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三百四十九章 重聚碎魂

    “难道,这楚弦当真有重聚碎魂的神通?不可能,不可能的,这世上,不可能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但,为什么这楚弦要这么说,而且,看上去不像是说谎,要知道他如果做不到,岂不是自取其辱?还有,九叔公为何刚才莫名其妙要跪下磕头,究竟九叔公知道什么,还是说,这楚弦真的能重聚碎魂?”

    这时候,鹿守盛心中各种念头齐飞,更是疑神疑鬼。

    他知道,如果鹿泽元的魂魄真的找回来,那就是大事不妙,他和他儿子都得完蛋。

    这种可能,他光是想想,都觉得恐怖。

    看着楚弦在那边‘做法’,鹿守盛脑中闪过昨夜的事情。

    “哎,那个畜生,怎么就有这胆子做这种事情。”鹿守盛此刻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

    昨日日落之前,他突然接到儿子鹿泽一的纸鹤传书,当时他一看书信内容,就感觉天旋地转。

    传书当中,他儿子鹿泽一说自己将鹿泽元给毒死了,现在就在别院花园。

    鹿守盛当时足足愣了一刻钟。

    他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这肯定不是恶作剧,而是真的。他儿子鹿泽一,那是一个表面看上去很和善,性格却是十分极端的人。

    记得小时候,儿子鹿泽一养着一只鸟,鸟叫声很清脆,鹿泽一很喜欢,但是有一天鹿守盛发现,那鸟不见了。

    一开始鹿守盛并没有在意这件事,过了一段时间想起来,才找来照看他儿子的下人问起来,这一问才知道,那鸟,在数天之前被鹿泽一活活拿石头砸死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家中大伯的儿子说很喜欢这鸟,喜欢听这鸟叫。

    而大伯的儿子,欺负过鹿泽一。

    所以为了报复对方,鹿泽一将对方喜欢的东西,毁掉。

    当时鹿守盛严厉训斥了儿子鹿泽一,只是事后,鹿泽一虽然收敛,但实际上,却是表面和善,内心狠辣。

    表面上,陆泽一和鹿泽元是堂兄弟,从小一起长大,很亲密,但实际上,鹿守盛很清楚,自己儿子是记恨鹿泽元的。

    毕竟鹿泽元的父亲鹿守耀在父辈当中地位最高,俨然就是家主,自然,其子鹿泽元也是家中最尊贵的少爷,有什么,都是先由人家挑选,无论是美食美酒布匹,又或者是女人。

    鹿泽一心中记恨,表面却是不显分毫,依旧有说有笑,鹿守盛本以为自己儿子不会这么大胆,这十几年也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来了,没想到,自己儿子突然做出这种大罪之事,他自然是又恨又怕。

    按理说,杀人偿命,鹿守盛知道自己二哥的性格,如果知道是鹿泽一弑兄,那必然不会放过自己的儿子。

    可鹿守盛也舍不得自己儿子死,毕竟是亲骨肉,再说,到时候自己虽无过错,但肯定会被边缘化,甚至,鹿守耀会想方设法的将自己踢出家族。

    这是鹿守盛无法接受的。

    所以,他当时就做出了一个选择。

    帮儿子脱罪,如何脱罪,他偷偷潜入别院,和儿子商议,当时鹿泽一也很慌张,他杀人,也是因为一时冲动,没有忍住,所以也将他的师父神语道人也叫来了。

    三人这么一商议,便有了之后的计划。

    鹿泽一之所以突然毒杀鹿泽元,据说是前一日鹿泽元追求李紫菀不成,兽性大发,将鹿泽一喜欢的一个女子给糟蹋了。

    这当然是触碰了鹿泽一的逆鳞。

    所以他才会暴怒之下,给鹿泽元下毒,将其活活毒死。

    知道鹿泽元要宴请李紫菀,所以鹿守盛便将计就计,嫁祸李紫菀。那银针,是之前李紫菀教训鹿泽元时,留在鹿泽元那里的,鹿泽一也知道,所以用上了,还有那手帕也是一样。

    当然,这还不够,他们还制造现场,给鹿泽元换衣服,搬入室内,之后,神语道人更是用术法,制造幻术,蒙骗了护卫,让护卫以为李紫菀来过,实际上,却是别人假扮的。

    术法之下,护卫根本分辨不出真假。

    此外,鹿守盛知道仵作必然验尸,所以就找人买通蔡文举这个府衙之内的一个小吏,然后通过蔡文举,让仵作在尸簿上做了一些手脚。

    这么一来,就在短短的一个时辰里,近乎完美的栽赃完成了,而且如果不是李附子用纸鹤传书叫来楚弦,他们已经成功了。

    鹿守盛此刻回想起这些,心中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现在他已经是骑虎难下,无论如何,只能是一条路走到黑。

    好在儿子昨天已经是跟着他师父神语道人离开了,而且是远走高飞,去了海外小岛,就算是东窗事发,也牵扯不到儿子。

    此刻,鹿守盛看着那边的楚弦,心中杀意满腔。

    都怪这个楚弦,若不是此人横插一杠,事情怎么出现这种变故?

