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太初 >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一诺千金生死换

秦浩轩他的身侧,除了魔之道体之外,另外四道题尽数浮现镇守一座仙宫。天地之册飘出,熟悉的进入那座它经常镇守的异世仙宫。

仙宫镇守,其中气息立时宛若海啸一般,呼啸激荡,下方仙林拱卫,他全身神光璀璨,宛若一道天外飞过的流星,须臾间已是飞落到霸兵老祖身侧,一剑斩出。

一道道轮回之力从八座道宫之中用处,涌入他的体内,涌入龙鳞剑中。

刹那间,龙鳞剑爆发出夺目光辉,照射的阵法之外,一眼仙都有些睁不开双目。他的周身仙气萦绕,宛若仙人临世。

分明是一人立于天地之间,可这一刻,他却给人一种似乎是六位绝世高手,六位仙人同时出现的错觉。

隐隐约,他似乎又与整个世界都融为了一体,整个天地都与他一起共鸣。

秦浩轩体内气息急速攀升,他手中龙鳞剑之中的光辉在极短的时间内,因为不断的凝聚,已是宛若烈日一般刺眼。

金光璀璨中,龙鳞剑出!

一剑飞落,在天际会之中瞬间化为三十六剑,这三十六剑,每一剑都锋利无匹,每一剑为威能无双,每一剑都蕴含着无数变化,隐隐约,其中六剑,更是带着虚无缥缈之感觉。

绝水仙王留下的不知道属于哪一位仙王的这一剑,便是充满了缥缈之感的一剑,他虽未曾将这一剑与他的轮回剑盘完全融合,可施展之下,仍旧可以施展这一剑的一部分韵味。

三十六剑,每一剑上都涌动着浓郁的轮回之下,可似乎每一剑又都蕴含着不同的剑意。

三十六剑似乎每一剑都是一位顶级的剑道高手,挥出汇聚毕生剑意的一剑。

这三十六剑在虚空之中,汇聚,合而为一,形成一个巨大的剑盘,剑盘转动,似乎整个世界,整个天地都随之转动,剑盘之中隐含天地日月,阴阳五行,八卦万物。

一剑落,天地惊。

空气中,呼啸的剑风肆虐,轻易可破空气,大地碎裂、塌陷,甚至引的整个大阵都随之晃动不已,一块块凝聚大阵的玉石,在这骇人剑气激荡下,甚至凑的浮现出一道道明显的裂痕。

空气之中,引爆之声不断响起,连成一片。

天际之中,轮回剑盘所过之处,虚空被不断的绞碎再绞碎,露出一道道绝大的空间裂缝,且这空间裂缝仍旧在不断的撕裂旋转,慢慢的,似乎是要形成恐怖的空间漩涡。

这一剑,锋芒无双,这一剑,可斩日月,坡乾坤!

霸兵老祖整个人全身上下,无数的毛发瞬间直立,一股本能的危机感从他的心中升起,蔓延全身,全身都感觉到冰冷无比。

这一剑!

这一剑,看起来竟是比上一剑还要恐怖。

这才是,他见到过的最为恐怖的一剑!

“啸风道友助我!”

霸兵老祖大吼一声,身形爆退,同时那一座座道宫在他的身前汇聚,似乎是九柄兵器在他的身前汇聚到一处一般。

他的身前,一面破碎的褐色龟壳浮现。

这面龟壳的边缘处已是出现多出破损,壳面之上,更是布满了一道道清晰的裂痕。

一股若有若无的仙气从这龟壳之中涌现。

而那一面面道宫兵器,则是立于这龟壳之上,仿佛汇聚成了一面石碑。

这是一件来自仙界的仙器,只是后来在一次大战之中损毁,不知道什么原因流入人界,再次受损,仙气也不再那么浓郁。

可它仍旧是一件仙器!

他不知道这龟壳是什么龟壳,他感觉里面的气息,自己起名,为霸下之壳!

龟壳如地将霸兵老祖整个人完全包裹了进去。

剑盘坠落,砸在这龟壳之上。

顿时,地面之上,无尽的大地之力,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疯狂的涌入龟壳之中。给人一种感觉,似乎是整个大地都在抵御着这一剑。

龟壳一出,浓郁的大地之气疯狂的涌入其中,让人感觉,这面龟壳,便是这一界的大地。

龟壳之上,那一面面的道宫兵器,更是不断的汇聚那石碑仿佛是一面盾牌一般,盾牌之上,刀、枪、剑、戟……九种兵器汇聚成一面盾牌,也随着剑盘旋转。

剑盘之上,浓郁的轮回之力不断涌出,一座座兵器道宫所汇聚的盾随之被轮回转化,它四周的时光似乎都在倒退,虽是极短,却已是足够。

那汇聚的盾牌在时光倒退下,再次恢复到最初,尚未汇聚成盾的形态。

霸兵老祖整个人完全呆住,秦浩轩的轮回之力已是达到如此程度?

轮回之下,他的盾牌消散,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锋利的剑盘在那龟壳之上不断的旋转摩擦,擦出一串串耀眼的火花。

火花四溅,将四周的虚空尽数点燃。

那原本便不满了裂纹的龟壳之上,一道道裂纹变的又深了一分,攻势龟壳之上更多了一道道新增的裂痕,看起来整个龟壳似乎都会随时碎裂一般。

碰!

