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传说的开始(二合一)(5900)

    出身于小派的金元思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在他的面前,在所有人面前,金帐入口处垂下来厚重的锦像是波涛一样涌动着,然后伴随着沉静的脚步声,从里面慢慢走出来了一个人。

    他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握紧长剑,心里面的慌乱程度一下就到了极限,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个念头仍旧还在不断盘旋。

    那个能够从万军丛中冲杀过来的人究竟是谁?

    长得什么模样?

    多大了?

    三十,还是五十岁。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刺客的真容,在冬日的阳光下,那一张脸显得格外地苍白,甚至于有几分透明,坚硬的面部线条,黑色的发和瞳,冰冷的煞气,所有的东西组合在一起,都无法遮掩一个事实。

    那只是个比起他都大不了几岁的年轻武者。

    同时,也是做出了数百年难得一见的事迹,在和平时代,正面刺杀了万军保护当中的诸侯王,必然流传于史书和未来的刺客。

    金元思忍不住呆了一下。

    王安风深深吸了口气,冰冷的空气进入肺部,像是吞了一大口冰渣子,寒冷里面透着一股刺痛感,他眸子眯了眯,左右看了一眼周围的人。

    从打扮来看,有江湖游侠,有宗派武者,世家长老,军中骁将,他可以想象到的,安息国中存在有强大武者的势力,基本全部都在这里了。

    而在最中间,众人团团保护着的是两个模样肖似的年轻人,只是一个气质勇武,偏向于巴尔曼王,另外一个则有些阴沉,是王安风不喜欢的那种气息。

    在他出来之后,先前几乎沸沸扬扬,恨不得冲入其中,将刺客径直斩杀在刀下的将士和江湖人都像是被当头浇下了一大盆冰水,瞬间陷入了沉默当中。

    没有人催促,也没有人上前。

    双方就这样陷入了诡异的僵持当中。

    王安风并非痴傻之辈,一眼已经猜出这些人所想,无非是不愿意冒险,做第一个上前试探的人罢了,当下冲着他们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轻描淡写往前面走了一步。

    轰!

    千万人的脚步声音汇聚在一起,像是闷雷一般。

    就像是潮浪一般,披坚执锐,手持利刃的安息国精锐过些着各大宗派的高手整齐划一朝着后面退了一大步。

    包围着王安风的包围圈一下多出了大片的空白。

    没有人愿意第一个上前。

    没有人知道,前面这个看上去还很年轻的人会不会还有一战之力,不知道他还能够出得了几招,要了几个人的性命,谁都不想给人做嫁衣的倒霉鬼。

    除此之外,他们也但心着自己打生打死,却被无关之人人打出了最后一击,或者众人齐上,此人死在乱招之下,又该如何分辨?

    眼神交错,兵器微微抬起,却又不肯挥出,似在试探,试探王安风,也在试探其余门派中的人物。

    王安风几乎忍不住要叹息一声。

    他们都太聪明了。

    在这个时候,那个虽然和巴尔曼王五官肖似,但是气质偏向于阴冷的青年偏过头去,和旁边一名肩膀宽阔的大汉说了几句话,后者微微点头,虽有惊惧,却未曾迟疑,一手按剑,向前大步踏出,眉目怒张,高声喊了一声。

    周围将士相互附和,口中同样怒喊出声。

    手中沉重的铁枪大戟抬起,重重砸落在地,持刀剑者,则是以刀剑叩击铠甲和铁盾,口中怒喝,铠甲甲叶发出肃杀的哗啦声音,兵家煞气冲天而起。

    王安风眸子低垂。

    大王子和二王子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些放松。

    便在此时,一声清越的剑鸣声音突然炸开,凌冽的剑意冲天而起,旋即四下里扩散,寒意激发,安息将领的身子微微僵硬,肃杀厚重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死寂。

    金元思的心脏疯狂跳动着。

    然后他看到那个刺客手中多出一柄连鞘的长剑,面对着万军包围,手指一下一下弹击着剑柄,微眯着眼睛,眼神似乎从那些江湖大前辈,以及殿下们的头顶上飞过去,满是不屑,轻描淡写,近乎于有些懒洋洋地道:

    “找个会大秦话的出来……”

    “听不懂。”

    “吵。”

    周围所有能够听得懂大秦话的人都在这个瞬间陷入沉默当中,有人将这句话告诉了为首将领,后者气到须发皆张,狠狠一劈长刀,口中怒喝,竟敢辱我大军,必然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可看了看王安风手中连鞘长剑,却还是咬着牙,派人找了一个大秦话说得利索的谋臣出来,周围的高手当中虽然基本都懂得大秦话,但是总不能给让他们去做这种事情。

    而且,在厮杀之前,还有事情得问清楚。

    是以纵然拥军五万,他还是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下这一口气来,那名谋臣是个不过三十出头的男子,看了一眼王安风手中的剑,咬牙上前,道:

    “你,你将王上如何了?”

