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九百八十一章 联军入侵大明

目光落在王阳明的身上,朱厚照大手一挥向着王阳明道:“安国公,此事朕便将之托付于你了,务必给朕挑选最为精锐的士卒出来,朕相信这些被大伴所看好的将领定然不会让朕和大伴失望的。”

王阳明微微点了点头,说实话,王阳明心中非常有信心,既然这世间有军魂军团的出现,那么他就不信大明就练不出几支军魂军团出来。

其他人他不知道,或许不敢说,但是要说自己没有把握,他王阳明要是连这点自信都没有的话,也不可能一路走到今天了。

深吸一口气,王阳明眼中满是自信的神光闪烁,冲着天子还有楚毅拱手一礼道:“陛下、武王殿下就等着臣的好消息吧。”

一旁的诸位阁老除了看着之外,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这种军方的事情,他们一介文人还真的不好插手。

不过不管怎么样,傻子都能够看得出,军魂军团对于一个王朝的重要性,如果说一个王朝有这十几支强大无比的军魂军团的话,那么就相当于凭空增加了十几名强大的存在。

尤其是军魂军团既可以攻城略地,又能够直面强者,一下子就让世俗王朝大军在面对修行中人的时候那种无力感荡然无存,这可以说是一个世俗王朝立足之根本。

毕竟对于一些小的王朝来说,可能国中撑死也就那么一两位天人级别的存在,若是国中能够练出几支军魂军团的话,那么军魂军团的存在就不亚于是镇国神器一般。

随着朱厚照的旨意下达,由王阳明亲自所主导,一道道的军令下达到大明军中。

很快上百万之多的大明精锐士卒便接到了消息,本身经过楚毅还有朱厚照二人的改革,再加上对外征战多年的缘故,大明军队可以称得上是精锐当中的精锐。

如今进入到这一方世界后,经历了一番凶兽之祸,大明军方的实力越发的强悍起来,尤其是不久之前,楚毅更是将修行之法通传军中,再加上这一方世界充裕的天地元气,可以说军中强者层出不穷。

如果说先前在军中后天武者便已经算得上是军中骨干的话,那么如今就算是超一流的武者也未必能够算得上军中骨干,甚至在军中出现了大量的先天强者。

先天级别的强者在军中大量出现可见这一方世界的大环境到底有多么好,但凡是有修行之法,必然能够有所得,至于说能够走到何等程度,那就要看自身的造化。

可是有一点却是能够肯定,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有修行之法,想要修炼到先天之境肯定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先天之境也是一个门槛,按照楚毅他们所了解来的消息,先天这一道门槛可以说是划分修行之人与普通百姓的界限,也就是说先天之下的存在统统都是普通人,只有进入先天之境,才算是勉强踏上了修行之路。

只可惜这一方世界当中,修行之人对于修行之法的掌控无比之严密,哪怕是再粗糙的修行之法,也很少会在百姓之间流传。

一个个敝帚自珍,就算是有百姓侥幸得到了修行之法,也会将之视作传家之宝,甚至传男不传女,传嫡不传庶,这也就使得这一方明明底蕴无比强大,上限高的可怕的大世界当中,处在最下层的普通百姓竟然连最简单,最粗糙修行功法都没有什么机会得到。

由此可见楚毅将修行之法在军中通传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哪怕这传至军中的修行之法并没有多么的高深,可是再怎么说,那也是修行之法啊。

有修行之法,再加上比之大明世界强了无数倍的修行环境,区区半年时间而已,大明军中所诞生的先天强者就层出不穷,甚至有数千人之多。

而且按照这般的趋势下去的话,大明上百万精锐大军,除非是真的没有修行天赋,至多是数年时间,恐怕想要在大明军中寻找一位先天之下的士卒都非常的困难。

大量的精锐士卒被选送到了大明京师,足足十万精锐大军被抽调了出来,而一位位军团之主也被挑选了出来。

第一批军团之主便是先前楚毅、朱厚照他们在御书房当中所商定的几人。

戚继光、韩世忠、岳飞、种师道、俞大猷、穆桂英、杨文广数人,这几人每人都可以说得上是将帅之才,或许相比起来,众人之间能够分出高下,但是相比军中众多将领,这些人绝对是最为顶尖的存在,否则的话,也不会被楚毅他们这么看重。

