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府令来了(三更)

    楚弦就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件事的后果,所以才会临时做出决断。

    先在瓦城把火烧起来,烧的越大越好,烧的越热越好,要让整个凉州各城府,各县地,全部都知道,然后震慑他们。

    到时候再去各地巡视,便看他们会不会做出改变,如果还是一意孤行,那不好意思,机会已经给了一次,再不收敛,那楚弦只能是遇到了一个,处理一个,绝不姑息。

    想到这里,楚弦深吸了口气。

    他还是太心软了,换做是以前,他肯定会在各州地一查到底,将所有问题官员全部处置,将所有犯了律法的商人,该杀的杀,该罚的罚,将整个凉州都肃清一遍。

    “还是太仁慈了。”楚弦喃喃自语。

    这时候,外面已经乱套了。

    德瑞祥在瓦城的大掌柜詹文德被贼人劫持,这消息一出,立刻是引发了震动,瓦城一些商人,听到这消息都是心思各异,有的人想,这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在德瑞祥商会头上动土,这是找死啊。

    也有人暗道,活该,最好是让詹文德这吃肉不吐骨头的家伙死了才好,当然,无论是谁,都不认为那劫持詹文德的贼人会有好下场。

    在瓦城,过去几年,也不是没有人对德瑞祥商会有动作,但无论是谁来捣乱,结果都是一样。

    要么直接被弄死,要么下大狱,然后死的悄无声息。

    这些年,德瑞祥在瓦城的威名太盛。

    实际上在凉州,一共有六大商会,德瑞祥也只是能排到中游而已,六大商会把持所有的进出商贸,其他人根本插不进手来。

    自然,六大商会在过去的数十年里,那是赚的盆满钵满,这一点路人皆知,但没人敢有异议。

    傻子都知道,六大商会能横行凉州,那绝对是有靠山的,而且靠山不小,过去也不是没有人想动这六大商会,但这六大商会有内部盟约,铁通一个,无论是谁要动期中的一个商会,都会受到另外五个商会的联合打击。

    所以无论商还是官,都对这六大商会奈何不得。

    六大商会将凉州十几个城地做了划分,瓦城的利益,都归德瑞祥。

    可想而知,这德瑞祥在瓦城的势力有多大,乃至于有人说,瓦城明面上的府令是官家的那位土大人,而暗面上的瓦城‘府令’却是德瑞祥在瓦城的大掌柜,詹文德。

    现在詹文德被挟持,你说这个事情大不大?

    此刻在瓦城街边一个水铺当中,几个人正在闲聊这件事,刚才所言,都是他们所说的内容。

    一个外地客商此刻是被瓦城的气氛给热懵了,敞胸露怀,即便如此也是满身大汗,此刻端着一大碗加了某种草茎植物的水一饮而尽。

    瓦城因为太热,有地火熔城的称号,所以遍地都有这种水铺,一碗加了草叶根茎的水也不过几文钱,却是可以中和热气,让人舒爽,还能补充水分。

    这个客商喝完之后,问道:“是不是因为德瑞祥把持了瓦城所有的大生意,所以才会遭人记恨,才有人去挟持他们的大掌柜?”

    水铺老板摇头:“记恨,谁不记恨?德瑞祥在瓦城那就是半个官府,很多官员都不敢招惹他们,以前有外调来的官员,刚正不阿,要查这德瑞祥偷逃税银的事情,结果你猜怎么着?这官员不过两天,就意外犯了事,被革官查办,没落下一个好下场,哎,官员尚且如此,一般的商人和百姓,又如何斗得过他们?好了,这种事少问,也少说,免得隔墙有耳,让德瑞祥的人听了去,难免要惹上麻烦的。”

    那外地客商是连连点头,没有再多问,就按照水铺老板的说法,无论是谁针对德瑞祥,结果都是一样。

    德瑞祥还是德瑞祥,人家的生意照做,谁都奈何不得。

    瓦城可是有这么一句话,叫做流水的府令,铁打的德瑞祥,府令换了,德瑞祥都不会倒。

    便在这时候,那边有大批军卒赶来,看数量,得有三四百人,这么多兵卒在街上走过,那声势不小,惊动了不少还不知情的人。

    结果互相一打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瞧瞧,德瑞祥那边出了事,官符立刻就出兵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就是一家人,这自古如果官商一家,那是真没老百姓活路。”水铺老板叹了口气。

    他这一天累死累活打水熬水卖水,辛苦一天也不及人家德瑞祥一个伙计赚的多,要说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