    在这一瞬间,两位王子都下意识集中了自己的注意力。

    王安风轻描淡写道:

    “杀了。”

    虽然早已经知道了这样的结果,但是从刺客口中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仍旧让所有人的心中震动非常,旁边一名将领上前,怒喝道:

    “此人杀王,罪该万死!”

    “两位殿下,末将请以万军杀他!”

    旁边一名老者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突然开口,道:

    “不可,此人武功高超,虽然说已经强弩之末,但是寻常的将士在其手中,根本难以走过多少回合,若是以将士去将他擒拿,恐怕死伤不在千人之下,在下以为不可。”

    开口的将领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大王子虽然说是谁伤了那刺客就有赏赐可以拿,但是这些赏赐自然不可能会落在一个寻常的士卒手中,到了最后还是要到士卒所属军队的将领身上。

    周围悍卒大多是他麾下。

    他方才想了又想,最终下定决心,这些士兵虽然跟了他许久,但是为将者必然会冒险,哪里有占据一座绿洲来得自在,哪怕多些损耗也是无妨。

    这些士卒既然是在他的麾下,唤他为将军,那么最后,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得他一道晋身之梯,又有何不可?这本不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未曾想,才表忠心,却被这一老头打断。

    心念至此,不由得越发恼怒,冷笑道:“怎么,难不成铁枪盟的周长老有什么高见么?此人弑杀王上,我等身为王上的将士,为王上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本就是应有之理。”

    “此乃忠义,死得其所!”

    “还是说,周长老悲天悯人,不愿看到将士们受伤,愿意亲自出手,制服这刺客么?若是如此,那么末将拭目以待!”

    老者面容不变,道:“此獠凶恶异常,只是老夫一人,自然不是对手,但是今日我铁枪盟中来了诸多好手,可以结成阵法,阵法一成,就算是他武功再强,也难以挣脱开来。”

    “不过,到时候,还要请诸位同道相助周某。”

    “此恶贼武功太高,只靠我铁枪盟一家,可吃不下来。”

    吕太安若有所思,主动开口,微笑道:

    “既然如此,我万兽谷愿意出手相助。”

    “我等同样如此!”

    “不可,此獠杀王,自然应当由我等来为王上报仇,诸位大侠如此着急,难不成是要打算为我王尽忠么?”

    “非也,非也……”

    金元思目瞪口呆,他虽然只是寻常帮派中的弟子,但是却不是傻子,知道眼前这些大前辈们不惜开口怒喝,彼此争执着的,就是眼前那个年纪轻轻的刺客。

    照理说,他是巴尔曼王治下的百姓。

    这些人要么就是他的前辈,要么就是只在传说当中听到过的武者,素来为他们这些年轻的武者所敬仰,但是在这个时候,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这种争执来去的模样极为丑恶。

    这不是他想象中的江湖。

    他的眸子下意识偏转,想要去看那个在万军前仍旧懒散桀骜的刺客。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声轻笑声音,然后轻笑声逐渐变大,逐渐有些轻狂起来,争执的声音低沉下来,所有人的视线下意识朝着笑声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不是其他人,正是那被众人看作刀俎鱼肉的刺客。

    金元思看到他笑得很畅快,声音并不大,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中,不能不说极为张狂不屑,便在金元思察觉到周围的气氛逐渐僵硬的时候,那刺客停下了笑声。

    但是年轻的脸上仍旧满是嘲弄和不屑,手中连鞘的长剑抬起,虚点着前面那些在安息江湖中声望隆重的所谓前辈们,复有忍不住笑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安息江湖何止于是一潭死水,原来已经是一滩臭水沟了啊,放眼所见,皆为利来,皆为利往……”

    周长老皱眉叱道:

    “区区逆贼乱民,居然敢在这里大放阙词!”

    “诸位师兄弟,我等布阵!”

    “是,师兄!”

