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全民武道 > 第二十章 神意锻体

萧南不是主动想要停下来,而是没体力了。

这破身体。

还没战斗呢,只是比划比划而已,没怎么用力就已经顶不住了。

约摸估算了一下时间,他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站在药圃旁边练了大约半个小时。

其实也不算很弱啊,至少不是快枪手。

除了体力不尽如人意,其他方面还是挺好的。

尤其是,练剑之时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沉醉其中。

就算是前世初习格斗之时,对练武,都没有这种深厚的兴趣。

如果不是身体的原因,他根本就不太想停下来。

也顾不得回房,萧南一屁股就坐在草地上,大口喘着气。

这时,他发现自己肺部就象火烧到一般,四肢酸软不堪,连那柄轻飘飘的乌木剑,也变得有些沉重,握不住了。

尤其是肩背处的肌肉,有一种火辣辣的撕裂疼痛。

……

捋起右肘衣袖,手肘处青黑紫胀痕迹十分显眼。

这是在血祭密室聚力动用金刚霸王肘,一击打碎歹徒的喉结之时,伤到自己的。

本来,经过医院的治疗恢复,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疼痛感了,此时又有了针刺般的感觉。

同样的,还有右足脚后跟,走起路来也微微不适。

“气血不足,筋骨不强,肌肉软弱。”

身体运动过量,就会七痨五伤,完全没有超过一个正常普通人的身体素质。

几年的武道课算是白上了。

萧南心里有些淡淡的忧伤。

欣喜的情绪渐渐淡去。

这种身体状况,面对即将到来的武科试,情形不太妙。

武科试倒也罢了,毕竟是校内自己评测,总会宽松一些,但接踵而来的高考,就很危险。

谁知道会考些什么?会不会考到自己的短板。

往年听说还有实战历练考核,真刀真枪的拼杀,没有力量可不行。

剑法突然变得有天赋了,这当然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但身体的气血问题,始终是一个极大的关卡,如果没有强悍的身体支撑,再强的技巧也只是摆设。

一个只能全力攻击几下,然后就精疲力竭的人,是怎么也算不得高手了。

也很容易被人针对。

“对了,还没试过神意锻体法。”

或许能解决这个问题。

闭上眼睛,调匀呼吸,回忆起课堂老师教导的锻体八十一式……

这是所有武道高中部,所有学子都会获得代传授的一项锻体术,国家全力推广,旨在提升全民素质。

这项体术说难也不难,没有什么违反人体规则特殊动作在内。

既不会把头弯到自己的屁股下面,也不会要人去咬自己的脚趾头。

以萧南现在的眼光看来,这东西就跟前世的广播体操差不太多,只不过动作复杂了一些,锻练到的骨骼肌肉也多了一些。

做完全套,多少能活动一下气血,强健体魄。

当然,这只是指的平常人,精神修为没有达到某个层次,那就也只有这么一点作用了。

但是,在精神境界突破到入定的阶段之后,神意锻体八十一式,就会出现一种奇妙的作用。

凝聚精神专意一致的习练这套锻体术,会让气血极速鼓荡,强壮肉身。

从根本上面改变人体孱弱的现况。

班主任老师杨炎坤每天讲得最多的,就是教导学生们说:“精神提升是根本,绝不能松懈。”

“只要精神境界达到二层繁星满天的入定层次,武道修练就打开新的大门。”

……

精神力量催发的神意锻体术,已经涉及人体秘藏觉醒。

或许是吸天地灵气灌体,更或许是强壮身体细胞。

反正,在精神的奇妙作用之下,这套锻体术才称得上奠基锻体的好功法。

否则,这就是一套比较好看的健身操而已。

萧南沉心静虑,仔细体悟动作。

一丝丝一缕缕,能够感应到微弱清凉在肌肉骨骼之中窜动着,很是微弱,但却并非错觉。

按照记忆中的指导,萧南的全部精神灌注在自己的气血流动上面,身体时而蜷缩,时而舒展。

眼睛直直盯着手指指尖,胸腹处有节奏的鼓动着……

吐故而纳新,每一次呼吸都尽量做到悠远绵长。

随着呼吸与动作的协调共振,精神一沉,就隐隐能感觉到气血的流动。

皮肤毛孔一阵清凉,感应到了外界的气息。

口鼻处的呼吸若有若无,心灵沉静中,随着动作舒展,肌肉筋膜自然而然的收缩崩紧,再接着松驰舒缓。

这是自然而然的一种互动。

随着八十一式向后推演,从手臂到大腿,再经腰腹到颈项,块块肌肉象是多迷诺牌一般,逐一联动起来。

牵一发而动全身,随着气血沸腾,精神活跃,尾椎一热,身体酥麻……

力量从身体深处生发。

“十五式,我只坚持到十五式。”

萧南停下手来,双手撑着膝盖,豆大汗珠滴落,身上白汽蒸腾。

他面色苍白如纸,神情虽然疲惫,眼里有着欣喜。

“这套法门比前世那所谓的虎豹雷音吐纳还要高效,更别提硬气功这种外门硬功了,跟神意锻体法完全没法比。”

当然,这一切都是精神突破的功劳。

他中规中矩的练到十五式锻体法,脑子就有了一些眩晕感,眼前出现了重影,眼皮子也有些沉重。

“效果倒是不错,能感觉肌肉强壮了一些,就是太过消耗精神力量了,一天也练不了几次。”

这是意料中事。

不然,学校老师也不会一直强调着,精神境界才是肉身提升的根本。

除了精神力运用不太熟练、消耗过多之外,他身体的本质虚弱,也是一个问题。

听说别人练完这套锻体术,会身体健旺,气血澎湃。

他却感觉象是操劳过度一样。

萧南可以肯定,刚刚锻体之时出现的燃烧感,绝非错觉,而是真的在燃烧气血。

他此时胸闷气短,心脏狂跳,是失血过多的虚弱。

这种感觉,他很熟悉。

然后,是不是就要上好药材来补充营养,加速修练。

难怪市面上那些一品二品药丸卖得死贵死贵,就连野外猎取的凶兽肉食也不是寻常人家可以购买得起。

对练武之人来说,每一分提升实力的资源,都是极其珍贵的战略物品。

不贵都没有道理。

好一阵子,萧南才缓过劲来,心情重新变得振奋。

捏了捏拳头,感受到自己气血力量的增长,心里微微遗憾着此时没人见证自己的进步。

武科高考最重要的三项,是精神、气血、还有技巧。

精神获得提升,气血提高有望。技巧呢,这也不用说了……得了小丫头的天赋,他太有信心了,何况,还能将前世的战斗本能搬到这具身体上面来。

这应该是强项。

可是,为什么总有一种向人倾诉、炫耀的欲望呢,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浅薄?

心里有了一些疑惑,萧南没有多想,也不管扔在草地上的木剑,径直走进屋里。

转了两圈,心里却仍然烦乱得很。

左晃晃又晃晃,家里反正没人,他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妹妹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