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全民武道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遇故人

原地修整三日,岳家军再次拔军追击,这一次,誓师动员,不打到开封决不回头。

萧南领兵前行,提前半日赶到尉迟县……

探马来报,前方四十五里朱仙镇为金兀术七万大军聚集所在,东北九十里方向就是开封。

那里是曾经的北宋王廷所在。

虽然宗室和百官已被掳去极北之地十五年之久,这片土地仍然有着莫大的政治意义。

当萧南赶到这里时,林安博、李万、萧长弓等人全都眼含泪光。

“快了,快了,只要破了朱仙镇,夺回开封城。以此为据点,就可直捣黄龙府,攻下五国城,迎回徵钦二帝。”

林安博回首看向经过三日修养,已经驯服的降兵悍卒,豪气干云的说道。

“弘文,前程许多风雨,说这些还言之过早。”萧南其实也对林安博的话有些认同,他也认为,只要攻下开封府,就基本上就有了奠定北国基业的资本。

但是,此时自己还是岳家军中一员普通将领,这种需要主帅才能许下的誓言,却是不太适合从他嘴里说出。

林安博笑着点头,深施一礼道:“是在下轻狂了,不过,主公如今身为选锋营统制,手下也有着一千骑军,四千步卒,算得上是一方大将。比之日前,形势要好上许多,有些事情,也敢想一想的。”

“你啊,太心急了。”

萧南笑着摇头,也不以为忤,心知林安博只是憋屈的太久,此时见着一点希望,就会兴奋得难以自抑。

倒不能怪他。

至于如今担任选锋营大将,就是新近酬功所得了。

即算是岳飞再不待见这个杀了自己亲弟弟的猛将兄,他也不可能对萧南的功劳视而不见。

当日一战,从被金将陆文龙打得高挂免战牌。到斩杀陆文龙、韩常,再乘势冲乱敌阵,破辽东汉儿军,破浮屠骑阵。

几番操作秀得一塌糊涂。

到了最后胜利的时候,岳家军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家军马取得了如此大的战果。

不但是赢了,而且,赢得十分轻松。

往日里每战拼死,杀得人为血人,马为血马。

这一仗打得稀里糊涂的,轻轻松松。

不但己方没有死上多少人,而且,还前所未有的缴获许多。

是谁的功劳就得认。

在八万大军、五万杂役的心中。杨再兴这个名字,一时如日中天。

从上到下,几乎所有将士,都对他另眼相看。

这样一来,岳元帅也只能顺水推舟,提拔萧南为十二路大军选锋营统制。

呼家兄弟死后,这支选锋敢死军,就失了主将,正好便宜了萧南。

得到军令,萧南当然没有什么虚报名额吃军饷的习惯,他把原本的三千选锋补足到五千足额。更是厚着一张脸皮,从后勤处领来甲胄弓刀。

这是他来到秘境之后,势力最强大的时候。

如果,再加上膨胀起来的忠义社和三千江湖义士,此时此刻,他都有点把握跟岳飞叫板。

当然,在如此紧要关头,他也不会做出如此不智的事情就是了。

如果所料不差,也就在这一两日,岳元帅就会迎来他一生最大的转折点。

一种要命的选择。

历史上,他选错了,所以家破人亡,空留遗憾。

而这一次,有着萧南的出现,他想选错都不行。

想到这里,萧南挥了挥手,让麾下将士进驻尉迟县,接管城防,安抚百姓。

自己却是往西策马,离城十里,上到一个平缓的山坡。

远处小路曲折,野草矮木生长茁壮……循着河道尽头望去,有一线峡谷,两峰对望。

“地势并不算好,易攻难守……”

萧南观望了一下地势,与林安博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就想着是不是调动一支军马出城,在临河平野之处扎营,与县城互为犄角?

想了想,也就没有多此一举了。

如果历史记载没有出错的话,此时的金兀术已经无心交战,他正与南宋小朝廷进行议和,正谈得正热火朝天呢。

看起来,岳家军与金兵将要会战朱仙镇,决定中原地带最后谁属。

事实上,这一战根本就打不起来。

在岳家军全都士气高昂的当口,即将迎来的是当头一棒。

局面转瞬即崩,令天下有识之士痛心疾首……

“咦,那是谁?将军请速速回营。”林安博脸色大变。

前方一骑当先,红马狂奔而来。

马儿后臀之上插着几只箭矢,跑得跌跌撞撞。

马上骑士血染月色长袍,半伏在马背之上,头上凤冠歪歪斜斜。

她的手里却没有什么长兵器,而是手执一柄长剑。

一边奔逃,长剑之上还滴着血珠。

“是个女人,不对,是员女将,应该是宋人。”

林安博叫了一声,发现不对,又立在原地。

定睛望去,就见到一支头戴双羊角的骑兵如风卷来,足足有三百余骑,正钉着前方的女将穷追猛打。

更有几员敌骑追到近前,已经堪堪追了个首尾相接。

箭矢蓬蓬射至,女将胯下红马左跳右闪,似乎有着灵性。

而她手中的剑光更是古怪,也不回头,只是反手挥挡,就斩出一片重重叠叠的碧水波纹。

看看被追及,她身体后仰贴在马背,剑锋平平掠过波纹,身后一员敌骑吭不吭一声被斩首落马。

只是看到这里,林安博就感觉身旁劲风狂卷,一个身影从山坡之上一跃而下。在草木之上,双足连点,几个呼吸时间就到了山下。

一声长啸如虎啸龙吟……

银甲身影,如同猛虎般扑向那三百胡骑。、

“将军……”

林安博心下大讶,他还是头一次见到主公如此急切,那女将到底是什么人?

就算当日岳二小姐遇险,某人都是胸有成竹站在马背之上拉弓挽箭,意定神闲的。

如今的焦切非比寻常。

“碧波斩,是秦霜吗?”萧南大喝一声。

他冲入阵中,身周卷起蒙蒙烟雨,紧接着繁花开谢,四季剑转四季轮转……

从马上杀到马下……纵跃飞腾中,噗噗连响,十余敌骑跌落马下。

“四季剑,四季轮转,你是萧南……啊!”

女将高兴得有些发疯,惊喜尖叫道:“是我啊,云菲菲,云溪导师是我小姑……你就只记得秦霜啊,太过份了吧。”

她一口气松掉,才醒觉身体伤重,差点就从马背摔落。

萧南闻言微微发窘,剑光疾斩,手不停挥。

刚刚见到云溪一脉的碧波斩,因为唐芷萱和秦霜用过,看看对方遇险,才会这么着紧,生怕出了变故。

却没想到原来是自己的同班同学。

他不由自嘲一笑道:“你先歇会儿,不用插手,这三百骑我包了。”

……

求订阅,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