不过是短短的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数支军团被被组建了起来,甚至有天子亲自赐下了军团战旗。

每一个军团都被赐下象征着军中至高荣誉的军团战旗,可见天子的重视程度。

而做为一军之统帅,当戚继光、岳飞这些将领得知了军魂军团的存在以及军魂军团的意义之后,一个个的自然是摩拳擦掌,自信满满。

这些人能够在众多将领当中脱颖而出,自然都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人杰,要让他们自认为不如别人,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他们还被楚毅、朱厚照特意挑选了出来,这就表明在楚毅、朱厚照他们看来,他们是有着练出军魂军团的能力的,若是到了最后,他们这一批统帅当中,别人都练出了军魂军团,结果就只有自己没有练出,那岂不是说自己比不过别人吗。

能够做到一军统帅的位置,谁还没有点自己的骄傲啊,要让他们承认自己不如人,那比杀了他们还要难。

兵部衙门当中,王阳明身为一部尚书,居于高位,下方则是岳飞、戚继光等诸位数位被新任命的军团统帅。

王阳明一脸笑意的看着在场几人轻笑道:“诸位,陛下还有武王都对大家充满了信心,甚至自军中为大家精挑细选了精锐士卒,那么接下来大家要做的便是为陛下还有武王殿下练出军魂军团出来,诸位可有什么难处吗?”

捋着胡须,做为征战沙场数十年,一生都在厮杀之中度过的老将,种师道一身天人之境的修为,眉头一挑轻笑一声道:“不过是军魂军团而已,于种某而言,不过等闲。尚书大人只分派种某万人,莫不是小觑了种某不成?”

种师道显然也知晓,军魂军团士卒的修为越高,数量越多,自然军魂军团的实力也就越强,尤其是他这一军统帅更是天人强者,如果说真的能够练出一支万人左右的军魂军团的话,就算士卒只是最低的先天修为,到时候在其率领之下,也足可以镇压一尊天师强者。

显然种师道是感觉兵部分配给他的士卒名额太少了一些,以他的能力,就算是再多上几倍,他也有足够的把握统帅。

种师道一出口,其他几人也都将目光投向了坐在那里的王阳明,在场一众人,哪一位不是能够统帅数万乃至更多大军的将帅之才。

尤其是像岳飞、韩世忠他们,便是十万大军,也不是统帅不来,结果这一次分给他们的士卒竟然只有一万人。

捋着胡须,王阳明感受到一众人的目光,微微一笑道:“非是王某不给大家调派兵马,实在是大明兵马数量实在是有限的狠,再加上这些又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可以说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给大家凑出这么多的人来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了。”

王阳明说的也是事实,大明在楚毅、朱厚照手中实施的是精兵强将的政策,甚至将昔日的卫所都统统的裁撤,所以在朱厚照带着大明飞升的时候,大明也不过是在有百万左右的兵马罢了。

此番从百万大军当中精挑细选出来十万精锐,已经是占了大明所有兵马的十分之一了,倒不是真的不肯给人。

戚继光、俞大猷他们对于大明军方的情况自然是有所了解,所以他们对于自己只不过是被分配了一万人马并没有感到惊讶,真要是塞给他们几万兵马的话,他们才会觉得奇怪呢。

倒是种师道、岳飞他们不过是刚刚加入大明而已,对于大明军方了解还不够全面,所以才会在被分配了上万人马的时候感到有些不解。

种师道听了王阳明的一番话,脸上露出几分了然之色,微微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却是种某失礼了。”

