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横生变故(三更)

    再想想,这些年他的确是有些忘了本心,他成天说别人狂妄自大,说别人如何如何,却不知道,他自己也变成了他口中那些最垃圾,最没用的人。

    那个曾经为了真理,在朝会上敢和上官争论的蔡柏青去哪了?

    那个曾经为了正义,在朝会上与强权势力据理力争的蔡柏青去哪了?

    现在想想,蔡柏青突然是惊醒,仿佛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他醒悟了。

    过去种种,他自己也是感觉羞愧无比,此刻便见他哀叹一声,冲着楚弦拱手一礼,随后,转身颜面而去。

    “这蔡柏青,倒还不是完全无可救药,希望,他吃一堑长一智吧。”云座上,大司空叹息一声。

    有的时候,官做的久了,就会迷失自我,这些,即便是仙官有时候也会如此,更别说下面的凡人官员了。

    “不过只是一部书,就能让蔡柏青幡然醒悟,这说明楚弦这一部书,不简单啊。”大司空修为高深,便剑他额头突然张开一道竖眼,随后一道金光扫过空中的书籍,当中的东西,已经是尽收眼底。

    “果然不凡,居然,还有学文潜质,怪不得蔡柏青会羞愧离去。”就算是大司空,此刻也是暗中点头。

    因为楚弦已是文人表率,所以他写的东西,自然没有人敢小瞧,仔细一读,便知道果然不凡。

    “好一部推案论,姑且不说推案内容如何,单单说开篇的推案千文诗,便了不起,此书我要以神念拓印一本,回去慢慢研读。”一个高官开口说道。

    “我也正有此意,当年,我也在刑部待过,对推案追凶也是有所了解,光是粗看,我对此书已是惊为天人,这次回去好好泡茶品读,必然会有巨大的收获。”另外一位仙官居然也是如此说道,脸上居然还带着笑意。

    当然有人觉得好,也不会说出来,说出来的,都是对楚弦有好感的,或者根本就是萧禹这一系的官员。

    云座上,萧禹从始至终就没说过话,但他脸上的笑容却是从没有停过。

    毫无疑问,楚弦太让他满意了,简直是出乎了他的预料,这么一来,楚弦要晋升,得到提刑司事中郎的官职,几乎已经是十拿九稳。

    想必这件事,就算是杨真卿,此刻也说不出反驳之言了。

    杨真卿脸上毫无表情,看不出息怒,便如平常一般淡然,仿佛朝堂上发生的这些事情,根本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这时候萧禹开口道:“这次刑部之内能出如此佳作,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周尚书,你可是够能撑住气了,这一部书,怕是你是头一个知道的吧?”

    这是在给刑部尚书脸上贴金呢。

    刑部尚书哈哈一笑:“本来是要再好好研究一下的,没想到是被文圣院的诸位文圣给捅出来了,不错,楚弦和孔谦弄完这一部书之后,就给我送去了,我看了,基本上可以确定,能向各州刑司推广下去,让所有刑案官员都仔细研读学习,相信可以整体提升各州刑案的查办效率。”

    嘴上虽然说一般一般,但看得出,刑部尚书对这一步《推案论》的认可程度,可以说是所有人里最高的。

    甚至,高过了文圣院对这一部书的评价。

    只是一句可以提升各州刑案的查办能力,就已经说明这一部推案论的价值。

    刑部尚书乃是真正的行家,他既然都说《推案论》在术业上的严谨和专业性毋庸置疑,那么其他人就更没有怀疑的道理了。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继续朝会讨论,还是继续说提刑司事中郎的官位。”萧禹这时候笑道。

    下面刑部尚书已经是看向楚弦,现在这情况,谁还能争得过他,基本上已经是确定人选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萧禹耳朵中响起,这是万里传音之法,只有仙人级别的高手才能施展。

    萧禹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面色微变,准备说出口的话,也是直接止住,吞了回去。

    这声音,只有萧禹能听到,其他人根本听不到。

    此刻,刑部尚书已经直接道:“我还是说一下刑部这边的意见,楚弦是提刑司总推官,而且能力出众,更是著作《推案论》,所以我认为楚弦担任提刑司事中郎,是可以的。”

    那边提刑司郎中也是点头:“周大人所言极是,提刑司事中郎为我的左右手,所以我也以为,楚弦合适。”

