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仙官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纪纹来了

    等道他们回到家,楚弦都在想着那真阳拳谱,以楚弦对武道的钻研,还有他对拳法的了解,能看出那真阳拳法的不凡之处,而且能判断出,现在这真阳拳法,应该缺了一些东西,一些关键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拳法,现在是残缺不全的。

    就像是做一道程序复杂的菜品,如果说菜谱当中少了几样佐料,那么最终做出来的味道,肯定会差很多。

    在楚弦眼里,这真阳拳法就是如此。

    眼光,楚弦有。

    真阳拳法如果不是残缺不全的拳谱,那么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神拳,真阳神拳。现在就是不知道,是那位馆主卢振海故意给出残谱,还是说,真正的拳谱已经是遗失,只留下了这个残谱。

    楚弦不知道,不过他也不打算去问,因为他打算做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趁着自己修复伤势的时候,看看有没有法子将这真阳拳谱补全。

    要知道,能补全一种武功,那意味着在学识上已经是达到宗师级别,这在楚弦看来是很有趣也很有挑战的一件事,而且,楚弦是真的对这真阳拳法很感兴趣。

    因为要补全的,不光是拳谱,还有对应的内功。

    虽说修炼其他内功,同样可是施展武技,但这世上也是有相互契合的武技招式和内功的,楚弦能看出来,这真阳拳谱,就算是补全还不够,其对内劲的要求更严苛。

    简单来说,最普通的内功可以催动,最顶级的内功也可以催动,但最顶级的内功未必就能将这拳法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所谓只要对的,不要好的,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要做到这件事也不是一日之功,更何况,楚弦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回复伤势,滋养肉身。

    李紫菀走了。

    不过走之前已经告诉楚弦,她明天还会来,同时会带来药材,帮助楚弦调理身子。楚弦自然是求之不得,现在楚弦可是很感激崔焕之,若不是他将自己的府令给辞了,而且接到京州,自己还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来。

    现在可以每日和李紫菀在一起,楚弦自然是高兴。

    仔细想想,自己自从一梦惊醒,到现在一直都是忙忙碌碌,几乎没有什么休息的时候,要么是腥风血雨,要么就是阴谋诡计,一刻不消停。现在好了,暂时没有官职加身,楚弦就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同时拉近和李紫菀的距离。

    只不过到了第二天大早,第一个跑来的不是李紫菀,而是纪纹。

    楚弦元神归体,这消息自然是瞒不过洞烛司的纪纹,现在的洞烛司内,纪纹也是地位提升了很多,不光是文书官,而且还兼任暗堂副堂主,很多行动都得经过她的手。

    她是一个人来的。

    因为之前楚弦元神未归时,纪纹还来这里住了半个多月,照料楚弦,所以和洛妃也是没有之前那般敌对。

    说起来这也是让楚弦很‘欣慰’的事情,自己遭了这么一趟罪,洛妃、纪纹、李紫菀之间的关系反倒是缓和了很多,仿佛朋友,这是好事,不然她们几个聚在一起,互相斗来斗去,肯定会让楚弦头痛无比。

    纪纹一如既往的腹黑,不过她对楚弦也的确没说的。

    “瞧你瘦的。”纪纹见面说道,之后便跑去厨房,忙活了半天,等到李紫菀来了给楚弦针灸渡穴,调理经脉之后,她才端着一大碗浓浓的鸡汤出来。

    看她的样子,显然是在这鸡汤上花了心思的。

    “难为你了。”楚弦不知道该说什么,虽说纪纹此举肯定有做戏的成分,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是真的关心自己,否则这位女文书不可能跑去学什么厨艺。

    楚弦喝了一口,还别说,很香,汤看上去清澈,那种亮黄色的仿佛水晶一般,一看就是炖到了火候。

    要说心境,纪纹绝对超过洛妃,比李紫菀都要厉害得多,她不光是给自己端了一碗,也给洛妃和李紫菀端了一碗,两女脸上嫌弃,但嘴巴还是很诚实的,不一会儿就喝了个底朝天。

    “你喜欢喝,我有时间就给你煲。”纪纹这时候小声冲着楚弦说了一句。

    楚弦点头。

    反正现在他说什么,纪纹都会我行我素,倒不如由得她去。

    “回头你帮我和尉迟大人还有冯冲老哥说一声谢谢。”楚弦知道前段时间这两位来探望过自己,所以这时候吩咐了一句。

    纪纹点头,然后四下看看,看到洛妃,纪纹道:“洛妹妹,刚才伯母好像在找你,可能是有事。”

    “啊!”洛妃一愣,急忙起身:“大娘找我?那我去看看。”

    显然洛妃不疑有他,成功被纪纹支走。

    看到洛妃离开,楚弦才道:“有什么话就说,还有,一会儿洛妃回来你们去外面吵,我看的脑壳疼。”

    纪纹一笑:“伯母是真的找她有事,不过,我也的确是有话和你说,紫菀妹妹,楚弦他的伤势怎么样了?”

