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都市 > 全民武道 > 第一百四十章 调皮的小兽在宣示着自己的领地

谭秋怡却没有萧北这种乡巴佬进城的表现。

她神情淡定从容,有些好笑的拉着女儿的手,轻声说道:“小北,走,咱们别影响到你哥备战。看到你苏阿姨了没,她旁边留了位子,就去那吧。”

“嗯。”小丫头乖巧应了一声,使劲仰起头说道;“萧南,你能打赢吗?能把那李什么华打成狼蛮祭司那么惨吗?”

面对萧北亮晶晶的期盼眼神,萧南简直没有第二种选择,笑着重重点头:“会比狼蛮祭司更惨上十倍。”

他想起前些天跟小丫头说的故事了,没想到她还记在了心里,难道当成真事了。

故事中的狼蛮祭司凄惨万分,被自己杀了又杀斩了又斩,比真实情况,还要悲惨许多。

小姑娘得到满意回答,美滋滋的跟着谭秋怡去了观众席。

此时有许多人都已就座……

即算只是一场比武,也弄得像是节日般欢乐。

不但家长到场,社会各界人士也来捧场。

今日不禁围观,各年纪的学生全都停课,来见识这场巅峰对决。

……

远远站着的李少华,听到两兄妹的对话,脸色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他刚刚来得稍早,自然也享受到了这种众星捧月的滋味。

两年来,他一直享受过无数人羡慕崇拜的眼神,早就习以为常,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是,现在见到有人在声势上能跟自己分庭抗礼,心里却怎么也不是味道。

尤其是自己以前从来不曾看上眼的人物。

“很快,就能让你见识到什么叫绝望。”

李少华眼中闪过一丝诡谲,有腥红血丝隐伏。

“少华,我再问你一次,这次比武,有把握胜他吗?”李元琛一边同身旁熟人打了个招呼。一边转过头来,小声问道。

“放心吧,有十成把握。”李少华深深看了一眼萧南,面色有些轻松,“他的速度不行,剑力不强。不但破不了我的防御,连我的身影都摸不到,怎么赢我?”

“有信心就好。”

不知为何,今日的李元琛心里总是会时不时的生起一丝心悸……

这种感觉突如其来,让人始终不得轻松,也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他长长吸了一口气,仔细探查,发现刚刚的感觉原来是错觉,才又放下心来。

李元琛知道,依自家二儿子的手段,既然敢这般夸下海口,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定然是已经探过对手的实力了。因为,身为李家子弟,从小的教育之中,就容不下狂妄自大的愚蠢心思。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已经写在了每个家族子弟的骨子里、血脉中。

就算他这一支是被主脉赶出帝京的血脉,同样不会忘记这份教导。

现场喧闹的气氛突然安静,李元琛转头望向校门口方向,就见到一个身着白色套裙,肌肤有若琉璃冰雪的少女缓缓走了进来。

其容光焕彩,震撼人心,走过之处,无论是男生女生,此时全都失去了谈性。

连一些家长也是惊异的望了过去。

“秦霜。”

“不是说,她已经去了帝都,跟随着清宁学园导师历练了吗?怎么会回来?”

“也许是心系母校,想要回来看看吧。”有人在旁不确定的说,“对她来说,元江一中能出两个名校苗子,也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你们猜错了,她肯定是为了比武双方其中某人回来的。”有深悉内幕的人士在旁神秘插嘴……

他说话却只说了半句,急得旁边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十分难受。

相对于今日的比武两人,秦霜才是名声震慑元江一中近乎两年时间的绝世学霸。

李少华的名气虽大,其时也只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真正的呼声是远远比不上的。

就算是现在,他仍然没有这份声势。

见到秦霜出现,他目光变得火热,紧紧盯着不放。

这是一份执念……

听着四周众人的窃窃私语,他暗暗咬了咬牙,挤出一个阳光笑容,大步迎了上去。

“秦霜,你今天特意从帝都赶回,是来看我的比武的吗?”李少华笑着朗声说道,话中意思十分亲热。

他就是要告诉某人,甚至告诉所有人。这个女人只有自己才有资格拥有。

秦霜眼眉都不抬,对李少华期盼的笑容并未有任何表示,只是从他身边轻轻走过。

对方的话对她来说,就是没有丝毫味道的空气。

连个屁都不如。

李少华面上肌肉重重的抽搐了两下,好悬才没让笑容消失,他极有风度的跟上两步,又道:“前段时间,我李家已经向秦家求亲,你家那几位叔爷都已同意……咱们两家联合,在元江城共同发展,会让家族更上一层楼。”

这话可信度极高,实际上也是真的,李元琛是真的去求亲了。

而且,秦家的一些家老也已经同意,甚至在商量着怎么做通苏玉晴母女的思想工作。

元江城的李家没什么好说的,跟秦家无论是财力还是实力都在伯仲之间……

但是,如果说到京城李家,那就是一个庞然大物。

与李家血脉联姻,对秦家来说,其实是很好的一条出路。

这是让家族更上一层楼的捷径,对那些七老八十,一切为了家族荣光的死脑筋来说,完全是不可抵御的诱惑。

苏玉晴面对长辈们的唠唠叨叨,有时也很无奈。

她虽然掌家,却也不能搞一言堂……有些人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又惯会倚老卖老,动不动就拿族规来压人。

想想就头疼。

秦霜早早的跑去帝都修练,甚至还想着去通道那边寻回父亲。

虽然的确是对蛮人心存仇恨,想要报复,但未尝没有想着要把父亲寻回来。

若是父亲还在,想必那些老家伙,没人敢如此大胆逼迫自己母女两人。

看着秦霜那冰雪般的容颜,在自己的话语下终于微微变色,李少华心里很是得意。

他是故意的……

比武就在眼前,他就算是再怎么心大,也不可能浅薄到拿家族联姻的事情放到大庭广众之下来说事。

“不但要从肉体上摧垮对手,而且要从精神上打击对手。不战而屈人之兵,才能长胜不败。”

看着旁边不远处,呆若木鸡的萧南,李少华心中冷笑。

紧接着,他的脸色就变得通红,如同猪肝一般难看。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位号称对任何男生都不苟言笑的冰雪女神秦霜,此时正小鸟依人般的,一把挽住了自己对手的胳膊,脸上露出明媚笑容。

犹如春阳化雪,是那般柔美动人。

最离谱的是,秦霜软绵绵的身体,整个挂在萧南的胳膊上,胸前都被挤成了奇怪的形状,她也一点不在乎。

完全就象是陷入了恋爱中的小女生,又象是调皮的小兽在宣示着自己的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