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夏松老爷子哭了

    只是夏伯仲不明白,周强仁要陷害自己,直接来就行,为何还要让自己跑一趟沙城?

    不过如今再想什么,也没用了,夏伯仲此刻是又急又气,周强仁用这种法子来陷害自己,那不光是要让自己丢官,还要让自己下狱,甚至弄不好,自己会成为周强仁抓的贪腐典型,成为其升官发财的垫脚石。

    很快,夏伯仲被抓的消息就传回了夏家,夏氏还在不敢置信当中,周强仁就让典史带人来搜查了。

    结果是在夏伯仲父亲家中搜查出数千银两,当做赃银,这是让夏松老爷子气了个够呛,无论他怎么解释这银子是这些年他积攒下来的,也没人听,对方就是拿捏准了,说夏伯仲贪污受贿,这官家的人若是不讲理,谁都没招儿。

    “简直是没有天理了,那周强仁根本就是在胡作非为。”夏松老爷子虽然气愤,但他毕竟是一位匠人,技艺高超,也是见过世面,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干着急。

    得想法子解决。

    至于夏氏,已经是急坏了。

    现在他们在商议对策,商量到一半,夏氏道:“要不先去找找姜渊大人?”

    夏松摇头:“姜渊大人如今重病在身,正在疗养,不能因为咱们的事情让他着急,更何况,就算是姜渊大人,这时候也帮不上什么忙。”

    夏氏一听,更急了。

    如果没人帮忙,那夏伯仲注定是要受这不白之冤,到时候别说官位,就是命都未必能保得住。

    这边夏家焦急无比,那边镇西城府之内,周强仁已经是见到他的靠山后台,现任镇西城府主书官宋光明。

    宋光明面色白净,很有一股威严,作为城府的二号人物,自然也是很有实权,最重要的是,宋光明背后也是有靠山的,所以就算是镇西城府的府令,对宋光明也是得礼让三分。

    “强仁!”宋光明将手中紫玉茶杯放下,旁边周强仁立刻是很有眼色的续上一杯,同时道:“下官在。”

    “你也知道,现在整个凉州,在刺史大人和长史大人的提倡下,正在肃查贪腐之事,你说说,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们县怎么就出了事?而且还是主簿这个官位,不应该啊。”宋光明说完,周强仁就急忙点头:“下官也不想,可没法子,林子大里,什么鸟儿都有,定海县规模也不小了,上上下下的官员也有数十人,出一两个败类也是正常。而且这一次能查出问题,总比将来御史来了再查出来要好,就是让主书大人您操心了。”

    在定海县要风要雨的周强仁,此刻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样子,此刻是十分的恭敬。

    宋光明点头:“你说的不错,咱们查出来,总比上面的人查出来要好,而且有的时候,这坏事也能成好事,现在上面查办贪腐,咱们也算是顺势而为,所以这件事要坐实,不可横生枝节啊。”

    这是在告诫,也是在警告。

    周强仁急忙道:“主书大人放心,此事是下官亲自查办的,那夏伯仲当场贿下官,下官罪证都留着,他没法子抵赖,还有,从夏伯仲其父家中搜出了几千两银子,试问,他一个小小的主簿,难道这几年都不吃不喝了?怎么可能积攒下这么多银子?所以这一次,绝对是一查一个准,不会出错。”

    “那就好,这件事做好了,我在上官那里也是有面子的,你安心做事,只要再积累几年,将来我高升之后,会想法子推荐你来城府,就算是做不成主书,也能安排一个差不多官位。”

    周强仁一听,那是大喜过望,急忙谢恩。

    这时候宋光明正色道:“哦,对了,州府已经下了批文,说是刺史大人会到各城地来巡视,到时候,你查办贪腐有功,说不定有机会可以见到咱们的刺史大人。”

    ……

    夏家。

    夏松老爷子穿上衣服,背着布囊拿着手杖,直接出门,儿媳妇夏氏上前询问,夏松便道:“咱们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伯仲这孩子我知道,他就是一门心思在做事,他斗不过这些牛鬼蛇神,所以如果没人帮他,这一次他是真的要背上这黑锅,死,我们老夏家不怕,自古谁无死?但不能背着这个黑锅,不能这么憋屈,这次我豁出老命,也要帮我儿子洗刷冤屈,孩子,你看着家,我去找一位大人物,若是这位大人物愿意帮忙,伯仲他必然有救。”

    夏氏一愣,她也是聪明无比,立刻是猜到,当下是小声问:“爹可是要去沙城寻楚大人?”