    数名老者一齐暴喝出声,抽出背后铁枪,各展身法武功,摆出了一个阵法,无论何种架势,明晃晃的枪刃却始终都指向了王安风的方向,隐隐将他周身要穴笼罩。

    而在同时,万兽谷弟子驱赶猛兽徐行。

    欲要抢功的诸多将领也都催动麾下的士卒摆出阵势来,一时间,就像是先前的情景重现,只是现在有人摆阵牵制之后,众人已经暂时将顾虑放下来。

    金元思张了张嘴,仍旧是少年意气,不肯拔剑,甚至于有一种灼热地仿佛火焰的情绪在他的胸腹间燃烧着,几乎忍不住就要怒喝出声。

    但是剩余的理智却仍旧还在克制着他,这种自身的冲突和挣扎之后,在师父的低声疑问以及周围人古怪的注释当中,他慢慢拔出了剑,可是剑刃仍旧只是垂下在地面上,不肯拔起来。

    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下面那位刺客似乎看向了自己的方向,不由得微微一僵,就在心中畏惧不可遏制浮现出来的时候,他看到那刺客对着自己微微笑了一下。

    王安风收回视线,右手提剑,道:

    “终于商量完了么?”

    “决定好之后要如何分割奖赏了吗?那位将军呢?还有那一位,这一次打算是要用多少同袍的尸体性命,换得自己一辈子荣华富贵?”

    “还有两位王子?”

    “应当是感谢在下的吧?若非今日之事,你们二人终其一生,都没有染指王位的资格。”

    被他点破了心中所想,撕开遮羞布的人无不惊怒非常,那名将军怒喝道:“两位殿下,这人已经疯了,还请下令,万箭齐发之下,属下定然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王安风忍不住失笑,道:

    “好好好,好一个忠心耿耿的将军。”

    “那某便给你这样的机会。”

    言罢微微上前一步。

    因为先前瞬间抽离巨量气机而刺痛的经脉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缓缓,已经开始恢复过来。

    鲨皮剑鞘之下,那柄木剑中的气机涌动而出,瞬间填充了王安风空空如也的经脉丹田,纵然不能够持久,也让他拥有了完成最后一件事情的力量。

    呼啸声起。

    枪阵还没能结成的时候,剑光就已经暴起,仿佛一道流光而来,伴随着长啸声音,冲向了被重重包围着的两位王子。

    王安风先前表现的就像是油尽灯枯了一般,此刻爆发出的速度,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料,仿佛流光一般,枪矛结阵向前,却被连鞘一道剑光横扫,尽数折断。

    那名武将被他一脚踹在胸口,闷哼一声,倒飞出去。

    周围士卒怒喝声中,猛地近前一步,手中长矛向上顶起。

    王安风手腕一震,木剑连鞘飞出,旋转一周,控制不住的气机横扫左右,剑气纵横交错,将周围士卒击倒,而在同时,那张面庞已经出现在了巴尔曼王的两个儿子面前。

    大王子的呼吸几乎在瞬间凝滞,瞳孔骤缩。

    反倒是看上去不过是个文弱书生的二王子瞬间反应过来,拔出了腰间名剑,手腕一震,剑锋上前,王安风右手点出,只以双指夹住了那柄名剑,稍微用力,便将其震落在地。

    左手双掌,瞬间搭在了两名王子的肩膀上。

    浩浩荡荡的气机瞬间在他二人的身躯游走一遍,在这个瞬间,无论是看去豪迈不羁的大王子,还是说心机暗藏的二王子,都在骤然僵硬,感觉到了性命操之于人手的无力。

    耳畔有温和的声音:

    “我要取你们的性命,不过覆手。”

    “若是如你父王一般,今日是他,明日是你。”

    “记住了?”

    大王子面色苍白,道:

    “在下明白。”

    二王子神色略微镇定,道:

    “你在威胁我?”

    王安风微有诧异,便即大笑道:

    “你若是觉得威胁,那便是威胁了。”

    便在这个时候,先前抛掷出去的木剑神兵已经斩断了不知道多少兵刃,自行回返,因为外面剑鞘如常,剑柄墨黑,看去就像是一柄随处可见的长剑,如此威势,皆因掷剑之人。

    断矛遍地。

    王安风抬手接住剑,长笑转身,看向那些复又惊疑不定的武者,突然开口,轻声道:

    “当律典是非无用的时候。”

    “可还记得,武者尚且还有一腔孤勇?可还记得,路见不平,拔剑而起?”

