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四章 四大世家,奇术东方(六千八百二合一)

那名身穿朱衣,手握腰刀,做寻常捕快打扮的男子只一出现便将所有人镇住,他慢慢踱步走到了死者旁边,将手中刀连鞘插在一旁地面,半蹲下去,抬手检查死者。

动作平静而稳定,只神色清冷,似乎懒得和其余人多说,周身更是罩了一股阴森森死气,让人不敢妄动。

那名州官抬手擦拭额上细汗,复又看了一眼停手的武者,心中念头纷乱如麻,一念生一念灭,心里面却清楚,若是继续下去,他绝没法子和柱国交代。

没法子交代了这件事情,自己的仕途恐怕便要交代了,总之两者都得交代一个,州官暗自咬牙,几次三番挣扎之后,走到那朱衣青年身后,干笑着开口道:

“无心大人……”

无心不答,只是从那伤口处蘸了些血液,拿到眼前来看。

州官一咬牙,鼓起勇气解释道:

“这位岑元才岑先生,可有一身雄浑的儒家元气,而今被人一招杀害,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者便是那江湖散人酒自在,做不得假,再说除他之外,又有何人能这般轻而易举,杀得了一位中三品的儒生名士……”

蹲身检查的青年从死者脖颈处收回手指,抬手拔起倒插在一旁的腰刀,站起身来,声音清冷,道:

“死者毫无防备,心窍被内气冲撞,激荡气血上涌,窍穴昏迷,方才跌坠下来,换言之,你所言这位高手,是跌坠而死。”

那名州官呆滞了一下,下意识道:

“怎可能……”

无心神色平静,解释道:“武者若没有气机护体,不过肉体凡胎,何况他方才周身气机被人封禁,说是不通武功也无不可。”

“何况是这种凭借打坐服药修行出的武者。恐怕连刀剑厮杀都不曾有过,慌乱之下,就此殒命实属正常。”

“天京城大理寺每日汇聚天下宗卷,不乏有此等事情。”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只需要两点要求,一则精擅恐穴之术,二则能得到此人信任,方才我检视其身体,已经大醉半醺,对方若是易容,趁机下手,若非百战之辈,实难抵御。”

州官脸上汗水出得越发勤快,呢喃道:

“也即并非酒自在出手……”

无心看他一眼。

他面色冷峻,一双眸子却狭长温柔,这样的眼睛适合出现在名动一方的美人脸上,适合出现在温润如玉的书生身上,却绝不适合一名手段残酷无情,杀人夺命的公门中人身上。

州官下意识低下头来,不敢对视。

那边身份尊贵不可言的胡人女子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碧玉般的眸子完成弯月的弧度,虽不是江南女子婉约,也有令人心动不已的气质,只看着那有一双漂亮眼睛的酷吏。

州官听得这笑声,只觉脸上仿佛连连挨了好几下耳刮子,一片火辣辣的,几乎不愿也不敢再和眼前的青年说上半句话,只是垂首,心中暗恨。

无心平静道:“我不曾如此说过,未曾破案之前,一切都有可能,若是酒自在杀人后以这种手段迷惑,也极有可能。”

“方才死者遇难时候,可还有其他人在?”

州官迟疑未答,一名手脚粗大的男子已经懊悔开口道:

“某在。”

“某当时和岑兄闲谈赏月,故此在旁边,看到那酒自在趁着岑兄背对着他,猝然发难,一招将岑兄击落。”

“在下自知不是他对手,故而大声示警,却没有想到他竟然直接飞退,咳,若是早知道岑兄无事,就应该先将他接住,也能够救下他的性命。”

那大汉似乎满面羞愧。

无心点了点头,不置可否,问过了那男子姓名身份,方才转而看向刚刚被州官属下围住的两人,视线在那青年身上多停留了几息时间,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此人曾经在哪里见过,有种熟悉感,可却又说不出来,眉头微皱。

州官见状忍着心中不适,赔笑解释道:

“无心大人,此二人,方才入内,点名了要去寻那酒自在,是以在下觉得,应当先将这二人擒下,以防不测,以防不测啊……”

他将态度放得极低。

眼前这青年若是论及品级,尚且还要在他之下,但是无心却是直属于天京城刑部,佩戴狴犴金令,有行使督察之责,是典型的官位不高,权势滔天的位置。

而且天下名捕虽多,罕有功绩能超过无心的,后者年岁才二十六七,深得而今刑部尚书看重,打磨几年,未必没有机会入主六部之一,成为这大秦权势最大的那几人之一。

这般人物,他一介地方官,着实是开罪不起。

无心听过了他的解释,面有沉吟之色,看向王安风,开口问道:“这位公子,不知你今日来此为何?”