    李紫菀此刻用葱白一般的手指收了银针,那数十根银针在她手里,仿佛活了一般,用手一摸,银针就不见了,也不知道她藏到了什么地方。

    楚弦知道,这是李家《千穴针法》的神妙之处,这门功法,可救人,也可杀人,而且极为诡谲,速度极快、精准。

    此刻刚刚给楚弦行针,李紫菀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不过她倒是不在意,用手擦擦,便道:“楚兄他肉身强横,寻常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不死也是废人,但楚兄功力深厚,居然可以慢慢自愈,加以药石针灸,相信三月之内便可痊愈。”

    “太好了!”纪纹也是松了口气。

    楚弦听的云里雾里,后来才知道,原来李紫菀是偷偷将楚弦遭到偷袭的事情以书信告诉了纪纹。

    因为纪纹在洞烛司,所以查这种事情很便利,而之所以没有告诉洛妃,不是信不过洛妃,而是怕她自责。

    毕竟只有她是住在这府邸里,而且日夜守护楚弦,结果就是在她的守护下,楚弦被人偷袭,甚至,她完全没有任何察觉。

    也只有李紫菀这种精通医道的人才能看出端倪。

    可想而知,若是让洛妃知道,这小丫头必然会自责无比,也就是说,无论是纪纹还是李紫菀,平日里拌嘴是拌嘴,但遇到事情,还是很照顾洛妃的。

    “楚弦,你元神出窍这段时间里,探望过你的人,我已经全部都查了一遍,因为你是在来到京州之后才被人暗中偷袭,所以包括我在内,都是有嫌疑的,还有尉迟邕、冯冲、崔焕之、沈子义、紫菀妹妹,以及洛妃妹妹和她哥哥,还有你另外一个徒弟楚三。”纪纹这时候掰着手指头说道。

    楚弦这时候摇头道:“这些人我都信任,不会是他们。”

    纪纹道:“我自然知道,但该查的还要查,甚至,连伯母我都查了。”

    楚弦点头,这种事纪纹是真的做得出来。

    “但,的确就如你说的,他们都没有嫌疑,所以在我想来,下手之人是偷偷溜进来的,这样一来,就更不能让洛妃妹妹知道。”纪纹说完,又道:“后来我想,你是初入京州,在京州几乎没有什么仇人,所以我觉得,那杀手或许不是针对你,而是通过你,要对付其他人,例如,崔焕之大人。”

    这个可能性,楚弦也早就猜想过。

    自己是崔焕之的得意门生,而且崔焕之如今就在京州为官,还是吏部四品司郎中,已经是高官显赫。

    而在官场,地位越高,权势越大,得罪的人也就越多。

    一些人不敢对付崔焕之,所以转换目标,对付崔焕之的门生,也就是自己,那也是很有可能的。

    这时候楚弦开口道:“纪纹,这件事与你无关,你别查了,如今我元神归来,就算是有人想要害我,也得自己掂量掂量。”

    “不行!”没想到纪纹拒绝的十分坚决,此刻她银牙紧咬,一脸杀气:“敢有人对付你,不管是谁,都得承担后果,如果不查清楚,我寝食难安。”

    楚弦知道依着纪纹的性子,这件事就算是自己不让她去查,她也会背着自己去查个底朝天,索性也就不说了。

    当然,不是楚弦怕事,只是楚弦明白,能瞒过洛妃,且神不知鬼不觉给自己来一指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物。

    洛妃的本事,楚弦很清楚,已经是内炼金丹,即将踏入法身境界的术修,而且之前修炼的是五毒虫师经,屋子周围都是毒虫的情况下,就算是全盛时期的楚弦自己,也绝对做不到不惊动洛妃潜入府邸的事情。

    像是这种人物,要杀当时元神不在的自己,简直是轻而易举。

    但对方没有。

    而只是在自己背上点了不轻不重的一指,破坏了一些经脉而已,这才是让楚弦觉得怪异的地方。

    老实说,那么一指,在楚弦看来根本就是毫无意义,既杀不了自己,也废不了自己的肉身,这一点下手的人肯定也是心知肚明。

    这么说来,这就是一个无用功,那为什么这么做?

    楚弦不相信这世上会有这种无聊的人,无聊的事,所以,当时必然有自己不知道的情况,甚至,很可能非常凶险。