    无人应答,甚至于没有人理解他。

    那些人的眼底只是惊疑不定,畏惧,后退,愤恨,反倒是那些年轻人的眼底里面,有若有所思的神色,也有人陷入茫然不解。

    王安风嘴角一丝微笑,他相信,这一句话,今日发生的一幕,就像是火种一样,埋藏在了那些年轻武者的心底,当他们真的面对着相似时刻的时候,这句话就会重新出现在他们的心头。

    徐传君,这才是另外一种解决的方法。

    谁说唯独上位者可以改变天下之势?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否?

    可否?!

    他的心中不知为何,蓦地升起了一腔豪情,叩剑而行,在他的背后,那位二王子面色煞白,却肃正衣冠,长施一礼,道:

    “我往日必将效法大秦,施行仁政。”

    “但是杀父之仇,不可以不报!”

    “来人,放箭!!”

    背后独属于他的精锐取出身上强弓,狼牙箭矢,张弓搭箭,王安风背对着万箭齐发之势徐行,前方之人畏惧于背后的箭矢,连连退去。

    唯独一人徐行,朗声笑道:

    “飞沙走石满穷塞,万里飕飕西北风。”

    “千魑魅兮万魍魉,欲出不可何妨斩之。”

    “怒潮一卷石头城,剑尖已带乖龙血。”

    “兴不尽,势转雄,但觉天低而地窄……”

    他所吟唱不合韵律,却意态豪迈,大有仗剑纵横之势,年长武者无不咬牙切齿,但是年轻如金元思等人却在心中不可遏制出现艳羡钦佩之感,只觉得天下豪杰,无过于此。

    而在他背后,万箭齐射,却又令这一幕充满了落日般的悲壮。

    二王子重重一挥手。

    破空呼啸,万箭齐射,箭矢落如飞蝗,金元思扭过头去,不忍再看,旋即却听到了一声声惊呼,猛地扭过头来,神色微微呆滞。

    万箭齐发,仿佛飞蝗。

    而那人踱步虚空,身子却慢慢变得透明,逐渐消失,箭矢穿过他的身躯,却连一丝丝的涟漪都没有激起。

    超过数万人都在同一时间看到了那人化作了淡金色的流光,就这样消散一空。

    唯独豪声吟诗,叩剑之音,仍旧不绝。

    在他消失之后,突然留下了一柄剑,倒插在地,剑鞘崩碎,只是一柄寻常的铁剑。

    天空中,火焰风暴留下来的金红流光尚且未曾散去,最后那道虚影几乎像是没入了浩渺的天穹中一般。

    五万大军当中,有三万精锐,剩下两万不过是牧民。

    安息的牧民们都有最为淳朴的信仰,这个时候,看到杀王之人在金红光芒之下消失不见之后,不知道哪一个牧民开始,半跪在地,虔诚祈祷。

    渐渐地,一百人,一千人。

    一万人。

    两万人……

    在巴尔曼王陨落的地方,大片大片地人半跪在地,虔诚地祈祷着,天空中被火焰高温蒸腾的水气重新冷却下来,却又因为麒麟留下的温度,无法消散,无法恢复原本的温度。

    变成了淅淅沥沥的雨水落下。

    干燥的草原冬日,第一次迎来了降雨。

    这些雨水以方才的剑气痕迹为轨迹,汇聚而下,然后在那柄倒插在地的剑左右,因为武者气机而形成的天地异象很快就过去。天空重新变成了仿佛洗过的碧蓝。

    倒插于地的长剑周围,是一片小小的水泊,倒映着一尘不染的天空,剑锋微微震颤,荡起淡淡的涟漪。

    二王子沉默着,然后深吸口气,走入金帐当中,看到自己神武的父亲被一根青竹倒插在梁柱上,青竹之上,悬挂一张铁面具,其上有纹路,狰狞如猛兽。

    耳畔又想起了那个人的低语。

    你,可记住了?

    …………………………

    《游侠列传·安息卷》

    史官言,风梧之事,乃臣游历天下,于一说书老者吕公名关鸿者听来,万箭齐发,而片缕不沾,化虹而去,其人乎?其神乎?

    《万神图志·西域卷》

    安息之民,不以三清为供奉,乃供奉一异神,顶上七髻,辫发垂于左肩,左眼细闭,下齿啮上唇,现忿怒相。

    背负猛火,右手持利剑,左手持战刃,双足踏虬龙。

    问其民,为西域安息国正神。

    名风,意为辟邪除恶,百姓家中常有供奉。

     PS:今日更新奉上…………

    很可惜啊,这一章……如果说是正统无限流,这一下就可以顺势前往未来,然后在某个游戏里,发现英灵化的自己了,或者干脆在本世界可以成为英灵……

    emm,给大佬递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