王安风隐瞒了更深理由,只说自己曾经在几年前和酒自在有过一面之缘,当时有过约定,之后机缘巧合之下,知道了酒自在每年都会来这里参加梁州酒会,故而来此,有一事相求。

这本就是他来这里寻酒自在的理由,所以此时缓缓道出,称得上一句理直气壮,果然,无心听完之后,便不曾再问些什么,转而去看其他事情。

王安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面庞,心中暗松口气,只在心中庆幸夏侯轩所做面具不凡,当时候就连他都没能看出来,所以能够瞒得过必然通晓江湖易容术的无心。

故人相见自然是让人欣喜,但是这个时候,还是两人相见不相识的最好,否则无心的立场上多少有些难做,他虽是名捕,可官职毕竟不高,这里也不是天京城。

那不知为何对此事极为执着的州官若是倒打一耙,说无心徇私枉法,将这一摊水重新搅浑了,他们想要脱身出去可没有这么简单。

而且……

王安风看着无心背影,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面感觉多少是有些微妙的,上一次见面还要在四年之前,王安风没能认出来易容的无心,而这一次相逢倒是颠倒过来,换无心没能认出来他。

他二人的关系,似友似敌,说不出个清楚,无论如何他王安风可是有前科的,上一次案子比起现在这个更是大了许多倍。

认真算起来,他可是大秦卷宗里头罕见的凶人,入城杀官,还一口气砍杀了几千里,踏山破寨,后人翻阅卷宗的时候,能把他排到百年间前百位大凶悍之辈他都半点不怀疑。

三师父曾经玩笑说那些开寨子都要私下里供奉前辈的画像泥塑,讨个吉利,就如同开商户的供奉文武两财神一样,就凭他干出来的事情,混道上的那个听了不得竖起大拇指?然后心悦诚服说上一句服气。

指不定过上几十年,他王安风便要成了悍匪的祖师爷,受那些人早晚三炷香供奉。

虽然只是玩笑,可而今自己这个‘悍匪凶人’,‘未来百年的悍匪祖师爷’摆在这里,指不定无心心中都会有所怀疑,不说其他,将自己留下在这里,好好喝杯茶叙叙旧完全做的出来。

而且那个疑惑仍旧还在王安风的心中盘旋,迟迟不曾散去——

以无心的身份,能够入了天下名捕之列,他涉及到的都是大案子,能够让无心从天京城离开,远赴万里之外的江南道,想来遇到的事情,绝不会逊色于上一次王安风弄出来的案件。

可王安风一行人离开扶风至此路上走了有一个月时间,竟然没能听得到半点消息动静,却是奇怪。

上一次那意难平案可是震动了半个大秦的江湖和朝堂,若非是当时皇帝变更年号为大源,下面官员求一个四海升平的局面,外松内紧,这消息给一层层阻拦下去,恐怕动静还要更强三分,有十成十把握直接上答天听。