    现在的鹿守盛,居然已经是相信,楚弦能做到重聚碎魂这种事,虽然他之前认为,这世上没有人能做到,就是因为这样,当时神语道人才用秘法,将鹿泽元的魂魄灭杀,永绝后患,因为在鹿泽元临死之前,已经知道是自己儿子鹿泽一下的毒,一旦鹿泽元的魂魄被找回来,那么事情必然会败露。

    鹿守盛知道,到时候,自己说什么也没用。

    最保险的是,他现在就找机会离开,逃走,因为当时神语道人灭杀鹿泽元魂魄的时候,自己也在场,而鹿泽元的魂魄,当时求饶的样子,他还历历在目。

    所以一旦鹿泽元魂魄真的被找回来,自己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但如果先逃,岂不是不打自招?

    万一,那楚弦只是说大话,甚至,是在诈唬自己?

    如果是那样,自己岂不是就落入了别人的圈套?所以,这种蠢事,鹿守盛是不会做的,而且他仔细想,就觉得,楚弦或许真的可以将碎魂重铸,但,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失败的可能性,应该很大。

    这边如同赌博,押大小。

    如果明明知道押大的胜率要比押小的胜率高好几倍,那傻子才会押小。

    现在鹿守盛感觉自己就是在赌,他赌的就是楚弦不会成功,他赌的就是对方很可能是在诈自己。

    所以越是这种时候,越要稳住阵脚,不能乱,不能慌,别人家还没怎么地,自己先露出了马脚,那输,才输的冤枉。

    当下鹿守盛深吸口气,稳住心神,虽然心中忐忑害怕,但还是一脸淡定。

    不过就在下一刻,楚弦那边点燃了另外一根养魂香,突然施展了某种术法,就在那养魂香上,慢慢凝结出一个人影。

    鹿守盛只是看了一眼,立刻是心头狂跳,心中惧意涌出,甚至是再难保持镇定。

    因为他看到楚弦凝结出的人影,赫然便是鹿泽元。

    这一幕,仿佛一道惊雷,轰在鹿守盛头顶,让他脑中一片空白。

    “真的重铸碎魂了?”鹿守盛涌出一股绝望。

    再想到之前那楚弦所表现出的种种迹象,人家怕是真有这种神通手段?

    现在怎么办?

    要逃吗?

    只要鹿泽元的残魂一开口,那一切就都完了,就算是想逃,都逃不掉了。

    鹿守盛此刻还在犹豫。

    他还抱着一丝希望,期望鹿泽元的魂魄就算是被重铸,但肯定也是受损严重,说不定,已经和白痴一样,根本记不住生前的事情。

    这种事情很正常,这世上的人,超过一多半,死后都是浑浑噩噩,能保持灵智和记忆的,那都是少数。

    更何况,鹿泽元魂魄之前碎的和将陶罐打碎在地的样子一样,应该不会保持原有的记忆,至少,应该立刻回想起来。

    这是鹿守盛的想法。

    但下一刻,他觉得自己的推测不对,因为鹿泽元的魂魄出现之后,居然是露出痛苦之色,然后恶狠狠的看向自己。

    那是冤魂枉死见到凶手时的眼神。

    鹿守盛当下是涌出立刻逃走的念头,而下一刻,更加激动的鹿守耀已经是顾不上其他,一下冲上前去,包括鹿守耀的夫人,也是快步上前,两人激动的是无以复加。

    “儿啊!”

    “泽儿,我的苦命孩子。”

    鹿夫人一下哭出来,鹿守耀居然也是眼眶含泪,神情激动。

    这时候,楚弦急忙拦住两人,道:“刺史大人,鹿夫人,现在令郎神魂不稳,不要靠近,免得你们的阳气再次冲散了他,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不迟。”

    楚弦不让两人靠近,当然要找个说词。

    鹿夫人这时候自然是完全听从楚弦的,当下是忍住,站在几丈开外,又激动,又抽泣,至于鹿守耀,此刻也是点了点头,但下一刻,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眼瞳一缩,却见楚弦冲着他偷偷打了个手势。

    当下,鹿守耀不知为何,居然是没有妄动,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原本激动无比的神情,略微黯淡了下来。

    楚弦这时候扫了一眼鹿守盛,然后故意道:“鹿泽元似有话要说,我靠近一些,听他讲些什么。”

    说完,楚弦靠近养魂香当中的人影,将耳朵附过去,似乎鹿泽元和他说了一些话,而且在说话的时候,鹿泽元冤魂的眼镜,一直是死死盯着鹿守盛。

    这让原本就心惊肉跳的鹿守盛,更是如坐针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