终于,那龟壳再也坚持不住,原本便碎裂的极其厉害的一道裂纹,骤然爆开,整个龟壳断裂!

秦浩轩这一剑当胸斩下。

一剑落,霸兵老祖身前的连环锁甲完全爆开,看起来根本没有起到一点的防护作用,他的胸前,更是被炸出一个肉眼可见的血洞,整个人的身形倒退飞出,一张脸更是一下变的无比的苍白,体内气血震荡,五脏六腑似乎都被震的移位了一般。

一剑,他便被重创了!

他的目光之中更是充满了骇意,他原本还认为,只是对付一个秦浩轩,何须劳师动众,动用他们三位曾经进入三榜之中的高手,还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布置大阵。

当初普光阁的普法老祖布置阵法的时候,他甚至还开口说,与其用那些资源布置阵法,还不如将这些宝物资源都给他,他有十足的把握斩杀秦浩轩。

如今,秦浩轩竟是一剑重创他,甚至还讲他的法宝毁坏!

那可是一件可以称之为半仙之器的仙器,虽然有些破损,却也是半仙之器,秦浩轩便这样给毁!

秦浩轩如今还只是八宫罢了,倘若是凝聚成九座仙宫,那方才的一击,岂不是说,自己可能会被灭杀?

八座道宫与九座道宫之间的察觉真的太大太大了,而八座仙宫与九座仙宫之间的差距,恐怕更大。

仙宫,那远远不是道宫可以比的!

倘若让秦浩轩凝聚成九座道宫,那这世间还有谁能阻挡他!

秦浩轩看着霸兵老祖眼中的惊色,心中冷笑,他能够感受到霸兵老祖手中法宝这种所蕴含的仙气,只是那仙气,远远无法与镇妖铃相比,更不要说血戮仙王那屠世血印了。

霸兵老祖的龟壳,只能说是一件半仙器,还是受损的半仙器。

真正的仙器他都与之对敌过,甚至还夺取过,镇妖铃便是他从青云老祖手中夺得的,更是与血戮仙王手中,那可以真正发挥威能的仙气图嗜血也对抗过,如此一件无法发挥全被威能的,破损的半仙器又算什么!

他丝毫给霸兵老祖恢复的时间,背后遮天双翼浮现,凌空向着霸兵老祖飞去,龙鳞剑上金光璀璨。

忽然,天空之中,骇人的劲风卷起。

狂风呼啸,竟是充满了无尽大海咆哮一般的浩荡气息。

整个世界之中,似乎所有的狂风在这一刻都集中到了此处,在这一方空间之中,不断的压缩再压缩,将这空间都压爆开来。

那狂风骇人无比,吹袭之下,秦浩轩的身形都不由受到影响,飞行的速度一缓。

只是这一缓的刹那间,一道身形出现在霸兵老祖身前,一把抓住霸兵老祖,瞬间爆退出去。

啸风老祖!

他出手了!

另外一边,梦机子看着在在吞海魔主与逢春老祖交手中,不断出手偷袭扰乱着吞海魔主的普法老祖,体内气息涌动,他的背后,九座道宫缓缓浮现。

九座原本华丽、虚幻、充满了神秘之气的道宫,此时每一座道宫,却都是黯淡无光,道宫之中,青草绿地,花团高树都已尽数枯萎。

每一座道宫之上,都有着一道道的裂痕,甚至有些道宫的石柱都已倒下,这九座道宫,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倒塌一般。

九座道宫,却根本没有九座道宫强者应有的气息,梦机子所散发的气息,甚至连六座道宫的普法老祖都不如。

天煞地杀大阵之外,主持阵法的一眼仙望着梦机子背后的九座破损严重的道宫,整个人一下呆住,大惊之下,他甚至忘记了维持阵法的运转,停顿了一下,在普法老祖的大喝声中,这才回过神来,恢复了大阵运转,口中却是不可置信的高声询问道:“梦机……你,你的道宫,你的道宫怎会如此!”

他们三个老友之中,除了他不擅长战斗之外,那火夫和梦机子虽未曾登上三绝榜,却也是战力无双之人。

他更是从未听说过,梦机子与人交手受到重创,如今他的九座道宫怎么变成了这般?

“突破受损。”梦机子简单的回了四个字,却是没有时间与一眼仙多做解释,他的手中出现一面五彩大伞,身形飞蹿而出,硬着普法老祖直冲而去,伞盖打开,仿佛撑开天地一般,挡在了普法老祖落下的手斧之上。

他的背后,九座道宫之中,灵气涌动,速度却是比之寻常的一座道宫的老祖,道宫之中灵气运转的还要慢。

手斧落下,他的身子猛的一震,倒退向回飞出,背后九座道宫在这碰撞之下,更是疯狂的晃动起来。

他的双眸之中,无奈之色一闪而过,他如今已是沦落到了如此地步,竟是被一个只是拥有六座道宫的普法老祖震退。

倘若是他的全盛时期,别说普法老祖手中的只是一件半仙器,便是真正的仙器,他一击也足以重创普法老祖。

普法老祖一击虽是震退梦机子,可他的偷袭也因此中断,没有了他的纠缠吞海魔主瞬间反攻。

他立时便要相助,可梦机子在倒退飞回之后,却是强提一口气,再一次站在了他的面前。

普法老祖眉头紧皱,厉声道:“梦机子,你这是一心要与我普光阁为敌了!”