大秦刑部的名捕本就人数不够,缉捕江湖,力有不逮,常常捉襟见肘,那些刑部的官员算盘打得比谁都精明,几乎把人力用到了极致。

而今既然派出了无心,这事情就绝不可能会小了。

再加上江湖中没有半点声张,王安风已经能够感觉到了有一股无形的旋涡在旋转震荡,不知何时就会一口气爆发出来,将所有人都牵涉其中。

唯一值得庆幸的却是,今日只得了无心一人来此。

若是还有其他名捕在这小小的梁州城,才是事情不好了。

这个念头在王安风的心中也只是一闪而过,旋即便不再在意,因为此事基本上能够将自己两人解除大部分嫌疑,王安风乐得清闲,便只站在刘陵一侧看着无心询问其余人。

……………………

一名精瘦男子划分开了来往的行人,敲了敲木门,三短一长又停下三息,复又重重一敲,那木门打开一条不大的缝隙,任由那男子钻进去,方才闭上。

里面是个不大的店铺,火炉中烧柴火烧得正旺,旁边守着一名颧骨高耸的胡人,显然和这人不是第一次接触,不言不语,让开了前面道路。

来人要不客气,往前走了几步,甩手将背后的那个包裹直接扔到了火炉当中,然后解下来了一处特殊鞣制过的皮囊,打开了木塞子,将里面东西全部倾倒在了被火舌舔舐的包裹上。

原本就烧得很旺的火苗一下子变成了蓝色,疯狂吞噬着包裹,外面那一层蓝布率先被焚毁,里面露出了白发,转瞬消失,剩下的兵器和酒壶也在转眼之间被焚毁。

那枯瘦汉子将皮囊仍旧去,拍了拍手,赞叹道:

“道家那些方士鼓捣什么长生不死药,没什么本事,可这其他东西却着实弄出了许多,这东西有虎性,用来销毁痕迹却是最好不过。”

“厉害。”

“对了,人抓到了吗?”

老者木然点头,拿起烛台往里面走去,把杂物推开,露出地面上一个暗道,上面盖上了一层木板,然后罩上了杂草,再堆上杂物,就算是再精明的捕快,也没有办法一下子找到地方。

那枯瘦汉子暗赞一声,俯身下去把木板掀开,往里看去黑洞洞一片,他却毫不在意,一下子跳了进去,没发出半点声音,随手从旁边石墙上镶嵌的烛台上端起一座铜灯,屈指弹出一道火焰,将灯点着。

旋即就端着这灯座往里面去走,这一处通道并不很深,他走了一会儿也就走到头了,里面堆着一堆杂草,上面躺着一名清瘦的女子,双目紧闭。

枯瘦汉子皱眉去看,发现这女子所穿着都极为寻常,模样虽是秀气,却实在太瘦了些,就只看那一双手,也不像是四大世家之一的嫡女。

倒像是个下人。

心中暗恼那帮家伙莫不是抓错了人,抓了个良家女子过来顶包?

可是他旋即看到了少女悬在腰身一侧的玉佩,伸手去拨,装睡的少女下意识伸手捂住,如何能够快得过这汉子,被随手拍开手掌。

玉佩动了动,当中浮现出了东方二字的篆体,汉子心中疑惑尽去,往后两步,将那座铜灯放在一旁,双手一叉,笑吟吟唱了个肥喏,道:

“原来东方姑娘已经醒过来了,得罪,得罪。”

“可算是找着您了,为了这事情我们可是筹备了太长时间,就是因为害怕你们东方家奇术,还专门挑了个人多的时节,让你的手段施展不开才敢下手。”

“当真是不容易,不容易啊……”

熙明这个时候才明白了这些凶人竟然直接朝着自己过来,吓得小脸苍白,也不敢睁开眼睛来,只闭了眼睛,双手抓紧了玉佩,脑袋里不知道多少念头轮转,结果只是颤声道:

“在,在这大城里做这种事情,你们不怕官来抓你吗?”

她虽天真,却也知道了官兵仿佛比起东方世家的小姐更为可靠些,意识散去时候,小姐眸子凉薄,她心里此时仍满是寒意。

那汉子似乎听了个不错的笑话,笑了一声,道:

“官?可笑。”

“不提这小城有什么高手,为了抓你,我可是给那些所谓的官兵们准备了个大礼,死了的那人可是和这天下最大的几个官儿是好朋友,今天死在了那里,恐怕那些官兵都焦头烂额想着抓些替罪羊来应付上官责难罢,哪里有闲心来找你?”