王阳明笑了笑道:“种将军性情爽直,何来失礼之说,再说了,陛下与武王殿下其实也料到了这般的情况,所以陛下特意下旨,只要诸位将军愿意,陛下允许诸位将军有扩军之权,最高上限十万人,若是诸位对于自己统军能力有足够的自信的话,便是再多,只要请示了陛下,未必不可以再行扩军。”

听王阳明这么一说,众人不由得眼睛一亮,显然是没有想到朱厚照竟然给了他们扩军之权,而且上限还是十万之数。

要知道他们当中,就算是自信如种师道,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完美无瑕的统帅十万大军做到如臂使指。

甚至古往今来,真正能够完美指挥超过十万大军的统帅可谓是屈指可数,在场的一众人也没有谁敢保证自己能够完美统帅十万大军。

“哈哈,既如此,老夫便放心了,待老夫先行练出军魂军团来,再行扩军,多了不敢说,三五万人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说着种师道脸上带着几分自信之色目光扫过在场一众人,其他不说,如杨文广则是露出几分苦笑。

他们杨家虽然说历代将门,可是比之几位先人来,杨文广自问自身能力还是要差了一筹,人贵有自知之明,给他一两万大军,他自信能够完美统御,但是再多的话,怕是就超乎他的能力了。

而如岳飞,虽然说在一众将领当中,年龄算得上是最年轻的,但是整个人却是万安稳如山的坐在那里,那种名帅之资尽显无余。

坐在岳飞一旁的韩世忠则是看了岳飞一眼,当年同在楚毅手下,要说对岳飞了解程度的话,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上韩世忠。

别看当年韩世忠、岳飞他们每一个都是统帅十几万大军对外征伐,但是韩世忠却很清楚,单凭统军能力的话,说实话,他还真的不如岳飞。

十几万大军真的要他一人指挥的话,还真的做不到如意指使,韩世忠自问自己的上限也就是三五万人马,比之种师道来也未必强到哪里去。

可是岳飞不同,在韩世忠看来,他们在场的这些人当中,如果说真的有谁能够做到统军十万还可以凝聚军魂成就军魂军团的话,舍岳飞之外,当无他人才是。

要知道当年卢俊义可是有过统帅十几万大军对外征伐的经历的话,可是为什么此番楚毅没有点名卢俊义组建军魂军团呢,说到底还是因为卢俊义自身并非是统帅之才。

大明神朝元年十一月,边关突传急报入京,有强敌寇边,入侵大明。

下了早朝,内阁一众阁老以及兵部、五军都督府等军方诸多高层将领聚集于皇宫之中。

御书房不足以容纳数十人,所以朱厚照还有楚毅便将这次集会悬在了御书房边上的一座偏殿当中。

大殿之中气氛显得非常的凝重,毕竟此番映月宗所联合起来的各国大军出现在大明边境,足足数百万之众的兵马所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站在大殿当中的那一道仙风道骨之气十足的身影之上,正是当初被楚毅派去打探各国消息的陈抟老祖。

陈抟老祖立足于大殿当中,神色之间带着几分凝重之色,只看陈抟老祖的神色就知道此番联军入侵大明绝非等闲,否则的话,以陈抟老祖几乎要踏足天君之境的修为也不会这么的神色凝重了。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站在大殿当中的那一道仙风道骨之气十足的身影之上,正是当初被楚毅派去打探各国消息的陈抟老祖。

陈抟老祖立足于大殿当中,神色之间带着几分凝重之色,只看陈抟老祖的神色就知道此番联军入侵大明绝非等闲,否则的话,以陈抟老祖几乎要踏足天君之境的修为也不会这么的神色凝重了。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站在大殿当中的那一道仙风道骨之气十足的身影之上,正是当初被楚毅派去打探各国消息的陈抟老祖。

陈抟老祖立足于大殿当中,神色之间带着几分凝重之色,只看陈抟老祖的神色就知道此番联军入侵大明绝非等闲,否则的话,以陈抟老祖几乎要踏足天君之境的修为也不会这么的神色凝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