梦机子毫不退让道:“老夫说过,人是老夫带来的,老夫便不会坐视不管!”

“你已是这般,仍旧执意出手,那便不要怪我了。”普法老祖面色浮现出一道狰狞之色,全身杀气沸腾。

“不要!”大阵之外,一眼仙眼看梦机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已是受损到如此程度,仍要强行插手其中,立时高声大叫道:“将他交给我!”

他的背后,自从双方交战,便是维持阵法都为出现的道宫骤然浮现而出。

六座道宫!

他同样是六座道宫!

这六座道宫,之中灵气急速涌动,蹿入大阵的阵眼之中。

霎时,天煞地杀大阵之中,忽然涌向出两道煞气,这两道煞气在空中汇聚,仿佛化作实质,急速向梦机子射去。

梦机子想要有所动作,可天煞地杀大阵之中的杀气却是轰然爆发,威压又强了一分。梦机子在这威压之下,不得不消耗大量法力对抗,法力消耗之下,他的动作也随之一缓。

两道实质一般的煞气如同两根绳子一般,一下将他捆绑住,随之越勒越紧,将梦机子牢牢固定住。

梦机子疯狂的挣扎着,想要破开这绳索,可无论他怎样挣扎,都无法破开这绳索。

“一眼……你给老祖松开这绳索!”梦机子额头之上,青筋暴起,向着大阵之外的一眼仙怒吼道:“你是想要老夫与你割袍断义?”

“你便是与我绝交,今日,我也绝不会松开。”一眼仙施展法力,借助天煞地杀大阵,牢牢控制着梦机子。

梦机子受损如此之中,他搅合进如这大战之中,以梦机子的状态必死无疑,他无论说什么也不会放开梦机子的。

他以阵法控制梦机子,最少可以让梦机子避开这场大战,保得性命。

普法老祖看了一眼被困住的梦机子,心中有些怨气,这天煞地杀大阵乃是他拿出普光阁的资源所布,对着阵法自然无比熟悉。

倘若一眼仙,早施展此法,困住吞海,此时吞海都便没有被他们击杀,也已被重创。可一眼仙,却看到他的好友要被击杀,才施展此法,困住了梦机子。

那梦机子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可他的道宫已经破损成了那般,能有什么用,以天煞地杀震困住他,简直是大材小用。

只是此时,他知道他再多说也是无用,他也不想激怒外面的一眼仙,也不在理会梦机子,,转身向着吞海魔主杀去。

吞海魔主手中的长鞭已是与逢春老祖的长鞭缠绕在了一起,两人的长鞭仿佛是拧起的麻花一般,不断缠绕再缠绕,几乎分不清楚你我。

忽然,吞海魔主背后,那两座龙宫之中,无尽龙气激荡而出,两道龙吟声响彻天地,无尽霸道、威严、不容侵犯的龙威袭来,震的虚空颤栗,逢春老祖的身形也随之微微一颤。

那两道龙影骤然钻入吞海魔主体内。

一时间,她气息大盛,手臂骤然用力,原本顺向缠绕的长鞭骤然一收,随之逆向一转。

长鞭抽打,逢春老祖的长鞭之上,一朵朵妖艳的花朵在一瞬间,被完全抽碎!

同样是与曾经进入三榜之中的强者交手,即便对方有普法帮忙,可她却隐隐约落入下乘,而秦浩轩则是问问压制对方,甚至还伤到了霸兵老祖,高下立判!

可她,却一直认为她不逊色于秦浩轩!

花朵爆开,一股股浓郁的花香气息向着四周蔓延而去。

香气诱人,让人不由头晕目眩,这一方世界之中,一切花草树木,一切生灵似乎都沉浸在了这香气之中。

被煞气困住的梦机子脸上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一道迷醉之色。

吞海魔主灵台紧守。

她的身下,缓缓流淌的蓝色河流,蓝色流浪飞起,在她的身前化成一道屏障,将那香气尽数阻挡在外。

梦机子立时从那迷醉之中清醒过来,心中叹息,如今的自己,竟是如此轻易中招……

普法老祖望着那升腾而起的蓝色光幕,冰冷的双眸中,露出一道森然杀机,他的体内,浩瀚若还的灵气涌入手中手斧之中。

不大的黄色斧子之上,在这一刻骤然爆发出璀璨的金色光华,浓郁的仙气自这手斧之中狂涌而出。

这一件半仙器,在这一刻宛若一件真正的仙器法宝。

普法老祖双臂用力一挥,金色手斧飞出,他整个人更仿佛是被瞬间抽干了一切灵气一般,变的萎靡不振,脸上甚至露出一道苍白之色,如同大病未愈一般。

手斧凌空飞过,所过之处,虚空碎裂,百里之外,群山摇晃,大地动荡。

这一副,似乎将烈日都斩碎里一般,头顶之上的烈日更是一下消失不见。

一斧落下,轻易割碎了吞海魔主所凝聚的蓝色光幕。

与霸兵老祖破损的龟壳不同,这可是一件完整的半仙器,威能不可同日而语!