声音顿了顿,不乏得意道:

“而且这事情还牵扯上了江湖上一位大人物,嘿,现在江湖和朝堂关系本就紧张,一连涉及到了两位宗师的事情,足以让整个梁州的官儿都睡不安稳。”

“你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又怎么会有闲心思来找你呢?怕是连养在了外面的美娇娘都没了兴趣罢,哈哈哈……”

似乎对于自己随口说的笑话颇为满意,那枯瘦汉子笑出声来,心里面畅快得很。

熙明却只是觉得发冷。

她从小被爷爷抚养长大,往日在东方家受了许多委屈,也只是宗族小辈的矛盾,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大的危险,鼻子一酸,泪珠子接连不断流淌下来。

那枯瘦汉子站起身来,对这小姑娘的委屈视若无睹,笑一声道:

“且先不打搅姑娘休息。”

“之后还有很长时间,自有机会慢慢和姑娘了解亲近。”

听得这话,熙明泪珠子掉得更凶了,那在这梁州城中做下了凶悍事情的枯瘦汉子叉手一礼,转身退了出去,倒是没有把灯座带走。

这一下密室里又只剩下熙明一人在,也就是还开了几条缝隙不至于将人憋死在这里,所以能够听得到外面热热闹闹的声音,和这里境地一比,更显得凄凉,熙明一双眼睛里面泪水流个不停。

她从未曾经历过这种事情。

东方家的武功奇术,她又被夺去了东方二字的姓氏,从不曾学过,爷爷也只是教给她一门简单的小戏法,能够与血亲有感应,往日她只要心里默念,爷爷那边心血来潮,便知道是她在唤他了。

这里距离东方家所在的蓬莱远有几万里。

可现在她也只剩下了这么个手段,她手腕给粗绳子捆住了,好不容易才拔下来了几根头发,在手指头上绕了个节,想着爷爷教导自己奇术的模样,才停下来的眼泪就又有些止不住了。

她吸了吸鼻子,嘴唇轻启,用了很绕口的音调唱着苍茫的古音,爷爷说这是道门雏形时候,用来祭祀天地用的音调,东方家原先是远古时候的司命一脉,所以还掌握着这些奇术。

也是那名汉子对于奇术了解不深,否则绝不可能会让这东方家女子依然在这里,就是他守在这里,都不一定能算是足够安稳。

不出世却能立足四大世家,东方一脉并非寻常武夫那般简单。

苍茫的音调只是在这安静的巷道里回荡着。

熙明双眼流泪,靠在冷冰冰的墙上,心里面呢喃着。

爷爷……救救熙儿……

熙儿好害怕……

好害怕,好害怕……

王安风突然恍惚了一下。

有力跳动的心脏跳动速度没规律变化了数次,这本是那些先天不足,心脉孱弱的人才有的症状,他自记事以来,从没有过这种事情发生,更何况修行了少林一脉的神功奠基,体魄之强盛,同级别武者中罕有能比得上他的。

他皱了皱眉,左右环视一周,然后看向了身后晃动着酒壶的刘陵,这里处处能够闻得到酒香味,可他却喝不得,于刘陵这种酒鬼而言,着实算是一种了不得的酷刑。

王安风听了听,轻声道:

“刘老,你可听得了有女子哭声?”

刘陵诧异了下,然后调侃笑道:

“怎得,你是听到哪家小娘在哭了?想不到你一连正儿八经的模样,老夫都以为是个不近女色的男人了,没想到才离开那几个小姑娘,便如此怜香惜玉了?”

“对了,说起来,那几个小姑娘都不在,你小子且与老夫如实招来,你究竟是喜欢哪个?”

王安风给这反问打得一滞,无言以对。

那老者已经自顾自兴致勃勃开口道:

“按我说啊,里头姿容最出色者,要数司寇,宫玉和薛丫头最好,这三个各有各的好,难分轩轾,我活了这般长的年纪,见过的女子比你见过的人都多,却委实少有这般精彩绝伦的女子,还一次就是三个。”

“你小子厉害!”