    但一般人怕事,更不敢惹事,所以也就只能嫉妒嫉妒了。

    三百多名赤金军此刻是将德瑞祥那个宅院围住,周边的百姓撵走,不过赤金军没有立刻攻进去。

    后面,又来了几个官员。

    远处水铺老板一看,小声道:“瞧见没,咱们瓦城的府令大人都来了,旁边是主书大人,还有那边,是互市监丞,尤其是互市监丞,别看只是一个正八品,但权势可是相当大的,毕竟主管一城贸易,那可是肥的流油啊。”

    刚说到这里,就有兵卒上前赶人,虽说这水铺已经距离很远,但人家让走,也不敢待着,所以这边的客人一下作鸟兽散,水铺老板走的最快,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那边瓦城府令土喆正在听之间被丢出来的张姓官员在讲述经过,神色凝重,一声不吭,倒是旁边的瓦城主书官谢三河忍不住了。

    “府令大人,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有人来闹事,而且还挟持了詹大掌柜,这可是大事,我看直接派兵进去,逼迫里面的贼人放人,一旦放了人,直接动手,如果反抗,就地格杀。”

    主书官谢三河一脸的杀气。

    他在瓦城已经是待了十年,可以说早已经被德瑞祥商会拉拢了过去,然后事事都为德瑞祥商会考虑。

    原因很简单,他每年从德瑞祥得到的好处,就有十万两银子,那可是比他的官俸要高得多,就算他当差五十年不吃不喝,都赚不到这么多。

    所以他当然是上心。

    那边互市监丞蒋焱也是帮腔:“是啊府令大人,德瑞祥是咱们瓦城的支柱,不可有丝毫闪失,况且詹掌柜那也是咱们的熟人,不能不救啊。”

    土喆作为府令,考虑的自然要更多一些,此刻摇头道:“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对方敢在这里闹事,而且还挟持詹掌柜,至少说明对方来者不善,是有高手在的,不然,德瑞祥的火工大师可不是摆设,那是货真价实的武道宗师,刚才进去的人就亲眼看到,火工大人被里面的贼人用术法,以铜衣锁身,已经是动弹不得了,贸然进去,一旦制不住那贼人,让他们趁乱逃脱,如何是好?”

    旁边谢三河和蒋焱一听也都是点头,暗道有理。

    “可这么一直等着也不是办法,咱们眼下能调集的兵卒也只有这三百多人,莫非,这么多人都拿不下两个贼寇?”谢三河问了一句,一脸的不信邪。

    “还是保险一些吧,先稳住局面,再去调兵,至少再调集两百赤金军,这么一来,五百人,对方就算是再厉害,也不是对手,记住,无论做任何事,都得有十足把握,万一出了闪失,酿成大祸,那咱们可都是吃不了兜着走啊。”土喆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谢三河与那蒋焱都是点了点头。

    又等了片刻,从城外又赶来两百多名赤金军,同来的还有几个先天巅峰境界的武者校尉,更有不少术修随行。

    这么一来,对方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敌得过。

    “走,进去看看。”

    土喆带头,谢三河与蒋焱紧随其后,同时还有不少赤金军护卫,一同进入那宅院之内。

    进去之后,土喆就是眉头一皱。

    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不少人,一看就是德瑞祥商会的打手,除此之外,火工大师果然是被封在铜衣当中,半张脸都在下面,只露出鼻子呼吸,看样子是动弹不得。

    除此之外,还有三十名赤金军站在那边,一动不敢动。

    见到自家大部队赶来,这才急忙聚集过来,但一个个都是脸色苍白,明显是受到了惊吓。

    这时候,土喆才看到屋子里的情况,一个年轻人坐在椅子上喝茶,一个身高马大的人站在其身后,气息不凡。

    至于詹文德,却没看到。

    倒不是土喆没看到,而是看到了,没认出来。那詹文德被楚三两个巴掌打的牙齿脱落,脸颊肿胀,此刻衣衫凌乱,那模样凄惨无比,别说土喆,便是詹文德他老娘来了,也未必能一眼认得出。

    土喆等人没认出詹文德,可装晕的詹文德却是认出了他们三个,此刻詹文德觉得府令大人都来了,贼人必然得伏法,所以也是急忙起来哭喊:“土大人,救命啊。”

    土喆和谢三河等人吓了一跳,看着那满脸污血面如猪头的人好半天才认出来,这位居然就是詹大掌柜。

    “詹掌柜?你,你怎么被打成这个样子?”土喆目瞪口呆,同时心里一凉,暗道这件事怕是很难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