光幕破开,手斧并未因此停留,仍旧带着惊人威势向吞海魔主飞落砸下。

吞海魔背后七座道宫之中,湛蓝色的光辉倾泻而出,仿若七道决堤的洪流汹涌而来,一道接着一道落到那手斧之上。

每一道落下,都冲击着手斧之上的光芒更加黯淡一分,威势也随之减弱了一分。

接连七道洪流冲过,手斧去势尽消,落到地面之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小小的斧子,却是将地面都砸出一个巨坑。

巨坑上方,阵阵香气弥散。

没有了蓝色光光幕的阻挡,那香气肆意散发。

交战的另外一方,啸风老祖,狂风随身,疯狂的向四周吹袭着,将袭来的阵阵香气尽数吹开,面色不满道:“那逢春老祖,不知道控制一下她的道法,香气都飘到了这边。”

霸兵老祖沉默不语,有啸风老祖在,倒是不必担心被逢春老祖的香气所影响,他的胸口部位,一道道殷红的鲜血不断流出,方才那一击,比他预料之中的还要更重。

一击落在他的身上,那轮回之力,附着而上,急速轮回他受伤的伤口,将之不断的扩大,加深……

这还是秦浩轩受到天煞地杀阵法的压制,倘若没有这阵法压制,秦浩轩可全力施展,岂不是说,方才的一击已是将他重创。

在此之前,他听闻秦浩轩的凶名,根本从未将之放在眼中,他也知道秦浩轩崛起极快,可便是再快又如何?又岂能威胁到他!

可如今,他崛起的真的太快太快,快的让他生出一种感觉,秦浩轩再如此成长下去,恐怕会成为镇压他们这一世的存在。

秦浩轩看着对面,已经并排站在一起的啸风老祖和霸兵老祖两人,脸上露出一道讥讽之色:“怎么?不是说你一人足矣?才刚刚交手,便寻来帮手?”

他的背后仙气滚滚,其中一座道宫之中,天地之册之上,圣详古树浮现,阵阵安详的气息向四周涌动,却是将飘来的花香之气尽数镇压住。圣详古树,那是世上第二批诞生的古树之一。有天地之册所凝聚安详古树在,那道道香气却是根本无法近身。

霸兵老祖杀气森森道:“少说无用之话,今日我们三大曾经在榜高手联手,定将你斩之此处!啸风,一起上!”

话音落下,受伤的伤口边缘,竟是宛若金属一般,急速修复。

道宫境老祖都有独有的修复伤势之法,更不要说他们这等九座道宫的顶级老祖。

他的伤势虽未完全修复,鲜血却也已止住流淌。他的手中,长戟已是化作两柄锋利的匕首,凌空向着秦浩轩飞去。

秦浩轩天赋如此惊人,已是成长到如此程度,今日,无论如何,也必须将秦浩轩斩杀,否则,后患无穷!

何况,秦浩轩成长到这等地步,必然与他所言仙王道碟有关,灭杀秦浩轩,夺取仙王道碟,他甚至都有可能,因此更近一步!

那可是仙王一生的感悟!

“曾经在榜,有何可炫耀之处。曾经在榜,便是说有了更强之人,将你们打了下来。这分明是耻辱,你们却当做是炫耀的资本。”不屑长啸一声,一人独自迎击两人

霸兵老祖将手中兵器换作匕首之后,整个人的气息都随之大变,不再如同之前一般霸气十足,而是充满了诡异之风。

啸风老祖整个人更是都宛若一道道流动之风,身形灵动,又似乎与风一般,无数不在。

两人毕竟是曾经在榜强者,如今又有天煞地杀阵压制,秦浩轩一时之间根本难以拿下两人。

虚空之中,花香之气仍旧蔓延,吞海魔主周身,光幕已是消散,又凝聚灵气对抗那落下的手斧,花香之气没有阻碍,已经是飘散而来。

一时间,她神念微微动荡,身子也随之一缓。

可宛若磐石的道心让它迅速回过神来。

只是一缓,甚至连呼吸间的功夫都不足,可这短短时间已是够了。

虚空之中,一根长鞭划过天际。

逢春老祖的长鞭落下,重重的抽打在吞海魔主的身上。

逢春老祖毕竟是以为曾经在榜的九道宫高手,她当初在榜上的排名,甚至还在啸风老祖以及霸兵老祖之上。

有普法老祖施展半仙器之斧配合,她有足够的时间,凝聚气息,全力一击。

她全力一击,威能何等恐怖。

吞海魔主身上,那件宛若薄纱一般的蓝色流光宝衣在这一鞭之下,轰然破开。

长鞭缠绕到她的身上,那曾经长这一朵朵花朵之处,在花朵破开之后,却是生出一根根的倒刺,倒刺看似枯萎,却深深扎入吞海魔主体内。

吞海魔主体内,鲜血流淌而出,顺着这倒刺流入长鞭之中,顿时那一根根倒刺,还是长鞭之上否浮现出一抹抹的绿色光芒。

枯木逢春,很多人以为,是枯木因她而逢春,那才是大错特错。

她是以他人气血,让枯木逢春!

吞海魔主顿觉,自己体内,气血之力以惊人的速度向外流动而去,她那张绝美的脸更是以惊人的速度苍白下来,背后七座道宫两座龙宫之中的气息都都被疯狂抽取着。

普法老祖双手之中,已是多了一柄黑色长弓,他体内气息不断聚集,即便身为一位六座道宫的老祖,这长弓他拉起的速度都极其缓慢。

半仙器!