“吕丫头只是英气占优,巧芙还未曾长开,你若下手,老夫替离老头教训你,老头子我打不过你我报官,我大秦有《大秦例律》,章法完整,正要收拾那些斯文败类。”

“这三个里头呢,宫玉看去清冷,实则天真纯粹,司寇听枫有大家气象,气度冷淡,薛家丫头最对老夫胃口,能够喝酒,有江湖豪气,有女儿家秀气,性子还爽利,适合当正妻大妇……”

刘陵越说越是起劲,王安风不得不打断他,道:

“刘老,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刘陵无趣撇了下嘴,看到了那州官依旧冷冷看着自己,看着那些武者手持兵器,知晓今日就算离开也有许多后患,懒散一笑,道:

“生死时应该说风月事情,风月时候不忘生死事情,方才是大丈夫本色,说说何妨?”

“至于你心血来潮……老夫听说了如同你这般的高明武者都有种种玄奇感应,最可能便是你血亲有了什么变故,小子你可有什么亲人在外?”

“当然要除去了那离老头,嘿,那暴躁老头,凶兽也似,他只消不去找旁人麻烦便已经是大大的好事情了。”

王安风失笑,却又沉默下来。

他父母早亡,天地之间独身一人,哪里还有什么亲近的血亲?他倒是宁愿有这样一个人,让他知道,自己在世间无论如何算不上一个人。

刘陵人老成精,一见便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打了个哈哈,复又挤眉弄眼,道:

“你究竟喜欢哪个?老夫保证不和旁人去说……”

王安风哭笑不得,可方才那心血来潮之感再次浮现,越发强烈,隐隐指向某处方向,眉头皱起,看到了远处有一人奔来,同样穿着了一身朱红色捕快衣裳,手中却不是腰刀,而是一柄细长剑器。

王安风识得这东西,是西域传来的奇异兵器,剑身脆弱,招数专注于一刺,难使得精通。

大秦吏律中对于寻常捕快的装备有规定,都是佩戴腰刀,绳索,烟丸联络,以及一柄宽厚铁尺应对寻常百姓,能用其他兵器的,身份自然不低。

而当看到正在应对其他人的无心转身看向这名男子,娴熟颔首的时候,王安风心中便是一个咯噔,明白了这约莫同样是来自于天京城中,就算不是名捕,也差不离。

大秦天京城名捕本就那么几个,就算是刑部尚书也得省着用,这一次性派来了两个,路上还没有什么动静传出,显然是一口气直接瞄准了梁州而来。

想到了方才自己心里面想的事情,王安风嘴角微抽。

难不成这边是所谓的乌鸦嘴?

好的不灵坏的灵?

王安风心中无奈,那股子发自心底的感觉越发强烈而且急促起来,仿佛是少年时酣睡却梦到了一脚踏空,浑身剧震的不安。

正当他眉头越皱越紧的时候,那新来的捕头已经大步而来,扫了他二人一眼,神色不变,冷冰冰叉手一礼,道:

“两位,此时案件未定,还请在这里稍呆数日,饮食居住上,不会有丝毫怠慢,至多询问一二问题。”

“等到案件水落石出,再给两位赔罪。”

王安风此时心中那种不安极为强烈,哪里呆得住,闻言皱眉,道:“我二人只是恰逢其事,阁下如此是否太过了?”

来人呵得笑一声,道:“你方才所说,从外面而来?”

王安风微微点头。

那人手中兵器微抬,冷声道:

“可外面处处都有夜绒花调制的香,最是沾人衣袖,数个时辰不散,外面人来人往,你要来此少说一个时辰,身上竟然没有沾了半点?”

“还请入内。”

王安风此时方才知道自己何处露出马脚,眼前男子身上又甜腻香气,而自己两人一身清爽,细微处便可以察觉不对。

他来此一路上用太极劲气护体,不要说是花香,就连那些用于追踪的香气都难以近身,却未曾想如此露出破绽。

正要解释,那捕快又冷冷一笑,道:

“何况,与一介易容换貌的小人说些什么?”

“两两相加,勿怪在下怀疑。”

王安风瞳孔一缩。

夏侯轩的易容面具竟然给看破了?

而在这个时候,那种隐隐有所指向的感应瞬间消失不见,不远处无心视线看来。

PS:今日二合一奉上…………六千八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