    夏松一听,点头道:“你也知道了?不错,当年楚大人在定海县待过,也是他提拔的伯仲,楚大人对我夏家有大恩,对整个定海县的老百姓,也是有大恩的,本来这件事不应该劳烦楚大人,可如今,找别人根本帮不上忙,只能是去找楚大人,说起来,楚大人当年所用的一件法器,还是你爹我帮忙铸造的,相信我去找楚大人,楚大人会卖我这个薄面。”

    夏氏一听,也是立刻是去找衣服,然后道:“爹,我跟你一起去,你年纪大了,一个人赶路我不放心,路上也能有个照应,娘那边,有其他人照料,我走得开。”

    夏松一想,也是点了点头。

    这些年,他年纪也大了,虽说也算是强健,但毕竟不是年轻那时候了,所以跟着一个人,也好。

    当下两人没有耽搁,立刻是出门,直奔沙城。

    走到半路的时候,两人就听说楚弦刺史,已经开始准备到各地巡视,已经是出发,离开了沙城。

    知道了这个,两人立刻改道,夏松说,伯仲的事情刻不容缓,必须立刻解决,迟则生变,谁知道那个周强仁会不会快速坐实这件案子,给夏伯仲定罪,到时候万一还没来得及等来楚弦,自家儿子就被人处斩,那说什么也晚了。

    所以两人立刻改道,可以说是拼了命去拦截刺史一行人。

    此刻的楚弦,采纳了长史李季的建议,先是确定了瓦城城府官员的人选名单,这件事,是交给李季去做,随后下发文书,通报州地之内的各城地,就说刺史会挨个巡视。

    这么一来,各城地必然会进行自查,加上之前瓦城的敲山震虎,杀鸡儆猴,等于是给各地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如果他们还宁顽不灵,想着可以蒙混过关,那到时候就别怪楚弦心狠手辣了。

    该肃清,就一定要肃清,上位者做事,的确是要高瞻远瞩,也得考虑平衡,可归根结底,还是要解决问题,不可能容忍这种情况发生。

    只是让楚弦没想到的是,在他刚刚出了沙城,准备去计划好的含水城的时候,马车外有护卫通报,说是有人拦车。

    官家马车,那一般是不能拦的,楚弦好奇,就让人去问,等护卫回来一通报,说是一个叫做夏松的老者,楚弦立刻是一愣,随后起身。

    周围不少随行官员都是吓了一跳,暗道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可以惊动刺史大人。

    外面,夏氏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家公公,要说夏松的脾气也是倔,居然直接上去就拦,差一点被护卫拿下。

    不过说起来,自家公公的确是有一股气势,见到那么多持刀护卫一点都不怕,而且还说,让去给刺史大人通报,说是定海县夏松求见。

    夏氏是怕,人家刺史大人那么大的官,未必会记得当年的故人,就算是记得,人家也不一定会搭理你。

    类似的这种情况太多了,一个人一旦是飞黄腾达,性子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翻脸不认人的事情,那是太正常不过。

    所以夏氏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刺史大人根本不念旧情,也不管夏伯仲的事,那么自己这个家,怕是就此要完了。

    夏松则是撑着手杖,昂头挺胸在这里等着,似乎笃定,刺史大人会念及旧情来见他。

    便在夏氏胡思乱想的时候,那边车队有了动静,随后就见在护卫当中,走出一个年轻官员,身后跟着几个官员。

    虽说早就知道刺史大人年轻,但夏氏没想到,居然会如此年轻。

    在定海县甚至是镇西府,这种年纪,最多也就是九品的官位,撑死了八品,可眼前这位,那是一州刺史,正五品。

    “真的是夏松老爷子,好久不见啊。”楚弦一看是夏松,当下是哈哈一笑,他对待下面的官员威严很足,不过对于这种故人,那却是极为亲切。

    夏松那边,一看楚弦出来了,他实际上也担心楚弦会不会是那种不念旧情的人,可见了面头一句话,一句夏松老爷子,直接将这老头的眼泪给说了出来。

    此刻,夏松只感觉到一阵的委屈,双目含泪,嘴唇颤抖,居然是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楚弦一看,立刻知道这里面有事,他虽然已经多年不见夏松,却是没有忘记这个当年给自己炼制阴阳盘丝剑的神匠。

    楚弦也是极念旧情的人,更知道以夏松的性格,如果不是真的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难事,如果不是真的受到了巨大的委屈,绝对不可能一见自己就哭出来。

    这得是受到了多大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