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全民武道 > 第六十六章 你让我怎么对得起地下的爹妈?

“阳春三月柳如烟,剑也缠绵,人也缠绵……”

这套四季剑法,越是用将出来,越是能体味到其中创招之人的骚情与画意。

萧南发现,“碧丝绕”这招,其实并非单纯的剑招,还藏着一套身法。

“呯呯……”

一连串的火光闪现,子弹呼啸着从身边掠过。

不过,在这复杂的环境之下,根本就打不中萧南,反倒是打中了几个前来寻找乐子的顾客。

但是,急急冲下楼的黑衣壮汉,显然不会理会太多。

或者说,他们心中恐惧之下,已经顾不得会不会伤着旁人。

那鬼脸人影,真的像是一个鬼,身形飘忽着,进退如电。

前一刻还在远处,眨眼间就到了身边。

别说是这种稍显黯淡的光线环境,就算是天光大亮之时,很可能都瞄不准他的身体。

一点寒光环绕身周,无论从哪一个方向攻击他,都会迎来一剑穿喉。

剑锋在绚丽七彩的灯光之下,透着一种阴森森的鬼气……就如荒郊野外,暴雨雷电。

只要见到了,基本上就玩完。

萧南也很无奈啊,他也想用出“细雨斜”真意来,无声无息杀人割草,跟这身行头就更加相衬。

遗憾的是,身体力量的大幅增长,让他的剑法并不能在短暂时间中适应下来。

好在,并不影响威力。

如果说“碧丝绕”这一招剑式,在腿部力量大增之后,用出了鬼魅般的身法效果。

那么,“细雨斜”这招,就根本与细雨扯不上任何关系了……

一出手就厉风狂啸,剑势猛恶。

说是狂风暴雨,一点不为过。

“十九个?余下的,应该是在二楼,或者是三楼。”

萧南耳朵动了动,出手剑剑穿喉,脑子里听到的所有杂乱的声音,自主自发的分析计算。

达到坐忘境精神境之后,他的大脑与常人已经完全有了不同……所有信息,都不需要经过思考,只是接收到就得飞快得出完美结论。

他甚至凭借着种种细微声响,在脑海里构建出房屋形状、人员分布,以及那些人用的什么武器……

每个人的实力高低、气血是强是弱?全都涌现心间,没有遗漏。

“二楼还有十五人,五人执刀剑,三人拿着自动步枪,七人用的是短枪。还有一人手持双枪,趴在屋角,只是伸出右手来射击。”

“三楼有了动静,第四间房中有八人,四个是打手,站着,四个是高层……两个气血如同火炬一般,应该达到极限或超出极限,不排除是武者。另外两人,比黑蛇强了一点有限,竟然还有一个高层是女人。”

此时此刻,萧南深刻的体会到了课堂之上班主任的谆谆教诲,全都是金玉良言。

精神境界确实是重中之重。

他不知道别的人达到坐忘境界之后,是不是也有这种控场能力,或许没有,但也差不到哪去。

配合着自己不知为何变得极度灵敏的五感,在精神力的作用之下,差点就直接在脑海中成像了。

如果更强一些,是不是就会达到传说中精神扫描的境界?对四周景象,完全有如亲眼目睹。

精神境界的分别,也正是民间武者与高校武者之间的差距所在。

肉身可以经过天长日久的修练,用各种偏门手段提升;但精神境界,却是没有法子可想。

领悟不了就没办法,用蛮力行不通。

没有突破的武者,对上精神境界高的对手,那种无力感,想想都让人发疯。

“官方放任这些底层武者随意作为,其实并不是无力整治,而是抱着看小孩子打打闹闹的心思……真闹得过份了,派出高手来一把捏死。

不太过份、守规矩的,那就让他蹦哒……至少在面对蛮人和凶兽之时,比寻常民众发挥的作用要大上十倍百倍。”

萧南心念转动,对这个时代,这个城市的规矩有了一些新的理解。

身体却是如同狂风过境一般,卷过楼道,破门入房……翻滚着窜了出来,躲过密集子弹,身体如同灵蛇一般贴地疾奔。

剑势划出虹光,斩杀左右敌人。

一楼血腥遍布,人影乱叫乱窜。

二楼噗噗声响之中,剑锋呼啸,追魂夺命,走过之处,倒伏一片。

走上三楼,萧南都有些佩服那位名叫吴钢的家伙了。

能把手下训练到如此悍不畏死的地步,也算是难得。

而且,看这些人个个身上带着血腥味,想来应该经历过生死搏杀。

想到吴铁所说的话,说他大哥经常出去猎兽,在元江武者之中,还算小有名气,萧南立刻就理解了。

吴钢的手下,当然不止这么一些人。

或许更多的已经死在拼杀的路上。

总有那么一些人,会为了富贵而去搏个前程。

这些抱着美好梦想的年轻人,死了的就一了百了,不死的总会出头。

全民习武的好处与坏处,就全在这里……能激起个人心中的血勇之气,也能激发内心之中的暴戾凶狠。

人一旦有了武力,凌驾于普通民众之上,眼界就会变得与以前不同,行事方式也会不一样。

……

吴钢胸膛急骤起伏,双手撑在矮几之上,身形如同饿虎一般前倾……两只眼睛射出杀人的凶光。

他紧紧盯着房内光屏。

一道人影倏忽飘移,剑剑夺命,眼见得就快要到达自己的房间门口。

“钢哥,要不要出去迎战,这人显然就是直奔我们来的。”

旁边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人冷声说道,声音透着凶狠。

他两手十指伸缩,上面套着的合金指套弹抖伸缩,嗡嗡有声。

“白鹰,你还是那么沉不住气,没看出来吗?这人身法诡异多变,剑术灵巧繁复。如果去到外面,我们才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不一定能留得下他。

小铁和黑蛇一定是他杀的,我还没找到他家在哪,没想到已经先行杀上门来了。这人既果断又狠辣,决不容小视。”

旁边一个身姿妖侥身着红裙的女人面色也有些难看,“咱们培养出那么多忠心手下,这一次全都折了,你不心疼吗?”

“心疼,怎么不心疼?我弟弟小铁,从小就没享过什么福,你知道他今天怎么死的吗?被人踢断胸骨,更是一脚踩折了脖子,象踩死一只鸡仔一般。”

吴钢脸上的胡须象钢针一般根根树立,低声咆哮如同猛虎,“他那人除了有一些特别的小爱好,平日里可是老实得很,并不会得罪什么人。只是出去散散心,没想到就这么死了?你让我怎么对得起地下的爹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