这同样是一件半仙器,为了能够击杀秦浩轩,他们普光阁,已经将除了无法移动的守山大阵之外,几乎所有压箱底的宝物都交给了他!

弓身之上,则是一柄银色的利箭,箭头之上,光芒吞吐不定,所散发出的锋利无匹气息,让人毫不怀疑,这利箭可以射穿日月!

灭月魔弓!

梦机子一眼认出这面魔弓,传闻之中,在飞仙时代,天地间是拥有两个月亮的,而一位逐箭仙王,以灭月魔攻,射出一箭,贯穿天际的弯月,自此以后,天地间只有一个月亮。

逐箭仙王也是凭借这一箭,划破虚空,飞升进入仙界。

而那灭月魔弓则留在了人间。

只是灭月魔弓,乃是弓与箭合一,才称得上仙器。

箭只有一根,当日逐箭仙王一箭射出,箭已消失,只留弓在,没有了箭,它只是半仙器,却比寻常的半仙器更加恐怖!

不好!

秦浩轩察觉吞海魔主的被动,感受着普法老祖所凝聚的那一箭之中骇人的威能,手中龙鳞剑飞速舞动,想要逼退霸兵老祖以及啸风老祖。可两人此时同样知道吞海魔主已是落入被动,便是拼着受伤,也要托住秦浩轩,让逢春老祖以及普法老祖尽快斩杀吞海魔主,那样,他们便是四人一起围攻秦浩轩!

梦机子眼看着吞海魔主的气息越来越弱,高声向着阵法外的一眼仙怒吼着:“快放开我,放开我!”

一边怒吼,他一边疯狂的挣扎着,背后九座道宫疯狂的震荡,看起来真的要破开一般。

一眼仙一言不发,气息却是涌动的更加剧烈,大阵之中,又是两道煞气涌出,化为实质之绳缠绕到了梦机子背后的九座道宫之上。

梦机子道宫被困,一时间,连挣扎都无法挣扎。

望着那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挣脱的吞海魔主,他双目中,露出一道决然之色。

他的背后,九座被捆绑的道宫之中,一座大门都损坏了一半,后半段道宫布满了如同蜘蛛网一般裂痕的道宫突然间疯狂的涌动起来。

这一座原本黯淡无光的道宫陡然间爆发出无比璀璨的光华,一如真正的九道宫老祖的道宫!

天煞地杀大阵之外,维持大阵的一眼仙面色大变,他虽不擅长战斗,可论见识,天下间少有能比得过他之人,梦机子受损严重,他的道宫却突然间爆发出如此之强的气息只有一种情况!

一眼仙放声大吼:“梦机子,你要干什么!你快住手,你疯了吗!”

回答他的是梦机子的以上爆吼,一声充满了决然,充满了不甘的怒吼,声音震天,宛若滚滚惊雷坠落。

煞气之绳捆绑之中,拿足光华璀璨的道宫轰然爆开。

自爆道宫!

在他被困住,秦浩轩被缠住,吞海遭遇生命危急止咳,他选择了自爆道宫!

今日,他带着秦浩轩前来此处寻找一眼仙,秦浩轩却被埋伏,虽然秦浩轩不会怪罪于他,却也仅限于此了!

今日唯有相助秦浩轩,秦浩轩才会记下他天大人情。才会记下神机门的人情!

秦浩轩,那是可以成就仙王之人!

他的人情,对神机门来说,乃是极大的保障!

虽然与秦浩轩接触时间不长,可他也能感觉到,秦浩轩,乃是有恩必报之人!

道宫自爆,浩瀚如海的气息从他的身上一闪而过,那自爆的道宫之内,一股股恐怖的气息,浩浩荡荡向四周迸射飞去。

他便是受道重创,即便道宫受损,他的道宫,那也是九道宫老祖的道宫,自爆的威能何等骇人。

那缠绕在他身上的地煞之气长绳,缠绕这她身上道宫的地煞长绳,尽数破开。

这一刻,他仿佛梦回巅峰!

几乎是道宫爆开的刹那间,普法老祖已是将灭月魔宫拉满了弦,银色利箭破空而出。

利箭射出,尚未落至,前方的空间,已是被生生撕裂,露出一道无比巨大的空间裂缝,仿佛是一条空间通道一般。

整个时间,一切的锋芒气息,似乎都落到了这一箭之上,这是可灭月的一箭!

梦机子感受着这一箭之中所蕴含的无尽威能,手中神伞浮现,五彩华盖打开,挡在了吞海魔主身前,他的背后,一座道宫再次爆开!

既然已是爆开一座道宫,那么爆开第二座道宫又如何?

接连两座道宫自爆,梦机子又是受损之身,如何能够承受得了,他体气血疯狂的激荡,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

道宫自爆的浩瀚威能向着那落下的一箭涌去,欲要将这一箭抵挡开来,可在这可以射穿弯月的一箭下,仍旧被强行破开。

不够!

那便继续自爆!

“碰!”

一声惊天响,第三座道宫爆开!

还不够?

第四座!

不够?

第五座,第六座,第七座!

