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全民武道 > 第六十四章 夜行

“嗯。”萧北乖巧点头,喜滋滋的接过短剑查看。

剑长剑短,她倒不放在心上。

第一次接触到真家伙,沉甸甸的,她还是很开心的。

这是属于自己的武器,

“给,方洛洛同学,这把短刀是那个黑蛇的,比起你的匕首要好很多了,单面开刃不知你用得习惯不?”

先前萧南躲在一旁,却是看得清楚。

在萧北小丫头动手的同时,这位大奶奶女生,也是觑准时机刺了那吴铁一刀子,虽然并没有伤到对手,这份心劲很是难得。

一般这个年纪,别说是女生了,就算是男孩子,遇到危机也会手酸脚软,没有反抗的心思。

甚至,大多数成年人,遇到坏人都是求饶哭泣,心气崩溃。

想想也知道其中的不容易。

对这种意志力强的小姑娘,萧南还是挺欣赏的,尤其欣赏她与萧北并肩作战的勇气。

所以,也帮着找了把兵器,给她用来防身。

职业级打手身上带着的,可不是市场中随意能买到的大路货。

不说削铁如泥,但割肉剔骨,那是如切豆腐。

至于什么赃物不赃物的问题,萧南根本就不担心,这又不是什么名刀名剑,还带什么特殊标志的,市场上没有一千把,也有八百把。

当然,就算有特殊标记也没关系,以后就没人再认得了。

“我也有。”方洛洛惊喜道,她此时突然就不怕了。

送东西给自己,还不明显吗?果然象萧北说的那样,他哥哥一点也不凶。

好吧,先前的残暴全都被她忘了。

“以后跟萧北多练练四季剑法,她熟得很。”萧南笑道。“等会先去我家,让萧北给你敷药。幸好那人出手不重,你脸上只是有一点点红肿痕迹,很快就会好。”

“没事了?”

方洛洛道过谢之后,满脸疑惑,又不敢多问。

倒是萧北,回头望了望巷子里,开口问道。

那可是杀了人,还直接杀了三个。

“能有什么事?你们放学之后,不是直接走大路坐车回家了吗?难道听说了什么稀奇事件?”

萧南似笑非笑的看了两人一眼。

“对,我们坐车回家了呀,就从来没有走过旧街,也没有看到烂尾楼,更没有见到打架。”方洛洛一拍胸口,恍然大悟道。

难道凡是大胸的女孩都喜欢拍一拍吗?不拍不舒服斯基。

萧南眼光扫过那波涛汹涌,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方爸方妈对自己女儿的饮食,应该照顾得很不错。

“……”

萧北目瞪口呆,这不是掩耳盗铃吗?

她发现已经认不出自己哥哥了,以前的萧南多老实啊,多善良啊。

可是,现在的萧南,似乎也很好,很好的。

……

回到幸福小区,天边最后一丝落日余晕消失,渐渐的天黑了下来。

谭秋怡仍然没有到家,应该是在忙着工作。

方洛洛就没有先回去,而是听话的让萧北找了药油先涂了脸,稍微休息了一会,两个小女生就兴致勃勃的跑到厨房里洗米做菜。

当然,在此之前,方洛洛首先打了个电话回家,告诉自己在萧家吃饭了。

这种情况以前也有发生,方爸方妈并不会担心。

……

等到谭秋怡回来,几人吃过晚饭,萧南送了方洛洛回家,然后就回房修练。

母女两人就说了一会闲话,准备上床就寝。

时间还挺早的。

往常也是这样,因为家里有两个孩子,谭秋怡总是要求他们早早休息,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甚至,连电视节目都不太允许他们观看,说这样会分心。

所以,到了晚上九点过后,萧家就基本上熄灯就寝,然后第二天五点钟起床洗漱锻练,吃早餐、上学。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过了九点,萧南侧耳细听,离得稍远谭秋怡房里已经响起轻微鼾声,也许是白天太累,她睡得很快。

隔壁房间里萧北小丫头,翻来覆去的,渐渐的也不动弹了,显然也快睡着。

他随手扔掉手里的随堂笔记,翻身就坐了起来,眼神炯炯发光。

轻轻打开木柜,萧南找了两件秋冬季节毛衣棉袄,再在外面套了一件宽大的黑色外套,整个人就显得臃肿了起来。

虽然时值初夏,天气已经偏热,但他此时体魄很强,倒是不太惧怕冷热……

怎么穿都没关系。

再找出许久不穿的内增高休闲鞋,特意多垫了几层鞋底,在镜子中一照,整个人就变得十分魁梧。

找出一顶黑色鸭舌帽,罩在头上,再拿了一些钱,把剑挟在怀里……

萧南熄灯,推门走出房间。

在院中回头看了看,他也不走大门。

来到院墙一角,轻轻跃起,伸手一搭墙顶,人就翻了过去。

脚下越走越快,直向北行,萧南也不怎么理会路上行人古怪的目光。

“神经病就神经病吧,比我打扮还怪的人,也不是没有。”

他穿着冬天的衣服,显得有些惹眼,但人家至少认不出来。

比起某些从城外归来身着兽皮的家伙,他的穿着,其实要正常许多。

转过两条街道,就到了沿江路……

这里人流渐密,耳中时不时的就能听到音乐声。

虽然市面上不算安全,时不时的还会从新闻中听说蛮人袭击的事件发生。

但是,到了夜黑,一些寂寞的人,还是会出门找找乐子。

沿江路这条街,就有许多休闲场所。

一到晚上……吃饭的、唱歌的、看电影、谈生意的,都会出来活动。

萧南当然不是出来玩的。

他可没忘记,傍晚之时打死的那个吴铁和黑蛇,当时他们还或软或硬的威胁自己来着。

……

吴铁有个大哥叫吴钢,似乎是个人物,手下还有些打手。

并且,这家伙还经常带着人手出城猎兽……在城内呢,也开了一家酒吧,叫‘夜来香’。

只听这个名字,不用问了,不是什么正经场所。

事实上,能豢养打手、行事大胆的武者,也不会弄出什么正经生意来。

这种武者的生活状态,在如今的时代,常见得很。

只要不聚众闹出大事,官方其实也不会怎么理会。

实在是因为,武者这种时代产物,是必不可少,是种族强大的底气所在。

虽然其中也有一些败类很让人糟心,不好管制。多数人还是能为国出力,保家卫民。

但无论是哪一种武者,因为气血强大,性情冲动,动不动就会喊打喊杀的。

有实力了嘛,真遇上事情,哪里还会动脑子处理,当然是动手啦。

若遇到武者犯事,官方就不太好处理,除非出动高手,普通警察是很难办的。

动用警力太少,人家还不怎么害怕枪械。

人来得多了,对方直接逃离,根本就奈何不得。

只要对上了,就难免会有所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