    这就是在表态了。

    孔谦这时候也说了话,不用问,依旧是在支持楚弦。

    那边杨系的官员此刻都不好开口说支持郑关杰,同样,岳霄云那边的靠山,此刻也是暗中摇头,知道这件事没希望了。

    谁都知道,现在的楚弦,已经是成了势,在争夺提刑司事中郎的这件事上,已经是无人可以阻挡。

    不少人看向楚弦,都是面带复杂之色,有的是嫉妒,有的是感慨,这么年轻,居然马上就要成为提刑司事中郎,虽然都是正五品,但这个官职权势要比提刑司总推官大得多,坐上这个位置,等于以后的晋升之路就算是打开了。

    楚弦那边也是松了口气。

    他自己也清楚,这件事基本没跑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正准备说话,宣布结果的吏部官员被萧禹给阻止,便见萧禹起身道:“提刑司事中郎这个官职,还是要慎重,今日暂不决定人选,吏部,再去甄选一些合适的官员上来,这件事,下次再议?杨太师,你觉得如何?”

    萧禹这时候扭头问了一下杨真卿,后者也是一脸惊讶,说实话,杨真卿是真不知道萧禹在搞什么,明明已经是胜券在握,为何突然放弃?

    搞不明白。

    但这件事对杨真卿当然是有利,所以杨真卿反应也是极快,此刻点头道:“既然萧中书觉得这件事应该再稳妥一下,那就下次再议吧。”

    一位是一品太师,一位是二品中书令,首辅阁内的两位大佬都开口了,其他人还能说什么。

    “司空大人觉得如何?”萧禹问了一下,那边大司空知道萧禹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所以虽然疑惑,但还是点头:“我没意见。”

    “好,这件事延后,说下一件事。”

    ……

    朝会结束的时候,不少官员依旧在私下里讨论这件事,毕竟今天的朝会开的邪乎,楚弦已经是胜券在握,可以说半个屁股都坐在了提刑司事中郎的官位上,居然在最后关头被萧禹给喊停了。

    萧禹在这件事上,明显是很强势,但喊停楚弦上位这件事,对其他人也有好处,所以杨真卿那边也是立刻痛快的同意,居然就硬生生的将楚弦的晋升之路卡死。

    难道说,这楚弦出了什么状况和变故?

    当下,不少人看向楚弦也是带着同情,不过这件事还不明朗,所以也没有人多问,本着看看再说的态度,看看再说。

    但崔焕之和孔谦却是忍不住了,朝会上他们不敢问萧禹,朝会之后,也不敢问,但是可以跑去问楚弦是怎么回事。

    楚弦显然也不清楚。

    “麻烦了,肯定是出事情了,不然中书大人不会突然叫停,楚弦你再想想,真没有别的把柄被人拿捏住吧?”崔焕之脸色都变了,他比谁都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如果不是出了特别大的事情,中书大人不可能在朝会上突然叫停官员选拔,

    孔谦也是在一旁着急。

    明明一切都好好的,怎么突然会弄这么一出。

    相对于两人,楚弦虽然也急,但他多少还能沉住气,这种时候,着急一点用都没有,最先要弄清楚的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或者说究竟是什么事情,突然让萧禹改变了想法。

    楚弦能看出来,萧禹的念头是突然改变的,也就是说,当时朝会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楚弦早就在神海当中重新构筑过当时朝会的所有细节,尤其是关注在萧禹身上,可以说对方是在最后一刻才突然变色。

    那个时候,没有人和萧禹说话,也没有人对他做过任何的动作和暗示。

    但萧禹还是突然变色。

    说明,对方当时的确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楚弦能想到的只有一个。

    传音。

    当时肯定有人给萧禹传音,这应该就是中书大人突然变卦的主要原因。

    楚弦也只能猜到这里,至于传音内容,他不知道,但肯定和自己有关,不然萧禹中书不会突然改变主意。

    想到这里,楚弦反倒是彻底的平静下来。

    无论是什么,中书大人应该很快就会来找自己,到时候就知道了,哪怕是退一步说,没有别的原因,而提刑司事中郎的官位也没有谋取到,楚弦也不会觉得太过于失望,以后的机会还有很多,无需急于一时。

    相对于官位,这一次朝会之后,楚弦和孔谦合作而编撰的推案论已经是众人皆知,当然,大多数人都只是当做一部文学著作来读,但偏偏这一步《推案论》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同时也是一部教学之作,可以让刑案官员、神捕来仔细钻研,肯定对他们的推案和查案有很大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