梦机子背后道宫,一座接着一座,接连爆开。

他每自爆一座道宫,整个人的气息都随之极大衰弱,每自爆一座道宫,都会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可他仍旧没有半分犹豫,一座一座的自爆着他的道宫!

短短的瞬间功夫,他已是接连自爆七座道宫!

大阵之外,一眼仙看着不断自爆道宫的梦机子,已是泪流满面,更快的大吼道:“住手,你快住手,不要自爆了,你不要命了吗!”

梦机子却是置若罔闻,接连自爆七座道宫之后,他的身子已是摇摇欲坠,整个人更是苍老的看起来随时都会死去一般。

可是他的腰杆却傲然挺立!

第八座道宫,自爆!

九座道宫,八座自爆,只剩最后的一座道宫!

而他此时更是已经七窍流血,全身的肉体也随着道宫的自爆,而不断炸裂,根根筋脉断裂。

他如今的身躯,根本无法承受道宫的接连自爆。

一座,还有最后一座!

梦机子双眸之间神光璀璨,他体内气息疯狂流转,涌入那最后一座道宫之中!

第九座道宫,爆!

他本便是一具残躯,便是或者,继续苟延残喘下去,又如何?便是在活几百千年,上千年又如何?

他根本无法为神机门做任何的贡献!

如今,他为助秦浩轩而死,他身死,秦浩轩所欠他之人情,尽数落到神机门之上!

他死,亦得其所!

他,生是神机人,死亦为神机!

这一刻,他整个人爆发出他这一生之中,最为璀璨,最为耀眼的光辉。

九座道宫自爆,无边骇人威能,甚至在这大阵之上,生生轰出一个缺口,大阵破损!

无尽浩荡的气息直冲天际而去,一时间,这方圆百里之内,一切空间、大地、群山、河流,一切的一切在那九座道宫自爆的威能之下,尽数破碎,再破碎!

天际之上,层层阴云震开,云中雨水倾泻而下,坠落大地。

那银色利箭,这才恐怖自爆的威能下,轰然爆开。

阵法之外,主持阵法的一眼仙,因阵法破开,遭受凡是,身子一下道去,嘴角鲜血流出,而他却仿佛感受不到他的伤势一般,泪眼模糊的望着大阵中,那道身影,拿到最后一座道宫自爆之后,轰然爆开,化作一片齑粉的身影。

那是他的挚友!

逢春老祖的与普法老祖的身躯更是被吹的直直向后倒退而去,面色潮红,体内气血激荡,显是受到不小的伤势。

吞海魔主身上,那缠绕着他身躯的长鞭也因为逢春老祖的伤势而消散。

没有长鞭缠绕,一眼仙此时也更是忘记了主持的阵法。

吞海魔主一时间,完全没有了舒服。

只是,此时她体内的气息却是异常的羸弱。

逢春老祖那长鞭几乎将她全身的精血气,尽数抽走,便是没有了外界的任何束缚,可她此时也已没有多少战力!

除非……

吞海魔主望着梦机子化作的一堆齑粉,双眸中露出一道决然之色。

吞海魔主的身躯化蛟,她的额头之上,最先化作的那片龙鳞忽然间闪烁出一道璀璨至极的光芒。

这一刻,整个天地尽数失色,似乎时间的一切光芒都落到了这枚鳞片之上。

这是她诞生的第一枚龙化之鳞,她的第一枚鳞片,龙之逆鳞!

此刻,这鳞片却是在光华璀璨之中,自她额头之上飞出,直直向着逢春老祖射去。

须臾间,这龙鳞已是飞射到逢春老祖身前,下一刻,鳞片轰然碎裂!

她自爆了她的逆鳞,蕴含着她今后大道的鳞片,这是她成仙之道的逆鳞!

逆鳞爆,她道基受损,她今后的成仙之路,已断绝!

可这又如何?

梦机子能为助她,自爆九座道宫,她有如何不能自爆逆鳞!

若是没有秦浩轩,她也无法拥有龙化,诞生这逆鳞,更无法突破,成为九座道宫的老祖。

自爆道宫,便是断了成仙之路又如何?

她的成仙之路,都是秦浩轩给的!

逆鳞自爆!

一时间,虚空之中,无尽空吟之声响彻,这一刻,似乎自天地诞生以来,所有神龙之龙威,都自她的逆鳞之中飞出!

龙威压天,这一刻,天地之道,在这龙威之下,似乎都退避了一分!

一道道神龙之影从这龙鳞之中飞出,每一条,仿佛都是由一条真正的神龙所存留之道法汇聚,每一条都神威无双!

无数龙影豁然轰向逢春老祖。

此刻,逢春这位九座道宫的老祖,在这神威之下,竟是两股战战,几欲倒下。

龙影漫天,呼啸而下,尽数坠落到逢春老祖身上。

逢春,这位曾经进入三榜之中的,拥有九座道宫的顶级道宫老祖,身体轰然爆开,被炸粉末不剩。

这便是逆鳞之威!

普法仙王仅仅只是被这骇人的威能所波及到,一条手臂直接被炸断,整个人被冲击的倒在地上。

逆鳞,对一头龙来说何等的关键,如今吞海魔主却自爆逆鳞,而她还尚未化龙!

逆鳞自爆,她的身上,那龙化的鳞片此时都变的黯淡起来,巨大的身体甚至都无法支撑漂浮的状态,一下从虚空之上坠落下来,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梦机,吞海!”

