀儡师的照片保存下来,每个人手机都保留一份。”

    发送完毕后,盖亚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盖亚,这个男的是谁?你给我发一个陌生人的照片做什么?”

    “这就是伤害厄多斯的真凶,傀儡师,我们查到他登记酒店的姓名是查侬,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本名。”

    “好吧。”

    “对了,你现在在哪里?”

    “在医院。”

    “给病人看病吗?”

    “不,我住院了。”

    “别开玩笑,你会生病?”

    “事实上我是被人打进医院的。”

    “这比前面那个更可笑,有人能把你打进医院?”

    盖亚听着陈曌的声音,中气十足,完全听不出一点生病或者受伤的语气。

    “好吧,我就是无聊,来医院住两天。”

    说着,陈曌给盖亚发了一张自拍。

    噗哧——

    盖亚一看就笑喷了。

    众人立刻围上前来,看到盖亚手机里,陈曌的自拍照。

    全都是面面相觑,韦斯特惊骇的叫道:“会长受伤了?是谁干的?”

    “不会吧?洛杉矶来了什么恐怖的存在吗?”

    “就连会长都受伤了,到底是多可怕的存在?”

    “我现在退出超自然协会,还来得及吗?”

    盖亚看着丑态百出的众人:“你们现在如果提着鲜花水果去看望陈的话,也许他心情一好,又给你们发年终奖了也不一定。”

    “咦,好像有道理。”

    “那我们现在就去看望会长。”

    众人全都一窝蜂的跑去医院。

    ……

    此刻陈曌刚进医院不到半天,就已经后悔了。

    自己怎么会这么蠢,居然真的住在医院里。

    算了,不管怎么说,至少都已经办了入院手续了,怎么也得坚持一个晚上。

    不过好无聊啊,真想找个人教训一下。

    陈曌走出单人病房,推着吊瓶架子。

    吹着口哨,漫步在医院的走道里。

    这时候,他看到法尔在前面的医护柜台前,似乎在和医护人员交代着工作。

    “嗨,法尔。”

    法尔转头看了眼陈曌,就没搭理了,转身就要离开。

    陈曌立刻追上去:“吃完饭了吗?我请你。”

    “你是不是无聊了?你完全可以现在就回家,法丽可还在家里。”

    “不行,我一定要坚持一个晚上,至少要坚持一个晚上。”

    “你对那个人到底有多憎恨?”

    “也没有太憎恨吧,不过我都已经给他的人生做好了规划。”陈曌说道:“首先是将他的公司弄破产,然后让他进监狱,我会找几个黑人大汉,和他住在同一个房间里。”陈曌说的口沫横飞,法尔实在是没兴趣听下去,陈曌立刻追上法尔的脚步:“你去哪了?”

    “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

    “好吧,吃什么?”

    法尔把陈曌带到了医院的餐厅,这里是自助餐。

    法尔看着陈曌将整盆的意大利面端到桌子上,满脸的无语,捂着额头看着陈曌:“你确定能吃的完?”

    “当然,要不要打赌,一百美元。”

    这时候,旁边桌子的一个病友从桌面推过来一百美元。

    “我和你打赌,你吃不完。”

    陈曌站起来:“还有没有人过来打赌的?看看我能不能吃完这一盆意大利面。”

    陈曌和法尔的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有医生,也有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