秦浩轩目呲欲裂,体内杀气涌出,直冲天际而去!

梦机子为了帮吞海魔主挡住那利箭,接爆九座道宫,身陨此处。

吞海魔主,为斩杀逢春老祖,自爆逆鳞,自断她今后的道路。

这一切都是为何?

自己只是为了寻求太初,他们却如此相逼。

什么为了报恩,什么为了报仇。

报仇,报恩,为何早不见他们出手,他们无非是因为普光阁给力好处罢了。

“你们,该死!”

秦浩轩身体周围,散寒杀意宛若实质,仿佛冰封空间。

他的背后八座道宫之中,仙气疯狂涌动,仿佛是要将仙宫都撑爆开一般。一道道轮回之力,宛若奔流潮水浩荡流转。

“死!”

他体内的气息,在打倒一个顶点之后,再次暴涨,气息激荡下,都引的四周的空气不断炸裂。

龙鳞剑上,光华璀璨,似乎将整个时间的一切光芒尽数汇聚,光幕骇人照射这一方天地。

秦浩轩黑发黑衣,立于天地之间,身未动,已是天地中心!似乎整个天地之道,都自围绕他旋转。

龙鳞剑斩!

秦浩轩一剑斩出,天际之中,霎时间浮现出三十六道虚影,每一道虚影都仿佛是飞仙之剑仙,刺出汇聚毕生绝学的一剑!

三十六剑,每一剑都不尽相同,每一剑却都又充满了无边杀气。

三十六剑,每一剑之中都充满了缥缈欲仙之气息,每一剑都凝聚着神秘而强大的轮回之力!

这三十六剑在天地之间转动。最终落到龙鳞剑上,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剑盘。

剑盘之中内含天地日月,阴阳五行,八卦万物。

这一刻,他将那飞仙之剑,与轮回剑盘合而为一!

这一剑,再也没有那天煞地杀阵的束缚!

这一剑更是他这有生以来,斩出的最强一剑!

剑出,风起!

普光阁耗费无数宝物,花费十几年时间布置的大阵,在这一刻完全毁灭。

一剑飞落,万物寂灭!

这一方天地疯狂的颤栗,似是在这一剑之下,惊骇的想要逃走。

整片巨大的空间完全碎裂,形成一道巨大的空间漩涡!

霸兵老祖整个人惊骇的心胆欲裂,灵魂颤栗!

世间,怎么会如此一剑!

这才是秦浩轩真正的实力!

一剑,仅仅只是一剑,却将这一方空间尽数封锁,避无可避!

他想要惊骇之下,一座座道宫以他为中心迅速汇聚,九座道宫凝聚,形成一面巨大的盾牌,将他完全包裹。

他后悔,他真的后悔了!

他为何只是因为那些宝物,便要答应前来灭杀秦浩轩!死了后代,再生便是。

人死了,宝物还有何用,人死了还有何后代!

虚空之中,啸风老祖,整个人更是化作狂风向着远处疯狂的逃窜!

那一剑,真的太恐怖了,这一剑落下,他根本升不起任何抵抗之心!

剑盘坠落,霸兵老祖那九座道宫所话的盾牌完全爆开。

霸兵老祖绝望目光之中,浩瀚无匹的剑气直射而来。

下一刻,他的身体轰然爆开,完完全全,不剩一丝一毫的爆开,天地之间,血雾翻腾。

几十里外,已是化作狂风的啸风老祖,更是一下被震出身形,倒退着飞出十余里之外,张口咳出一大口鲜血,他的后背更是一片血肉模糊。

他顾不得回头去看秦浩轩,去看后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口咬破舌尖,施展秘法,整个人再次化为一片狂风,转眼间出现在百里之外,向着远处急速飞退而去。

骇人,太骇人了!

秦浩轩那一剑乃是冲着霸兵老祖而去,他只是被波及到,都被重创,若是这一剑直冲他来,他必死无疑!

一剑灭杀!

他从未想过,强悍如他,有一天会被人一剑灭杀!

逢春老祖死,霸兵老祖死,啸风老祖逃!

普法老祖看着他们普光阁花费大量资源宝物,请来的三位老祖两死一逃,望着那从天际落下的秦浩轩,面若死灰。

怎么会这样?

他可是请来了三位曾经在三绝榜上的高手,更是布下大阵,最终,败的竟是他们这一方!

逃?

他倒是想要逃,可他先后在梦机子的道宫自爆中,吞海魔主的逆鳞自爆中,在秦浩轩那恐怖一剑,被这三重骇人威能波及到,他如今连半条命都没有剩下,逃?他怎么逃!

秦浩轩,当年那个小小的千年小教的弟子,如今竟已成长到这等地步。

他们普光阁……

他的心中思绪尚未转完,生命已是消失。

秦浩轩一剑,直接将普法老祖灭杀,飞快的落到了吞海魔主身前,一把扶住吞海魔主那化蛟后的巨大身躯,体内轮回之力涌现,迅速落到吞海魔主的额头之上,想要修复吞海魔主的道基。

可是轮回涌入修复着吞海魔主受伤的身躯,却无法修复吞海魔主额头的位置,那消失了的那枚鳞片。

“不用试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逆鳞自爆,没有任何修复的可能的、”吞海魔主轻轻摇头,示意秦浩轩不要再浪费轮回之力。

“你……你……你不必那般的。”秦浩轩心情沉重的轻浮吞海魔主额头之上,逆鳞消失之处。

“不那般做,你可是要面对三个顶级的道宫老祖了。”吞海魔主突然灿烂的笑了起来道:“我一直说我不逊色于你,现在你信了吧,我施展那逆鳞,你也难以挡住。

我说你别这么一副表情,这可不是我认识的秦浩轩。其实我原本便认为,我这一生修炼到八座道宫便是极致了。

也是因为你,我才成为九道宫的老祖。我现在已经比之前多了许多寿命了,而且我只是自爆龙鳞罢了,没了龙鳞,我的修为不会减弱的,我仍旧是九座道宫的老祖。

至于今后的路,我自己清楚我自己,我其实没有什么成就仙王的可能。路断了,正好可以一心教导敖儿,他的天赋比我好。我等着我儿子超过你的那天,我儿子肯定能超越你。”

“对对,你说的都对。”秦浩轩微微转过头去,不让吞海魔主看到他眼中浮现的泪花。

转过头,他的视线不由的落到了一眼仙身上。

一眼仙趴在地上,双手一把又一把的抓着梦机子自爆的骨灰。

他没有用法力,就这样用手,一把一把的捧起骨灰,他似乎一瞬间苍老了太多太多,一边捧起骨灰,他一边泣不成声道:“为何如此,你何必呢……你为何要来此处……我最好的挚友……”

秦浩轩沉默不语。

他更未曾仙道,梦机子为么帮他,为了帮吞海,自爆九座道宫!

若非梦机子自爆道宫,恐怕吞海连自爆逆鳞的机会都没有,自己怕也要遭受三人围攻,最后……

他这一次欠下的是天大恩情!

许久,一眼仙终于将梦机子的骨灰尽数收好。

他抬头望向了秦浩轩,低声道:“你可以杀我,我知道我也躲不了,杀我之前,我希望你能够打赢我,让我给梦机子埋入此处……”

“我不会打赢你,因为他,更像的是葬在神机们,而非此处。”秦浩轩神色冰冷的看着一眼仙道:“我也不会杀你,你是梦机子的好友,我相信,他若是活着,更不希望你死在我的剑下。”

秦浩轩说着向前走了一步,冷冷道:“你可算天下一切,这一战,你难道便没有算过,会因此这一战,你们会败?没有算过,梦机子会因为这一战死去!”

“自己的未来,自己是看不透的。我可算天下众人,却唯独算不了我自己。”一眼仙仍旧沉浸在悲痛之中。

秦浩轩看着如此一眼仙,放弃从一眼仙手中拿走梦机子骨灰的念头,他寒声道:“我知道你是为了还人情所以才这般,而我也因为梦机子和你的情谊,可以饶你,你只需算出太初的位置所在便是。”

“我会全力帮你推算太初的。”一眼仙长长叹息一声道:“之前帮普光阁是为了还人情,我却因为这人情,害的我最好的挚友之一的梦机子死去。如今我要偿还梦机子的人情,便是你会将我杀死,我也会帮你算太初的位置。这世间,最重的是人情,最薄的也是人情。”

秦浩轩长长一叹,一眼仙错了吗?一眼仙其实也没有错,他只是为了还人情罢了……

他向着四周看了一圈道:“回神机门吧,梦机子需要入土为安,而此处,我也不认为是一个安全的可以让你推算之处。”

“好。不过在此之前,希望你能答应我,让我给普法建好他的坟,普光阁毕竟与我有恩,我不能看着普光阁的人因此……”

“你尽管去做。”秦浩轩说完不再理会一眼仙,他收走死去的霸兵老祖的宝物,将逢春老祖的一切宝物全部交给了吞海魔主。

等一眼仙给几人建好墓之后,便离开此地,直奔神机门而去。

离开之时,三人,归来同样是三人,可人已不再是那人。

神机门大殿之中,秦浩轩手碰盛放着梦机子骨灰的坛子,颤声道:“对不起,梦机子他……”后面的话,他已说不出口。

大殿之中,众人看车神色悲伤的秦浩轩、吞海魔主以及一眼仙,目光落到秦浩轩手中的坛子上,尽数陷入悲伤之中。

神机子身子骤然一颤,声音低沉道:“我知道了,我需要静一静。”

说完,她转身向外走去,只是身形,却佝偻了许多许多。

秦浩轩望着悲痛的众人,回头看着眼角已是有泪花浮现的梦钟老祖道:“我要开坛讲法,讲天地大道之法。另外,你帮忙给一眼仙准备个地方,他要布阵推算。”

“好。”梦钟老祖轻轻点头。

秦浩轩开坛讲法,好不藏私的传授他的道法,讲授他对天地的感悟。

这一讲便是十五日时间。

十五天之后,他离开讲法坛。

一眼仙曾言,他需要十五天的时间,推算太初的位置。

梦钟寻到一眼仙布阵推算之处,一眼看到的则是阵法之外,面色苍白,闭目修养的一眼仙。

一眼仙感受到梦钟的到来,睁开双眼,神色凝重道:“我已推算出太初所在之处,那墓,乃是古今第一阴阳仙王之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